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0 寒意沁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30 寒意沁骨字體大小: A+
     

    李登科已經趕到了醫院,李乾坤被公安局帶走,劉克成當場指示,要求公安局立即進行立案偵查,將參與今晚尋釁滋事的人統統抓起來,顯然,劉克成不給李登科面子,而是爭取上面邀功。而李登科臉色鐵青,心有怒火卻不敢發作。

    蘇蒙的姥爺雖退下來了,但餘威還在。手中最大的一張王牌就是現西江省副省長邱遠航,這可是他一手培養起來的。所以劉克成從實用性和長遠性角度講,他寧可得罪李登科,也不會惹得邱遠航討嫌。

    劉克成對陸一偉依然不冷不熱,而是安慰蘇蒙道:「蘇蒙同志,這件事我一定會徹查,還請你和老領導放心。」

    蘇蒙一擦淚水回過頭道:「你就是縣委書記?」

    沒想到一個小孩子對自己如此無理,劉克成楞了一下,陪著笑臉道:「我叫劉克成,是南陽縣的縣委書記。」

    「好,既然你是縣委書記,今天這件事你必須得做主,如果你做不了主,不給我個滿意的交代,我直接到市委找龔書記。」蘇蒙眼裡壓根不把劉克成放在眼裡,鏗鏘有力地說道。

    「好,好,好,我一定會給你個滿意的交代。你看,這裡已經不能住了,我已經安排下面的人給你在賓館登記了間房間,車子就在樓下,請與我一同前去。」劉克成自始至終沒有正眼看陸一偉,更沒有提及他。

    縣長張志遠不樂意了,上前一步道:「一偉,大酒店給我留在一間宿舍,我也不過去住,你這裡需要收拾幾天,你要不嫌棄的話就過去住吧。」

    聽到劉克成和張志遠抬杠,張樂飛插嘴道:「咱們都先散了吧,這裡交給蕭局長,明天肯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好吧?」說完,扶著劉克成往門外走。

    張志遠臨走時,在陸一偉耳邊悄悄道:「要不費餘力的保護自己。」說完,拍了拍陸一偉的肩膀離去了。

    一干人都走後,李登科卻遲遲不走,坐在餐廳的一角抽著悶煙,腳下還踩著陸一偉和李淑曼的結婚照。

    陸一偉對李淑曼一家子已經徹底心寒,本來他的心還左右搖擺,為了孩子很有可能會復婚,但現在不可能了,一切至此畫上了句號。

    陸一偉不管李登科,扶著蘇蒙往門外走。臨走時道:「李主席,淑曼現在在醫院裡搶救,而你忙裡偷閒躲在這裡抽煙,過去看看她吧。」

    李登科抬起頭,一臉寫滿憔悴,本打算開口,又被陸一偉打住,道:「李主席,你先到醫院,我隨後就過來,今天晚上我會給你個交代的。」說完,轉身離去。

    陸一偉開著車把蘇蒙送到南陽大酒店,又給石曉曼打了個電話希望她能過來陪蘇蒙。石曉曼接到電話二話不說,爽快答應。把蘇蒙安頓好后,陸一偉準備去醫院看看李淑曼的情況。

    剛出門就碰到火急火燎趕來的李海東和牛福勇。牛福勇氣性大,看到陸一偉的胳膊還往外滲血,拳頭緊握咬牙道:「陸哥,他媽的欺人太甚,這事你不要管了,我來處理。」

    李海東同樣怒火滿腔,瞪大眼珠子憤恨地道:「就是,他媽的以為我們沒人了,我這就找人去,今晚非把那個兔崽子家翻個底朝天不可。」說完就要轉身離去。

    陸一偉反應快,一把抓住李海東道:「海東,不必了,這事你們都不要插手,我自己來處理。」

    「什麼?」李海東看到陸一偉越是這樣,心裡越來氣,甩開陸一偉道:「陸哥!別人都騎到你頭上撒尿拉屎了,你就這樣忍氣吞聲?你能咽得下這口氣,我可咽不下去。我李海東一人做事一人當,如果我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與你陸一偉沒有任何關係。」

    陸一偉了解李海東的脾性,以前就是個十惡不赦的混混,打架更是不怕死的主,因為此陸一偉不少罵他。陸一偉死死拉住李海東道:「都冷靜點!我說了,這事我來處理,不需要你們插手。李乾坤再他媽的混蛋,也是我曾經的小舅子,是我女兒的舅舅,我能對他下狠手嗎?這是我的家務事,你們要想替我出氣,就要學會忍。等過了今晚,你們愛咋地咋地!」說完,把李海東和牛福勇丟下,獨自一人駕車離去了。

    陸一偉沒有直接去醫院,而是回到家中取出房產證,隨後又驅車往醫院趕去。

    到了醫院門口,陸一偉掏出手機一看,有十多個未接來電,其中七八個是家裡的,還有張志遠的,政府辦李建偉的,旅遊局馬志明的,甚至還有蔡建國的等等。陸一偉猜想到父母知道了此事,他沒有回電話,而是給李海東打電話,讓他去他家安撫好家人。

    看到家裡的電話,陸一偉又想起女兒小雨。一家人傾巢出動沒人在家,而她現在在哪裡?睡著了還是躺在床上等待著媽媽回家?如果今晚她媽媽回不了家,她會不會哭鼻子?女兒的一笑一顰浮現在面前,如針一般深深刺入陸一偉的心臟。他靠在醫院大門口,仰頭望著天上閃爍的星星,長長深呼吸了一口氣,胸悶的癥狀才有所緩解。他已經下定決心了,為了女兒,今天這件事他打算咽到肚子里,不與李家計較。

    走到急診室門口,李登科埋著頭來來回回踱步,而李母靠在椅子上,愁容滿面,身心憔悴,像是剛剛哭過了。

    李母看到陸一偉后,如觸電般起身,「噗通」跪到陸一偉面前,抱著腿放聲大哭起來,嘴裡念念有詞:「一偉啊,你可救救乾坤吧,他家中還有坐月子的媳婦和吃奶的孩子,如果他真進了監獄,她娘倆可怎麼辦啊?」

    李母撕心裂肺的哭喊讓陸一偉的心陣痛。不管怎麼說,李母以前對自己一直不錯。而她不管在病房裡的女兒,卻牽挂著兒子的前途,讓陸一偉心灰意冷。他急忙扶起李母道:「您老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李母相信陸一偉的人品,一顆心落地,又提及李淑曼哀求地道:「一偉啊,是媽對不起你,都怨我,我現在後悔都來不及,媽求你一件事,淑曼出院后你們就復婚……」

    「混賬話!」李登科突然咆哮起來,甩手走過來訓斥李母道:「離了就是離了,復什麼婚?難道我女兒嫁不出去了?」

    聽到李登科對自己仍有抵觸,陸一偉心裡坦然了許多,冷笑道:「李主席,咱先不討論這事,還是等淑曼醒來再說吧。」

    「這裡沒你什麼事,你該去哪去哪吧。」李登科怒形於色,一把拉起李母,刻意與陸一偉保持距離。而李母平日里對李登科甚是害怕,現在也不敢多說一句。

    「好!」陸一偉寒意侵骨,退後兩步道:「李主席,以前你絕情我可以不計前嫌,而今天你依然如此態度,把我心底最後一絲溫存也徹底煙飛灰滅,你不要後悔。」說完,掏出房產證扔到李登科面前,又道:「這是你兒子今天要找的東西,現在我還給你,從此我與你們家一刀兩斷。」說完,頭也不回地往大廳走去。

    這時,李母不顧一切地沖了上來,拉住陸一偉的手苦苦懇求道:「一偉,媽知道你說得是氣話,就算你不理會我們,你也不能不管小雨啊,你可是她的爸爸啊。」

    陸一偉突然頭一暈,打了個趔趄,站穩后越發覺得心悶,他只好用拳頭抵著胸口,緩緩地蹲到地上。李母見此,慌張地問道:「一偉,你沒事吧?」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