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55 打小報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55 打小報告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猜不透張志遠為什麼突然把矛頭轉向了趙志剛,道:「這個……我不太清楚。不過有一點,蕭局長這人值得爭取。」

    「嗯,還需要進一步考驗。」張志遠道:「如果他確實被人抓住了把柄,我可以為他開脫,用實際行動把他拉過來。你私底下要與蕭鼎元多接觸,或許能了解些蛛絲馬跡。」

    「好!」

    張志遠又道:「再來說說閆東森,這個人鋒芒畢露,敢怒敢言,帶著情緒在書記辦公會上與紀委廖書記公然撕破臉,又在常委會上投了棄權票,把矛盾浮於表面,反而一身坦然。其實這一切都是表象,人為地製造矛盾,目的只有一個,將潛在的矛盾引發出來。」

    陸一偉聽得雲里霧裡,不知所云,但他不能詢問這是什麼意思,只能點頭應承。

    「換句話說,他製造出來的矛盾不過是一顆煙霧彈,而真正的目的是對準劉書記。劉書記越生氣,他就越高興。誠然,這種手段具有一定的冒險性,不過總體看下來效果不錯。觀察下來,我需要他。」

    陸一偉不知這裡面的事,反而更加迷糊,道:「閆部長他是出了名的『大炮』,以前我經常看見他在走廊里訓斥幹部,我聽說,他甚至還動手打人。」

    張志遠突然一笑,道:「這個老閆,好了,咱不說他了。綜合辦需要抽調什麼人,你儘快拿出名單,直接找閆部長簽字。」

    張志遠又道:「後天晚上你哪兒都不要去,陪我下去轉一轉。」

    陸一偉猜測肯定與創衛工作無關,張志遠儼然把他當秘書使用。他不敢抗命,點頭應承道:「好。」

    在回去的路上,張志遠指著司機小郭道:「以後你有事找不到我,你直接聯繫小郭,你們倆也增進下感情,日後在一起的時間還會很長。」

    這句話再次暗示陸一偉,他不僅是創衛綜合辦的主任,還是他的「秘書」。陸一偉被下放北河鎮時就發誓,以後絕不會再干秘書這一職業,可現在看來,儘管張志遠沒有明說,自己已經被動地成為了他的秘書。

    好吧,一切從新開始吧!

    晚上,陸一偉躺在床上想了許久今天所發生的事。先是與石曉曼的瘋狂舉動,又是張志遠的信任和重託,就好比過山車一般跌宕起伏。他很害怕,害怕與石曉曼的事情敗露,害怕跟著張志遠就像當初一樣成為政治犧牲品,可擺在自己面前的,沒有多少路可以選擇。但他絕不會像以前一樣愚忠於某一個人,或者把希望都寄托在某一個人身上,這種做法就是不給自己留後路,結局相當慘烈。

    再次回到起點,不得不說人生充滿了戲劇性。陸一偉從來沒有想過會是這種結局,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第二天早上,陸一偉早早就去了創衛指揮部,開始加緊完成段長雲交待的任務。先是按照名單一個一個打電話,通知下午報到上班,然後又開始琢磨著抽調人員的事。

    他把認識的人都挨著過了一遍,並沒有搜尋到適合的人選。北河鎮的他一個都不作考慮,這些拿著國家的俸祿每天喝茶看報的,能做出多大貢獻?創衛指揮部是作戰「部隊」,而不是養老的地方。他翻來覆去,目光集中到一個人身上,蕭鼎元的交通員顧桐。

    從前兩天第一次見面,陸一偉就對顧桐的機靈勁非常感興趣。可撬蕭鼎元的牆角,是不是有些不厚道?何況顧桐又是個臨時工,並不受組織約束,成不成完全就是蕭鼎元一句話。思來想去,陸一偉決定還是爭取一下。他先給蕭鼎元去了個電話,得知他在局裡時,驅車趕了過去。

    蕭鼎元真有心思和陸一偉聊一聊昨晚的事,一見到他就迫不及待地問道:「一偉,過兩天張縣長來調研,你說我應該做哪些準備?」

    陸一偉道:「既然張縣長不讓你準備,你就不必搞哪些虛頭巴腦的東西。另外,我聽張縣長的意思,他不見得會到局裡。」

    「啥意思?你快說說!」蕭鼎元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道。

    陸一偉道:「我只能說,張縣長在最近幾天會搞一次突然襲擊,至於何時,我也不清楚。當然,他不是針對你。你老就瞧好吧,張縣長是給你撐腰來了。」

    聽陸一偉如此一說,蕭鼎元樂得心放怒放,搓手道:「那我就坐等著看好戲?」

    陸一偉擠了下眼睛道:「您老不看戲難道還要演戲?」

    「哈哈……」蕭鼎元爽朗的笑聲在房間回蕩。

    陸一偉也挑明了今天的來意,蕭鼎元聽后,摸著下巴考慮了許久。說實話,這個交通員是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剛用得順手,別人就盯上了,他當然不願意拱手相讓。

    「怎麼?蕭局,有難言之隱?」陸一偉見蕭鼎元如此表情,便問道。

    「是……也不是……」蕭鼎元吞吞吐吐,終於下定決心道:「那好吧,我把他叫過來徵求他的意見。」

    顧桐過來了,蕭鼎元簡單說了幾句,顧桐表現出了極不情願的表情。是的,在公安局雖是個交通員,可出去多有面子啊。何況將來也有轉正的機會。再說創衛指揮部,聽都沒聽過,還是個臨時機構,將來以後解散了怎麼辦?

    陸一偉看出了顧桐的顧慮,道:「顧桐,你給我去了辦公室,掙兩份工資。創衛指揮部發,蕭局長這裡還繼續給你發。另外,將來的事情不需要你考慮,到時候自然會對你有個交待。我保證,蕭局長能給你什麼,我就能給你什麼。」

    這句話讓顧桐動了心,下定了主意,鞠了一躬道:「謝謝陸主任如此看重我,我希望跟著你能學到好多東西。」

    蕭鼎元聽到顧桐打算去,對著陸一偉捶胸頓足道:「陸老弟啊,你這人不地道啊,挖人挖到我身邊來了,隨後了我要和張縣長提議,我要把你也挖到我身邊。」

    陸一偉哈哈大笑道:「我這輩子最羨慕的就是穿制服的,你要是滿足我這個心愿,我給你當牛做馬都成。」

    「你呀,你!」蕭鼎元指著陸一偉無奈地道。

    就在陸一偉和蕭鼎元閑扯的同時,政府辦主任蔡建國在劉克成辦公室一邊打小報告一邊抱怨。

    劉克成看著著急忙慌的蔡建國,厭惡地看了一眼道:「我不是和你說過,白天不要輕易到我辦公室嘛。」

    蔡建國急的滿頭大汗,道:「劉書記,我這邊確實有重要情況和你彙報。」

    「說!」劉克成用勁推開轉椅,然後拉過來一屁股坐下,翻看著今天早上送過來需要簽字的文件。

    蔡建國站著道:「劉書記,昨天下午的時候,張縣長突然把我提拔成創衛指揮部的副總指揮,分管督導工作。而辦公室主任一職,全權由陸一偉說了算。不僅如此,段長雲還把上級配給他的那輛轎車,配給了陸一偉,那可是副處級的待遇啊。」

    劉克成聽到此,本來要簽署一份文件,突然戛然而止,臉色如暴風驟雨來襲,瞬間烏雲密布。他將手中的筆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扔,道:「這事為什麼不早和我說?」

    蔡建國低下頭,唯唯諾諾道:「昨天您不是在市裡開會嘛,就沒……」

    「樹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是豬腦子啊!」劉克成啪地拍了下桌子,怒吼道:「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

    蔡建國嚇得渾身瑟瑟發抖,對喜怒無常的劉克成十分懼怕,低聲道:「我打了……」

    「打了?我怎麼沒接到?」劉克成不聽蔡建國解釋道:「你知道不知道因為你的工作疏忽,讓我多麼的被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