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8 海東遇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8 海東遇險字體大小: A+
     

    陸一偉這些年其實並沒有放棄尋找弟弟的機會,可中國這麼大,如大海撈針一般,誰知道弟弟還在不在世?如果在世不見得就在西江省,安慰道:「媽,玲玲回來了就好好過年,找小峰的事就交給我,是死是活我總會給你個交代。」

    午飯過後,陸玲上去休息去了。陸一偉看了會電視,下午徑直去了政協辦公樓。

    政協和人大在一個院子,前一棟樓是人大,后一棟樓是政協。這個大院原先是改革開放后修建起第一批辦公樓,本打算縣委入駐,但時任領導覺得此地風水不好,一天都沒住就騰給人大和政協。具有諷刺意味的是,說此地風水不好,可從人大走出去的領導幹部遠比縣委政府強得多。

    一般情況下,人大和政協就是為了照顧一些幹了一輩子革命的老同志,提拔個副處,讓他們由此有顏面有尊嚴地退休,也算不枉此生。因此,一進了這個院子,顯得老氣橫秋,沒有一絲光色,甚至院子里的柏松,都暗淡了許多。

    不管怎麼說,人大和政協屬於縣領導,比其他人要高人一等,能夠走進這個院子,也需要「燒高香」。

    陸一偉一步並做三步,低頭快速走進了政協大樓,徑直向二樓政協主席段長雲辦公室走去。沒想到,迎頭就碰上了「老丈人」副主席李登科。

    正是怕什麼來什麼,陸一偉本打算避免這種尷尬,到頭來還是遇上了。陸一偉抬頭挺胸往前走去,不計前嫌和李登科打了聲招呼,然而李登科並不領情,從鼻腔里「哼」了一聲甩袖離去了。

    前兩天發生的事,雖然與陸一偉無關,但李登科認為陸一偉就是個喪門星,害的兒子進了看守所,女兒至今還住在醫院,現在又和自己在一棟樓里辦公,簡直是陰魂不散。

    陸一偉十分坦然,李登科如此態度,還是自己不夠強大,如果今天手裡真正有了權力,想必他能低下頭哈下腰獻殷勤。對於李登科的所作所為,陸一偉是無論如何不能忘記的,他冷笑了一聲,心道:「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的。」

    敲門進了段長雲辦公室,段長雲起身迎接,笑呵呵地道:「一偉啊,你來了啊,快坐!」說完,轉身去拿杯子倒水。

    陸一偉連忙上前一步,接過杯子謙虛道:「段主席,您快坐,這種事還能讓你親自來?」

    段長雲不再堅持,回到座位上掏出煙丟給陸一偉,自己點燃后,直接進入工作狀態,道:「按照張縣長指示,今年過年前要召開創衛動員會,劉書記也要親自參加。在召開動員會前,有一系列準備工作,你身上的擔子不輕啊。」

    陸一偉笑著道:「我一個綜合辦副主任,我身上能有什麼擔子?」

    「嗨!你可別怎麼說!」段長雲道:「他蔡建國不過是兼任,而你是專職副主任,指揮部的一切還是你說了算,你可不能撂挑子啊,張縣長對你的期望可不是一般的高啊。」

    既然段長雲說到此,陸一偉不能不識抬舉,道:「段主席,您說,需要我做什麼?」

    「我是這麼想的。」段長雲從辦公桌上拿起一張紙遞給陸一偉道:「這個星期務必要把相關組室成立起來,一樓今天下午就能全部騰出來,你要抓緊時間布置辦公室和置辦辦公用品等一系列工作。」

    陸一偉接過稿紙大致瀏覽了一下,道:「這事我一個人也幹不了啊,您看能不能給我配個人手?」此次抽調人員,其他科室都配備了工作人員,唯獨辦公室就蔡建國和陸一偉兩人,原先還有個石曉曼,后又被調整到宣傳教育組去了,陸一偉成了光桿司令。這一手筆拜劉克成所賜,說到底,他對陸一偉還是有戒心的。

    段長雲道:「這個你自己想辦法,需要抽調就給張縣長打報告,不需要抽調就聘用幾個臨時工,我也無能為力啊。」

    陸一偉心裡覺得憋屈,但還是忍住火氣道:「段主席,要不這樣,人的事隨後再考慮,你總得先給我支倆錢,置辦東西,拾掇房子這都需要錢啊。」

    段長雲繼續耐著性子道:「這個也需要你自己想辦法,錢的事我管不了。我問過張縣長,張縣長說先賒欠著,等明年做出財政預算后統一撥款。」

    陸一偉雙手一攤,道:「俗說話,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你們既不給米,也不給我鍋,就要吃飯,您讓我怎麼做?」

    段長雲起身道:「一偉啊,你也要體量張縣長的難處啊,他雖是縣長,掌管著財政大權,可上頭說了,明年再撥付資金,他也無能為力啊。要不你克服下困難,想想辦法,行不?」

    縣長當到這個地步不得不說對手太強大,陸一偉把稿紙摺疊好裝進口袋道:「那好吧,我來想辦法。」

    「還有一件事,你要著手準備。」段長雲道:「既然要召開動員會,活動實施方案,劉書記和張縣長的講話,這些都要提前準備,你就辛苦一下。」

    陸一偉頭都大了,道:「段主席,我多少年沒寫材料了,這不是為難我嘛。再說了,創衛到底如何干,怎麼干我都不清楚,我怎麼能寫出實施方案啊?」

    「這個你不必操心,我已經讓衛生局的同志送過一套創衛方面的完整資料,你以前是大筆杆子,這種事對於你來說小菜一碟,你就不要推辭了。」段長雲道。

    陸一偉心裡不爽,但想到張志遠的難處,只好硬著頭皮答應道:「那好吧,我只負責起草底稿,最後還得靠您把關。」

    「沒問題。」段長雲笑呵呵地道:「我這年紀大了,不像你們年輕人會用電腦,你先寫著,到時候我們一起探討。」

    陸一偉憋了一肚子火,從政協大樓走出來。這叫什麼事?把自己抽調回來了,既沒錢又沒權,還不如在北河鎮來得自在,他都有些後悔當初的決定。

    回頭一想,既然自己選擇了這條路,不管前方是深淵還是天堂,只能一條道走到黑。或許,眼前的這條路是實現政治抱負的唯一途徑。

    剛開車駛出政協大院,一個電話進來了。陸一偉掏出手機仔細端看了好一陣,才慢悠悠地接了起來。

    「你是陸一偉吧?」對方聲音略顯低沉。

    陸一偉倍感好奇地道:「我是,你誰?」

    對方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過了好一陣,才道:「李海東你認識不?」

    陸一偉頓時心裡一緊,預感到李海東出了什麼事,盡量保持正常語速道:「認識,怎麼?」

    「好!認識就好!」對方道:「如果你現在有時間,到西豐娛樂城來一趟。」說完,「啪」地扣掉電話。

    陸一偉心裡亂極了,他顧不上考慮段長雲交代的事,加快車速往西豐娛樂城走去。

    西豐娛樂城是南陽縣的高檔娛樂場所,裡面涉黃涉毒樣樣齊全,一般人根本不敢進出,長年在此消費的不是達官顯貴,就是地皮流氓。縣城百姓每每提到此,都紛紛咬牙切齒。

    就這樣一個社會毒瘤,縣裡的領導明鏡似的,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碰一根手指頭,直接原因是,娛樂城的經營者是南陽的一霸趙志剛,社會人稱「剛哥」。

    趙志剛比陸一偉大不了幾歲,從十幾歲開始就跟著地頭蛇混,由於心狠手辣,手段殘忍,很快就嶄露頭角,脫穎而出,讓趙志剛頗為得意,有些飄飄然。於是他擺脫原先的幫會,自立山頭,成立了叫「紅纓會」的幫會,自詡老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