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1 稱病在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1 稱病在家字體大小: A+
     

    陸一偉待緩和了一會,硬著頭皮站起來道:「此時我不知道該叫你什麼,暫且就叫你阿姨吧,小雨我自然會管,但是……哎!不說了,如果覺得有必要,待會淑曼醒來了給我打個電話,我……我先走了。」

    醫院的走廊里,儘管有病人來來回回走動,這時卻是那麼的安靜,安靜的有些恐怖,讓人窒息。這些天陸一偉遭受到接連不斷的打擊,先是恩情的出賣,友情的背叛,現在又是親情的折磨,陸一偉再是鐵打的漢子也經受不住如此連環重創,心灰意冷的另一個極端讓自己變得強大起來。

    陸一偉打開車門,一個人坐到後排座椅上發獃,眼淚如決堤的海噴涌而出。他忘記了胳膊上的傷口疼痛,只有心在滴血。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蜷縮在座椅上捂著嘴巴抽泣起來。

    李海東的電話進來了,陸一偉趕緊擦掉眼淚,平復了下情緒接了起來。

    「陸哥,蘇蒙被他父親接走了。」李海東急促地道。

    很長時間陸一偉沒有發聲,李海東小聲道:「陸哥,你在聽嗎?」

    陸一偉沒有說任何話,把電話掛掉,手機滑落到車上。

    現如今,家沒了,女友也走了,陸一偉突然感覺十分迷茫,南陽還有我的容身之地嗎?

    他在車裡坐了很久很久,來來回回想著這些天發生的事。他不能自暴自棄,越是這種情況,越要變得堅強起來,只有自己變得強大了,別人才能看得起他。想到此,他下了車,來到駕駛室打著火,準備回父母家。

    正準備倒車,陸一偉看到李登科走了出來,一邊還打著電話。他隱隱約約聽到,李登科在給某個領導打電話求情,他冷笑一聲,憤憤罵道:「先讓你蹦躂幾天,到時候一起算賬!」

    陸一偉回到家中,安慰了幾句著急上火的父母親,獨自一人上了樓,把手機一關,悶頭大睡。

    第二天上午十點多,陸一偉聽到樓底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才迷迷糊糊醒來。他瞟了眼床頭的鬧鐘,然後坐起來伸了個懶腰,摸到手機開機,走到窗前拉開了窗帘,外面已是白茫茫一片,有一場大雪降臨南陽。

    床上的手機滴滴答答響個不停,陸一偉又躺倒床上翻開手機一看,二十多條簡訊全部是蘇蒙的。

    晚上23點12分:「你怎麼關機了?開機后立馬給我回電話!」

    凌晨0點34分:「你怎麼還沒開機?你沒事吧?」

    凌晨4點56分:「一偉,你怎麼還沒開機啊,你知道我多擔心你嗎,你能告訴我你現在情況怎麼樣了嗎?都怨我,要不是我也不會成了這個局面,我和你道歉。」

    凌晨5點22分:「還在關機!一偉,我和你說說心裡話吧,我決定了,明天我就和我家人談我們的事,如果他們不答應,我就離家出走!」

    早晨6點44分:「哎!擔心了你一夜,我眼睛都快睜不開了,你好好睡吧。」

    ……

    上午10點10分:「還在睡嗎?」

    陸一偉仔細翻看著蘇蒙的簡訊,每條簡訊都飽含著深情,讓他受傷的心稍微有些溫暖。他打算給蘇蒙打個電話,沒想到房間門急促地響了起來:「一偉,一偉,你還在睡覺?快醒來,張縣長找你呢。」

    通過聲音判斷,陸一偉猜到是政府辦副主任李建偉。他抬了下腫脹的胳膊,起身開了門。

    李建偉進門就關切地道:「你沒事吧?我聽說你被挨了一刀,怎麼沒包紮?」

    陸一偉抬了抬手,強顏歡笑地道:「幸虧戴了手錶,要不然我這條胳膊就廢了。刀子砍倒了錶帶上,一點小傷,不礙事。」

    「狗日的李乾坤,他們一家就沒一個好人。」李建偉氣憤地道。平日里,李建偉雖與陸一偉走得不怎麼近,但他倆的關係不需要靠這些來維繫,應該算作交心的朋友。

    陸一偉沒有接腔,道:「你剛才說什麼,張縣長找我?」

    提及工作,李建偉忙道:「張縣長一早就給你打電話,你關機,找不到人,便打發我來尋你。我問了馬志明才知道你新買了房子,你早該把你父母接到縣城住。」

    「找我幹嘛?」陸一偉道。

    「具體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猜與昨晚的事情有關,你趕緊洗洗臉收拾一下,完事後就過來,我先回去彙報一聲。」李建偉說完,就往樓下走。

    剛出大門,李建偉就與劉克成的秘書何小天撞了個滿懷,兩人互相抱歉,心裡卻各懷鬼胎。

    何小天來的目的與李建偉相同,不過是劉克成找他,也是現在過去。這下讓陸一偉為難了,一個縣委書記找,一個縣長找,到底該先去哪一邊?這是一個十分棘手的難題。

    最主要的,是李建偉和何小天碰了個照面,回去以後肯定會各自告訴各自的主子,而劉克成和張志遠則坐在辦公室,等候陸一偉的選擇。

    這是一個沒有選項的選擇題,如論選擇哪一方都會得罪另一方。陸一偉搔首撓腮想了一陣,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兩邊都不過去,稱病在家。

    為了起到效果,陸一偉囑咐母親去找門口的診所開點液體回來,輸點液,既能補充營養又能掩人耳目。一切準備妥當后,陸一偉先給張志遠去了個電話,說明情況。

    張志遠在電話那頭道:「既然身體不適就專心養病,我這邊也沒什麼事,等你好了再說吧,一會我讓司機小郭過去看看你。」

    安頓好張志遠后,陸一偉又打給了劉克成。劉克成找陸一偉是商量昨晚的事,看看如何解決才能讓雙方滿意。他不想得罪上頭,也不想難為李登科,畢竟在自己身邊鞍前馬後服務,真要把他兒子抓起來,他臉面上也過不去。

    劉克成聽到陸一偉稱病,用手指頭想都能猜到陸一偉心裡的小九九。他徵求陸一偉意見如何處置。陸一偉明確答覆,不予追究。並說蘇蒙那邊自己做工作,保證有一個滿意的結果。

    這正是劉克成想要的結果。劉克成沒有因陸一偉不去見他而見怪,安慰了幾句掛掉了電話。

    劉克成對旁邊的公安局局長蕭鼎元道:「既然陸一偉不追究就不要立案了,就按擾亂社會治安處罰就行了。但是,畢竟差點出了人命,還造成惡劣的影響,不能輕饒了他,參與的人全部拘留半個月。」

    母親劉翠蘭端著熱騰騰的飯上了樓放到陸一偉跟前,父親陸衛國坐到沙發上拚命地抽煙,窩了一肚子火。

    陸一偉餓了,狼吞虎咽地吃了飯,心情愉悅了許多。

    陸衛國終於開口了,把煙掐滅道:「一偉,剛才的電話我也聽到了,你怎麼能不追究那畜生的責任,你看把你砍成什麼樣了,就這樣輕饒了他?」

    母親劉翠蘭坐到邊上,埋著頭不說話。

    陸一偉起身走過來坐到父親身邊道:「我身上沒煙了,抽根你的。」

    陸衛國不懷好氣地掏出平時抽得廉價煙遞給陸一偉道:「這煙你抽不慣,讓你媽現在去給你買兩包。」

    劉翠蘭急忙起身,被陸一偉攔了下來,道:「這煙就成,我可沒那麼嬌貴。」

    又回到主題上,陸衛國繼續數落陸一偉,而陸一偉則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啪啪」地抽著煙。

    直到陸衛國說完,自己也過足了煙癮,才道:「爸媽,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可你們想過你們的孫女嗎?如果我把李乾坤送進了監獄,這個家就面臨四分五裂,小雨能有好日子過嗎?何況淑曼現在是什麼情況我都不知道,她們家都成這樣了,我不能如此做。」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