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0 靜觀其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40 靜觀其變字體大小: A+
     

    「爽快!」趙志剛拍了下手掌道:「我就喜歡爽快的人。這位小兄弟消費的項目不多,但都是我們這裡的頂級服務,找個兩個小姐一人3000,包廂費1000,喝酒2000,晚上住宿2000,桑拿1000,你自己算算吧,這可都是明碼標價啊。」

    陸一偉冷笑道:「你就是去了京城的五星級酒店,也花不了這麼多錢。」

    趙志剛一攤手道:「沒辦法,京城是京城,南陽是南陽,我這裡就是個消費水平,我可沒拉著他來我這裡消費啊。」

    陸一偉恨得直咬牙,他倒不是恨李海東不爭氣,而是看著趙志剛這張醜惡的嘴臉就像狠狠地暴打一頓。他冷靜地道:「好了,這個錢我出了。」說完,從口袋裡掏出一沓子錢。

    趙志剛臉上樂開了花,道:「我就說陸一偉是爽快之人,果然如此。」

    陸一偉假裝思考了一下,道:「錢我可以出,但我有個條件。」

    「說!」

    「既然我們作為消費者消費來了,那我們就要明明白白消費,你這樣,你給我開個發票,把消費項目和價格都寫上,玩了小姐就寫炮費,這個條件不過分吧?」陸一偉道。

    趙志剛頓時黑了臉,一屁股坐到沙發上道:「陸一偉,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別的意思,明明白白消費,這是法律賦予消費者的權利。」陸一偉道。

    李乾坤沉默了許久,終於憋不住了,道:「剛哥,我看你就是多此一舉,何必和他費這麼多口舌,對付這種人你只要讓他屈服了才能看到效果。」

    「李乾坤,這裡沒有你什麼事,你他媽的趕緊回家!」陸一偉瞪大眼睛,訓斥著道。

    看到陸一偉扭曲的臉型,李乾坤有些害怕,但依然嘴上不饒人道:「你他媽的以為你是誰啊,管老子幹嘛,我告訴你,咱倆之間的事還沒算清楚,要不今天一起算?」

    陸一偉徹底被激怒了,道:「趙志剛,你到底開不開?不開老子可走了啊。」

    趙志剛同樣被陸一偉的氣場感到一絲恐懼,沉默了許久后,他揮了揮手道:「你走吧。」

    陸一偉不客氣,起身拉起李海東就往門外走。

    李乾坤不理解趙志剛的做法,急忙道:「剛哥,你怎麼……」

    陸一偉出門時,趙志剛咬牙切齒地道:「陸一偉,這次算你小子走運,不過下次你就沒這麼走運了,你記住,只要我在南陽,你的日子就好過不了。」

    陸一偉回頭冷笑,道:「誰的日子好過不好過,還另外一說,你還是趁早想後路吧。」

    陸一偉走後,李乾坤還要繼續追問,趙志剛拿起茶几上的酒瓶甩到牆上,對著小弟道:「從今天開始,把這兩個人給我盯死咯。」

    出了大門,上了車,李海東正要和陸一偉解釋,陸一偉豎起一隻手道:「別說了,這件事就此打住,以後不能再來這裡。」

    聽到陸一偉如此寬待自己,李海東感動的有些想哭,他道:「陸哥,我他媽的就是管不住我這下面,給你惹了這麼大麻煩,他們肯定還會找你。」

    陸一偉冷靜地思考了一陣道:「你這樣,這段時間你回東瓦村,縣城你暫時先不要過來了,等過了這陣子再說。我這邊沒事,量他們也不敢把我怎麼樣。」

    「可是,註冊公司的事我還沒弄完……」李海東道。

    陸一偉道:「這事先擱下,回頭再說。」

    陸一偉敏銳地感覺到,這件事不是沖著李海東,甚至不是沖著自己,而是沖著張志遠這邊。看來,張志遠的處境比較危險了。

    車子剛走了幾步,就迎頭碰到牛福勇開著車風風火火趕來,後面還跟著一輛麵包車。陸一偉打了兩聲喇叭,靠邊停下了車。

    牛福勇跳下車,跑過來道:「陸哥,你沒事吧?」

    陸一偉看了一眼李海東,道:「沒事了,海東受了點驚嚇,已經擺平了。」

    「誰?趙志剛?」牛福勇一下子就猜到對方。

    「嗯,已經沒事了。」

    牛福勇火氣大,大聲嚷嚷道:「媽的,就這麼饒了他?你看把海東打成什麼樣子了,我帶了七八個人,我這就去砸了他的店子。」

    陸一偉連忙拉住道:「福勇,千萬別做傻事,趙志剛可不是你我能動得了的。」

    牛福勇梗著脖子道:「那還能看著他在你頭上撒尿?趙志剛算什麼個東西,不就是靠著他姐夫嘛。」

    陸一偉立馬堵住牛福勇的嘴,然後四周看了一遍道:「小聲點,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離開這裡。」

    幾個人到了牛福勇在縣城的家。李海東從頭到尾把事情的經過又說了一遍道:「陸哥,我知道西豐的行情,那裡消費一次最多不超過1000元,他趙志剛從屬找茬,而且還是他讓我叫的你。」

    這是個很重要的信息,陸一偉連忙道:「你是說,趙志剛讓你叫我過去贖你?」

    「對!他就是這麼說的,還說見不到你本人,休想從這個門走出去。」李海東回憶道。

    牛福勇聽出了些話外音,道:「陸哥,難不成著趙志剛是針對你?」

    陸一偉沒有搭腔,仔細回想著這些天去過什麼地方,做過什麼事。除了到了南州市一趟以外,沒有到過任何地方。問題肯定就出在去南州這次。難道自己發現劉克成的秘密被別人知道了?

    不管怎麼說,趙志剛這邊算是得罪了,今後還會出什麼事,陸一偉不敢往下想。只能說對方太強大,自己不過是手無寸鐵的孤獨者罷了,談何對抗?如果真要對付,只能借用外力。他頓了頓道:「這件事就此打住,你和李海東都回北河鎮,你在北河鎮還是能立得住腳的,趙志剛不敢把你怎麼樣,剩下的事我來想辦法。」

    臨走時,陸一偉從身上掏出2000元丟給李海東,囑咐道:「你都是當村長的人了,別經常逛窯子,注意點形象。」

    李海東慚愧地低下了頭。

    陸一偉又對牛福勇道:「啥前了讓弟妹給海東踅摸個對象,老大不小的人了,也該成個家了。」

    「這事好說,回去以後就能辦。」牛福勇拍著胸脯道。

    陸一偉一隻腳跨出家門,牛福勇又拉住他道:「對了,陸哥,北河鎮新上任的這個新書記你熟不?」

    聽到此事,陸一偉又把腿收了回來,道:「梁道義這人我不是太熟,但對他的履歷一清二楚。此人原先在公安局刑偵科,后又到交警隊,再往後到看守所,又到公安局副局長,現在任政法委副書記。此人從政法系統出來的,可不能小覷。魏國強倒是手腕硬,我就怕此人比魏國強更上一層。」陸一偉替牛福勇隱隱擔心,他甚至懷疑,劉克成派梁道義下去,是不是專門針對牛福勇的。

    上次,因為市委副書記郭金柱出面,牛福勇保住了小命,沒有「二進宮」,讓劉克成和張樂飛顏面盡失。牛福勇競選村長時,又高調要奪回北河煤礦,劉克成和張樂飛從中參股,能不讓他著急上火嘛。很顯然,這個梁道義是張樂飛的人,他這一下去,原先的計劃不得不改變。

    牛福勇接著道:「那你說,我啥時候去拜拜這尊佛?」

    陸一偉道:「先等等看,靜觀其變。」

    處理完李海東這攤子事,陸一偉又忙著去弄創衛那攤子事。他先去政協把房間大致看了一遍,基本上確定了哪個組在那個辦公室,並特意選定了兩間辦公室,供張志遠和康棟使用。房間基本上不用做太大的改動,只要粉刷一下牆,添置辦公用品就可以辦公了。可是沒有錢,又怎麼去辦這些事呢,難道還要自己貼不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