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5 投身工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5 投身工作字體大小: A+
     

    石曉曼有些莫名其妙,道:「我在家啊。」

    陸一偉假裝驚訝,然後道:「真對不起,我給李海東打電話,沒想到打到你這裡來了,不好意思。」

    「呵呵!」對方傳來咯咯的笑聲,道:「你個夜貓子,現在還沒睡啊?」

    聽到石曉曼如此關心自己,陸一偉心頭一熱,道:「沒呢,正在準備個材料,打擾你休息了。」

    「別,別掛啊!」石曉曼以為陸一偉要掛掉電話,急忙道:「我還沒感謝你呢,改天我單獨請你吃飯,專門謝謝你把我從北河鎮抽調下來。」

    有了話題可聊,陸一偉放鬆了許多,笑著道:「你的消息夠靈通啊,這事我只和張縣長一人說過。」

    石曉曼把桌子上的書合上,來到床頭躺下道:「這個我還用打聽啊,我用腳趾頭猜都能猜到是你幫的我,真心謝謝你。」

    這時,有一輛車呼嘯而過,陸一偉趕忙用手捂著手機,等車子過去后才道:「不用謝,你一個女人家在那麼遠的鄉鎮也不容易,回了縣城正好照顧家裡。」

    石曉曼耳朵尖,問道:「你現在在哪?」

    陸一偉道:「我能在哪,在家唄!」

    「說謊!我剛才分明聽到有車子的聲音,你還沒回家?」石曉曼關心地道。

    陸一偉只好承認,道:「剛和幾個朋友喝了酒,準備回家。」

    「你不知道喝了酒不能開車嗎?」石曉曼突然嚴厲地道:「你最好不要開車,打個計程車回家。」

    陸一偉心裡溫暖如春,道:「謝謝你。你還沒睡?」

    「沒呢,剛看了會書,準備睡覺。」石曉曼道。

    「那你睡吧,我準備回家了。」陸一偉道。

    「好,那你一定不要開車啊。」

    「好,謝謝。」

    陸一偉掛掉電話,後悔沒勇氣往前走一步。他能感覺到,石曉曼是一個人在家,如果她老公在的話,她絕不會如此大聲的說話,更不會如此關心自己。

    而石曉曼戀戀不捨地掛掉電話,拿著手機靠在床上失神地望著天花板,腦子裡全是陸一偉的身影。她猛然發現,她的心裡已經給陸一偉留出了位置,而這個位置甚至超過了她的丈夫曹曉磊。

    石曉曼的婚姻並不幸福。出身於農村的她,大專畢業后就被分配到南陽縣計生局。在那個時代,大學生被捧為「天之驕子」,回到地方自然特別重視,但石曉曼的命運好像並不順當,就因為她是從農村出來的。

    因為這,石曉曼相當的自卑,她一心要成為城裡人。長相嬌俏的石曉曼追求者不少,但聽到她是農村戶口時,就算你條件再好,都紛紛避而遠之,石曉曼一度對生活失去了信心。

    這個時候,「高幹子弟」曹曉磊走進了她的生活。之所以說曹曉磊是高幹子弟,他父親原先是副食品加工廠的副廠長.在計劃經濟年代,這個副廠長不亞於現在財政局的局長。可到了90年代中後期,市場經濟逐漸取代計劃經濟,副食品加工廠一下子到了頻臨倒閉的邊緣,資不抵債,負債纍纍。曹曉磊的父親提早退休,給兒子騰出位置,讓曹曉磊接替上班。

    儘管單位不怎麼好,但對方畢竟不計較什麼戶口之類的接納自己,於是石曉曼在沒有任何選擇的情況下與曹曉磊沒有談戀愛就匆匆結婚。

    婚後開始的時間還算融洽,可到後來,曹曉磊身上的毛病逐漸浮現出來。此人好吃懶做,且嗜酒如命,成天借口陪領導吃飯,然後醉醺醺地回家。這個家,他從來不管。從來不管柴米油鹽,也不會想著往家裡添置點什麼東西,他掙得那點工資都花到喝酒上面去了,以至於家裡現在還一貧如洗。

    曹曉磊的父親知道自己的兒子是什麼樣的人,既然兒子扶不上去,就要把兒媳適時推出去。於是他舍下老臉,求故友求領導,讓石曉曼上了個台階,成為北河鎮的民主副鎮長。即便此,曹曉磊依然如故,成天不著家。石曉曼隱約聽到,曹曉磊在外面有了女人,她不願意接受這份現實,可善良的她選擇了忍氣吞聲。

    兩個家庭的不幸,最容易惺惺相惜。陸一偉的家庭同樣支離破碎,石曉曼在感嘆自己的同時,為陸一偉的不幸甚是惋惜。第一次見到陸一偉時,沒有像電影橋段那樣產生怦然心動的感覺,可通過進一步接觸,尤其是在自己的腳扭傷后,陸一偉無微不至地照料,讓石曉曼萌生了情愫。她不願意傷風敗俗,因為她有女兒;她不願意棄夫出軌,儘管曹曉磊不顧及家庭,但他當初接納了自己。可感情這種東西說不清道不明。

    這一夜,石曉曼失眠了。躺在空曠而冰冷的床上輾轉反側,時不時拿起手機看一下有沒有漏接的電話,或者是來了簡訊沒看到,但看到手機始終處於待機狀態時,心裡莫名的失望。她雙腿緊緊地夾著被子,抱著枕頭,回想著與陸一偉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沒有勇氣去找石曉曼,陸一偉抽完煙盒裡的最後一支煙,開著車往家裡走去。

    回到家中,父母親都已經入睡,妹妹陸玲還坐在二樓的客廳里看電視,看到陸一偉回來后,趕忙叫住,道:「哥,你過來,我和你商量件事。」

    陸一偉脫掉外套,把車鑰匙往柜子上一放,換好拖鞋走到沙發跟前坐了下來,道:「說吧,啥事?」

    陸玲耷拉著腦袋道:「哥,我和你說了你可別生氣啊,我這次回來打算住兩三天,過兩天我就要走了。」

    「為什麼?」陸一偉激動地道:「大過年的不在家你去哪啊?你知道爸媽多麼思念你嗎,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就多住些日子,年後再走。」

    陸玲的心情異常複雜,對陸一偉道:「你能不能小聲點,小心爸媽聽見。哥,我和你說實話吧,我男朋友讓我去他家過年,這次也算是認門吧,他想把婚事定下來。」

    妹妹要結婚,作為哥哥的當然不會反對,道:「你結婚哥舉雙手贊成,可總得走個過程吧?我們現在都不知道對方叫什麼,是哪裡人,人怎麼樣,你就忙活著結婚。再說了,還沒結婚你就去人家家裡住,算怎麼回事?」

    陸玲任性地把抱枕丟掉一邊道:「我還以為你比較開明呢,原來你也是個老古董。我們早就在一起同居了,去他家住又算的了什麼。」

    陸一偉喝了酒,頭昏腦漲,不想與妹妹爭辯下去,起身道:「這事你直接和爸媽說吧,他們同意我就沒意見,好吧?我先睡了。」

    都說女大不中留,一點都不假。陸玲這才回了家不到一天的時間,就考慮著去男朋友家。想著父母親看到陸玲回來激動的那樣,陸一偉心裡不是滋味。

    第二天早晨,陸一偉吃過早飯徑直去了政協,開始忙活著收拾各個組的辦公室。由於沒有資金,只好自己墊錢開工,儘管公安局的蕭鼎元願意解決部分辦公用品,但粉刷牆、走電線之類的總不能也讓人家包攬了吧。

    陸一偉在街上電線杆上找到泥瓦工的電話,經過幾番討價還價,對方答應下午就過來施工。解決完刷牆的,陸一偉又到五金店聯繫換鎖換開關的,一上午時間就在忙忙碌碌中度過。

    下午,陸一偉早早過去,剛到門口,一個小夥子就站在門口等候在他。陸一偉定神一看,原來是蕭鼎元的交通員顧桐。陸一偉大步上前,熱情地接待。

    顧桐謙虛地道:「陸主任,蕭局長交代讓我過來拿清單。」

    陸一偉對這個機靈而又精幹的顧桐甚是喜歡,笑呵呵地道:「蕭局長辦事效率就是快,你回去替我謝謝他。」說完,掏出一張紙遞給他。

    顧桐恭敬地鞠了一躬,道:「您放心,陸主任,我回去以後一定轉達。」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