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096 前妻回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096 前妻回家字體大小: A+
     

    陸一偉看著馬志明道:「我沒有要求,我只希望能給我一個交代,要不然我人不人,鬼不鬼的,誰見了我都像見了瘟神一般,遠遠地就躲開了。那你說,當初……」

    陸一偉還沒說話,馬志明就立馬打斷道:「一偉啊,我就想不明白,都這麼多年了,楚縣長都官復原職了,你這麼還在一個問題上死糾纏呢。要我說,楚縣長沒有錯,你也沒有錯,錯就錯在不適事宜。反過來說,你讓楚縣長怎麼給你交代?說你沒有參與?那你參與了沒有,這已經都不重要了。你這股軸勁必須改一改了。」

    陸一偉咬著嘴唇苦笑了一下,沖著馬志明點點頭,心中充滿憤懣和無奈。

    馬志明下車后,站在原地看著遠去的陸一偉,心中充滿無限愧疚,因為在不久的將來,他就要追隨老領導而去,到市文化局擔任文化稽查隊隊長,可以說這都是楚縣長一手操作的。然而,對於陸一偉的出路,楚縣長隻字未提,明顯地他成為了一粒棄子,說的難聽點,不過是別人的擋箭牌、墊腳石罷了。

    這一切馬志明又不能和陸一偉明說,真的挑明說了,不僅出賣了老領導,又把陸一偉給深深地刺傷了。馬志明手插口袋,把馬路上的一塊小石頭狠狠地踢開,裹緊衣服進了家門。

    其實這些事陸一偉心裡早就想過,可他始終不相信楚縣長真的把他給忘了。當初要不是陸一偉站在前面當擋箭牌,或許楚雲池就不是簡簡單單的免職,甚至可能有牢獄之災。這麼大的一個人情,難道就用區區五萬元就一筆勾銷了嗎?陸一偉每每想到此,就感到絞心般的痛。那種痛,旁人無法理解,只能咽到肚子,獨自一人承受。

    快到家時,陸一偉把車停到路邊,把音響調到最大,放聲痛哭起來。把積壓在心中的苦悶都通過哭聲轉化為動力,鼓勵自己勇敢堅強地生活下去。這種方式,也是陸一偉這麼多年唯一可以傾訴發泄的渠道。

    發泄過後,陸一偉打開車燈整理了下凌亂的頭髮,用衛生紙壓了壓紅腫的眼睛,一切恢復正常,往家裡走去。

    陸一偉的家是審計局的家屬院,是當年前妻的父親,也就是現任政協副主席李登科送給他們的婚房。離婚後,前妻李淑曼帶走了孩子,而把這套房子留給了他。陸一偉很少回來住,一般就住到東瓦村,他不想回家,因為一回到家就能想起曾經的影子,熟悉的面孔,調皮的女兒歷歷在目,對於他來說是一種精神上的折磨。

    陸一偉停好車,整理下衣服,本能地抬頭一望,發現位於三樓的家居然亮起了燈,讓他有些迷糊。「難道是上次走的時候忘記關燈?」陸一偉如是想,帶著疑問陸一偉匆匆上了樓。

    到了家門口,陸一偉熟練地掏出鑰匙開鎖,就在這個時候,門突然打開了。讓陸一偉驚奇的是,開門的人竟然是自己的前妻李淑曼。

    「快進來,外門冷。」李淑曼一副賢妻良母狀,已經從鞋櫃里取出拖鞋放到陸一偉腳下。

    陸一偉吃驚地看著李淑曼,一隻腳蹬掉另一隻腳上的鞋,緩慢換上拖鞋。而李淑曼也不管陸一偉異樣的眼神,走到他身後,忙活著把他脫掉外套,並拍了拍衣服上的土掛在了旁邊的衣架上。

    「還沒吃飯吧?我已經做好了,就等你回來了。」李淑曼一邊說一邊往廚房走去。

    陸一偉看著李淑曼的背影移步到沙發上,眼神始終沒有離開李淑曼,直到李淑曼再次提醒,陸一偉才反應過來,怔怔地問道:「你啥前回來的?」

    李淑曼賢惠地一笑,從酒櫃里取出一杯葡萄酒,道:「今天下午。」

    「那小雨呢?」陸一偉追問道。

    「小雨在她姥姥家。」

    「哦。」陸一偉有些不敢相信,因為這是前妻與自己離婚後,第一次踏進家門。陸一偉環看了一眼整潔的家,就猜到李淑曼幫他收拾了。家裡好久沒有女人,陸一偉一時間還無法適應。

    「快過來吃飯,我做了你最喜歡吃的紅燒排骨。」李淑曼一點都沒有生疏感,好像是出了趟遠門剛回來似的。

    陸一偉已經吃過飯,但熟悉的聲音、熟悉的環境,甚至熟悉的味道讓他深深感動了,他走到餐廳,看著一桌子豐盛的飯菜,眼眶不禁濕潤,這個餐桌有多少年沒有用過了。陸一偉很少在家吃飯,就算在家吃飯都是吃泡麵,燒開水泡好,然後端到茶几上一邊看電視一邊吃,吃完后扔掉垃圾桶,蓋上被子在沙發上躺著睡了。往往是早上醒來,電視還開著。然後他關掉電視,快速洗漱,又離家上班了。

    李淑曼拿出很久沒使用過的高腳杯,倒滿葡萄酒,坐到陸一偉對面,臉上掛著溫暖的微笑看著前夫狼吞虎咽地吃著,有了家一般的溫馨。

    「你也吃。」陸一偉對李淑曼說道,倆人之間有些生疏,相互客套起來。

    李淑曼端起酒杯,一口氣喝了下去,飽含著酸甜苦辣,五味雜陳。然後倒滿第二杯,低著頭道:「我離婚了。」

    聽到這句話,陸一偉放下筷子再次吃驚地看著李淑曼。

    李淑曼不看陸一偉捋了頭髮,苦笑著道:「我受夠了,自從上次見到你后,我就下定決心,要給小雨一個健康安穩的成長環境,要不然我良心上過不去。」

    「多久的事?」陸一偉用紙巾擦了擦嘴,問道。

    「上個月,所有的一切我都留給了他,我就帶著小雨凈身出戶,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小雨和你沒有什麼值得我留戀的。」說到此,李淑曼已經是滿臉淚水,又把一杯酒喝了下去。

    陸一偉見李淑曼還要倒酒,他把杯子奪了過來,道:「你不能再喝了,你不能喝酒,你到忘了,你一喝酒就過敏,身上大片大片地長疹子……」陸一偉不經意間說出了李淑曼的身體細節。他自己也意識到了,於是戛然而止。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