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1 外圍入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1 外圍入手字體大小: A+
     

    思來想去,陸一偉突然想到一個人,他覺得此人肯定樂意花這個錢,明確思路后,陸一偉驅車趕到了縣公安局。

    公安局局長蕭鼎元,也是一個年輕幹練的領導幹部,來南陽縣擔任局長已經五六年了,命運不濟,遲遲得不到提拔。

    當年南陽縣的那起官場地震,雖沒有波及到蕭鼎元,卻能從中找到他的影子,楚雲池一系列舉措,都是由他來貫徹執行的。也因為此,蕭鼎元在劉克成心中留下一根刺,導致他利用張樂飛不斷架空他的權力。

    公安系統,屬於雙重領導關係,既受上級公安機關領導,又受當地政府制約,就連局長的任命都得通過縣人大,所以說,公安局長既要服從上級領導,又得聽從縣級指揮。

    劉克成防止蕭鼎元的權力過大,實行了個議會制。也就是說,公安機關採取任何行動,都必須向政法委書記彙報,在開會討論后,才能執行。無形中,他這個局長成了擺設,而真正的局長成了張樂飛。

    這種指揮模式,帶來的後果只有一種,執行力不強,行動遲緩滯后,效率不強。你想啊,這邊都是火燒眉毛了,那邊還得報請政法委開會研究,等研究出結果來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傀儡」局長蕭鼎元當然不甘於現狀,他表面上服從於劉克成和張樂飛,心裡早就恨得直痒痒。他也多次向上級反映情況,可得到的答覆始終模稜兩可。

    在這種情況下,要想重新奪回權力,就必須的尋找新的靠山。縣長張志遠的根基不穩,卻有巨大潛力,於是他主動獻殷勤,想與他結為同盟。張志遠樂意接受蕭鼎元這個國家機器掌門人,兩人一拍即合,「張派」又多了名虎將。

    陸一偉和蕭鼎元的關係,談不上十分密切,但也不壞,馬馬虎虎。楚雲池在位時,經常召喚蕭鼎元去他辦公室,這項工作就有陸一偉代勞,一來二去,兩人的關係越來越近。再加上平時觥籌交錯,開始稱兄道弟,感情更上一層樓。總體來說,蕭鼎元此人品行不壞,至少在陸一偉落難時沒有落井下石。上次在牛福勇出事後,陸一偉去鎮政府找張樂飛,張樂飛表現冷淡,蕭鼎元還熱情地與他握了手。

    陸一偉踏入公安局大樓的瞬間,隨即有些後悔。他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以為自己還是當年的縣長秘書,可以和蕭鼎元平起平坐,稱兄道弟。現在不同了,對方依然是公安局長,自己不過是一枚無人問津的棋子,怎麼能與享受副處級待遇的局長說得上話,於是他打消了念頭,準備轉身離去。

    「這不是陸一偉嗎?」陸一偉剛出門就迎頭碰上了下車的蕭鼎元。

    陸一偉表情略顯尷尬,勉為其難地笑了笑,快速下樓梯與蕭鼎元握手,道:「蕭局長,您好!」

    蕭鼎元人高馬大,穿著制服顯得更加魁梧,給人以壓迫感。他伸手大手使勁與陸一偉握了一下,然後來了個熱情的擁抱,高興地道:「陸老弟你這是?」

    陸一偉被蕭鼎元的熱情而感動,從剛才的握手就能感覺出來。握手有很大的學問,如果是輕輕握一下,並快速收手,這表示禮節性的握手,關係一般;如果是稍微用點力氣,停留的時間適中,這表示對對方的尊重,關係融洽;如果是用大力氣緊握,且停留時間長,說明這是關係要好。如果在來個熱情的擁抱,這就是兄弟間的情誼,一般人很少會做出這種舉動。顯然,蕭鼎元的這個擁抱蘊含著一定信號。

    陸一偉撒謊道:「蕭局,我來局裡辦了點事。」

    「不是來看我?」蕭鼎元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讓陸一偉不知所措。

    還算陸一偉反應快,急忙道:「我去您辦公室了,您不在,這不在這裡碰到你了。」

    「哈哈……」蕭鼎元抱著大肚皮爽朗地大笑,道:「好,既然來了,今晚就不能走了,晚上咱哥倆好好喝上一杯。」然後對著身邊的司機道:「去蘭苑定一桌飯,把二十年的西江酒帶上。」說完,拉著陸一偉的手齊身往大樓里走去。

    陸一偉被蕭鼎元的過度熱情整的一頭霧水,堂堂一個公安局長完全沒必要如此待自己,完全可以擺出十足的官架子指點江山。再次印證了陸一偉的想法,這個信號可能來自於同一個人,直指縣長張志遠。

    剛上了樓梯,就有個精幹的小夥子「噌」地躥了出來,跑到蕭鼎元跟前又是拿包,又是寒暄溫暖的,讓陸一偉大為感慨,似乎看到了自己當年的影子,每日都以飽滿的熱情穿梭在縣長左右,就和打了雞血一般,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進了辦公室,小夥子又趕緊倒茶,遞煙,每一個細節都做得非常到位。比如說倒好茶以後,小夥子會把茶杯把旋轉過來,方便客人不費周折端起;比如說點遞煙,用兩隻手指捏住煙體,不接觸過濾嘴,雙手拱上。臨出門時,屁股先挪出去,然後哈腰輕輕地把門關上,幾乎聽不到任何聲音。如此細緻周到的服務,平時不懂得察言觀色的人絕對做不到這一點。

    小夥子走後,陸一偉頗感興趣地問道:「蕭局,這位小夥子是?」

    蕭鼎元往門口看了一眼道:「我新找的交通員,才來不多幾天,叫顧桐,怎麼樣?小夥子看著精神吧?」

    「嗯。」陸一偉連忙點頭道:「都說蕭局會選人用人,今天一見果然如此,跟著你干,我都羨慕。」

    「哈哈……」蕭鼎元依然是爽朗的大笑,道:「陸老弟啊,你是伺候過大領導的人,還羨慕我這小廟?就算我想用你,都不見得能輪上我。」

    「蕭局,我說真心的,只要您需要我,我保證隨叫隨到,跟著你這樣有能力有魄力的領導,不僅是鍛煉提高我自己的一次珍貴機會,也是實現我人生價值的又一次騰飛,就怕您老不肯用我啊,呵呵。」陸一偉挑好聽的說,讓蕭鼎元樂得合不攏嘴。

    「好啦,好啦!咱不說這些了,這事得坐下來詳談。」蕭鼎元不想與陸一偉探討這種事,這裡面可不是一句兩句能說得清的。「好了,好了,就此打住!」蕭鼎元道:「你要再說下去,我可受不了了。對了,你手上的傷好點了沒?」

    聽到蕭鼎元關心自己的傷,陸一偉舉起右臂揮舞了兩下,道:「好多了,虧得我每天鍛煉身體,要不然那一刀劈下去,非得把我的手臂砍斷不成。」

    「哎!」蕭鼎元嘆了口氣道:「這種事我們外人不好插嘴,畢竟是家務事,不過像李登科這樣慣著寵著孩子,遲早要毀到他手上。這不,我手下的人已經查到過李乾坤好幾次了,成天跟著趙志剛鬼混,你說能不出亂子嘛。」

    既然蕭鼎元把話題繞到此,陸一偉順勢就勢道:「蕭局,趙志剛儼然已經演變成黑惡勢力,局裡也應該管一管了。」

    「哎!」蕭鼎元又一聲嘆息,靠在座椅上道:「陸老弟,你這不是寒磣我嘛,我真要有那個權力,南陽縣就不會存在趙志剛。可是,這裡面盤根錯節,非常複雜,要動趙志剛,就像蘿蔔帶泥,一拖一大串,你說,我怎麼弄?」

    陸一偉當然知道蕭鼎元的處境,道:「趙志剛可以暫時不動,但可以旁敲側擊,從外圍入手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