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099 下來調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099 下來調研字體大小: A+
     

    李建偉說的不無道理,陸一偉也曾這樣想過,可他就是認死理,於是道:「建偉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知道該怎麼辦。」

    「哎!你好自為之吧。」見陸一偉還是不聽勸,李建偉有些想不通,無奈地掛斷了電話。

    陸一偉手捧著手機,愣怔在那裡思考著縣長張志遠調研的目的。張志遠到南陽縣已經將近半年時間,除了開開會,搞調研似乎並沒有什麼大的舉動,全然站在縣委書記劉克成身後敢當綠葉。

    南陽縣電視台的《南陽新聞》是陸一偉每日必看的,頭條往往不是劉克成就是張志遠。而縣長張志遠十分低調,下鄉調研時從來不帶記者,以至於讓人有種錯覺,這位縣長還不如上一任,下來是鍍金當跳板的。

    如果上級領導下來視察調研,假如劉克成陪同,張志遠總是躲得遠遠的,電視台和報社的記者取景都是個難題。不把縣長拍進去吧,可人家參加了,電視上不出現他的身影又不合適。為此,廣電局和報社的領導十分頭痛,和政府辦主任幾次溝通,都是無果。取景難也倒罷了,偏偏張志遠不上鏡,拍出來整個人都有些變形,瘦小的身軀蜷縮在角落,如果不知道的人,誰能辨認出那個是縣長。相反,劉克成長得體形魁梧,膘肥體壯,往鏡頭前一站,佔去屏幕四分之三,顯得十分霸氣。

    有的人說張志遠懦弱,要派面沒派面,要個頭沒個頭,瘦的像個猴,天生就不是當領導的料。有的人說他是在蟄伏,故意把自己裝進套子里,麻痹對方,待到時機一到,必定露出獠牙,給對方致命打擊,畢竟他還是新人,縣情不熟悉的情況下不適宜過早露出鋒芒。不管是哪一種,張志遠這位「空降派」要與「本土派」劉克成抗衡,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的。

    他現在突然要到北河鎮調研,到底有何目的?據陸一偉回想,張志遠自從到了南陽縣,基本上每個鄉鎮都去過了,唯獨沒有到北河鎮,其中個由值得讓人深思。

    陸一偉想了一會想不明白,乾脆不去想,拿起掃帚仔細打掃起來。

    而魏國強突然接到縣長要下去調研的消息后,火急火燎地往北河鎮趕,而鎮長徐青山還在請假為兒子操辦婚事做準備。路上,魏國強已經撥出電話打算通知鎮長徐青山,想了想又掛斷電話。緊接著打給辦公室主任,打掃衛生,布置會場,懸挂標語,準備情況彙報,並特意安排北河煤礦和溪口煤礦兩個煤礦,作為調研點。辦公室主任掛掉電話,立馬組織人力清潔衛生,他本以為通過自己之口傳達魏國強指令效果要好,可機關人員並不買賬,依然該聊天的聊天,該打牌的打牌,最後只召集了交通員和燒鍋爐的兩個臨時工。

    魏國強趕到后,見只有幾個人在清潔衛生,而且辦公室主任親自上陣,氣得站在院子里罵娘。這一罵效果出奇好,機關人員一窩蜂湧了出來,手插口袋站在院子里看臨時工打掃。

    「你們都是大爺!手插口袋站在哪裡幹什麼?大眼瞪小眼能打掃乾淨?還不趕緊去找工具!」魏國強被這群渙散的機關幹部氣得不輕,挺著大肚子手舞足蹈。

    機關幹部都回去取工具了,過了許久才出來一半,手裡拿著千奇百怪的工具,有拿掃炕的笤帚的,有拿添煤的小鏟子的,依然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愣在那裡,全然不顧魏國強的表情。

    魏國強發火了,走上前去吼叫道:「好哇!平時我不管你們也就罷了,下午縣長來調研你們也是這副德行,我告訴你們,今年年底考核的時候誰都不要來找我求情,測評下來是什麼成績就是什麼,你們給我撂挑子,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

    一位機關幹部站出來說話了:「我說魏書記,又不是我們不打掃,可鎮里窮得連掃帚都捨不得買幾把,你讓我們拿手去摳啊。」

    要說鎮里的財政大權是在鎮長徐青山手裡,魏國強強勢,硬生生奪了過來,留給徐青山的只有簽字的份。可他又是個精打細算的人,鎮里的每一筆開支他都要過問,必要的開支他允諾后,還要記錄在隨身攜帶的本子上,用外人的話說:「摳門摳到家了。」

    你就說這打掃衛生的工具來說吧,日常消耗品,該配就得配,再說又花不了幾個錢,一包中華煙足夠了。魏國強瞪著那位說話的幹部道:「誰說鎮里沒買了?你也好意思說,你自己說說,你從鎮里到底拿了幾把掃帚,拿了幾把鐵鍬順回你家了,都是一群吸血蟲!每次一打掃完,好傢夥!提著傢伙什就直奔家了,這可是公家的東西,你們家就缺買掃帚的錢了?」

    那幹部瞟了一眼,低聲道:「反正我沒拿!」

    「好啦!現在不是爭執這個的時候。」魏國強氣得沒話可說,他回頭對辦公室主任道:「李主任,你現在去買幾把掃帚去!」說完,腆著肚子上了樓,檢查會議室去了。

    魏國強前腳上樓,徐青山已經站到院子里了。徐青山請假確實是在為兒子的婚事做準備,也是在躲清閑。他接到政府辦好友的電話后也馬不停蹄趕回北河鎮,看到魏國強跳過自己已經在準備的,心裡極其不舒服。

    這次縣長調研對徐青山至關重要,他屬於政府序列的人,縣長才是他的「直系親屬」,真正的娘家人,何況又是第一次到北河鎮,現在就是有天大的事也得放下,給這位「少壯派」留下一個好印象,博得頭彩。這個風頭決不能讓魏國強搶去。

    徐青山到了二樓進了會議室,讓魏國強楞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道:「老徐啊,我還正準備給你打電話,想著你正忙,就沒給你打。還說等下午張縣長快到的時候,你過來就行。」

    徐青山才不相信魏國強的鬼話,但還是笑眯眯地道:「還是魏書記想得周到,我也是回來取個東西,聽到機關幹部人員說縣長要來調研,這不上來和你對接一下,看怎麼個接待法?」

    魏國強掏出煙遞給徐青山一支,道:「張縣長第一次來我們北河鎮,可沒有明確調研課題,說是下來看看,誰知道到底是要看什麼?工業?農業?還是經濟運行情況,不得而知,咱只能揣測,我安排去兩個煤礦,不知徐鎮長有什麼想法呢?」

    徐青山嘿嘿一笑道:「就按魏書記的辦!」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