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58 萌發情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58 萌發情意字體大小: A+
     

    別人說梅佳眼光太高,縣人大主任家的二公子那可是下了血本追求她,要說小夥子長相也還算說得過去,在公安局上班,工作也體面,最主要的是人家的家庭條件非常優越,在整個南陽縣都能排上號的,面對這麼優秀的人,梅佳始終提不起興趣。因為此,家人和她大吵了一番。如今,這位二公子已經娶妻生子,小日子過得甜甜蜜蜜,梅佳心裡或多或少有些波動。

    還有人說她太挑剔,真把自己當成天仙了,把一個個追求者拒之門外,隨之「冷艷」、「孤傲」、「不識抬舉」等一系列辭彙扣到了她身上。

    一些好事的人開始揣測她遲遲不結婚的原因,有的說她被那位領導包養了,還在省城買了房子,甚至還給人家生了孩子,說得有鼻子有眼。還有的說她表面上文靜矜持,實則私底下淫亂至極,和好幾個領導同時發生關係。還有的說她自身有毛病,天生不能生育,所以她不願意結婚……

    傳言越多,自然一些人開始敬而遠之,以至於現在連追求者都沒有了。

    不管說梅佳冷艷也好,還是孤傲也好,至於說明在追求情感的路上,有自己的主見。換個角度看,說明她對感情專一,只要她認定的,不管對方貧富貴賤,這輩子就死心塌地地跟他走了。可至今,那個人依然沒有出現。

    陸一偉身上確實有一種特有的氣質在吸引著她,要不然剛才見面后,梅佳就不會臉紅。再加上陸玲在一旁填鹽加醋,梅佳的關閉的心房輕輕啟開一條縫,開始有選擇地接受一些信息,難道陸一偉就是心中的那個他?

    「吃飯咯!」劉翠蘭把最後一道紅燒糖醋魚端上飯桌,對陸玲道:「快去叫你哥下來吃飯。」

    陸玲極不情願地起身,站在樓梯口扯著嗓子大聲喊叫:「陸一偉,下來吃飯!」

    「哦,知道了!」陸一偉把手頭的創衛資料放下,一邊扣上衣的扣子一邊下樓,到了樓梯口,目光正好與坐在沙發上的梅佳不期而遇,梅佳躲閃不及,慌亂地低下了頭。而陸一偉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哇,真香!玲玲,快去拿筷子,我最喜歡吃紅燒糖醋魚了。」陸一偉走到桌子前俯下身子湊前嗅了嗅,勾起了食慾,急不可耐地伸手扯了一塊肉先吃了起來。

    「喂喂喂!你能不能注意點形象,今天的飯又不是給你準備的,客人還在那裡坐著呢,你就用手吃了起來,真夠臉皮厚的。」陸玲指責著陸一偉。

    陸一偉意識到自己的不文明了,匆忙將魚肉塞到嘴裡,不好意思地和梅佳笑了一下。

    劉翠蘭拿著筷子從廚房出來,埋怨陸玲道:「你怎麼和你哥說話的?從小到大就沒個正型。」

    「媽!你看看我哥,都老大人了,還和小孩子一樣,真不知道怎麼說他好。」陸玲說完,跑到沙發上拉梅佳過來就坐,準備開飯。

    陸一偉這時才發現父親不在,便問道:「媽,我爸去哪了?」

    劉翠蘭道:「不要管那個死老頭子,犟得很!這不是要過年了嘛,他說老家地窖里還有幾袋胡蘿蔔,非要回去背回來讓過年吃餃子。」

    「那幾袋胡蘿蔔值幾個錢?來回的路費也夠買的了,費那力氣。」陸一偉埋怨道。

    「我也這麼說了,可他死活不聽,你不要管他,讓他自己想辦法去。」劉翠蘭嘴上如此說,心裡卻一直惦記著陸衛國,畢竟身體才剛痊癒,要是有什麼好歹,後悔都來不及。

    「哦,那我吃了飯回去接他。」陸一偉聽到老爺子脾氣還如故,有些好笑。一家四口中,陸玲和父親的脾氣最像,脾氣暴躁,說話咄咄逼人,典型的急性子。而陸一偉和母親相像,性格不急不糙,遇事冷靜不慌,待人接物和善親和,沒有距離感。這種性格決定處事風格,啥事都裝到心裡,不吭不聞,再大的事都不願意與人分享傾述,自己一個人慢慢消化。

    劉翠蘭回廚房煮餃子去了,陸玲跑到院子里上廁所去了,飯桌上就剩下陸一偉和梅佳,兩人頗為尷尬。梅佳更是渾身不自在,如坐針氈。假如剛才陸玲沒說那件事,她倒也坦然,可現在心裡就像藏了只貓一般,不停地在她心口上撓痒痒,那種滋味異常痛苦。

    陸一偉為了緩解尷尬,起身從柜子上取下飲料,拿出紙杯開始倒飲料。由於沒有掌握好力度,飲料一下子沖了出去,直接把紙杯打倒,黑褐色的可樂瞬間沿著桌子往梅佳方向去。

    不等梅佳反應過來,飲料已經流到腿上。梅佳本能地站了起來,用手拍打著。陸一偉不知所措,也不知腦子搭錯了那個弦,也伸手也幫梅佳拍打。這一幕,正好被從廁所回來的陸玲看在眼裡。

    「嗨嗨嗨!陸一偉,你幹嘛呢?」陸玲一邊叫一邊從茶几上拿起塊毛巾走了過去,彎腰幫梅佳擦拭起來。

    被陸玲一叫喚,陸一偉如觸電般收回手來,意識到自己做了出格的舉動。急忙道:「真不好意思,都怨我。」

    梅佳一邊擦拭一邊道:「沒事的,不怨你。」

    幸虧梅佳起身及時,只濕了一點點,陸玲回頭道:「就怨你,做事毛手毛腳的,梅佳可是我的客人,你得罪了她看我怎麼收拾你!」

    「梅佳?」陸一偉自言自語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怎麼那麼耳熟。

    「你是電視台的記者,梅佳?」陸一偉突然記了起來,對著梅佳問道。

    梅佳面對羞澀地點了點頭。

    「怪不得我進門就覺得你眼熟了,我們好像還在一起吃過飯,對吧?」陸一偉道。

    「嗯!」梅佳微微點點頭。

    陸一偉撓著頭嘿嘿一笑,道:「我在鄉鎮呆的時間長了,腦子都不好使了,不好意思啊。」

    「沒關係,聽說你抽調到創衛指揮部了,以後我們會經常打交道。」梅佳最算說了句長句。

    兩人圍繞工作開始聊了起來,一旁的陸玲有些看不下去了,擋在中間道:「我說你們有沒有感覺到我的存在?好傢夥!聊得可真夠火熱啊。陸一偉,梅佳可單著呢,你可別有什麼想法!」

    陸玲一說,梅佳的臉噌地一下子又紅了。從身後推了陸玲一把,低聲道:「你瞎說什麼呢。」

    陸玲看到梅佳的臉紅得像猴屁股一般,爬到耳邊悄聲地道:「你的臉怎麼那麼紅啊,老實說,你是不是看上我哥了?」

    「啊!」梅佳好像被人戳中了心窩一般,頓時驚慌失措,擠眉弄眼警告陸玲。

    陸玲不幸言中,樂呵呵地坐了下來,狡黠地沖著梅佳蹙了蹙鼻頭,又望著發獃的陸一偉,「撲哧」笑出聲來了。

    一頓飯吃得無比尷尬,梅佳吃完飯匆匆放下碗筷,點卯打了聲招呼,逃離似的奪門而出。出了院子,瘋狂地往家裡狂奔而去。

    梅佳走後,陸玲時不時地看陸一偉一眼,然後又捂著嘴巴偷笑,讓陸一偉有些莫名其妙,摸不著頭腦。他一開始以為自己身體那個部位不合適了,還照鏡子檢查了一遍,沒有那裡不合適啊。終於忍無可忍,放下筷子道:「陸玲,你能不能讓我安心吃頓飯,你看一中午就和中了邪一般,傻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有毛病吧?一邊去!」

    母親劉翠蘭也說話了,道:「就是,玲子,你到底咋回事,是不是媽做的飯不好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