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53 蘭苑聚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53 蘭苑聚會字體大小: A+
     

    晚上,由公安局長蕭鼎元做東,把整個蘭苑全部包了下來,專門宴請張志遠。一同赴宴的人包括段長雲、陸一偉,還有一個神秘人物。

    陸一偉提早就到了,蕭鼎元原本在大廳坐著等候,看到陸一偉的車后,迅速起身,以軍人的步伐邁出來,整理了下衣服準備迎接領導,沒想到下車之人是陸一偉,讓他大失所望。使勁在陸一偉肩上捶了一下道:「你小子可是面子大啊,把段主席的車給開出來了。」

    陸一偉嬉笑,道:「咱也假公濟私一回,享受一下局長大人親自迎接的待遇,感覺就是好,哈哈。」

    蕭鼎元戲謔地道:「您這麼尊貴的客人理所應當享受如此待遇,是我們這些基層官員的福分哪!」

    「得了吧,蕭局,您要是再說我可要走了啊。」陸一偉假裝走。蕭鼎元一把拉住道:「好啦,陸老弟,你趕緊聯繫下張縣長,啥前到啊?我好準備。」

    陸一偉手機里存有司機小郭的手機號碼,他沒有直接打電話,而是發了條簡訊。不一會兒,小郭回信:「馬上出發。」

    陸一偉掃了一眼周圍的環境,細心地道:「蕭局,你的警車停在門口太扎眼,最好停到後院去。」

    蕭鼎元恍然大悟,連忙道:「確實如此,大意了。」然後向坐在酒店大廳等候的司機一揮手,交代下去。

    10分鐘后,段長雲和張志遠一前一後趕來,一群人說笑著結伴上了二樓「秋蘭閣」包廂。

    包廂很大,足有50平方米,完全仿明清裝飾,檀香木大方桌,黃梨木太師椅,木刻鏤空雕花,梅蘭竹菊屏風,亭台樓榭茶台,房頂四周由紅燈籠點綴,營造出濃郁古色古香氛圍。但凡有文化底蘊的領導都喜歡這種裝修風格,讓人置身其中,頗有穿越之感,彷彿與古人隔空對話,暢敘詩歌辭賦。

    張志遠雖是學經濟出身,但對老祖宗流傳下來的格外珍惜,且頗有研究。他撫摸著黃梨木太師椅嘖嘖稱讚道:「好東西,真是好東西。」

    蕭鼎元看張志遠如此喜愛,獻殷勤道:「張縣長,既然你這麼喜歡,我和這兒的老闆熟,我一會讓他給您送過去。」

    「嗨!」張志遠擺手道:「我怎麼能奪人之愛,使不得,使不得!」

    蕭鼎元堅持道:「張縣長,這幾把椅子都是從下鄉收購回來的,按照現在的市場價,那可是價值連城啊。」

    張志遠雖喜愛,但嘴上不說,道:「我不懂得欣賞,落到我手裡也沒有絲毫用處,還是留給有緣人吧。」

    「這不是碰到有緣人了嗎?」蕭鼎元與段長雲一對視,哈哈大笑起來。

    張志遠沒有表態,而是調整好姿勢坐正,雙手不停地來回撫摸。俊逸儒雅的臉龐上一如既往地掛著如沐春風的和煦笑意。

    一行人坐定后,張志遠饒有興趣地講起了太師椅的起源,道:「這太師椅啊,起源於南宋。讓人不可思議的是,秦檜幹了一輩子壞事,留下無數罵名,居然這椅子就是從他而來。當時奉任太師的他,突發奇想將交椅加了一圈荷花狀的托首,稱作『太師祥』。此後,明清兩代效仿者眾,並進行屢次改良,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一形狀。」

    張志遠敲著托首道:「剛才我進門的第一眼,就猜到這是清中期的東西,整體用海南上等黃梨木製造,比例勻稱,做工精細,紋理清晰,結構嚴謹。你看著托首,巧如一朵綻放的荷花,非常流暢。」

    「你再看看靠背上的浮雕如意紋,構圖鯉魚跳龍門,且有象牙鑲嵌,堪稱精品。這在以前至少是三品以上的官員,才有可能如此捨得下血本製造。要是在能在下鄉掏到這種貨色,可真是撿了漏了,哈哈。」

    「哎呀!」蕭鼎元如痴如醉道:「張縣長就是學問高,文化底蘊深厚,我都來這裡吃過很多次飯了,都從來不知道這裡面的學問,今天聽您一說,簡直是大開眼界啊。」

    段長雲也附和道:「張縣長一看就是個行家,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改天有時間了一定要虛心拜會,漲漲知識。」

    「嚴重了,嚴重了!」張志遠拱手道:「我也是只知皮毛,不知其意啊。要說做學問,還是段主席的功力深,咱就別謙虛了啊。」

    開場戲的鋪墊做得很好,氣氛顯得格外融洽。幾人談笑風生,談古論今等待著今晚另一位客人。

    20分鐘后,組織部長閆東森出現在包廂門口,進門就連忙賠不是,然後坐到張志遠的右側,端起水喝了一口。

    陸一偉看明白了,今晚參加宴會的,除張志遠外,都是被劉克成打壓過的對象。幾人能在這個時候湊到一起,應該都是張志遠的盟友。

    飯菜上后,一干人先連喝了三杯,然後開始單獨進行。張志遠先輪圈敬酒,道:「今晚在坐的都是我張某的兄弟,以後咱要精誠團結,眾志成城,共同來把南陽建設的更加美好,別的我也不多說了,都在酒里了。」說完,仰頭飲盡。

    輪到段長雲了,張志遠舉杯道:「老段,這裡面你資格最老,我應該尊稱您一聲老大哥。老大哥就應該有老大哥的樣子,幫襯著我掌好舵,把創衛工作的擔子挑起來,一定要一舉拿下省級衛生縣城,有信心嗎?」

    段長雲雙手舉杯,道:「張縣長,我人老了,幹完這屆也就該退休了。按理說這個時候我享享清福多好,熬著退休后一身輕鬆。沒想到張縣長還打算讓我發揮餘熱,挑起這麼重的擔子,既然我接手了,就一定會幹好。」

    「好!」張志遠再次碰杯道:「『老驥伏櫪,志在千里』,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幹了。」

    該到閆東森了,張志遠道:「老閆,我和你就不多客氣了,我這邊的工作需要你鼎力支持,有你在後方為我提供人力支援,我這個縣長位子做得穩當。」

    閆東森笑著道:「張縣長放心,需要我做什麼儘管吩咐,我這手裡的丁點權力,願為你效勞!」

    到了蕭鼎元,蕭鼎元主動站了起來,弓著身子彎下腰,將頭使勁往前伸,雙手拖杯,壓得低低的,活像電視里演得龜丞相。

    張志遠臉色亦然泛紅,乾淨的臉上更顯得和善親切。他看到蕭鼎元如此,也跟著站了起來,一手扶住蕭鼎元的酒杯動情地道:「老蕭,一偉到你門上化緣的事我都知道了,很感謝你支持我的工作,多餘的話我就不多說了,和你連喝三杯,怎麼樣?」

    蕭鼎元看著比自己年輕的縣長,莫名地有些畏懼,連忙道:「您千萬別這麼說,支持您的工作是我分內之事,以後局裡的大事小事,還仰仗您指點呢。我喝三個,您隨意。」說完,拿起桌上的分酒器一口喝了下去。

    蕭鼎元是出了名的「酒神」,號稱千杯不醉。軍人出身的他,高大健碩的體格,豪爽直率的性格,穿上警服,更顯得凌然肅穆,給人以一副正派硬朗的形象。張志遠不停地點頭,心裡如冬日的和煦陽光,暖意融融。

    輪到陸一偉的時候,張志遠沒有多說,只是舉杯微微地笑了笑,一干而盡。今晚,陸一偉級別最低,自然沒有話語權,張志遠之所以如此,一來把他當成了自己人,當然沒必要那麼客氣;二來是今晚的主角不是他,而是蕭鼎元和閆東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