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8 付諸一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8 付諸一炬字體大小: A+
     

    「你把衣服放那兒吧,待會讓我婆姨給你洗一下。」曹曉磊又對廚房叫道:「曉曼!出來一下。」

    石曉曼此刻躲在廚房裡,閉著眼睛靠在牆壁上,按住胸口咬著嘴唇對自己剛才的魯莽十分自責,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臉頰紅得像塊炭似的,心跳狂亂不止,如小鹿撞懷,少女萌春,這種感覺從來沒有過,就是當初第一次和曹曉磊在床上翻雲覆雨時都不曾有過。

    她試圖想忘記剛才那窘迫的畫面,可那清晰可見的畫面已經深深鐫刻在腦海中,難以忘卻,甚是折磨。也就是不經意間一瞥,沉寂已久的心再次被撩撥的蕩漾,整個身子都感覺燥熱不安,甚至連丈夫叫她都沒聽到。

    曹曉磊再次粗魯的叫石曉曼時,她在從剛才的畫面中回到了現實。趕忙用冰冷的雙手捂住臉,試圖將臉上的溫度降下來,可效果不佳,依然緋紅一片。怎麼辦?這樣出去如何面對陸一偉?又如何應付曹曉磊?她匆忙在水龍頭上洗了把臉,擦乾后出去了。

    曹曉磊看到石曉曼怪異的舉動,質問道:「叫你半天怎麼沒反應?好好的洗什麼臉啊?」

    石曉曼瞟了一眼埋頭烤火的陸一偉,又把眼神拉回來結結巴巴道:「剛才切蔥哲了眼睛,就洗了下。」

    曹曉磊沒有多想,道:「你一會把陸主任的衣服洗一下,熨好后親自送到他家,明白不?」

    「嗯……哦。」石曉曼語無倫次,抱著衣服就往廚房走,順便把沙發墊也一同抱進去了。

    「喂!」曹曉磊見石曉曼不在狀態,道:「你今天是怎麼回事啊?抱著衣服往廚房走,你打算讓我們中午吃陸主任的褲子啊?」

    「啊……哦。」石曉曼又趕緊折返回衛生間,整個人已經不受大腦控制。

    翻過這一篇,曹曉磊笑著道:「陸主任,讓你見笑了,你說我這婆姨干工作工作不行,做家務家務不行,當初要不是家父所逼,我才不會娶她呢。」

    陸一偉聽曹曉磊當著石曉曼的面如此說話,他忙道:「曉磊,你也不能這麼說,曉曼同志干工作挺努力的,要不然這次成立創衛指揮部也不會把她抽回來,這就是對她工作的肯定。」

    石曉曼被抽調回創衛指揮部的事,除了張縣長以外,沒人知道其中個由。當然,也有一部分人揣測其中的奧秘,雖找不出與陸一偉的直接證據,但肯定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曹曉磊才不關心這些,道:「她能抽調回來,那從屬瞎貓碰上死耗子,再說抽調回來有什麼用?孩子爺爺奶奶一直帶著用不著她,成天沒事做在耳邊嗡嗡叫,煩透了。」

    至此,陸一偉對石曉曼的家庭狀況有了大致了解,夫妻關係並不和諧,曹曉磊並看不起她。曹曉磊接下來的話更加印證了陸一偉的推測。曹曉磊繼續道:「你看她不在的時候吧,我想幾點回來就幾點回來,現在呢,一到飯點就給我打電話,打不通我的手機直接給我單位打電話,你說有這樣的人嗎?我畢竟是個男人,要以事業為重,我不回來吃飯肯定有原因。我能走到今天憑什麼?還不都是靠我陪領導吃飯得來的?我這個辦公室主任不是什麼人都能當的。」

    「還有,她家窮的啊,我都不好意思和你說。七大姑八大姨每天輪著來,不是孩子上學要托關係,就是家裡蓋房子要借錢,你說我們一個掙死工資的,能有這麼多錢給他們嗎?這些年我實在是受夠了!」曹曉磊把水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徹底讓在廚房做飯的石曉曼心灰意冷。

    陸一偉用手指了指廚房,示意曹曉磊小聲點。沒想到曹曉磊變本加厲,高聲吼道:「怕什麼?我就是要讓她聽到。你說說前年她弟弟娶媳婦借了我家5000元至今未還,今年又是她妹妹出嫁,又來借錢來了,這次我就兩個字:沒門!」

    陸一偉急忙制止道:「曉磊,你的話有些過了啊,你不能怎麼說曉曼。你今天請我來是聽你發牢騷來了,還是找我談事來了,要是前者的話,那我就先走了。」說完,陸一偉假裝起身。

    曹曉磊蹭地跳下沙發,拉住陸一偉道:「陸主任,是我不好,咱不談這個了,我們談工作,好吧?」

    陸一偉這才又回到沙發上,說起了正事。道:「你上次談的事情我考慮了,我同意和你合作,不過是另一種模式。」

    「哦?」曹曉磊心急如焚,從茶几上拿起煙遞給陸一偉道:「那你趕緊說。」

    陸一偉點上煙后道:「你要重振罐頭廠的主意非常不錯,但你想過沒有?南陽縣沒有規模性地大面積種植果園,就靠我種的那點,還不夠機器開動呢。就算能夠滿足,你確定你能掌握市場的動向?銷路怎麼辦?遇到天災人禍怎麼辦?」

    曹曉磊道:「以前罐頭廠不是通過從外面往回調原料嘛,原料倒是不用擔心。至於銷路我手裡有一定的客戶源,應該不成問題。」

    陸一偉冷笑道:「就因為以前罐頭廠往回調原料,才有今天的下場。不單單是原料,還有工人工資呢?運費呢?成本這塊降不下去,一切都免談,畢竟罐頭的利潤空間不高。再說了,東州市的罐頭廠大大小小不下百個,你和他們相比,你有什麼優勢可言?是技術?還是成本?一條都比不過人家。我和你說真心話,我不是不願意扶持你這個項目,我就怕你賠的連褲衩都沒得穿。」

    曹曉磊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軟癱在那裡。這個項目他已經籌劃許久了,一直找不到合作夥伴,本以為陸一偉會支持,沒想到他直接就澆了一盆冷水。他喃喃地道:「那你說怎麼辦?」

    陸一偉道:「你那天和我一說,到讓我有了另外一個想法,我想把罐頭廠買下來。」

    「買下來?買下來幹嘛?」曹曉磊納悶地道,顯然他沒有陸一偉的前瞻性。

    陸一偉賣關子道:「我就問你,如果我要買下來,你覺得有幾成勝算?」

    曹曉磊坐起來拍著胸脯道:「我敢保證,只要你價錢合適,百分之百沒問題。」

    「那好,這件事我想交給你辦,你在中間給我實際操作,錢不是問題,事成之後,我不會虧待你的。」陸一偉道。

    曹曉磊聽到錢頓時來了精神,興奮地道:「這事你包在我身上,我保證給你辦妥。我們經理早就想甩掉這個包袱了,巴不得賣掉呢。」

    「行!」陸一偉點頭道:「不過我有一點要求,這件事必須經過罐頭廠的職工大會解決,如果職工們不同意,這件事到此為止,就當我沒說。」陸一偉就怕對方私吞了這筆錢,不給職工交代,到時候後患無窮。

    「沒問題,我下午就去找我們經理談。」曹曉磊道。

    看著曹曉磊膚淺的樣子,陸一偉仍不放心地道:「到了最後一個環節,我必須見到職工們的全體簽字,這樣才行。」

    「沒問題!」曹曉磊滿口答應道:「就別說員工,就連退休下來的老職工我都能給你辦到。」

    陸一偉點了點頭,一本正經地道:「曉磊,我可不是開玩笑,這件事既然提出來了就一定要辦成,你要當成回事。另外,這件事絕對要保密,而且不能讓對方知道我,明白嗎?」

    「哎呀!我說我的陸主任啊,你就放一百個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曹曉磊拍著沙發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