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7 講話風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7 講話風格字體大小: A+
     

    所以說,一個領導一個講話風格,只要了解了對方,切准命脈,就能對症下藥。陸一偉和張志遠接觸時間不長,並不知道他的講話風格,這就有點困難了。不過通過這段時間接觸,他發現張志遠同樣是乾脆利落的人,不喜歡拖泥帶水,陸一偉決定按照自己的風格擬一份底稿。

    還未動筆,新的問題就來了。到底如何創衛?這個上層的領導尚未確定,沒確定那還開什麼動員會啊。陸一偉明顯地感覺到,劉克成對創衛的態度十分冷淡,成立領導小組,組建指揮部不過是給上頭做做樣子罷了。不給創衛指揮部撥啟動資金就是最直接的表現。

    而張志遠這段時間一直在外開會,無暇顧及創衛的事,如果他回來知道是這種情況,不知道他心裡會怎麼想。陸一偉把文件一推,乾脆不理會。他起身伸了伸懶腰,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陸一偉拿起來一看,是曹曉磊的,他連忙接了起來。

    曹曉磊開口直接道:「陸哥,上次我和你說的那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

    陸一偉心中已經有了主意,道:「你的想法確實不錯,我看成。」

    「真的啊?那太好了。你現在在哪?我這就過去找你。」曹曉磊一蹦三尺高,激動地道。

    陸一偉正想見石曉曼,道:「這樣吧,我中午也沒吃飯的地方,要不我去你家蹭點飯?」

    「哪那成啊,中午我請客,去蘭苑吃飯。」曹曉磊拍著胸脯道,好像陸一偉站在面前似的。

    曹曉磊所說的蘭苑,不是南陽最好的酒店,而是南陽最上檔次的酒店。這家酒店坐落於周邊村,兩棟聯體別墅,外加一個單獨套樓,規模很小。這家酒店一般不對外經營,只對熟人熟客,經營模式好像會所似的。來這裡消費的,大多是各衙門的頭頭腦腦。

    這裡非常安全,隱秘性好,且娛樂設施齊全。麻將桌、KTV、茶室甚至小姐都一應俱全,所以好多領導上午去單位簽個到,下午就鑽到蘭苑昏天暗地地打麻將。

    前兩天公安局蕭局長邀請自己到此吃飯,陸一偉拒絕了,今天曹曉磊又提到蘭苑,他極力推辭道:「蘭苑我就不去了,身體不太舒服,不能喝酒。要不我去你家?曉曼做的飯可真是一級棒啊。」

    曹曉磊沒心沒肺地道:「好啊,我這就告訴曉曼,讓她炒兩個菜。」

    掛掉電話,距離吃飯還有一段時間,陸一偉坐下來開始規劃自己的事業。罐頭廠這塊地屬於熟地,只要拿到手裡就能進行開發。而獲取土地的方式,陸一偉打算採用項目收購的方式,直接轉讓到馬上成立的海東果業公司名下。以公司的名義進行包裝開發,與自己沒有絲毫瓜葛。

    按照當時南陽的地價計算,建設用地每畝2萬元,罐頭廠地理位置好,且牽扯好多職工利益,陸一偉打算以每畝3-4萬元拿下,這個價位已經很高了。這麼一算,收購整個罐頭廠的資金就需要三四百萬。

    前一段,陸一偉從牛福勇處借了100萬元,他打算拿出一大部分用於公關,自己結餘的70多萬元則用於註冊公司,如此一算,完全沒能力收購。

    這麼多錢從哪裡來?陸一偉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牛福勇。可他又不想讓牛福勇參與其中,陷入兩難境地。

    三四百萬,畢竟不是個小數目。你找誰,誰敢借你這麼多?最關鍵的問題,南陽縣又有幾個能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來?陸一偉把自己認識的人想了個遍,他突然想到了一個人,福來客茶社的老闆丁昌華。

    前面提到,牛福勇被抓進去后,陸一偉通過各種渠道搭上了市委副書記郭金柱這條線,救出了牛福勇。而交易的地點正是福來客茶社。老闆丁昌華與陸一偉一見如故,聊得甚歡,很快就稱兄道弟,臨走時還派車把陸一偉送回南陽。

    陸一偉想到他有兩個因素:第一,丁昌華表面是茶社的老闆,可背後肯定有自己的經濟實體,說不定生意做得很大,這是資本;第二,陸一偉也想靠上郭金柱這座大山,有他在後面撐腰,將來遇到的一切困難都迎刃而解。可問題又來了,如何合作呢?假如合作成功,自己又是什麼角色呢?

    陸一偉又仔細想了一遍,理出了些頭緒。他打算還是從牛福勇處拿一部分資金,丁昌華也出一半資金,搞聯合開發。如果這個假設成功的話,陸一偉從中同樣可以賺到一大筆錢。

    下定決心后,陸一偉打算先與副食品加工廠經理先接觸一下,只要對方願意,就去找丁昌華談判。

    下了班,陸一偉徑直去了曹曉磊家。

    石曉曼聽說陸一偉要過來,匆忙換了身漂亮的衣服,又化了妝,去菜市場買了大魚大肉,精心準備著每一道菜。

    陸一偉進門,石曉曼端著一盆水往外走,由於她太過專註,沒發現陸一偉,直接將一盆污水倒在他身上。

    陸一偉從上到下被澆了個透,寒風襲來,刺骨般的痛。而石曉曼傻站在那裡不知該如何辦。曹曉磊聽到盆掉到地上清脆的響聲,急忙從裡屋出來,看到這一幕,他破口大罵起來,道:「你他媽的操什麼心,毛手毛腳的,你看把陸哥身上。」然後把陸一偉拉到爐火跟前,道:「陸哥,趕緊換身我的衣服,寒冬臘月的,小心感冒啊。」

    曹曉磊提醒,石曉曼才反應過來,顧不上撿掉在地上的盆,跑到裡屋去找替換衣服去了。

    陸一偉濕的最嚴重的地方恰好是襠部,他道:「要不我回去換身衣服再過來吧。」

    「這麼冷的天,你再來回跑,千萬別!你要不嫌棄的話就穿我的衣服,快進去換吧。」曹曉磊道。

    陸一偉無奈,只好聽取了曹曉磊的建議,進卧室換衣服去了。

    石曉曼紅著臉翻箱倒櫃找出曹曉磊的衣服,嘴上一邊道:「陸鎮長,真是不好意思,都是我的錯,你趕緊換上吧,待會我把你的衣服洗一下。」

    「沒事的,你不要自責。」陸一偉看著有些委屈的石曉曼道:「其實不換也行,穿在身上一會就幹了。」

    「哪那成啊,不行,趕緊換掉。」石曉曼把褲子丟給陸一偉,又跑到另一個卧室找毛褲去了。

    陸一偉關上門,迅速脫掉褲子,可他發現內褲也是濕的,總不能這樣穿吧,於是他把內褲一起給脫下來了。他以為石曉曼把替換的衣服都拿出來了,找了半天發現只有一條單褲,單褲就單褲吧,先講究著穿。正當他穿上往起提褲子時,石曉曼火急火燎、冒冒失失地推門進來了,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石曉曼以最快的速度轉過身,臉唰地一下子就紅了。而陸一偉隨手找了件衣服趕緊遮住,不知所措。

    石曉曼心跳加快,她閉著眼睛往床上扔下衣服,一聲不吭地快速離開。陸一偉同樣心潮澎湃,他分明從石曉曼眼睛里看到了另外的東西。他顧不上想那麼多,穿上毛褲,又套上單褲,把內褲裝到上衣口袋裡,抱著衣服出去了。

    「陸主任,你看真是不好意思,都怨曉曼,來,坐到火爐旁邊,趕緊暖和暖和!」曹曉磊一個勁地獻殷勤,生怕把這尊財神爺飛了似的。

    「給我找個袋子!」陸一偉抱著換下來的衣服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