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26 用人策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26 用人策略字體大小: A+
     

    陸一偉抬起頭,嚴肅地道:「蘇蒙,你別問了,這件事我不是沒考慮過,我都30好幾的人了,能不想結婚嗎?可這裡面不是你我說了算的……哎,還是不說了。」

    蘇蒙立刻明白了什麼,拉著陸一偉的道:「我爸找你了?」

    陸一偉沉默不作聲。

    看來是猜對了,蘇蒙寬慰陸一偉道:「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我爸那裡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我的婚事我姥爺做主,只要他老人家點頭,誰的話都不管用。」

    蘇蒙的話,印證了蘇啟明在家沒有話語權。陸一偉道:「蘇蒙,這樣吧,我現在事業有了點起色,如果你相信我,再給我一年時間,一年後無論我成敗與否,我都毫不猶豫與你結婚,行嗎?」

    看著陸一偉眼睛里殷切的期待,蘇蒙本想否決,可她心軟了。畢竟男人都是以事業為重,如果因為自己而耽誤他的前程,這輩子他都會記恨自己的。可這漫長的一年,誰知道中間會發生什麼變故?蘇蒙一時下不了決心。

    陸一偉看出了蘇蒙的顧慮,於是給她吃了個定心丸,道:「如果不相信我,我們可以先領了結婚證,隨後再補辦婚禮,你覺得怎麼樣?」在北州市,婚禮遠比結婚證重要的多,只要是沒有舉辦婚禮,就不算結婚。

    陸一偉的話讓蘇蒙很是感動,她相信陸一偉不會變心。這麼多年都走過來了,還在乎一年的時間?蘇蒙相信她能牢牢地抓住陸一偉,道:「一偉,我不在乎什麼結婚證,更不在乎什麼婚禮,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就覺得特別開心,你還記得明年梅雨時節帶我去尋找雨巷嗎?」

    「行!我明年一定帶你去!」陸一偉堅定地道。

    蘇蒙突然淚流如下,抱住陸一偉不停地抽泣起來。

    正在這時,房間門突然傳來鑰匙的轉動聲,陸一偉和蘇蒙還沒來得及分開,李淑曼提著菜已經進來了。看到這一幕,李淑曼愣在那裡,進去也不是,不進去也不是。

    陸一偉慌忙推開蘇蒙站起來,尷尬地道:「你來了啊。」

    蘇蒙看了一眼李淑曼,又抬頭看了一眼結婚照,頓時覺得陸一偉欺騙了自己,抓起茶几上的包就要往外走。

    陸一偉趕緊拉住,解釋道:「蘇蒙,你不要這樣,你誤解了……」

    「誤解什麼?」蘇蒙甩開陸一偉的手道:「你口口聲聲說愛我愛我,可你是怎麼做的,你又和你前妻生活到一起,這不爭的事實你還想狡辯什麼?」

    陸一偉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只好把目光投向李淑曼求助。

    李淑曼明白了這一情況,她很想告訴蘇蒙,我們就生活在一起了,可看到陸一偉的眼神,她又心軟了。只好上前一步,對蘇蒙道:「妹妹,你真的誤解一偉了。我剛剛從江東回來,家裡有客人,想著這裡沒人,就過來做頓飯,你多心了。」

    蘇蒙此時腦子亂糟糟的,不知道該相信聽到的,還是相信看到的,但看到陸一偉無奈的眼神,她緩和了下情緒,把包放到鞋柜上,雙手一交叉,輕視地看了一眼李淑曼道:「我不管你是來這裡是什麼目的,但我警告你,你們離婚了,也就是說這裡的一切都和你無關了,請你出去!」說完,蘇蒙面目猙獰,高傲地伸出右手往大門一指。

    不管怎麼說,李淑曼雖不及蘇蒙家門大,在南陽縣也算是大家閨秀,那能受得了這種羞辱。可天性善良的李淑曼自知理虧,縮手縮腳地埋著頭站在門口不知如何辦。

    「蘇蒙!」陸一偉上前一步把蘇蒙的手按下來道:「你不要這樣子對她,她是無辜的,我以前不都和你說了嘛。」

    蘇蒙越想越氣,對著陸一偉道:「你怎麼到這個時候還替她著想!你忘了嗎?是誰在你落難的時候離你而去?是誰逼迫著你簽下離婚協議?又是誰讓你們父女不能相見?難道你這些都忘了嗎?哦!我知道了,聽說你現在事業有了點起色了,打算吃回頭草,重新和你和好,對不?天下那有這樣的好事!」

    面對蘇蒙咄咄逼人的指責,李淑曼沒有反駁,手中提著的菜滑落到地上,掩面而泣。

    陸一偉心情糟糕到了極點,一個是無辜的前妻,一個是盛氣凌人的女友,偏向誰都不妥,但目前的情況只能針對蘇蒙。他拉了拉蘇蒙的衣袖低聲道:「不要再說了,這裡面的情況你不了解,淑曼也有她自己的難處,別把話說得那麼難聽!」

    「笑話!」蘇蒙嗤鼻冷笑道:「對了,一偉,她不是已經再婚了嗎?怎麼現在又出現在這裡?正好!有些話還是當面說清楚的好。」然後轉向李淑曼道:「可能你還不認識我,我叫蘇蒙,是陸一偉現在的女朋友,我們很快就會結婚。我和你不同的是,你是在他事業一帆風順的時候嫁給他,而我是在事業低迷的時候認識他,這就是我們倆的本質不同。你看上的是他的事業,而我才是看上他的人。以後呢,我會時不時來南陽看看一偉,還希望你今後少打擾他的生活。至於你們的女兒,你願意你就帶,你不願意交給我,我保證對她比自己親生的都要好……」

    蘇蒙的話還沒說完,李淑曼已經精神崩潰,嚎啕大哭奪門而出。一旁的蘇蒙得意地哼笑,以為總算為陸一偉出了口惡氣。

    陸一偉見李淑曼哭著出去了,打算上前去安慰一下,沒想到蘇蒙一把抓住,道:「陸一偉,你今天敢走出這個門,我就死在你面前!」

    陸一偉邁出去的腳又收回來了,對著蘇蒙道:「蘇蒙,你不覺得你的話有些過分嗎?我和你說過,我和淑曼離婚不是她的問題,而是她家裡的原因,她現在剛剛結束了一段婚姻,你這樣傷害她,有必要嗎?」

    「什麼?」聽到李淑曼再次離婚蘇蒙還倍感意外,不過她很快抓住了陸一偉的話柄道:「聽你的口氣是,你還打算和李淑曼復婚?好!那你們在一起過吧,我走!」說完,就要往門外走。

    陸一偉被兩個女人折騰地想死,他只好先安頓住蘇蒙再說。拉住蘇蒙道:「算了,算了,你好不容易來一次就碰上這種事,先坐下消消氣,中午我給你接風。」

    看到陸一偉的實際行動,蘇蒙心寬了不少,搖晃著腦袋道:「這還差不多。」

    回到客廳,陸一偉看了下表,掏出手機打給李海東道:「中午去南陽大酒店訂一桌飯,蘇蒙來了,順便叫上福勇。」

    劉克成辦公室,劉克成與張樂飛正在商討著縣長張志遠上午表演的一齣戲。

    劉克成道:「樂飛,你來給我分析分析,這張志遠冷不丁地把段長雲給抬出來,他到底要幹什麼?」

    張樂飛摸著下巴作深思狀,須臾片刻道:「張縣長來南陽不久,根基不穩,而段長雲雖不是本地人,但在南陽也算是老革命了,他是不是想拉段長雲入伙,建立自己的聯盟?」

    「就憑他?哼!」劉克成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道:「樂飛,張志遠這個人我認真研究過,他的履歷非常簡單,燕京大學的研究生,畢業后就分配到北州市交通局工作,一干就是十幾年。他能夠一下子冒出來當縣長,據說與他的大學同學有一定的關係。」

    「可能你們覺得他是市長林海鋒的人,錯!像他這種小角色怎麼可能進入林市長的眼裡。我聽人談起過,他有個大學同學現在在京城,生意做得很大,且頻繁能夠接觸到一些高幹子弟,一次偶然機會相遇,他這個同學出手相助,才有了他今天的位置。」

    張樂飛領悟能力快,連忙道:「也就是說,張縣長背後的靠山也不牢靠?」

    劉克成靠著座椅上,搖晃著道:「可以這麼說吧,至少他在北州市的關係網單一,根基不行。至於他那個大學同學完全可以忽略。我問問你,同學和朋友之間的感情哪個更牢靠?」

    張樂飛不假思索地道:「朋友!」

    「錯!」張志遠用手指敲著桌子道:「那個都不牢靠!不管是那種關係,是要靠利益來維繫,一旦中間沒有利益潤滑,再好的關係漸漸就淡了。你說張志遠和他同學一個地下,一個天上,他能大事小事去求人家辦嗎?說得不好聽,他同學給他個縣長噹噹,不過是在他面前炫耀自己的能力,告訴他,你看我現在混得,春風得意!如果我們能看透這一點,就能對症下藥。」

    張樂飛不得不佩服劉克成,在琢磨人事方面可真是用心。張樂飛趕緊抓住有利時機拍馬屁:「劉書記,張某實在佩服你事無巨細,高瞻遠矚,什麼事都逃不過您的眼睛,您這樣的工作態度,下面的人怎麼能不服你呢?」

    「哈哈!」劉克成聽了很是受用,心情舒暢地道:「樂飛啊,我告訴你,管理這麼大的一個縣,需要的是什麼?需要的是魄力,需要的是膽識,但更需要的是眼睛!只要你能把每一個人盯死咯,管好人,用好人,你就算不在十天半個月,南陽的太陽照樣升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