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10 法外留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110 法外留情字體大小: A+
     

    這兩位常委屬於劉克成的忠實盟友,對劉克成是俯首帖耳,唯馬首瞻。南陽縣共有11位常委,這兩位常委算是既不靠前,也不靠後的常委,為什麼劉克成偏偏對這兩位如此上心?這和劉克成的性格和處事風格有一定關係。

    眾所周知,但凡重大事項和人事任免等問題就必須上常委會舉手表決,才能具有合法性。所以,能不能拉攏常委,是考驗一任領導的水平和權威。劉克成與其他領導不同,他認為,只要手裡握住了紀委和政法委,一切指令就能順利貫徹,這是為什麼呢?

    紀委這邊主要是對全縣黨員領導幹部進行紀律檢查,幾乎沒有一個領導幹部不害怕,劉克成巧妙地抓住底下人的這一心理特徵,把紀委攥在自己手中,假如誰不聽話,由紀委出面嚇唬一下子,既然就乖乖順從了。

    而政法委這邊主要分管公檢法司,屬於國家機器。按照法家的治國理念,只有把「勢」、「術」和「法」三者統一起來,才能維護和鞏固君主的絕對統治地位。劉克成權欲重,他認為,只有手裡掌握了國家機器,下面有任何風吹草動都不怕。

    說白了,還是他那套理論:只有將生殺大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就不怕下面的人翻天。這就是他的人生哲學。

    有人要問,組織部長不是管領導幹部嗎?可是,以劉克成的性格,他允許有其他人和他分享權力嗎?不可能!劉克成壓根就不把組織部長放在眼裡,直接從他手中把權力奪過來,組織部長自然就成了一個花瓶,一個擺設。

    劉克成如此集權,底下的人沒有怨言?沒有是假話,可劉克成的手段就是厲害,壓制著下面的人死死的,不給他們任何喘氣的機會,大多是敢怒不敢言,小心翼翼地苟延殘喘。

    廖閔元和張樂飛進來后,同樣聞到了劉克成的腳臭味,二人相互對望了一眼,沒敢做聲,坐到劉克成辦公桌對面的沙發上。

    劉克成中年喝了酒,還沒緩過勁來,先是大口喝了幾口涼好的濃茶,然後點上煙,靠著真皮轉椅,把腳放辦公桌道:「老廖,魏國強那邊情況怎麼樣?」

    這件事是劉克成親自下達指令,讓廖閔元辦的。廖閔元清了清嗓子道:「魏國強現在被控制在天璽元大酒店,有兩位紀檢幹部正在突審,如果不出意外,今天下午就會有一定收穫。」

    「他情緒怎麼樣?」劉克成漫不經心地道。

    「情緒十分激動,吵著鬧著要見你,說他是無辜的。」廖閔元道。

    劉克成哼笑了一聲,把腳放下來道:「無辜的?他是無辜的,難道是我抓錯了他?見我幹什麼?我和他有什麼好談的。」說完,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繼續道:「你們說說,他魏國強我平時待他不錯吧?怎麼能幹出這種事來?」

    見劉克成生氣了,張樂飛湊上前去,拿起桌上的熱水瓶倒滿水,安慰道:「劉書記,您也別生那麼大氣,魏國強我還是了解他的,這裡面一定是有人在陷害。」

    劉克成何嘗不是如此想呢,可上面給自己施加壓力,如果再不採取行動,做一做樣子給上面看,不好交代啊。

    廖閔元附和道:「是啊,劉書記,魏國強見了面就和我說,一定是有人陷害他,要我給他做主,您說說,這都是些什麼事啊。」

    劉克成許久沒發聲,處理魏國強,並不是他本意。這些年下來,魏國強算是對他忠誠的,尤其是悄悄地給他在北河鎮煤礦入了個乾股,光這一項每年都有好幾十萬的進賬。憑這點,劉克成必須把魏國強給保下來。可魏國強實在不爭氣,大錢小錢都能看在眼裡,就連修建學校的錢都敢私吞,簡直是膽大妄為。

    如何處理魏國強,劉克成有兩套方案。第一套方案比較激進,如果魏國強承認了,直接把他移交司法機關,讓他自生自滅吧。可這套方案有一定風險,萬一魏國強把自己供出來,且不是把自己也裝進去了?

    第二套方案比較保守,就是讓魏國強動用各方關係活動一下,盡量保住位子。然而魏國強關在裡面,如何讓他活動呢?

    這兩套方案,劉克成傾向於後者,所以他今天把張樂飛也找來。張樂飛和魏國強私下關係不錯,由他來處理這件事,效果要好許多。

    下定決心后,劉克成坐起來道:「廖書記,你這邊手不能松,繼續對魏國強進行審訊,審訊結果只對我一個人負責,其他人任何人都不能經手,你聽明白不?」

    廖閔元點頭道:「劉書記放心,我知道怎麼做。」

    「好,你去忙得去吧。」

    廖閔元走後,劉克成示意張樂飛起身看一下門外,確定沒人後,劉克成道:「樂飛,今天下午你想辦法見一見魏國強,告訴他,這不是我要搞他,是上面有人要查他。另外,你讓他趕緊派人到省城活動一下,爭取在專案組到來之前把這事給擺平咯!」

    張樂飛腦子轉得快,立馬明白了劉克成用意,道:「好,我待會就去見他。」

    「此外,你再查一下,到底是誰寫得舉報信?這他娘的眼裡還有沒有我?」劉克成一擂桌子,把張樂飛嚇了一大跳。

    張樂飛走後,劉克成把秘書何小天叫過來道:「小天,你安排一下,我晚上要去南州市。」

    何小天立刻心神領會,道:「還是老規矩嗎?」

    「哦。」劉克成考慮了一會道:「讓周麗霞陪我去吧。」

    「好嘞!我這就去安排。」

    劉克成有兩大愛好,嗜賭好色。俗話說:「遠嫖近賭」,劉克成深諳利害關係,直接把這兩項都搬出南陽縣,跑到臨市滿足自己的慾望。

    他每次到南州市,都會帶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縣一中的美女教師周麗霞。

    周麗霞也是有家室的人,不過她經受不住權力的誘惑,主動投入劉克成懷抱,自己雖沒撈到什麼好處,但自己男人已經國土局的局長,也算是沒有白獻身吧。

    關於周麗霞和劉克成之間的事,幾乎是公開的秘密,沒有人不知道。可劉克成總覺得自己做得比較隱蔽,沒有人會知道。周麗霞的老公一開始覺得恥辱,可在局長的位子上時間長了,他也想開了,反正就是男女之間的那點事,大不了自己也出去找女人就成,於是就進入了比較怪的循環,自己的老婆讓別人用,自己再出去找其他女人。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