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4 獨斷專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4 獨斷專行字體大小: A+
     

    劉克成道:「大家的意見都有一定可操作性,不過張縣長說得對,沒有一個有膽識有魄力的領導,北河鎮還真不好管理。另外,北河鎮幾十年如一日,沒有任何變化,你們說魏國強沒責任,還是高啟泰和徐青山沒責任?都有責任!所以,由他兩個出任黨委書記,我覺得不妥。」

    劉克成直接把魯丁山和閆東森駁了回去,氣得二人有苦難言。

    劉克成笑呵呵地問張志遠:「張縣長,那你覺得由誰來出任比較好呢?」劉克成這句話暗藏殺機,他到要看看張志遠往出推什麼人,如果推自己這邊的人還好說,如果膽敢培養他的嫡系,直接出局。

    張志遠不假思索地道:「政府辦主任蔡建國。」

    張志遠的這個提議讓眾人頗為意外,都紛紛坐起來看著他,等待他充足的理由。很明顯,張志遠這招非常高明。蔡建國是劉克成的人誰都知道,表面上看,張志遠是在屈服,給劉克成一個大大的人情。深層次看,他這是想把蔡建國踢出政府辦。

    劉克成是何等聰明之人,一猜就能猜透張志遠的心思。蔡建國是他安排在張志遠身邊的一顆棋子,他可以通過蔡建國源源不斷了解張志遠的行動軌跡,怎麼可能讓蔡建國離開呢?絕對不行!另外,按照慣例,政府辦主任最後的歸宿,要不上一個台階,提拔副處;要不平調一個有實權的大單位,還從來沒有讓政府辦主任下基層。他張志遠不是不知道,可他為什麼還要提出來了呢?

    劉克成不急不慢地道:「蔡建國屬於你們政府的人,你能夠在這個時候第一個想到他,說明你對下屬還是比較關心的。但是讓蔡建國去北河鎮是不是有些不妥呢?」

    張志遠道:「是有些不妥,不過我是對他的前途負責,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蔡建國同志好像還沒有基層工作經驗,而是從畜牧局的科員,到了政府辦,一直到了政府辦主任的位置上。沒有基層工作經驗,要想再進一步就比較困難了啊。」

    沒想到張志遠和自己來這一出,讓劉克成有些防不勝防。他假裝思考了一會道:「蔡建國同志下去不太適合,你們覺得政法委副書記梁道義同志怎麼樣呢?」

    提出史恆生,組織部長閆東森笑了。這那是在徵求意見,分明是把自己的意志強加到別人頭上。史恆生誰不知道?這一聽就是走了政法委書記張樂飛的門路,張樂飛是劉克成的「軍師」,已經成了公開的秘密。劉克成這一出,依然是在鞏固自己的勢力。

    廖閔元率先表態,道:「我完全贊成劉書記的提議,史恆生同志待人接物誠懇,且又是從公安系統出來的,管理確實有一套。另外,北河鎮私挖濫采盛行,讓這樣的同志下去管理,肯定能取得實效。」

    該魯丁山了。承諾徐青山的事沒辦成,心裡自然不高興,充滿怨氣地道:「我沒有意見。」

    閆東森繼續發揚自己的「鐵炮」風格,道:「廖書記作為一名紀委領導都比我這組織部長了解下面的人清楚,是我的工作沒做好啊。既然廖書記同意,我自然沒意見。」

    「你……你。」廖閔元被閆東森嗆得說不出話來,臉憋成豬肝色。

    閆東森看都不看廖閔元,晃著腦袋看牆上的書法作品。

    張志遠見自己的想法沒有得到實施,道:「史恆生同志我不太了解,大家都沒意見,我也沒意見。」

    「好!」劉克成趕忙說道,生怕又有人提出不同意見,道:「既然大家都同意,那這件事就定下來了,今天下午召開常委會,散會!」

    魯丁山離門最近,聽到散會第一個沖了出去。緊接著是廖閔元和閆東森,兩人同時往門外走,誰都不想讓,出了門閆東森把手放到嘴邊扇了扇,道:「誰放了屁,太不自覺了。」

    廖閔元知道閆東森暗諷自己,想追上去理論,秘書何小天把他叫住,說劉書記找他有事,才算作罷。

    張志遠回到走廊另一頭自己的辦公室,心裡覺得十分憋屈,翻箱倒櫃找出一瓶紅葡萄酒,坐在沙發上氣鼓鼓地喝了起來。

    這時,政府辦主任蔡建國敲門進來了,張志遠愛理不理地道:「有事?」

    蔡建國臉上堆著笑湊上去道:「張縣長,感謝您剛才在會上舉薦我,我辜負了您的美意。」

    張志遠太吃驚了。這剛剛散會不到2分鐘,也就是從走廊的這一頭走到那一頭的功夫,蔡建國就知道了會上的內容,這參會的人也太不守紀律了。不出意外,不是紀委書記廖閔元,就是秘書何小天告訴他的。張志遠端起一杯酒遞給蔡建國道:「你的工作我看著眼裡,這次你別灰心,下次有機會我照樣舉薦你。」

    蔡建國突然眼眶一熱,感覺淚水要湧出來。儘管自己是劉克成的人,可劉克成許諾的諾言從來沒兌現,現在又讓自己當「卧底」監視張志遠。不管張志遠心裡是怎麼想的,至少他還能記得自己,他突然感覺到自慚,甚至覺得以前對不起張志遠。他感動地道:「張縣長,謝謝您,真的謝謝您。」

    張志遠冷笑一聲道:「謝我什麼?事情都沒辦成。你接下來安安心心工作,我心裡有底。」

    「好,我定會為你全力服務。」蔡建國信誓旦旦道。

    下午,常委會準時召開,正如劉克成所想,會議的各項議程都順利通過。讓人出乎意料的是,這次組織部長一反常態,居然投了棄權票,看來他對劉克成的不滿已經放到了檯面上,這一切都讓張志遠看在眼裡。他認為,閆東森絕對可以爭取到自己的陣營。

    兩天後,張志遠和段長雲帶著草擬好的名單給劉克成過目。

    劉克成對張志遠的做法還是比較肯定的,至少他眼裡還有自己。他接過名單大致掃了一眼,拿起筆直接把藏在名單中間的陸一偉給劃掉。然後又細細過了一遍,看到裡面有不少自己提拔上來的人,心裡安穩了許多。看來,張志遠還算比較聽話,沒有另起鍋灶的打算。然後大筆一揮,寫下一行字:「請東森部長儘快辦理。」遞給張志遠道:「行了,就按照你們的意思辦,讓東森同志具體操作。」

    張志遠見劉克成單單把陸一偉的名字劃掉,看來他對陸一偉還存有戒心啊。不行,名單里的任何一個人可以放棄,但陸一偉必須爭取。於是他道:「劉書記,為什麼不能抽調陸一偉?」

    劉克成蓋上筆帽,不看張志遠道:「陸一偉同志受過處分,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摘掉,何況他的人品有問題,這種人不能用。另外,他不是在北河鎮搞了個果園嗎?既然他找到了自己的出路,就讓他好好乾,創衛工作離了他照樣可以運作。」

    張志遠聽劉克成分明是泄私憤,道:「陸一偉同志我側面了解過,他還是有一定可取之處的。要不劉書記給他一次機會?」

    這下讓劉克成感到納悶了,他抬起頭道:「就在前兩天,陸一偉因為兩個女人成為了南陽縣街頭巷尾的談資,你說作風有問題的人,能進入這麼重要的部門工作嗎?」

    張志遠繼續爭取,道:「前兩天發生的事責任不在陸一偉,這怎麼說他作風有問題呢?另外……」

    「張縣長!」劉克成硬生打斷張志遠,道:「這件事就這樣定下了,全縣的領導幹部你都能抽調,唯獨陸一偉不能抽調。」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