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7 陸玲回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7 陸玲回家字體大小: A+
     

    他掏出手機打給陸玲,沒想到對方關機,只好裹緊衣服貓進車裡繼續等待。不經意間抬頭一望,陸玲提著紅色的旅行箱站在車子對面沖著自己微笑。

    陸一偉愣怔了一下,又趕忙下車走到陸玲跟前,疑惑地問道:「你多會下車的?」

    陸玲乖巧地低頭淺笑,道:「我在車站門口下的車,想給你個驚喜。」

    陸一偉看著陸玲身上穿得單薄,顧不上詢問,提起旅行箱道:「趕緊上車,外面冷。」

    陸玲變化太大了,連陸一偉都快認不出了。都是女大十八變,果然如此。陸玲的打扮頗為時髦,但與其他歸鄉的女子不同,沒有花里胡哨的染髮,沒有五顏六色的衣服,相反一股成熟清新之風拂面,有一種大女人的風範,而且越髮漂亮了。陸一偉看到陸玲的這身著裝和舉手投足,他覺得一開始的想法估計很難實現了,陸玲不可能再回到這小地方了。

    一路上,陸玲沒多說話,陸一偉也沒多問,穿越解放路,再拐個彎就到家了。父母親早已站在門口倚欄遠眺,翹首以盼,看到陸一偉的車子后,母親劉翠蘭身子微微前傾,眼眶已浸滿淚水。而父親陸衛國像一顆參天大樹佇立在那裡,紋絲不動,其實心裡早就急盼著女兒的到來。

    其實,陸一偉原本是兄妹三個,陸一偉老大,陸玲應該算是老三,中間還有個兒子叫陸一峰。陸一峰三歲那年,也就是快過年的時候,母親帶著他到縣裡置辦東西。街上人多,劉翠蘭在挑選東西時,忘記了身後的小兒子。待她買好后回頭一看,小兒子已經走丟了,急的滿城找。後來又報了警,幾乎把南陽縣翻了個底朝天也沒找到,警察告訴陸一偉家人,陸一峰很有可能是被拐賣了,劉翠蘭接受不了事實,一氣之下住進了醫院。那一年,陸一偉5歲,稍微有點記憶,他清晰地記得,那年冬天的雪下得特別大。接下來的時間裡,全家人幾乎瘋狂地全國各地尋找,最終無果。陸一峰就這樣從人間蒸發了,成為了父母親的心頭病。

    兩年後,陸玲出生了。對於這個女兒,劉翠蘭可以說傾盡了心血,從小就寵著,生怕再次丟失。可五年前的突然離別,讓劉翠蘭有些接受不了,但女兒大了,她不得不面對現實。

    這五年中,家裡發生了太多變故。好像老天要懲罰他們家一樣,兒子事業不順,妻離子散,女兒遠離他鄉打工,陸衛國又大病一場,要不是劉翠蘭苦苦支撐,這個家很有可能就散了。

    總算最黑暗的那段日子熬過去了,陸衛國大病痊癒,陸一偉事業也有了起色,據說陸玲也非常順利,整個家再次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陸一偉對陸玲說道:「給爸媽新買的房子,怎麼樣?」

    陸玲倚窗眺望,上下仔仔細細打量了一番,略顯興奮地道:「真漂亮!」

    車子停穩,陸衛國和劉翠蘭笑呵呵走了過來,為女兒打開車門,簇擁著進了家門。陸一偉從後備箱取出旅行箱跟了進去。

    劉翠蘭張羅著為女兒端茶遞水,陸衛國則滿臉紅潤,坐在沙發上自顧笑不說話,而陸玲好像客人似的里裡外外查看著,她太需要有一個溫暖的家了。

    陸一偉並排坐了下來,點上煙,和父親一樣,不知該從哪裡問起。簡單寒暄后,陸玲先發問,道:「哥,你這準備啥時候結婚呀?」

    又被提及婚姻,陸一偉頭都要快炸了,笑著道:「不急,水到渠成,一切看緣分吧。倒是你,你以後什麼打算?」

    「什麼什麼打算?」陸玲端著水杯喝了口氣,疑惑地問道。

    陸一偉看了一眼父親,道:「我和爸媽商量好了,想讓你回來。你哥不必從前了,現在手裡有點錢,資助你開個店鋪,應該不成問題。」

    陸玲突然笑了起來,道:「這事啊,我覺得我現在就過得挺好的啊,既然走出去了為什麼要回來?你們就別替我操心了,我現在很好。」

    陸一偉心焦地道:「玲玲,你和我說實話,你現在到底幹什麼?每次問你,你都含含糊糊說不清,爸媽都很擔心。」

    陸玲放下水杯,一本正經地道:「爸,媽,哥,我正式告訴你們,我原先在一家外企上班,現在我出來單幹,成立了一家廣告公司。」

    「啥?廣告公司?那是做什麼的?」母親急不可耐地問道。

    陸玲笑了笑道:「哎呀,這個一時半會和你們解釋不清楚,你們知道一下就行了。」

    「就是街上電線杆上貼的那種小廣告?」陸衛國道。

    陸玲「撲哧」一下笑噴出來,道:「爸,我們的廣告公司才不做那種東西,主要是戶外廣告,算了,說了你們也聽不懂。」

    陸一偉雖然不涉足廣告行業,但對廣告這種玩意兒一知半解,隱隱擔心道:「你自己成立公司?錢從哪兒來的?」

    陸玲似乎從陸一偉的口吻中提出些弦外之音,道:「哥,你放心,我的錢絕對是乾乾淨淨的。」

    聽到陸玲如此說,陸一偉鬆了口氣,沒繼續追問。他相信這個倔強的妹妹,絕不會輕易踏入紅塵。

    陸玲繼續道:「和你說實話吧,前些年我到了廣州,人生地不熟的,什麼苦都吃過,當過洗碗工,當過流水線工人,還干過保姆,可我不想如此平庸的活著。在打工期間就報了個電腦培訓班,學成后誤打誤撞進了一家大型廣告公司。幹了幾年後,我手裡有了固定客源,就和我現在的男朋友出來單幹了,生意越做越大,現在還清了開公司的貸款,還剩餘不少錢。」

    聽到妹妹比自己還有出息,陸一偉自愧不如。道:「你過得好我和爸媽就放心了,既然你有了你的事業,那就好好乾。啥時候把你男朋友帶回來瞧瞧啊?」

    劉翠蘭聽到女兒找男朋友了,才不關心什麼公司不公司的,把陸衛國推開,坐到女兒身邊開始盤問起來:叫什麼,哪裡人,家裡有幾口人,他父母是做什麼……

    母女倆喋喋不休聊著,陸衛國父子倆參與不進去,只好起身做飯去了。

    吃中午飯間,陸玲從包里掏出一張卡遞給父親,道:「爸,媽,女兒這些年沒在你們身邊敬孝,是我做女兒的不好。我不知該怎麼補償你們,這卡里有10萬元,你們拿去花,不夠我再給你打錢。」

    陸衛國聽到卡里有10萬元,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道:「多少?10萬?我的天啊。」在當時那個年代,10萬元對於農民來說意味著什麼,估計這輩子都掙不了那麼多錢。

    聽陸玲出手如此大方,陸一偉同樣驚詫。都說廣東遍地是黃金,掙錢就是快。

    陸衛國嚴詞拒絕,把卡推給陸玲道:「這錢我不要,我那能花了那麼多錢,再說我們有你哥呢,他這些年也賺了兩個錢。」

    「他的是他的,我的是我的。」陸玲再次把卡推過去道:「女兒現在手裡不缺錢,再說哥給你們買了房子,這麼大的事都沒和我說,這錢必須拿著。」

    幾次推來推去,陸一偉道:「爸,你女兒孝敬你的,那你就拿著吧。」

    陸衛國接過卡,樂得合不攏嘴。看到兒子和女兒都這麼有出息,他這輩子沒白活。

    話題不自然地引到丟失20多年的小兒子陸一峰身上,劉翠蘭抹著眼淚道:「小峰要是在的話,我們一家該多好啊,這一晃都過去20多年了,小峰今年也26了吧?」

    這個話題瞬間打亂和睦的氣氛,陸衛國沉下臉來道:「哪壺不開提哪壺,說這些干甚?好不容易玲玲回來了,就不要再提以前的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