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56 公推直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56 公推直選字體大小: A+
     

    對於人事權,劉克成決不允許任何人插手染指,包括他張志遠,在沒有徵得自己的同意下,就敢私自調整常委會定下的事情,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縣委書記?劉克成越想心裡越氣,起身指著蔡建國道:「你現在通知張縣長和段主席馬上到我辦公室來。」

    蔡建國看著劉克成發飆的樣子,硬著頭皮提醒道:「劉書記,通知他二人不應該由我來吧?」

    「哦。」劉克成緩過神來,道:「都把我給氣糊塗了,你去告訴何小天,由他來通知。」

    蔡建國壯著膽子道:「劉書記,我覺得這事先放一放,我還有個更重要的信息和您彙報。」

    「快說,你別像擠牙膏似的,便秘啊。」劉克成激動起來「爆粗」是家常便飯,脫口而出。

    「昨晚,張縣長和段主席,還有閆東森和蕭鼎元,外加那個陸一偉,五人一同出現在蘭苑酒店,幾個人一直持續到深夜凌晨才先後離去。」蔡建國道。

    劉克成聽到這個消息,頓時提高了警惕,轉過身追問道:「這事你怎麼知道的?」

    蔡建國道:「蘭苑酒店的老闆和我是老熟人。」

    「哦。」劉克成不再說話,而是背著手在房間里徘徊。過了許久,才道:「關於張縣長的一切,我以後都要掌握,你先下去吧,順便讓張樂飛到我辦公室來。」

    蔡建國點頭問道:「那……那還讓不讓何秘書通知張縣長他們了?」

    「暫時不用了。」劉克成道。

    五分鐘后,張樂飛如坐著直升機一般降落到劉克成辦公室。劉克成把蔡建國彙報的事情簡要說了下,道:「樂飛,你給我分析分析,他們幾個聚到一起目的何在?」

    張樂飛依然是招牌動作,撫摸著下巴沉思。須臾片刻道:「如果說是單純的吃頓飯,到也無妨。問題就出在赴宴的人上,閆東森和蕭鼎元怎麼也參與其中,值得讓人玩其三昧。」

    張樂飛有些話不能明說,只能點到為止,至於剩下的需劉克成來猜。他總不至於說,這些人都是被你打壓過的吧?

    劉克成腦子轉得快,明白張樂飛的意思,道:「那你的意思是,他們很有可能結為聯盟?」

    「我看有可能。」張樂飛道。

    劉克成沉默了,他伸手摸起桌子上的煙,點燃后不停地抽了起來。直到一根煙完畢,才道:「那你說他們下一步打算怎麼做?」

    「這個我不太清楚,不過我們必須防著他們點,尤其是那個閆東森。」張樂飛咬牙切齒道。

    「不不不!」劉克成對張樂飛的提議表示否定,道:「閆東森大可不必提防他,此人有著致命的弱點,就是喜怒哀樂寫到臉上,城府不深。反倒是段長雲這個人,必須得防。別看他平時嘻嘻哈哈,充當老好人,其實他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典型的大智如愚,是個老奸巨猾的老狐狸。我當時太大意了,壓根就不應該同意由他來出任創衛指揮部的常務。」

    張樂飛寬慰道:「他段長雲再狡猾,也逃不過您這個老獵人,畢竟南陽還是由您說了算。他一個政協主席,就算鬧翻了天,只要您死死壓著,我看他還能蹦躂多久。」

    「不不不,你和我想得不是一個層面。」劉克成道:「現如今是民主法制社會,你那套法家的專政手段絕對治標不治本。段長雲以前是搞宣傳的,他手裡可掌握著一大幫文人墨客,得罪了這些知識分子,可不是明智的選擇。」

    劉克成果然看問題犀利,一針見血,直中要害。張樂飛顯然沒看到這一層,道:「那您的意思怎麼辦?」

    劉克成又續上一支煙,道:「你這樣,這兩天側面和康棟縣長接觸一下,這枚棋子必須要充分利用起來,由他從中攪和,我看張志遠的日子也好過了不了多少。」

    「另外,必須把那個陸一偉壓制住,這個人非常不簡單,決不能讓他有翻盤的機會。你這樣,這些天你和魏國強坐一坐,由他來出任創衛綜合辦主任。」

    聽完這兩條補救措施,張樂飛不得不佩服劉克成的毒辣。再次把魏國強和陸一偉這對冤家湊到一起,那以後可有好戲看了。道:「劉書記這兩著棋果然妙,尤其是起用魏國強,簡直太高超了。」

    劉克成冷笑一聲道:「和我玩心眼,張志遠還嫩了些。另外,段長雲不是給陸一偉配了輛車嗎?就讓他開著,關鍵時刻可以在這上面做點文章。對了,我讓你查陸一偉的情況,怎麼樣了?」

    張樂飛道:「基本查清楚了。據可靠消息,陸一偉這次被抽調回來與楚雲池沒有直接關係,他們之間這些年沒有任何聯繫,基本上可以排除這條線。再說蘇啟明市長這裡,陸一偉確實和蘇市長的女兒在談戀愛,可據我了解,蘇市長壓根就不同意這門婚事,由此看來,蘇啟明到底幫沒幫陸一偉說話,這個還真不好說。除此以外,沒發現陸一偉還有其他人脈。」

    劉克成一邊點頭一邊道:「也就是說,楚雲池沒有暗地裡幫陸一偉說話?或許楚雲池幫了,而陸一偉不知道呢?」

    「這個……」張樂飛頓了頓道:「我覺得可能性不大。楚雲池不是傻子,他不可能把過多知道自己秘密的人再次起用,這樣會嚴重威脅他的聲譽和名譽。」

    「那馬志明又是怎麼一回事?這肯定是楚雲池在背後搞小動作吧?」劉克成又道。

    張樂飛道:「馬志明和陸一偉沒有可比性。馬志明這次調任市文化局稽查隊,是完全出於工作的需要,楚雲池藉機還一個人情。另外,他這也是做給你看的。」

    「哼!」劉克成把煙頭掐滅道:「一個市文化局局長能翻了多大天,我手裡還攥著他的好多事情了,量他也不敢輕舉妄動。馬志明這一走,又空出個位置來,你覺得由誰來出任比較合適呢?」劉克成對張樂飛出奇的信任,就連人事調動這麼重大的事情都會徵求他的意見,怪不得別人叫張樂飛是南陽縣的「二皇帝」。

    張樂飛道:「旅遊局作為政府部門的組成單位,理所應當由張縣長提名。劉書記,我突然有個想法,不知妥不妥當?」

    「嗯?」劉克成看著張樂飛,眼神充滿期待和篤定。對於這位「軍師」,劉克成甚是喜愛,最能在關鍵時刻提出一些比較有價值的建議,讓他少走了許多彎路。

    張樂飛詭譎地道:「勞動局的杜局長明年就要退休,安監局的鄧局長也快到期,發改局的馬局長重病纏身,一直由副局長柳天海主持工作,我的建議是,將鄧局長調任旅遊局,而把馬局長調任縣直工委,這一下子空出三個重要部門的一把手。外界不是一直傳您獨斷專行嗎?何不借這次機會仿照基層一樣來一次「公推直選」,既表現縣委在任用幹部是民主的、透明的、公開的,也能進一步提高您的威望,還能把這趟水攪得七葷八素,一箭三雕的好事,何樂而不為呢?」其實,張樂飛還隱去了一個好處,就是劉克成可以藉此機會大撈一筆,發一筆橫財。

    劉克成眼前一亮,對張樂飛的這個主意表示讚許。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頭腦高速運轉,來驗證這個這件事的可行性。過了一會兒,劉克成點頭道:「這個辦法倒也不錯,如果把『公推直選』移植到選配政府部門的一把手上,這不僅在全市,乃至全省都屬首創,我看可以一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