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14 情緒低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14 情緒低沉字體大小: A+
     

    曹曉磊乾脆和陸一偉坐到同一把椅子上,湊到陸一偉耳邊,一字一句地道:「馬志明要調到市裡了。」

    「瞎扯!」陸一偉推開曹曉磊道:「我和馬志明什麼關係,他調動怎麼可能不告訴我?」

    「是!你們是好哥們我不可否認,你認為他是你好哥們,難道他馬志明就把你當好哥們了嗎?」曹曉磊露出耐人尋味的奸笑。

    陸一偉心裡一緊,有些慌亂。他從來不懷疑他和馬志明的關係,一心把他當成好哥們,正如曹曉磊所說,馬志明把自己當朋友了嗎?這個問題他壓根就沒去想過。

    見陸一偉愣怔在那裡,曹曉磊又下了一劑猛葯,道:「你知道馬志明要調到哪個部門嗎?」

    這也正是陸一偉急切想知道的,但他還是盡量保持冷靜,看著曹曉磊不作聲。

    曹曉磊伸出手指,指了指陸一偉道:「馬志明要去市文化局稽查隊當隊長。」

    陸一偉頓時感覺頭暈目眩,手中的酒杯差點滑落在地。曹曉磊說這話的時候,他已經能猜到馬志明的升遷應該和楚雲池有一定關係。可現在,曹曉磊已經證實了自己所想,楚雲池是市文化局局長,馬志明調到文化局,肯定是楚雲池在背後幫他。難道這些年中,馬志明和楚雲池一直有聯繫?

    陸一偉變得有些急躁起來,他抓住曹曉磊手臂搖晃道:「這些你都是聽誰說的?」

    曹曉磊道:「我猜你也不知道這件事。前兩天,我陪著我們經理到市裡出差,恰好飯桌上有一位市文化局的副局長,他就隨口一說,發現自己說漏了嘴,就沒有繼續往下說。我當時也不相信是真的,不過我覺得有一定可信度。我覺得你對這件事感興趣,就順便和你提提。」

    陸一偉震驚了,他的雙手緩緩鬆開曹曉磊,精神恍惚地坐到那裡,一聲不吭。

    石曉曼見此,上前就踢了曹曉磊一腳,罵道:「你不說會死啊,喝了兩盅馬尿不知道天南地北了。」

    曹曉磊紅著臉晃晃悠悠站了起來,推開石曉曼道:「你知道個屁,即便我今天不說,陸哥遲早有一天會知道的,晚知道還不如讓他早點知道,好讓他有心裡準備。」

    「就你話多,本來好好的,一頓飯讓你吃成這……」石曉曼繼續埋怨著曹曉磊,而這是陸一偉拿起桌上的半瓶酒一股腦喝下去,然後走到門口,取下衣服,踉踉蹌蹌走了出去。

    石曉曼見狀,趕忙追了出去,扶著陸一偉關切地道:「陸鎮長,你……你沒事吧?」

    陸一偉依然不說話,搖了搖頭掙脫開石曉曼,往車的方向走去。

    「不行!你喝成這樣,決不能開車。」石曉曼見陸一偉要開車,上前伸開雙臂堵住車門。

    「讓開!」陸一偉大聲一喝,一把把石曉曼推開,拉開車門一猛子扎進去。

    石曉曼不管不顧,搶過陸一偉的車鑰匙,幾乎用懇求的語氣道:「陸鎮長,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可你不能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啊,萬一要是出點什麼事,你對得起你的家人嗎?對得起關心你,愛護你的人嗎?如果你執意要開車,你下來,我來開!」

    陸一偉偏頭看了看生氣的石曉曼,心中的怒火熄了一半,還好頭腦處於半清醒狀態,猶豫了片刻,下來挪到副駕駛室。

    石曉曼哪會開車,只不過前些年有人教過她,現在早就忘記了。她上了車,有模有樣地擺弄了半天,然後轉身緊張地問陸一偉:「哪,哪個是一檔啊?」

    陸一偉沒好氣地下了車,把石曉曼從駕駛室拉下來道:「行了,你回去吧,你老公還需要照顧,我清醒著呢,我沒事!」說完,踏進了車,熟練地操作著。

    石曉曼實在不放心,就在車子駛離的瞬間,她又迅速跳上了副駕駛室,關切地道:「我還是送你回去吧,你這個樣子我實在不放心。」

    陸一偉苦笑了一下,往家的方向開去。

    到了家,石曉曼又攙扶著陸一偉上了樓。進門后,陸一偉沒心思換鞋,走到客廳把車鑰匙往茶几上一扔,頭往沙發上一靠,閉上眼睛回想著曹曉磊的話。而石曉曼則忙活著給陸一偉倒水,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兩口子呢。

    「行啦,我這邊沒事了,你回去吧。」陸一偉睜開眼睛對石曉曼道。

    石曉曼把水遞過去道:「你真沒事吧?」

    陸一偉撥拉鼓似的搖搖頭,起身推著石曉曼往外走。

    石曉曼內疚地道:「陸鎮長,你千萬別放在心上,這事都怨我,要不是我張羅著請你吃飯,也不會成現在這個樣子,哎!」

    陸一偉打開門,道:「你說這是什麼事,我說不用你送我,現在又讓你一個人回去,要不我再開車送送你吧。」

    「不用,我下去打個計程車就能回去,你早點洗洗睡吧。」石曉曼看到陸一偉魂不守舍的樣子,內心總覺得對不住他。

    道別後,石曉曼正準備離開,對面的防盜門「哐啦」打開了,審計局的周建勝提著垃圾袋看到這一幕,愣在那裡不知所措。

    還是石曉曼反應快,轉身對陸一偉道:「陸鎮長,那你早點休息,徐鎮長們還在門口等著我。」說完,與周建勝微笑了下,快速下樓了。

    一個單身的醉酒男子,一個面帶紅暈頗有姿色的女子,深更半夜鑽到一起,不得不讓人浮想聯翩,周建勝當然不相信石曉曼的話,正準備與陸一偉說話,沒想到陸一偉只是淺笑了下,「砰」把門關上了。

    周建勝笑容僵化在臉上,忘記了自己出門是幹嘛來了,又提著垃圾袋進去,兩步並做三步走跑到陽台上,觀察石曉曼的行蹤。

    坐在沙發上的妻子看到周建勝神神秘秘的,便道:「讓你出去倒垃圾,你怎麼又提著垃圾袋回來了?」

    周建勝顧不上與妻子搭話,眼瞅著石曉曼坐著計程車離去后,才饒有興趣地走到客廳,把垃圾袋靠邊一放,樂滋滋地道:「媳婦,你猜我看見什麼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