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22 暗裡調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22 暗裡調查字體大小: A+
     

    陸一偉也算見過大場面的人,但眼前的這一幕幕,讓他不禁感嘆:「如今的南州與從前真是不可同日而語。」再看看北州市,如同一位患了氣管炎的病人步入老年,老氣橫秋,步履蹣跚,沒有一絲活力,更談不上激情。而南州市少壯年輕,激情四射,活力無限,怪不得一些人趨之若鶩,奔走相告,紛紛在此擲金購房置業,是個靠「房子堆砌起來的城市」。當然,南州是成功是偶然性和必然性的有機統一,不具有可複製性。

    張志遠並不為周圍的環境所干擾,這一切對他來說似乎很尋常,手插風衣口袋,眼睛直視前方,步態穩健地闊步前行。走到電梯口,陸一偉搶先一步按下電梯按鈕,然後側身讓張志遠先進。

    進了電梯,陸一偉有些忐忑不安。從直覺判斷,張志遠不可能同時邀請劉克成和段長雲,即便有可能,完全可以在南陽縣,何必大老遠地跑到南州市,何況自己出現在這種場合也不適時宜,想必張志遠能明白個中枝枝蔓蔓。

    一時間,陸一偉陷入兩難境地。如果張志遠沒有邀請劉克成,萬一他倆突然碰面該有多尷尬,甚至引起無端猜疑。不行,必須了解今晚赴宴的人都有誰,思想經過激烈鬥爭后,陸一偉鼓起勇氣,換了種口吻詢問道:「張縣長,今晚吃飯是不是有重要客人,我車裡還有兩瓶好酒,要不我下去拿上來?」

    張志遠搖搖頭道:「不用,也沒什麼重要客人,就是老段,可能他還叫了公安局的蕭局長,就我們幾個在一起聊聊天。」

    沒有劉克成,那就說明這是巧合,是偶遇。張志遠剛說完,電梯門打開了,陸一偉反應迅速,身子一下子閃到前面,擋住張志遠,並按下了關門鍵。

    電梯門關上后,陸一偉回頭道:「張縣長,你不能下去。」

    張志遠有些莫名其妙,疑惑地道:「為什麼?」

    陸一偉湊到張志遠耳邊小聲說道:「縣委劉書記也在這家酒店。」

    張志遠臉色驟變,冷靜了片刻,道:「你給段長雲打電話,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一偉要比張志遠沉穩許多,道:「張縣長,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說完,又按下電梯的「二層」鍵。

    到了二樓,陸一偉先閃出去,查看了周圍的環境,才示意張志遠出來。兩人加快腳步,順著樓梯下樓,直接從後門來到後院停車場。

    上了車,陸一偉打開車燈,指著前方的轎車道:「張縣長,您看!」

    張志遠沒有多說,聲音低沉地道:「不吃了,回南陽。」

    先是有車輛跟蹤,又是劉克成的意外出現,不得不讓張志遠生出一連串疑問,他認為,這一切絕不是巧合,自己今晚的行蹤相對保密,除了赴宴的沒有其他人知道,這裡面肯定是有人從中作梗,難道是段長雲?

    陸一偉小聲提醒道:「張縣長,要不要給段主席打個電話?」

    「不必了!」張志遠果敢幹脆,擲地有聲,可見他很是生氣。陸一偉沒再堅持,開車駛出了酒店。

    快到南陽縣時,段長雲打過電話詢問,張志遠回答道:「今晚臨時有事,就不過去了,改天吧。」說完,便掛斷電話。

    到了縣委家屬院,張志遠要下車時,陸一偉道:「張縣長,要不要我去了解下事情的真實情況?」

    張志遠把邁出去的一條腿又收回來,思考片刻,道:「我需要真實情況,記住,要不露聲色。」

    「好,張縣長,您放心,那您晚上沒吃飯,要不我去給您買點飯回來?」陸一偉道。

    張志遠擺擺手道:「算了,我有點累,先回去休息了。」說完,下車離去。

    待看到張志遠上樓后,陸一偉掉頭駛出縣委大院,拿出手機打給李海東:「你現在在哪?」

    李海東此刻正在請工商局的幾個領導吃飯,商談註冊公司的事,他退出房間道:「陸哥,我在縣城吃飯了,有事?」

    「哪個飯店?我現在去找你。」

    李海東抬頭看了下道:「周記骨頭王。」

    「好,你在樓下等著,我馬上到。」

    到了飯店門口,李海東跑到駕駛室一側,給陸一偉打開車門。陸一偉下車道:「吃完飯沒?你現在跟我去一趟南州市。」

    李海東為難地指了指樓上道:「上面還有工商局的領導,我突然走了不合適吧?」

    陸一偉明白李海東在做什麼,沒有過多詢問,道:「吃得怎麼樣了?」

    李海東苦笑一聲道:「那幾個領導個個能喝,現在還在興中,估計要持續一段時間。」

    即便是有再重要的事情也得放下,張志遠交待的事情才是重點。陸一偉揚手一揮道:「走,我上去會會他們。」

    快要進門時,陸一偉突然想起自己被人跟蹤一事,顯然不能再開自己的車去南州了。轉身對李海東道:「你不必進去了,你現在去找輛車,要快!」

    李海東走後,陸一偉整理了下衣服,推門而入。

    工商局的幾個頭頭看到進門的人是陸一偉時,都愣怔在那裡,還是副局長郭萬福反應快,起身叫道:「哎喲!真是稀客啊,什麼風把我們的陸鎮長吹來了,來來來,快坐!」然後又沖著門外道:「服務員,再添副碗筷。」

    陸一偉坐下后,笑著解釋道:「李海東家裡臨時有點事就先走了,由我替他作陪不知大家有沒有意見呢?」

    在座的都不是傻子,李海東一個小小的村長,憑什麼能力成立公司,背後肯定是陸一偉在攛掇。郭萬福給陸一偉倒滿酒後道:「陸鎮長啊,這本來就是你的事,你說你讓一個村長來打發我們,是不是看不起我們啊?你來得正好,公司能不能順利註冊,就看今晚的感情深不深了。」說完,和在座的使了個眼色,都紛紛領會意圖。

    陸一偉不想糾纏,越快解決越好,道:「郭局長,你這話說錯了,我充其量是個出謀劃策的,你說我成立公司,這不是讓我犯錯誤嘛。不管怎麼說,今天有幸聚到一起,你們說怎麼喝就怎麼喝,我陸一偉奉陪到底。」

    「好,爽快!我就喜歡爽快的人!」郭萬福沒想到陸一偉沒有半點拒絕,暗自感嘆道:「給領導當過秘書的人就是不一樣,要是沒有那檔子事,說不定現在就是某個單位的一把手。」

    在郭萬福的招呼下,眾人都紛紛舉杯和陸一偉喝酒,幾圈過後,陸一偉從旁邊的柜子上拿了幾個杯子道:「拿酒盅喝酒一點都盡心,來,我們換大傢伙,一人半杯,怎麼樣?」

    眾人面面相覷,不敢搭腔,顯然被陸一偉的架勢唬住了。郭萬福不懼,道:「好,半杯就半杯。」

    酒過三巡,地下已經扔著五六個酒瓶,除陸一偉還直挺挺地坐著外,其他人都爬到桌子上,嘴裡還念念有詞:「來……繼續……喝。」

    陸一偉見此,叫服務員進來結賬,並道:「給這幾位先生一人拿兩瓶好酒,再拿一條好煙。」

    把這群酒鬼打發走後,李海東開著牛福勇的車駛了過來,陸一偉爬上車,一冷一熱,頓時覺得肚子里翻江倒海,又迅速打開車門,嘔吐起來。

    吐了后,陸一偉感覺身上輕鬆了許多,剛才一通喝,至少喝下去一斤多。

    「陸哥,你沒事吧?」李海東關切地問道。

    陸一偉像一攤肉般躺在那裡,有氣無力地抬起手擺了擺道:「不要管我,去南州。我先睡一會,到了叫我。」

    到了麗都苑酒店後院停車場,陸一偉看到劉克成的車依然在那裡停放著,又仔細尋找了一遍政協主席段長雲的車,不見蹤影,一顆心落地。這說明,段長雲和劉克成並不是一起的。

    「既然自己能發現劉克成的車,那麼段長雲是不是也發現了呢?」陸一偉如是想。如果真是如此,段長雲和張志遠之間會不會產生誤會?

    陸一偉不想去深追究,把這一切彙報給張志遠。張志遠同樣鬆了口氣,沒有多說。

    至此,張志遠交待的事情完成了,可讓陸一偉好奇的是,劉克成到底和誰在一起,這麼晚了還不離去,難道今晚要在此居住?

    難耐好奇,陸一偉決定一查到底。他讓李海東把車開到對面的一家酒店,挑了個能觀察到麗都苑酒店的房間住了下來。第二天早上,陸一偉早早醒來,讓李海東去看一下劉克成的車還在不在,而自己眼睛不眨地死死盯著對面,生怕錯過了什麼。

    不一會兒,李海東回來說,車子還在。於是兩人快速退房,下樓跑到停車場,靜等著即將發生的好事。

    到了南州,已經是晚上九點多,李海東叫醒陸一偉詢問具體位置,陸一偉頓時精神抖擻,先是看了下後面有沒有跟蹤,然後指揮著李海東往麗都苑酒店走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