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3 選配人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3 選配人選字體大小: A+
     

    劉克成掃了一圈,道:「閩元同志提議康棟縣長,你們有沒有意見?」

    又該魯丁山發言了,他是出了名的老好人,誰都不得罪,道:「康棟同志工作能力強,加上本身是他分管的領域,由他來出任理所應當,我沒意見。」

    閆東森猜不透劉克成的心思,不過按照以往慣例,第一個提出來的人基本上就是起穿針引線的作用,何況是張志遠提出的,道:「我也同意康棟縣長。」

    劉克成聽到大家又一邊倒偏向康棟,敲了敲桌子道:「喂!我要提醒大家,創衛工作是明年的中心工作,市裡的領導都緊盯著,所以選配一個工作能力強且能統領全局的人,至關重要。你們怎麼能既支持這個又支持那個呢?」

    眾人不開口,心裡嘀咕著:「選誰不選誰,支持不支持誰還不都是你說了算,徵求我們的意見不過是一個幌子而已。」

    見眾人不說話,劉克成道:「我看哪,提議段長雲也好,舉薦康棟也罷,誰能夠把這項工作干好,我們就讓誰干。段長雲同志在南陽幹了一輩子工作,可以說對南陽的一草一木,一街一巷都十分清楚,說句開玩笑的話,誰家婆姨有什麼愛好他都了如指掌。另外,長雲同志平時的表現和干出的業績也是有目共睹的。而康棟縣長呢,他儘管年富力強,執行能力也特彆強,但他畢竟在南陽時間短,所以說,老同志有老同志的優勢,年輕人有年輕人的優勢,綜合看下來,我覺得還是由長雲同志負責這項工作比較穩妥。」

    聽到劉克成居然贊成了張志遠的提議,都覺得匪夷所思。尤其是廖閔元,臉紅一陣白一陣,出了一頭冷汗。心裡暗暗道:「這叫什麼事,拍馬屁不成,反而把張縣長得罪了。」

    既然劉克成同意了,這件事就算通過了。劉克成也不管其他人怎麼想,直接跳到第二件事,道:「前段日子,縣委、市委甚至省委都收到關於北河鎮黨委書記魏國強利用職務之便讓其小舅子違規修建北河中學一事的舉報信,上級對這件事非常重視,責成我一定要徹查,並形成處理意見報各級黨委、政府。這件事我讓閔元同志辦的,你先說說吧。」

    廖閔元道:「按照劉書記指示,我在第一時間就對魏國強同志實施了雙規,目前正在關押審訊中。據魏國強交代,北河中學由其小舅子修建一事他供認不諱,但他說都是嚴格按照招投標拿下這個項目的,他不承認從中拿了好處。我們在外圍調查取證中發現,他小舅子確實拿下工程是通過招投標的,這就說明這是合理合法的。至於魏國強到底從中拿沒拿好處,目前還正在調查,沒有定論。」

    「張縣長,你說說吧。」劉克成這次第一個徵求張志遠的意見。

    張志遠不打算踏這淌渾水,道:「我到南陽縣才半年多時間,前一陣子才去北河鎮轉了一圈,對魏國強通知的情況不太熟悉。就事而言,既然魏國強沒有違法違規暗箱操作,說明他還是有原則的同志。說到他拿了好處,姐夫小舅子的事,也只有他倆才清楚。」

    張志遠貌似發表了觀點,但細細一琢磨,好像什麼都沒說,回答的甚是巧妙。

    輪到魯丁山了,他依然一副老好人,道:「就事論事,我們既不能放過一個好人,也不能放過一個壞人,魏國強同志到底有沒有違法違紀行為,這要等閔元書記查清楚才能下結論。」魯丁山更是聰明人,直接把皮球踢給廖閔元。

    作為分管黨員領導幹部的閆東森,如果他不說兩句就太對不起他的職務了。他道:「魏國強同志自上任以來,兢兢業業,恪守謹慎,各方面工作都表現不錯,如果說他出現了這檔子事,說明他平時放鬆了學習,放棄了黨性,對這類同志我們一定要從嚴處罰,才能起到震懾作用。不過,這件事到底如何處理,我的意見是移交檢察機關立案偵查。」

    此話一出,把老對頭廖閔元給得罪了,這不明白著對紀委工作的不信任嘛,這麼還要移交檢察機關?廖閔元黑著臉道:「魏國強同志的事情至今還沒有定論,有什麼理由,有什麼證據移交檢察機關呢?」

    火藥味濃烈,閆東森毫不客氣地道:「廖書記這是在避重就輕,我怎麼聽說魏國強同志還在北河煤礦參股一事,為什麼不順藤摸瓜往下查一查?」

    廖閔元冷笑一聲道:「你有證據嗎?再說上級部門要求我們就是查北河中學一事,如果我查其他的,這不是在違背上級的意圖?」

    閆東森偏轉頭道:「這是你們紀委部門的事,我不過是提個意見而已。」

    劉克成聽到閆東森提到北河煤礦參股一事,心裡緊張了一下子。畢竟他在裡面也有一份股份。他最討厭閆東森這種目中無人的態度,於是用筆敲了敲桌子道:「你們兩個怎麼吵吵起來了?有意見就提,沒意見就點頭過,爭吵能解決問題?如果能解決問題,我們今天開這個會還有必要嗎?」說完,把筆往桌子上重重一摔,肥大的身軀像塊砧板上豬肉一般攤在桌椅上。

    房間里頓時變得死氣沉沉,沒有絲毫生機。劉克成像獵鷹一般尋找著在座各位的情緒起伏和面部表情變化,張志遠漫不經心玩弄著手指看著窗外的雪景,魯丁山則低下頭對茶几上的一塊污點充滿了好奇,目不轉睛地盯著。廖閔元氣鼓鼓地拚命抽煙,而閆東森則翹著二郎腿,不停地晃動著。

    沉默了許久后,劉克成說話了,道:「我們先不說魏國強同志有沒有違法違規,既然有人舉報他,就說明他自身存在一定問題。在事情未調查清楚之前,先免去魏國強同志北河鎮黨委書記職務,下面就拋出今天的第三件事,由誰來接任魏國強?閆部長,這個你最拿手,你說說吧。」

    劉克成冷不丁一問,閆東森一時反不過神來,道:「北河鎮情況複雜,我覺得應該從北河鎮班子中間選一個,黨委副書記高啟泰同志工作敬業,待人和善,我提議由他來暫時接任黨委書記一職。」

    劉克成望向魯丁山。魯丁山坐起來清了清嗓子道:「東森同志說得對,應該從北河鎮領導班子中選一個,我覺得鎮長徐青山同志也不錯,此人有想法,說不定還真能讓北河鎮改變一下面貌。」

    該廖閔元了,他道:「我倒有不同的意見。北河鎮現有的領導班子本身就比較散,沒有一個厲害角色用鐵腕手段進行整治,還會出現第二個魏國強。我建議從縣直機關選配一位下去比較合適。」

    聽到此,張志遠順著廖閔元的思路突然冒出一個想法,道:「我贊成廖書記的提議,北河鎮地處『三不管』地帶,要是沒有一個能降得住的領導,還真不好管理。」

    廖閔元聽張志遠側面肯定了自己,心裡鬆了一口氣,總算把剛才的疙瘩解開了,和張志遠微微點了點頭。

    劉克成見四個人三種意見,這下有些不好統一意見了。不過他心中早就有了人選,就是想聽聽下面的人能不能和自己想到一塊。目前看來,廖閔元和張志遠和自己站到一邊,而魯丁山私底下肯定和徐青山允諾了什麼,要不然他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歡這個人,還提了出來。至於閆東森,他管不了黨委書記,卻能管住黨委副書記,如果按照他的想法讓高啟泰上,是不是暗中安插了自己的人馬?這種結果絕對不允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