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2 各懷鬼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2 各懷鬼胎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立馬住嘴,知道自己說得有些多了。但凡領導幹部,都不喜歡其他人對自己的工作指手畫腳,如果你說得對,顯得他領導水平不行,何況是公安局這種特殊的行業,每一項決策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認真研判的,一旦開弓絕沒有回頭箭。

    蕭鼎元轉向另一個話題,道:「你和市委郭書記最近有聯繫沒?」

    「啊?」陸一偉被問得愣怔在那裡,道:「郭書記,哪位郭書記?」

    「市委除了郭金柱姓郭以外,還有誰姓郭?」

    「哦!您說是市委副書記郭金柱啊,我那能盤上這條線,跟談不上聯繫了。」陸一偉恍然大悟道。

    「裝,你再給我裝!」蕭鼎元用手指著陸一偉,頗為不信地道:「陸老弟,咱倆是什麼關係,你還和我遮掩著。」

    陸一偉無奈地道:「蕭局,我真不認識郭書記,我要認識他,我還能在北河鎮一待就是五年?」

    「哦。」蕭鼎元若有所思地道:「不對呀!你絕對認識郭書記,上次牛福勇出事以後,郭書記直接把電話打給劉書記,消息傳得這麼快,肯定有人在後面跑動。當時劉書記接電話時,我就在身邊,當時我就敢肯定,背後的人肯定是你。」

    沒想到蕭鼎元看事情如此細緻,陸一偉拒不承認道:「蕭局,你的推斷有一定道理,但您的判斷不正確,我平時是和福勇關係不錯,但這種關鍵時刻,我真心幫不上什麼忙。」

    「哦。」蕭鼎元還是充滿懷疑地答道,然而,陸一偉的理由並站不住腳。「好啦,咱不說這些了,都說陸老弟你下棋下得不錯,正好吃飯還早,要不咱倆殺兩盤?」

    「我這臭棋簍子還敢在您面前獻醜,不行,不行!」陸一偉推辭道。

    蕭鼎元不理會陸一偉,自顧從身後的柜子里取出象棋,把辦公桌上的東西推開,迅速擺好,道:「請吧,陸老弟。」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陸一偉起身走到辦公桌前坐下,開始了昏天暗地的對決。

    下棋中間,陸一偉不忘今天的來意,道:「蕭局,我今天找您來確實有點小事。」

    「哦?」蕭鼎元把卒推過河界別上馬腿道:「你說說看。」

    陸一偉有些難以啟齒,對著蕭鼎元嘿嘿一笑,道:「算了,還是算了。」

    「說嘛!」蕭鼎元把象棋往邊上一推道:「和我還有什麼不好開口的,儘管說。」

    陸一偉鼓起勇氣道:「這不成立了個創衛指揮部嘛,政協段主席由我來負責後勤工作,可段主席不給我一分錢,讓我自己想辦法,我想了一圈,想來你這裡化點緣。」

    「這叫什麼事?堂堂南陽這麼大一個縣,還拿不出這點小錢?再說了,縣委和政府把創衛工作定為明年的中心工作,這麼大的力度居然由你出面幹這種事?」蕭鼎元對陸一偉不太相信。

    陸一偉解釋道:「縣裡也不說不給錢,劉書記說了,年前縣財政凍結了,要到年後才能撥款。」

    「屁話!」蕭鼎元把象棋一扔,道:「這分明是推脫,我就搞不懂,這麼浩大的工程就不能先由財政撥點?」

    陸一偉依然陪笑,道:「我也是這麼想的,咱這不是沒辦法嘛。段主席既然如此交代我,也有他的苦衷,湊合的度過眼前難關,再說吧。」

    通過陸一偉的話,蕭鼎元能讀出兩種耐人尋味的含義。第一,劉克成顯然對這項工作不重視,如果他要重視,絕不會出現這種局面,好比說當年為了迎接省里的高官,光接待費就花掉幾百萬,縣裡還不是照樣出?第二,劉克成這是有意給張志遠出難題,他要看看張志遠如何破解這種窘態。

    蕭鼎元想了一會,決定幫陸一偉這個忙,道:「我局裡賬上到還是有一些錢,不過不能直接給你,你需要什麼,我直接買好東西給你送過去。」

    這個辦法倒也不錯。陸一偉道:「那就謝謝蕭局了,明天我給您羅列個清單,您看怎麼樣?」

    「好說,你派人送過來就行了。」蕭鼎元道。

    陸一偉苦笑一聲道:「名義上我是辦公室副主任,可我就是個光桿司令,還是我親自給您送過來吧。」

    「不用!明天我讓顧桐過去拿。」

    陸一偉不再推脫,道:「那好,還是那句話,謝謝您了。」

    「客氣!」

    不知不覺天已經黑了,要不是手機造命地振動,倆人還打算繼續廝殺下去。電話是馬志明打來的,陸一偉當著蕭鼎元的面接了起來。

    馬志明沒有多說廢話,直接道:「七點到豆娘餐館,我恭候你。」說完就掛斷電話。

    陸一偉舉著手機對蕭鼎元道:「蕭局,真不好意思,我妹妹今天剛回來,晚上有個家宴。」

    「哦。」蕭鼎元略感失望地道:「既然是家宴,那我就不勉強你了,改天再聚。」

    陸一偉本不打算和馬志明吃飯,可轉念一想,反正遲早是要面對的,倒不如早點面對。何況理虧的不是自己,到要聽聽馬志明如何解釋。

    來到經常聚會的「豆娘餐館」,老闆娘已經站在門口恭候,笑呵呵地道:「陸主任來了啊,快請進,馬局長已經在樓上等你了。」

    「陸主任?」陸一偉對老闆娘的稱呼感到納悶。

    老闆娘笑著道:「您不是調到創衛指揮部了嘛,不叫你陸主任叫什麼?」

    陸一偉還沒轉換過角色來,回過神來道:「你個真是個人精,縣裡有什麼動向都一清二楚。」

    老闆娘碩大的臉笑容綻放道:「我要是不關心點政治,我這飯店還能開下去?」

    陸一偉笑而不語,背著手上了樓。

    包廂里已經聊得一片火熱,眾人見陸一偉趕到后,都紛紛起身迎接,紀檢委副書記趙東升笑著道:「陸老弟,恭喜啊,煥發了事業第二春啊,今天這頓飯必須的由你請。」

    「就是!」政府辦副主任李建偉道:「按照以往慣例,一般這種大型的活動結束后,都會安排一批人,陸老弟悄無聲息地傍上了張縣長這條線,我看哪,活動結束后,至少給個正局級領導,而且是實權單位的一把手。」

    馬志明一反常態,坐在那裡只是笑,不作聲。

    眾人坐下后,趙東升就急不可耐地問道:「陸老弟,說說吧,通過什麼關係攀上張縣長的門路的?你小子下手就是快。」

    陸一偉不知該如何回答,實話實說道:「我那有什麼門路,張縣長有意要起用我,就這麼過來了。」

    「嘖嘖!你這話我怎麼不相信呢!」趙東升道:「外界可是傳了啊,都說你找了蘇市長的女兒當老婆,據說蘇市長和張縣長的關係不一般,是不是這麼一回事?」

    陸一偉苦笑道:「都說你們紀檢幹部比公安人員辦案都手段高明,果不其然,人家辦案講求事實證據,你老可倒好,直接是捕風捉影。」

    「啥叫捕風捉影?那天在車站門口玩浪漫的是不是你?那個奔放的女孩子是不是蘇市長的女兒?」趙東升咄咄問道。

    陸一偉摘下眼鏡揉了揉眼睛道:「算是吧。」

    「什麼叫算是吧。你的風流韻事可是成為大街小巷的談資了啊,合著兄弟我們最後才知道,你小子隱藏的可夠深啊。」趙東升吧嗒吧嗒地說著,一旁的馬志明手裡把玩著水杯,藏著心事不作聲。

    政府辦李建偉也開口了,道:「一偉,你小子看來是時來運轉了,你和我們說實話,是你老丈人蘇市長遞了話,還是楚縣長在暗地裡幫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