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9 尊貴客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9 尊貴客人字體大小: A+
     

    「那好!」陸一偉從兜里掏出一個信封放到曹曉磊跟前道:「這裡面是5萬元,讓你用作活動經費,事成之後我會給你10萬元作為酬勞,好吧?」

    曹曉磊聽到陸一偉出手如此大方,臉上頓時綻開了花,嘴巴咧到耳後根道:「陸主任,你太客氣了,都是兄弟嘛,談什麼錢,談錢多俗啊,我們之間不存在。」說完,拿起厚厚的信封用貪婪的眼神瞟了一眼。

    「該你得的就是你的,你別和我客氣。」陸一偉道。

    正事談完,陸一偉已經聞到廚房裡飄出來的香氣,肚子不由得咕咕叫起來。曹曉磊一掃剛才的不快,笑著道:「我這婆姨就一點好,做飯做的一級棒,要不是我成天陪客人,我非常願意天天回家,哈哈!走,我們今天中午一定要好好喝兩盅。」說完,起身把錢裝到口袋裡,跑到卧室找酒去了。

    不一會兒,走出來嘀嘀咕咕道:「見鬼了,家裡居然沒酒了,你坐著等著,我去買!」

    陸一偉趕忙道:「沒有就算了,我也不是太想喝。」

    「那哪成!」曹曉磊一邊穿鞋一邊道:「今天你是我家尊貴的客人,必須要招待好,我去去就來。」說完,人影已經走到院子里了。

    房間里只剩下陸一偉和石曉曼了,有了剛才的尷尬,氣氛變得局促起來。石曉曼鑽在廚房漫不經心地炒菜,陸一偉則百無聊賴地拿著遙控器來回切換著台,殊不知,兩人心裡想著同一件事。

    陸一偉深愛著女友蘇蒙,可這段時間發生的一些事讓他不得不重新審視這段感情。倒不是他想退縮,而是他壓力太大了。他不想重蹈覆轍,從一個火坑跳進另一個火坑,這種有附加條件的婚姻遲早會逼著他走向崩潰的邊緣,因為你這輩子都會活到別人的陰影里生活。別人一說,總不會說你是南陽縣的陸一偉,肯定會附加一句,他是蘇市長的姑爺,那種滋味,就和打臉差不多。他甚至幻想,如果蘇蒙是普通人家的女兒,那該多好啊。可現實並不是,對方的家庭甚至比前妻家更優越,更讓人觸摸不到底。

    也正因為這種想法的產生,陸一偉才對出身貧寒的石曉曼產生了興趣。與她在一起,沒有思想負擔,甚至可以找回丟失的尊嚴,對於男人來說,這種尊嚴就算是再多的錢都換不回來。

    人一旦開始反感一件事,很難在對這件事提起興趣。陸一偉也一樣,只從他覺得這段婚姻有了瑕疵,有了污點,他不再看到未來的生活。他要靠自己的本事,一步步上位,這才是一個男人應有的尊嚴。

    石曉曼同樣滿腦子想著心事。剛才丈夫如此諷刺她,挖苦她,她對曹曉磊僅有的一絲情感都消失的蕩然無存。假如曹曉磊僅此而已也不會讓她徹底絕望,她感覺,曹曉磊遲早有一天會將自己一腳踹出去,這個房間將迎來新的女主人。想到此,石曉曼的心在滴血。不由得鼻子一酸,眼前迷濛一片,眼淚掉進了鍋里,與張嘴翻騰的魚融化在一起,給魚留了最後一滴救命的稻草。

    兩人就這樣一聲不吭各想著心事,如兩條永遠不可能相交的鐵軌,卻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期相遇,是愛的邂逅,還是情的重逢。愛有情,兩相惘,煮雨焚琴,埋雪弦斷,雲端思霧水中漾,風間念霾山重現。觸及不到指尖的愛,卻在靈魂處激情碰撞。

    曹曉磊抱著兩瓶酒風塵僕僕的趕了回來。飯菜上齊,兩人端杯暢飲,好不快活。

    酒上了勁,曹曉磊問道:「陸哥,別怪你弟弟多嘴,我就好奇,你買下罐頭廠到底要幹嘛?你不是不想與我合夥,你自己單幹吧?」

    「想哪去了!」陸一偉道:「這件事等辦成后肯定會和你說,不過不是現在。」

    「那好,既然你不願意說我就不多問了,對於我來說,只要能掙到錢,怎麼都行!」曹曉磊紅著眼睛道。

    由於曹曉磊見錢眼開,心情格外舒暢,與陸一偉三下五除二幹掉了兩瓶酒。陸一偉今天心事重重,完全不再狀態,直接喝得鑽到桌子底下去了,而曹曉磊就跟打了雞血似的,貌似一點事都沒,不愧為在酒場上歷練出來的。

    陸一偉喝得多了,一時半會醒不過來。無奈,曹曉磊只好把他扛到卧室,簡單交代了石曉曼幾句,穿上外套為他的10萬元奮鬥去了。

    房間里再次剩下石曉曼和陸一偉兩人。石曉曼懷著無比忐忑的心情站在卧室門口偷瞄著熟睡的陸一偉,她甚至不放過一個細節,從頭到尾來回掃射著。看到他那俊俏硬朗的相貌,聽到均勻而短促的呼吸,心跳再次加速,恨不得撲過去,依偎在他懷裡,感受一下他的溫度。

    然而,石曉曼的腿就像灌了鉛一般,牢牢地釘在那裡,前進不得,後退不得。這時,陸一偉翻了個身,嚇得石曉曼連忙後退,躲在衛生間大口喘氣。

    平靜過後,一切又回到現實當中。石曉曼開始自責,這種不守婦道、大逆不道的齷蹉想法怎麼能產生?她對著鏡子撫摸著依然泛紅的臉頰,心情跌落到冰點。

    一切就這樣過去了,石曉曼不再去想,她收拾完廚房后,又去衛生間準備幫陸一偉洗衣服。放好水,加入洗衣粉,抱起陸一偉的衣服時,腦子裡又開始打轉轉,側身瞟了一眼熟睡的「心上人」。

    石曉曼洗衣服洗到半中間時,卧室的陸一偉突然坐了起來,捂著嘴巴衝到了衛生間,顧不上形象,爬到馬桶上就開始嘔吐,把石曉曼嚇了一大跳。

    嘔吐完后,陸一偉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才發現躲在門口驚慌失措的石曉曼。

    陸一偉扶著腦袋咧嘴一傻笑,又感覺肚子里翻江倒海,急忙趴在馬桶上繼續嘔吐。一旁的石曉曼不知該如何是好,她伸出手打算為陸一偉拍一拍後背,還沒伸過去,又觸電般地收了回來。

    肚子里打掃清空后,陸一偉感覺頭輕了許多。站在盥洗池洗了洗手,又抹了下嘴巴,磕磕絆絆道:「讓……讓你見笑了,丟……丟大人了。」

    石曉曼蜷縮在角落,嘴裡低聲嘀咕道:「沒……沒事。」聲音小得連自己都聽不到。

    陸一偉還在醉酒當中,他迷迷糊糊看了下手錶,打算再去休息一會。誰知衛生間地滑,加上他步伐不穩,一個趔趄閃了出去,直接把站在門口的石曉曼撲倒在地上。石曉曼更是嚇傻了,閉著眼睛身體瑟瑟發抖。

    陸一偉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看石曉曼。白皙紅潤的臉蛋如骨瓷皓白,白裡透紅,讓人不忍心觸摸。長長的眼睫毛在眼瞼上投下優美的弧線,與小巧的鼻頭相映成輝。飽滿上翹的嘴唇如小花蓇葖,晶瑩剔透而薄如紗,甚至能看到細微的毛細血管,一排如牛乳一樣的牙齒整齊均勻鋪開,找不到任何瑕疵,頗有「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的韻味。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