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2 控制局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2 控制局面字體大小: A+
     

    提起孫女,陸衛國心裡更氣了。自打小雨出生以後,自己才見過幾面,之後就再也沒見過。他一跺腳道:「你現在去把我孫女要回來,那是我陸家的血脈,理所應當由我們來撫養。」

    「爸,你怎麼不懂法啊。當初法院把小雨判給了淑曼,我們怎麼能要回來呢!」陸一偉道。

    陸衛國倔脾氣上來了,道:「我不管!我只要我的孫女,其他的什麼都不要。」

    陸一偉不再搭理父親,對著母親道:「媽,你一會買點東西去醫院看看淑曼,該走的禮數咱還得走,另外我也想知道淑曼的情況。」

    劉翠蘭平時最聽兒子的話,起身把圍裙摘掉,下樓換衣服去了。

    陸衛國嘴上怨聲載道,心裡卻為兒子的前途考慮。續上煙后道:「你下一步怎麼打算?」

    「什麼下一步?」陸一偉不知父親問那方面的。

    「你的前途啊,你說你婚姻婚姻不順,工作工作不順,我都替你干著急。老大不小的人了,該靜下心來考慮考慮了。」陸衛國蹙眉道。

    雖說縣長張志遠有意起用自己,可現在還未定論,只好道:「爸,你放心吧,明年你兒子肯定有轉機的。」

    「唉!但願吧。」陸衛國嘴上說,心裡卻不抱任何希望。

    放在茶几上的手機又響了起來,陸一偉湊過去一看,是蘇蒙的,猶豫片刻接了起來。

    「一偉,你沒事吧?你昨晚怎麼一直關機,你不知道我多擔心你。」蘇蒙站在陽台上,楚淚漣漣道。

    陸一偉望了眼父親,起身進了卧室道:「我沒事,昨晚把你給嚇著了吧,你好不容易來一次就遇上這檔子事。」

    「我沒事,昨晚我父親把我給接走了,也沒來得及和你說,你什麼時候能來一趟我家,我姥爺想見你。」蘇蒙道。

    陸一偉不知道蘇蒙昨晚回去后發生了什麼事,他頓了頓道:「這事……隨後吧,我先把這邊的事情解決了。」

    「那好吧。」蘇蒙失落地道:「一偉,你別擔心,我姥爺見你沒別的意思,他……還是見面后再說吧。」

    「嗯,行!」陸一偉嘴上答應,心裡卻一萬個不想去。李登科就是前車之鑒,何況蘇蒙的父親蘇啟明激烈反對,能不能成還是另一碼事。陸一偉感嘆,怎麼自己的婚姻如何坎坷,走了一個李登科,又來了個蘇啟明,有時候他都有些氣餒。歸根結底,都是自己不夠強大,要是今天能走到領導崗位上,所有的一切都迎刃而解。

    陸一偉突然想笑,本以為仕途失敗,想著有了錢就能硬氣一些,可實踐證明,政治地位遠比金錢更具有誘惑力。牛福勇有錢吧,可誰有拿他當回事。政法委書記張樂飛不知從牛福勇身上拿了多少錢,可到頭來呢,牛福勇出事後照樣落井下石。郭凱盛有錢吧,還不是依附於北河鎮黨委書記魏國強,隨著魏國強的倒台,郭凱盛的前途也好不到那兒去。

    陸一偉望著窗外,望著漫天飛舞的雪花,又若隱若現透過玻璃看到自己憔悴的身影,突然覺得老了許多。他閉上眼睛倒到床上,又睜開眼睛望著天花板,咫尺距離,卻是那麼遙遠。人的一生不應該是一季梨花,在歲月的洗禮后需重新煥發生機,才能結出豐碩的果實。

    醫院裡,李淑曼躺在病床上同樣望著窗外的飄落的雪花,潸然淚下。她清楚的記得,她和陸一偉結婚時,也是下著鵝毛大雪。女兒降臨時,又是一場大雪。雪見證了他們的愛情,見證了他們的結晶,可今年的這場大雪卻把她心愛的男人推向了深淵。滿懷期待的復婚也因為弟弟李乾坤的大鬧化為泡影,真是命運作弄人。

    女兒小雨爬到李淑曼身邊,用小手撫摸著她的臉頰,稚嫩地道:「媽媽,你怎麼哭了,你的傷口還痛嗎?」

    李淑曼摟住女兒埋到懷裡,哭得更傷心了,哽咽地道:「有你在身邊,媽媽就不痛了。」

    小雨將李淑曼的眼淚擦掉,道:「媽媽,叔叔怎麼沒來看你呢?」

    李淑曼知道小雨所指,撒謊道:「小雨,叔叔忙,他肯定會來看我們。」

    「嗯,我還想讓叔叔帶我去遊樂園,還有去動物園看大猩猩,海豚,大象,長頸鹿……」小雨掰著手指頭如數家珍般數著。

    李淑曼感覺到受傷的心比傷口都更加疼痛欲絕,眼淚吧嗒吧嗒落到小雨頭上。

    劉克成辦公室,劉克成召集縣委副書記、縣長張志遠,縣委副書記魯丁山,縣委常委、組織部長閆東森,縣委常委、紀檢委書記廖閔元召開書記辦公會,準備為下一步召開常委會做準備。

    書記辦公會不是一級決策機構,不得決定重大問題,是在召開常委會前,由書記召集幾位副書記溝通意見,醞釀、確定提交會議討論、決定的議題的一種形式,它不是一個決策層次。因而,不能用書記辦公會代替常委會。常委會在討論問題時,不應先把書記辦公會商議的意見端出,影響其他委員發表意見。如果多數同志的意見與書記辦公會商議的意見不一致,並有道理,就應當放棄書記辦公會的意見,採納大家的意見。

    也就是說,書記辦公會定調子,先統一了意見再上常委會討論。雖說書記辦公會不具有約束效力,但在實施過程中卻偏離軌道。有時候,書記辦公會定下的事,就基本成型了,上常委會不過是走走過場,達成共識,然後形成會議紀要,下級遵照執行就行了。

    從另外一個角度說,書記辦公會很容易出現一言堂的局面。縣委書記定了調子,誰敢反對?這是正是劉克成能夠牢牢控制局面的法寶。

    一行人到齊后,劉克成挨個發了一排煙后道:「今天召集大家主要有三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討論創衛工作;第二件事是討論魏國強的問題;第三件事是討論北河鎮黨委書記一職的問題,下面我們說第一件事。前兩天張縣長提出了一個初步意見,成立一個創衛領導組,下設創衛指揮部,指揮部由張縣長擔任總指揮,由政協主席段長雲擔任常務副指揮,具體負責整個創衛工作。此外,指揮部也設在政協,大家看看有什麼不同的意見?」

    縣委副書記魯丁山昨晚打了一宿的麻將,此刻還未緩過神來,他迷迷糊糊地道:「我沒意見。」

    劉克成厭惡地看了魯丁山一眼,又轉向組織部長閆東森。

    閆東森這些年被劉克成一直壓著,手中沒有丁點權力,心情自然不爽,道:「段長雲同志工作紮實,相信搞此項工作一定能幹好,我沒意見。」

    輪到紀委書記廖閔元了。事前,劉克成沒有與他私下溝通,他吃不準劉克成此時的想法。要在以前,只要縣長提出的,他就反對。廖閔元只好按照以往的經驗道:「段長雲同志是位老革命,做出的成績是有目共睹的,創衛工作對於他來說應該不是難題。可創衛工作畢竟是政府的事,如果由他來負責此項工作,下面的同志是不是會有想法呢?」

    「哦,你說說你的意見。」劉克成道。

    廖閔元道:「康棟縣長分管科教文衛,我看由他來干最合適不過。」

    既然是張志遠的提議,他肯定贊成,加上魯丁山和閆東森兩票,按照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這事基本上已經成了,可以完全忽略劉克成那一票。可這是書記辦公會,不是常委會,只要劉克成不點頭,就算是其他人全票贊成,也是無效的。張志遠當然明白其中的奧妙,所以他不打算髮言,完全由劉克成定奪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