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28 禍端再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28 禍端再起字體大小: A+
     

    中午時分,陸一偉帶著蘇蒙到了南陽大酒店,牛福勇和李海東早已到達,站到酒店門口迎接著這位尊貴客人。

    「嫂子就是漂亮啊,你看看我那婆娘,我現在看都不想多看一眼。」牛福勇看著蘇懞直流口水,打心眼裡羨慕陸一偉能找到這麼漂亮美麗的女朋友。

    「就是,真是太漂亮了。我以後找老婆也要找這樣式的。」李海東雙眼直勾勾地盯著蘇蒙,對自己的未來充滿期待。

    蘇蒙被一誇,上午的不愉快拋至九霄雲外,誠然接受別人的讚美之詞,樂呵呵道:「多謝海東哥和福勇哥的誇獎,雖有些口是心非,但我很高興。」說完,掩面偷樂。

    牛福勇道:「嫂子,你可不能亂了輩分啊,我叫你嫂子,你叫我倆哥,到底該聽誰的,啊?哈哈……」

    氣氛十分融洽,四人結伴上了四樓的貴賓席。說是貴賓席,十分簡陋,放在江東市,充其量就是個小飯店的包廂。蘇蒙身上雖有小姐脾氣,但對這些不在乎,在她看來,只要能和陸一偉在一起,這些都無所謂。

    牛福勇初次見蘇蒙,以前只是聽陸一偉提起過,問道:「嫂子在什麼單位高就啊?」

    蘇蒙笑了笑道:「一個報社的記者。」

    「記者好啊,我以前長年和你們打交道。」牛福勇津津有味地道:「以前啊,三天兩頭就有記者找上門,說他們接到舉報,說我非法盜採。我就是個粗人,我怕他們幹什麼,我直接把一把菜刀扔到桌子上說,是的,我是盜採了,就是用這把菜刀,你們要採訪就採訪它吧。」

    「哈哈……」蘇蒙都牛福勇的幽默逗得哈哈大笑,連忙追問道:「那後來呢?」

    「後來?他們看到我凶煞惡煞的,又看到面前扔著菜刀,抖著雙腿就開溜了。我還追上去問他們,要不要把菜刀帶回去……哈哈。」牛福勇爽朗地笑道。

    蘇蒙笑得前仰后翻,對著陸一偉道:「你這朋友真幽默。」

    陸一偉也笑著道:「他這人,平時就這樣。」

    李海東見牛福勇在蘇蒙長了臉,自己也不甘虛弱,湊上前去道:「反正我們等菜也是等著,要不我也給大家講個笑話?」

    「好啊,好啊,快講,我想聽。」蘇蒙急不可耐地道。

    李海東清了清嗓子,道:「從前有個傻子,他爹娘給他買了個二婚媳婦,傻子不懂啥是媳婦,晚上睡覺傻子不和她媳婦睡。可他媳婦是過來人,好幾年沒嘗男人味了,心裡非常想做,可傻子不會,她便想辦法勾引他。傻子喜歡吃糖,他媳婦叫他:傻子,我這裡有糖吃,你從被窩裡鑽過來我就給你吃。然後他媳婦就脫了內褲,劈著腿用手扒著等他過來。傻子從被窩裡往前爬,手一下子伸到了媳婦的穴裡面,媳婦一下子夾緊了,同時把被子也掀了。傻子一看嚇壞了,拔出手來就往外跑啊,一邊跑一邊吆喝,我把老婆的肚子戳了個窟窿……」

    李海東說完,等著眾人以笑聲回報,可蘇蒙聽了半天都沒聽懂,迷茫地問陸一偉:「啥?吃糖捅了個窟窿?啥意思?」

    陸一偉和牛福勇頓時笑炸了鍋,而李海東黑著臉瞪著瞧眾人,喃喃地道:「一點都不懂得幽默。」

    蘇蒙看到二人笑得莫名其妙,轉身又問道李海東:「海東,你剛才講得啥意思,我怎麼沒聽懂,要不你重新講一遍?」

    看到蘇蒙如此單純可愛,李海東好像受了委屈似的,對陸一偉道:「陸哥,你看嫂子她……算了,算我沒說。」

    陸一偉笑罷,對李海東道:「行了,你和蘇蒙講這些,有失大雅,我不是讓你學習嗎?你最近有沒有在學習?」

    李海東忸怩道:「陸哥,你可千萬別逼我,我現在一看到書就頭痛,反正我能看懂字就成。」

    陸一偉有些生氣地道:「我的話你也不聽?馬上就是要當公司總經理的人,沒有文化那成,你抓緊時間學習,要不我可不放心把公司交給你。」

    聽陸一偉一說,李海東一副苦瓜臉,勉為其難地道:「好吧,我回去以後就學習。」

    「行了,你也別逼人海東,現在這個年紀學習確實有點困難,隨其自然吧。」蘇蒙幫李海東開脫道。

    陸一偉卻不以為然,道:「不學習怎麼能行?將來我還指望他和我干大事業,照他目前的水平,門都沒有。」

    「得得得,陸哥,我牛福勇同樣大字不識一個,照樣不混得不錯?現在這個社會有錢便是祖宗,管他有文化沒文化的,海東人機靈,以後不會差!」牛福勇打著哈哈道。

    陸一偉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於是轉移話題道:「福勇,你明年有什麼打算?」

    說起打算,牛福勇兩眼一抹黑。自從當上北河村村主任后,突然有了官銜,他自己都不知道該怎麼干。他難為情地道:「這個問題,還請陸哥指點我,我真不知道如何做。」

    陸一偉道:「你給村民們承諾了那麼多,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鈔票啊。所以你得想方設法掙錢,先前徐鎮長不是給你出主意了嘛,把郭凱盛的煤礦給奪回來。正好,你現在是村委主任,可以和他直面交鋒,但是有一點,決不能再走你的老路,現在是法制社會,要拿起法律武器來保護自己。」

    「我那懂法!」牛福勇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道:「照我說,對付郭凱盛這種人就得硬碰硬,你和他講道理,估計我不當這個村長了,他都還是活蹦亂跳的。」

    陸一偉嚴肅地道:「福勇,要在以前你怎麼干我不管你,但現在不行,絕對不行!你這樣,你不懂法,我來給你找律師,你全力配合就成。咱可說好了啊,以後只干正經營生,要是還私挖濫采,老百姓哪個服你?鎮裡面和縣裡面又怎麼看你?」

    牛福勇聽陸一偉的話有一定道理,道:「那好吧,我聽你的。」

    「另外,我讓海東這邊準備註冊個果業公司,光靠東瓦村山上的那點果園哪能夠?下一步你也要帶頭種植,爭取兩到三年成了氣候。」陸一偉補充道。

    「這個不難!我選舉時已經答應老百姓,給他們免費提供種苗,待海東的公司成立以後,幫我盯著就成了。」牛福勇道。

    「你們,你們這是在為我設宴接風嗎?怎麼盡談論你們的事?」蘇蒙突然插嘴道。

    「好好,不談論了,來,咱們舉杯,為嫂子的到來喝一杯……」

    下午,牛福勇請客去歌廳唱歌,晚上又吃了南陽的特色小吃,才意猶未盡地解散各回各家。

    回到家中,蘇蒙就迫不及待地撲在陸一偉懷裡,兩人從客廳親吻到卧室,正當要寬衣解帶時,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陸一偉停止動作,豎起耳朵靜聽,確定是在敲自家的門,一下子起身,整理好衣服走到門口詢問道:「誰啊?」

    對方不說話,依然粗暴地敲著門。

    陸一偉無奈,只好開了門。沒想到剛一開門,一群人提著砍刀、木棍就窮凶極惡地沖了進來,把陸一偉嚇了一跳,他定神一看,走在最前面的居然是李淑曼的弟弟,也就是自己的小舅子李乾坤。

    李乾坤二話不說,手裡來回晃動著木棍環視了一下家裡,然後對著陸一偉惡狠狠地道:「陸一偉,收拾好你的東西,趕緊滾蛋!」

    陸一偉能聞到李乾坤身上濃烈的酒味,不想與他多說,道:「乾坤,你喝多了吧,讓兄弟們進來喝杯水。」說完,就去拉李乾坤。

    沒想到李乾坤不領情,用手狠狠地打掉陸一偉的手,瞪大血紅的眼睛道:「你聽見沒?我再說一遍,收拾好你的東西趕緊滾蛋!」

    這時,從卧室走出來的蘇蒙看到這樣的場景嚇傻了,陸一偉見狀,急忙把她推回卧室道:「這裡沒有你什麼事,我不叫你千萬別出來。」陸一偉明白,李乾坤這是因為今天上午的事,來替他姐姐李淑曼出氣來了。

    李乾坤看到蘇蒙,撐起脖子用木棍指著蘇蒙道:「那是從哪裡來的婊子,讓她滾出我家,我操她姥姥的,以為自己是誰,來我家撒野。」

    此時,陸一偉異常冷靜,他決不能讓李乾坤靠近蘇蒙半步,他把卧室門一反鎖,拔出鑰匙裝進口袋道:「乾坤,你有事說事,別舞刀弄槍的,你帶人帶傢伙來我家你是幹嘛,要打架,啊?」

    陸一偉的氣勢並沒有嚇到李乾坤,他反而冷笑道:「你家?你說這裡是你家?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他媽的以為自己是誰啊,一個農村出來的,當初我姐嫁給你簡直是瞎了眼。我今天明明白白告訴你,這套房子是當初買下來送給我姐的,而不是給你!現在你們離婚了,我們理所應當收回來,麻溜的,你滾不滾?不滾我來幫你收拾。」說完,李乾坤身後的人蠢蠢欲動,擺出架勢要大幹一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