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3 烈風刺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3 烈風刺骨字體大小: A+
     

    見陸一偉避開話題,趙東升和李建偉都心知肚明地選擇了沉默。待飯菜上來后,趙東升倒滿酒,繼續口若懸河地講起了縣裡的秘密。道:「老馬,一偉啊,你們猜猜魏國強的結局如何?」

    馬志明終於開口了,夾了口菜道:「怎麼樣了?不是被雙規了嘛,現在移交到檢察院了?」

    趙東升神秘一笑,道:「錯!魏國強不但相安無事,很有可能會東山再起。」

    「啊?」李建偉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道:「快說說,到底怎麼一回事。」

    趙東升作為紀檢幹部,掌握著很多外人不知道的秘密,真因為自己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才能在每次聚會時成為關注的焦點。也只有在這個時候,趙東升才能找到被別人重視和尊重的感覺,所以他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進行爆料。他道:「我和你們說啊,魏國強別看現在在雙規時期,也不知誰給他在外面活動,直接打通了省紀檢委的一個副書記,可能是價錢合適,對方已經同意給他壓下來了。」

    「不會吧?就算是省里給他往下壓,那劉書記能放過他?」李建偉不解地道。

    趙東升喝了口酒道:「建偉啊,虧你在政府辦待了這麼多年,連這點政治常識都不懂。劉書記怎麼可能會難為他,只要上面放話,他肯定舉雙手贊成。」

    李建偉厭惡地看了一眼趙東升道:「上次不你說是劉書記要搞魏國強嘛,你這說話怎麼顛三倒四?」

    趙東升道:「對!我確實說了,不過是此一時彼一時,你要透過現象看本質,劉書記為什麼要搞魏國強?當初是因為魏國強把劉書記裝進去了,劉書記當然要弄他。可是你想想,這兩人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假如魏國強不兜底,一股腦都交代出來了,你說能不牽扯到劉書記嘛,所以他們之前不過是擺擺樣子,做給別人看。現在魏國強疏通了關係,劉書記自然順水推舟,既還了人情,又把盟友拉了出來,何樂而不為呢!」

    趙東升的分析鞭辟入裡,讓一旁的李建偉頻頻點頭,道:「老趙啊,你這個分析我覺得很有一定道理,現在的社會是合作互利共贏,沒有絕對的盟友也沒有絕對的敵人,誤會消除自然一笑泯恩仇,還是朋友。那你說說,魏國強度過這次難關,從哪個山頭再起?」

    趙東升把筷子放下,端起酒杯喝了下去,道:「從哪個山頭再起我不知道,但我們可以推測分析嘛。首先他不可能去哪個單位出任一把手了,至少要過渡一下,那你們說說,這個過渡點哪個地方最安全,最容易出成績,又不顯山不露水呢?」

    李建偉想了一圈,始終沒想出來,道:「你就別賣關子了,趕緊說。」

    趙東升繼續裝深沉,問道馬志明:「老馬,你說說看。」

    馬志明搖頭晃腦地道:「我怎麼能猜到,縣委辦?政府辦?還是駐京辦?」

    趙東升連忙道:「老馬最後一個說到點子上了,對!我覺得也是駐京辦。你們想啊,駐京辦山高皇帝遠,把魏國強打發到那裡過渡,再合適不過了。」

    而陸一偉有不同的意見,道:「我看未必吧?」

    「哦?」趙東升湊到陸一偉跟前道:「陸老弟有什麼想法?」

    陸一偉道:「駐京辦又什麼意思?我要是劉書記,我會把魏國強放到創衛指揮部。」

    陸一偉說完,眾人都快速地思考著。過了一會兒,趙東升哈哈大笑道:「陸老弟的這個想法很有意思,我看也有一定可能。」

    李建偉附和道:「要是魏國強到了創衛指揮部,這下那裡可熱鬧了啊。創衛是小事,關鍵是誰能在這件事掌握話語權,嘖嘖!想想都覺得精彩。」

    由於陸一偉的點題,大家都不約而同把目光放到了「劉」與「張」的爭鬥上。

    趙東升道:「老馬,我說你怎麼了?一晚上都焉了吧唧的,這麼有趣的話題你不參與?」

    馬志明敷衍道:「我身體有點不舒服,且不再狀態,不好意思啊。」

    「那就喝酒!喝著喝著就進入狀態了。咱都不說了啊,從現在開始盡情地喝,陸老弟這個暗財主請客,不喝白不喝。」趙東升提議道。

    接下來,從單打獨鬥,推進到車輪戰,到後來,四人喝得東倒西歪才算作罷。馬志明喝得最厲害,直接鑽到桌子底下去了。

    老闆娘打車把趙東升和李建偉送回了家,而馬志明執意讓陸一偉送他,陸一偉雖喝了不少,腦袋還算清醒,只好把馬志明拖上車。

    在回家的路上,馬志明突然睜開眼睛道:「一偉,你靠邊停車。」

    陸一偉以為馬志明要吐,急忙踩剎車停下。馬志明閉著眼睛紅著臉大口地喘氣,過了一會兒平靜下來后,伸出兩隻手指,示意要抽煙。

    陸一偉掏出煙遞給他,又給點上。兩人騰雲吐霧地抽起了煙,不一會兒,狹小得空間里煙霧繚繞,擋風玻璃上也蒙上了一層薄霧。

    馬志明搖下車窗,被冷風一吹,渾身一哆嗦,酒醒了不少。他望著遠處點點燈光,憶起了當年,道:「一偉,你還記得嗎?當年我們追隨楚縣長的時候,就在那棟大樓里,度過了無數個夜晚。那時候,你我都年輕,楚縣長也不老,我們三個經常喝得東倒西歪,現在想想都覺得有意思。」

    陸一偉壓低頭瞟了一眼縣委家屬院,跟著馬志明的思緒回到了那個年代,他笑了一下道:「過去的總是美好的,我這個人不喜歡戀舊,我永遠都是望著前方,只要看到太陽每天從東方升起,我就覺得我的人生還有希望。過去畢竟是一抹轉瞬即逝的流星,就算你再留戀,也不可能回到過去,不是嗎?」

    馬志明搖了搖頭道:「人的一生總會留下一些難以磨滅的痕迹,或重或輕,或長或短,但對於我們來說,心底有一點念想的,才能鼓起生活的勇氣。如果當初你沒有北河鎮這一遭,或許你的結局比今天還要慘,選擇了退縮不見得是壞事,有時候退一步是為了更好的進步。」

    陸一偉苦笑一聲道:「對於我來說,選擇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忘記,就好像一望無際的麥田裡,我就是那麥田的守望者,麥子成熟被收割后,我依然佇立在那裡守望,望穿秋水,也不見得有人來寒暄溫暖,哪怕是一句輕柔的問候,我都覺得暖暖的,可我沒有等到。如同這寒冬臘月,烈風刺骨,痛徹心扉。」

    馬志明的煙頭突然掉到褲子上,他如同觸電般起身拍打掉,然後對著仍有一絲火星的煙頭拚命地抽了幾口,好在死灰復燃了。他又安靜地靠在座椅上,望著外面道:「一偉,我要走了。」

    陸一偉沒有說話,又從口袋裡掏出一根煙續上,把燃燒盡的煙頭丟掉窗戶外。

    馬志明對陸一偉的冷靜感到驚詫,又重複道:「一偉,我要調到市裡了。」

    陸一偉輕聲道:「我知道,馬隊長。」

    馬志明倏地坐起來,看著陸一偉道:「你都知道了?誰和你說的?」

    陸一偉坦然地道:「誰和我說的不重要,我就先恭喜你了。」

    馬志明激動地道:「一偉,你千萬別有什麼想法,我這次調到市裡,確實是楚縣長在背後運作的,但是他並沒有忘記你,他說了,這需要一個過程,隨後他會想辦法把你也調過去,畢竟他才剛剛官復原職。」其實這些話楚雲池壓根沒有說,不過是馬志明為了安慰陸一偉自己編造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