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23 硝煙漫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23 硝煙漫起字體大小: A+
     

    7點11分,劉克成出來了,後面跟著一位美女。那美女陸一偉認得,是縣一中教師,也就是國土局局長的老婆周麗霞。看到這一幕,陸一偉有些傻眼,儘管他聽說過劉克成的風流史,不是親眼看到,還真有些不相信。

    眼前的劉克成,要不是他自己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陸一偉曾經決心一定要報仇,可自己不過是個小小的副鎮長,怎麼能撼動縣委書記?簡直是痴人做夢。不過現在不一樣了,張志遠向他投了橄欖枝,何況張志遠對劉克成也心存不滿,正好能借張志遠之手,將這個老奸巨猾,飛揚跋扈的蛇鼠之輩趕出南陽縣。

    陸一偉氣得捶胸頓足,後悔沒帶相機,把這麼一個抓住劉克成小辮子的好機會錯過了。不過他很快冷靜下來,既然劉克成有這一次,相信很快就有下一次。

    待劉克成走遠后,陸一偉示意李海東不要跟著太近,兩人到路邊的早餐攤上吃了點飯,才返回南陽縣。

    回到南陽縣,陸一偉簡單與李海東交談幾句,開上自己的車往交警隊駛去。

    在交警隊,陸一偉通過好友找到昨晚跟蹤自己的那輛車,戶主顯示的是趙志剛。

    趙志剛在南陽縣也算是名人,憑藉在財政局當局長的姐夫發了不少橫財,在縣城經營著幾家娛樂場所,手底下養著一批打手,頗有黑社會的性質。此人心狠手辣,無惡不作,手上掌握著不少命案,是南陽縣的一顆毒瘤。可無奈於有姐夫罩著,沒人敢對他下手。

    「趙志剛跟蹤我幹什麼?」陸一偉很是疑惑。此人太過危險,難道他盯上了張志遠?不對!這裡面絕不是如此簡單。陸一偉大膽假設,會不會與劉克成有關係呢?

    張志遠的行蹤誰最了解的一清二楚?他又沒有秘書,除此之外就剩下兩種可能,要不是段長雲透露出去,要不是就是他的司機或者是政府辦主任蔡建國了。

    陸一偉很快否定了前者,段長雲和張志遠吃飯,不可能派人跟蹤,於情於理也說不通啊。他司機?似乎也不太可能,司機他帶過來的,何況又請假,那麼只有最後一種可能了,那就是蔡建國在跟蹤。想到此,陸一偉驚出一聲冷汗,政府辦主任跟蹤縣長,他出於何目的?

    陸一偉不知該不該把自己的推斷告訴張志遠,還不等想出兩全其美的辦法,張志遠已經來電話了,讓他直接去政協段長雲辦公室。

    進了段長雲辦公室,段長雲破天荒地起身迎接,讓陸一偉有些受寵若驚。段長雲在宣傳部擔任部長時,與楚雲池走得比較近,陸一偉自然把他當成楚雲池的盟友。可楚雲池出事以後,段長雲卻退縮了,沒有勇氣站出來提楚雲池說兩句好話。甚至劉克成主持常委會決定陸一偉的去留時,段長雲也投了贊成票。

    官場就這麼殘酷,甭看平時走得再近,一旦一方落水,不過去踩你兩腳就算關係不錯了。保護自己是官場的生存之道。

    段長雲搖著陸一偉的手,又拍了拍肩膀,故作深沉道:「一偉啊,你受委屈了。」

    陸一偉不知該如何搭腔,只好笑了笑道:「段主席,沒有您的栽培,我陸一偉不會成長的這麼快。」

    「你,你看看他……」段長雲轉身對張志遠道,然後又嘆了口氣道:「這個陸一偉,就是個硬骨頭,來,快坐!」

    段長雲落座后,與張志遠攀談起陸一偉,道:「張縣長,我不瞞你說,現在的小年輕浮躁的很,恨不得一步登天,要是受點打擊,就縮著脖子鑽進龜殼不敢露面。可你看看陸一偉,經歷了那麼多風雨,依然屹立不倒,這種人才是真男人,您一定要重用啊。」

    張志遠笑笑,不作聲。對於涉及前任的事,他不發表任何意見。

    兩人交談,陸一偉仔細觀察張志遠身邊的水杯,茶水明顯淡了許多,這說明張志遠老早就過來了,可能事情已經談完,才把自己叫過來。

    段長雲見陸一偉的話題提不起張志遠的興趣,於是轉移話題道:「張縣長,政協什麼都缺,就是不缺空房子,要是你打算把創衛指揮部設在政協,隨後我就讓他們把整個一樓騰出來,用作辦公使用。」

    張志遠端起茶杯喝了口水道:「如果劉書記那裡通過的話,這些事你直接安排陸一偉就行了。」

    「好,好!」段長雲也意識到,張志遠這是重新起用陸一偉了,這小子的運氣還真好,可他不知道陸一偉背後是由誰撐腰,難道是楚雲池?

    對接工作完成後,張志遠起身道:「好了,就這樣吧,待會我去劉書記辦公室商談此事,你等我電話吧。」說完,帶著陸一偉離去了。

    出了政協大樓,陸一偉左右為難,跟著張志遠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走吧,自己無名無分,既不是政府辦的人,又不是他的秘書。不走吧,這些天來,張志遠一直重用自己,大有培養他的意思。

    張志遠似乎看出了陸一偉的心思,上車前對陸一偉道:「你先回去吧,手機保持24小時開機,有事我聯繫你。」

    陸一偉走後,縣委大樓里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鬥即將打響,這場「戰役」不管誰勝誰負,都決定著整個事態的走向,包括陸一偉的命運。

    張志遠的話讓陸一偉放下手頭的一切事情,坐在家裡安心等待著電話。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張志遠起用他,對他來說是件好事,終於要從北河鎮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跳出來,他應該激動萬分,甚至感恩戴德地說一通報答的話,可他心境異常平靜,沒有激起一層漣漪,平靜地讓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相反,他覺得這不一定是好事,他預感到事情並不是如此簡單,很有可能再次捲入權力鬥爭的漩渦。而這次鬥爭的對象依然是老對手劉克成。

    當年鬥爭的殘酷依然歷歷在目,儘管楚雲池的手段強硬,卻抵不過劉克成的手腕有勁,還不等楚雲池露出獠牙,劉克成已經把他給拿下了。面對如此強勁的對手,剛剛出任縣長的張志遠能斗得過他嗎?

    張志遠資歷太淺了,劉克成壓根就沒把他放在眼裡。縱然你的後台硬,可真要針尖對麥芒,誰贏誰輸還真不一定。當年的楚雲池有後台吧,還不照樣讓劉克成略施伎倆趕出南陽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