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9 殊死對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9 殊死對抗字體大小: A+
     

    紅纓會無惡不作,小則劃地盤收保護費,大則搶奪煤礦資源佔為己有,甚至手中握有命案,干盡了喪盡天良的事。不巧,遇上全國嚴打,趙志剛頭腦機靈,逃之夭夭了,這一逃就是七八年。

    也不知什麼時候,趙志剛又回來了。這次他學乖了許多,投資興建了幾家娛樂場所,繼續干著不可告人的勾當。

    再說南陽縣的治安,可以說到了最極端的時期。在社會上流傳著這麼一句話,「北有牛福勇,南有趙志剛。」牛福勇在遭受上次一事後,他聽從了陸一偉的意見,放下「屠刀」,洗手不幹了。而趙志剛的事業如日中天,盤踞著整個縣城,讓縣城的老百姓惶惶不可終日。

    當然,縣城不止一個「紅纓會」,還有「十三狼」、「四大金剛」、「玫瑰幫」、「唐家三氏」等黑惡勢力,他們的勢力雖不及趙志剛大,但誓有取代「紅纓會」的趨勢,後面會陸續提到。

    趙志剛為什麼如何囂張,難道就沒有管嗎?趙志剛除「自身素質」過硬外,還有一個強大的「金鐘罩」,他姐夫是財政局局長許萬年。許萬年是典型的「劉派」,與政法委書記張樂飛關係尤為要好,有了這層關係,誰敢動趙志剛?就連公安局局長蕭鼎元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出大事,他懶得管。

    陸一偉到了西豐娛樂城門口停好車,徑直推開大門走了進去,兩個穿著黑西裝,耳朵上帶著耳環的男子就跟在他後面。陸一偉一看這架勢,就猜想到李海東情況不妙,他隨即快速反應,問道旁邊的男子:「洗手間在哪?」

    男子嘴裡叼著煙,流里流氣地晃著腿道:「你就是陸一偉?」

    陸一偉看著男子這副模樣,很想上去給一巴掌,但此刻必須沉著冷靜,道:「我就是。」

    「那就對了,裡面請吧,剛哥在上面等你。」男子撕牙咧嘴地道。

    「我先去一趟洗手間。」陸一偉堅持道。

    男子沒有多想,不耐煩地道:「真他媽的麻煩,兔子,你跟著去。」然後對另外一個男子道:「把大門關上,今天不營業了。」

    陸一偉進了洗手間,快速找到牛福勇的電話,用最快的語速交代道:「半個小時后我不給你打電話,你就帶著人到西豐娛樂城。」說完就掛掉電話,前後不到兩秒。

    辦好這件事,陸一偉假裝撒了泡尿,跟著那個叫兔子的小弟上了二樓的一間KTV包廂。

    包廂內燈光昏暗,陸一偉進門后掃射了一圈,發現李海東在角落裡蹲著,頭髮凌亂,嘴角還有血漬。而在沙發上端坐著的正是趙志剛,令人驚訝的是,李乾坤也在旁邊坐著。

    陸一偉不理會趙志剛,走到李海東跟前扶了起來,問道:「你沒事吧?」

    李海東看到陸一偉似乎看到了救星,用央求的語氣道:「陸哥,快救救我。」

    陸一偉拖了把凳子讓李海東坐下,然後轉身走到趙志剛跟前,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煙霧繚繞,激光燈射到趙志剛臉上,更顯得凶神惡煞。只見他彈了彈煙灰,抬起頭,把手往沙發後背上一放,翹起二郎腿,一隻手摸著下巴,眯著眼睛不屑地道:「你就是陸一偉?」

    陸一偉淡定自若,挺直了腰板,雙手插到口袋裡道:「沒錯,我就是,我們見過面。」

    「既然見過面那就是老相識咯,哈哈……」趙志剛斜眼大笑道。

    陸一偉隨即問道李乾坤:「乾坤,你在這裡做什麼?」

    李乾坤不理會陸一偉,對著趙志剛道:「剛哥,別和他啰嗦,對付這種人就得讓他先吃吃苦頭,才能往下談。」

    沒想到曾經的小舅子對自己如此冷漠,陸一偉再次對那個家庭失望。他大聲一喝道:「李乾坤,你不要胡鬧,趕緊回家去。」

    「吆喝!」趙志剛把腿放下道:「陸一偉,你這是怎麼說話呢,和我在一起怎麼是胡鬧呢,我們是兄弟,是朋友,你他媽的有什麼權力指手畫腳的,我告訴你,在我地盤上如此說話,是要吃虧的。」說完,幾個小弟就蠢蠢欲動。

    陸一偉雖不是道上的人,但並不害怕這群烏合之眾。他拿了把椅子,一屁股坐下來,腳蹬著茶几道:「趙志剛,咱先不說這裡是不是你的地盤,我倒想聽聽,怎麼個吃虧法?」

    「嘖嘖!」趙志剛對李乾坤道:「乾坤,你聽到了吧,這陸一偉也是個硬茬,是條漢子,不過在我這裡不好使。」說完,兩個小弟就提著木棍走了過來。

    陸一偉雖沒有受過什麼專業的訓練,但這些年在東瓦村堅持鍛煉身體,身體素質相當過硬,對付這幾個小毛賊簡直不在話下。那天李乾坤來鬧事,礙於對方是自己的小舅子,才沒有下死手,但在今天,為了受傷的李海東,他也要出一口惡氣。

    只見一男子手舉木棍劈來,陸一偉一個下腰躲閃,噌地站了起來。迅速又右手鎖住對方的喉嚨,用膝蓋狠狠地頂到對方小腹上,對方痛的頓時丟掉木棍,捂著肚子蹲到地上。

    陸一偉反應敏捷,操起木棍掄向另一小弟,不偏不倚打到對方后脖頸上,小弟一個踉蹌,差點爬到茶几上。

    陸一偉隨即跳了過去,一腳將小弟的手踩到茶几上,用木棍頂著腦袋,對著趙志剛道:「趙志剛,別用這種小兒科的東西來對付我,老子不怕。你他媽的有事說事,否則我可不客氣了啊。」

    趙志剛見陸一偉的身手了得,且招招致對方死敵,不由得對這個戴眼鏡的斯文男子刮目相看。被踩到手的小弟痛得鬼哭狼嚎,陸一偉見趙志剛不鬆口,眼神死死地盯著他,用勁搓了下腳,小弟的手頓時血肉模糊。

    「好啦!」趙志剛妥協了,擺手道:「罷手吧。」

    陸一偉鬆開腳,把手裡的木棍扔到地上,整理了下衣服,又坐回到椅子上,道:「說說吧,到底怎麼一回事?」

    趙志剛努努嘴道:「這要問你的小弟了。」

    陸一偉回頭望著李海東,李海東像犯了錯誤的孩子一般低頭不語。

    陸一偉猜到這裡面的事情不簡單,起身走過去,一本正經地問道:「李海東,說呀。」

    李海東突然捂臉蹲地,任由陸一偉怎麼問他都不吭聲。

    「還是我來說吧。」趙志剛站起來道:「昨天晚上,你這個小弟到我娛樂城玩了兩個小姐,前前後後花了差不多一萬多,這小子可倒好,居然死不承認,非要拿幾百塊錢打發,你說,這樣不講信譽的人,我該不該教訓他?」

    「多少?一萬多?」陸一偉怕自己聽錯了,重複問道。

    「對呀!」趙志剛慵懶地說:「我們這裡可是明碼標價的,從來不亂收費。」

    李海東突然激動地站起來,道:「陸哥,他獅子大開口,分明是敲詐!」

    趙志剛聽到這話不樂意了,起身走到李海東跟前,用手拍了拍李海東的臉,道:「小兄弟,你可不能亂講話啊,你他媽的吃干抹凈就拿幾個小錢打發,你以為打發叫花子啊,這裡是娛樂城,沒那個消費能力就別進來,進來了就要按照行情辦事,誰他媽的敲詐你了。」

    陸一偉不明白趙志剛的意圖,不過看到李乾坤在此,又聯想到前兩天用他的車跟蹤自己一是,心裡隱約預感到什麼。他道:「趙老闆,那你說說這一萬多是怎麼花的,好讓我消費者心裡有個底啊!你放心,只要你說得合情合理,這個錢,由我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