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6 年味正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6 年味正濃字體大小: A+
     

    這些天,街上除了小商小販們川流涌動,各式各樣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一些在外務工的男女青年都陸續返鄉,為平日死氣沉沉的縣城增添了絲人氣。返鄉男女大多都在大城市打工,他們接受著最新潮的思想,最直接的體現,表現在穿著打扮上。

    90年代末,港台電影風靡大陸,各種各樣的文化元素也蜂擁而至,於是大陸人開始紛紛效仿。大街上,商店裡播放著任賢齊的《心太軟》,買著時下最為流行的喇叭褲,理髮店更是生意火爆,如同生產機器一樣,進去都是黑頭髮,出來都是五顏六色的爆炸頭。一開始,整日與鍋碗瓢盆打交道的婦女們對這一新鮮事物嗤之以鼻,嘴上還罵著:「好好的黑頭髮幹嘛都染成五顏六色的,以為自己是洋人啊,簡直是傷風敗俗,難看死了。」

    嘴上雖罵,但心裡早就躍躍欲試,晚上乘著理髮店人少,做賊似的悄悄溜進去,懷著忐忑的心情,也不管自己的身材與臉型,指著美髮雜誌上的明星道:「就給我染成這樣式的。」經過兩三個小時的煎熬,髮型完成。婦女們就像要出嫁的小媳婦一樣,害羞地移開捂臉的雙手,捉迷藏似的透過手指縫隙先偷瞄,然後再大方地放下雙手直勾勾地看著鏡子中變了樣的自己,喜形於色,暗暗道:「我他娘的前幾十年算是白活了,沒想到我都能和明星一樣漂亮。」當然,這只是她們的自我感覺而已。

    晚上回到家,把已經入睡的丈夫從被窩裡拖出來,然後把房間里的燈全部打開,美滋滋地轉圈讓丈夫欣賞自己煥發容顏。而丈夫們睡惺朦朧地說了聲好,便又倒頭大睡。有的男人直接破口大罵:「花那麼多錢弄了個不倫不類的雞窩,還不如吃二斤豬肉來的實在。」被男人們奚落,婦女們倍加失落地自顧欣賞著。

    第二天早晨,昨天還聚集在一起大罵那些花里胡哨染髮的男女青年,今天都頂著一頭「雞窩」心照不宣地互相欣賞著。不過她們談論的話題不再是抨擊,而是轉為議論誰得頭髮燙的好,誰的不好。

    走在街上的男女青年引領著時尚的潮流,標配就是波浪卷染髮,上身穿一件小皮衣,下身著喇叭牛仔褲和大頭皮鞋,有錢的腰上別著手機,時不時刻意掏出手機講著一口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裝腔作勢;沒錢的別著BP機,走兩步就會從腰上取下來裝著深沉地看一眼,有的假裝有事還專門到公用電話去糊弄一下。小年輕腰上則別著索尼超薄隨聲聽,戴著耳麥搖頭晃腦地哼唱著招搖過市,讓土生土長的南陽人很是羨慕。

    春節前夕,要說最為繁忙的,就屬客運站了。從早到晚,一輛接一輛的客車進進出出,甚是熱鬧。公路,是南陽人民出行的唯一方式。就是如此,整個南陽僅有一條省道自南向北貫穿通過,且長年失修,破爛不堪。一到春運,客車司機就大罵縣委縣政府不作為,幹什麼的錢都有,就是沒修路的錢。罵歸罵,反正坐在機關的劉克成又聽不到,他懶得去管這些事。南陽的老百姓遇到這麼一位「活菩薩」,算是倒了八輩子霉了。

    陸一偉站在客運站院子里,踮著腳尖觀望著從客車上下來的人群。昨天晚上,接到妹妹陸玲的電話,說今天一早就到了。陸玲在廣東打工,需要坐四十多個小時的車,來回倒騰才能到家。陸玲在江東市下火車,陸一偉本打算去接,可父母親說什麼都不讓,說剛下了雪,開車不安全,還是坐大巴比較安全。陸一偉拗不過父母,只好遵命。

    陸一偉吃過早飯就到了車站,按照陸玲說得那個時間點早已過了,可左等右等還不來,讓他頗為著急上火。

    陸玲比陸一偉小7歲,過了這個年就24歲了。陸玲中專畢業后,陸一偉當時可是炙手可熱的政治新星,他幫著妹妹在醫院謀了份護士的職業。楚雲池當時答應,要給陸玲解決編製。這件事後來確實在操作中,可隨著楚雲池的倒台也就擱置了。陸玲忍受不了別人的流言蜚語,便辭職南下打工去了。時間一晃過去了五六年,陸一偉已經從原來的小夥子熬成單身熟男,而陸玲這些年的心態發生了很大變化,從原來的膽小怕事,出落的落落大方。

    陸玲在廣東具體幹什麼,外界說什麼的都有,但更多的是從詆毀的角度肆意揣測。有的說她在廣州當了洗腳妹,有的說她走上了出賣肉體的行當,還有的說她傍上了大款,成了別人的小三等等。陸玲到底做什麼,就連陸一偉及其家人都不太清楚,只是聽她說原先在一個工廠打工,後來去了一家外企,僅此而已。

    在外漂泊了這些年,家人是無時不刻牽挂著遠在他鄉的陸玲。牽挂歸牽挂,可現實又能解決了什麼,父母親是老實巴交,一輩子與土地打交道的農民,陸一偉自己都管不了自己,又怎麼能幫小妹呢?現在不同了,陸一偉手裡有錢了,事業也有了起色,他完全可以幫著陸玲在縣城謀一份職業,或者乾脆由他出資,開個服裝店,也能勉強過日子。當然,這不過是自己的臆想罷了,至於陸玲如何選擇自己的將來,陸一偉絕不會橫加干涉。

    口袋裡的電話響了起來,這些天陸一偉的手機就沒有停歇過。自從他被抽調至創衛指揮部后,一些老朋友,舊相識,甚至老故友都紛紛打來電話問候,他們在感嘆陸一偉迎來了事業的第二春時,又敏銳地嗅到,這是縣長張志遠點名起用的。陸一偉調離北河鎮和原縣長楚雲池有沒有直接關係,誰都吃不準。不過,隨著旅遊局局長馬志明要調任市文化局的消息蔓延開來后,都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陸一偉掏出手機一看是馬志明,馬志明這個電話打的有點遲。作為曾經的盟友,不管怎麼說你應該第一時間問候,可馬志明沒有,一直拖到現在才有勇氣打這個電話。

    馬志明得知陸一偉被重新起用后,第一直覺和其他人一樣,都以為是老領導在後面幫襯著,不過細細一想,這裡面絕非如何簡單。他試圖側面詢問一下楚雲池,可幾次要張嘴都咽了下去。另外,楚雲池從來沒在自己面前提及這件事,只能說明陸一偉的調任與他沒有關係。不過什麼事都不能妄自下結論,說不定楚雲池在背後幫了陸一偉,他自己都不清楚呢。

    陸一偉猶豫再三還是硬著頭皮接了起來。

    「陸老弟,在哪?」馬志明說話依然是先前的口吻,但明顯比以前生硬了許多。

    陸一偉用左手樹了樹風衣的領口,抬頭哈了口熱氣,道:「能在哪,在家唄!」

    馬志明聽出陸一偉說話語氣不自然,立刻聯想到自己要調走的事,莫非他知道了?他保持正常的語速道:「你小子抽調到創衛指揮部也不和我說一聲,你他媽的不夠朋友啊。」說完這句話,馬志明立馬就後悔,這不是給陸一偉留下話柄嘛。

    陸一偉本想揶揄馬志明,但想了想又放棄了,輕描淡寫道:「不就是平調嘛,又不是升遷,何況去了創衛指揮部是干苦力的,你以為我想去啊,我在北河鎮多輕鬆。」

    「得了吧你,晚上有時間沒?一起聚聚!」馬志明笑著道。

    陸一偉道:「我妹妹今天回家,你說我有沒有時間?」

    「哦。」馬志明頗感失望地道:「那怎麼辦?我都通知建偉和東升了,就差你了。能不能克服一下?」

    聽到又是老隊友,陸一偉道:「到時候看吧。」

    10點10分,懸挂著「江東—南陽」的客車終於緩緩駛入車站,一些迎接親友的比車裡坐的人還著急,一蜂窩涌了過去,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騎著破單車直接橫停在客車前面,客車猛然一剎車,司機氣得搖下車窗,伸出頭破口大罵:「你他媽的大過年的找死啊,你死了老子可不給你燒紙去。」老頭憨厚的嘿嘿一笑,把自行車趕緊挪開。

    客車停穩后,門還沒打開,一些急切的人都打開窗戶烏拉喊叫,把行李丟到人群中,然後自認為地瀟洒縱身一躍,直接從窗戶躥了出來,沒想到地上的雪還沒融化,直接來了個馬趴哈,引得眾人哈哈大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