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094 楚派聚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094 楚派聚會字體大小: A+
     

    陸衛國的身體要比前一陣子強多了,腿腳靈便,完全看不出得過一場大病。他道:「我哪兒都不去,在桃源村就好。」然後掏出煙,給陸一偉丟過去一支,自己吧嗒吧嗒抽了起來。

    陸一偉看著父親生氣的樣子十分好笑,他幫著父親拍了拍身上的灰道:「爸,我也不勸你了。不過呢,你兒子快要結婚了,要是給你生個大胖孫子,總不可能送到村裡來帶吧?」

    「啥?」陸衛國被煙嗆得咳嗽了幾聲,激動地道:「你說啥?」這時,從門外進來的劉翠蘭也站在地上,問道:「你說得是真的?」

    陸一偉見此招見效,笑著道:「那還有假?千真萬確。如果你們同意的話,我打算明年就把婚事辦了,對方是大城市家的女娃,你讓人家到家裡來,也不太現實吧。」

    「搬!明天就搬!」陸衛國一反常態,把手中的煙頭掐掉,激動地說道,「這是好事,為了我將來的孫子我也要搬下去。孩他娘,吃過飯你就去收拾東西,除了值錢的東西啥都不要了。」

    「好,好,好!」劉翠蘭同樣激動地連說了三個好字,撩起圍裙擦著眼角的淚水。

    陸一偉見父親立說立行,於是安慰道:「爸,這樣,給我三天時間,三天後我上山來接你們。」

    「好!中午咱父子倆好好喝一頓。」陸衛國高興地道。為了兒子的前途,當父母的啥都捨得,甭說搬家,就是要命都願意付出。

    父母堅定了決心,陸一偉心裡暖融融的,下午就回到南陽縣城,直接把車開到了旅遊局。

    旅遊局說是屬於政府序列的單位,但看在什麼地方。如果說在東州市,旅遊局絕對是個好單位,想去那當官的就算不動手掐架,也要爭個頭破血流,誰讓當地有著優厚的自然資源,而且當地政府也十分重視,一般情況下,在東州市當上旅遊局局長,基本下一步可以入常,這已經成了固定的格式。

    反觀南陽縣旅遊局,當地雖有旅遊資源,可苦於短缺資金無力開發,就算是開發,交通不發達就遏制了發展前景。所以,旅遊局和檔案局、統計局、文聯等單位一個樣,就是養老的單位。基本上是照顧一些幹了一輩子革命工作的老同志,在退休前當一把正職的癮,也就不枉此生了。

    而現任旅遊局局長馬志明卻並不是老幹部,而是正值年富力強,充滿幹勁的大好年景。不料,陷入政治漩渦,與陸一偉一樣,成為了政治犧牲品,從交通局局長的位子上挪到了旅遊局,一干就是五年。

    單位的好與壞,從單位的建築就能看出來。好比剛剛新建的財政局,五層樓房貼著金光閃閃的瓷磚,院子里還有小花園及籃球場,富麗堂皇,氣派十足,成為了南陽縣地標性的建築。再看看旅遊局,依然在改革開放前的「縣委」大院辦公,一個院子擠了二十多個單位,當然都是些冷門單位和一些社會團體,勻到旅遊局頭上,才有六間辦公室。

    六間就六間吧,局長佔兩間,剩下的20多個人就擠在狹小的空間里,情況可想而知。馬志明也有辦法,想出了輪流上班的制度,三班倒,也就是說把單位的人分成三組,一組上一個星期班,以此類推。反正旅遊局又沒啥鳥事,這樣一來,大家都十分尊敬善解人意的馬志明。

    陸一偉沒有敲門就推門進了馬志明的辦公室,馬志明正閑的沒事做坐在沙發上發獃,看到陸一偉,急忙起身迎了進來,泡了一杯茶,笑著道:「你可是好久沒來我這了啊,正好,我想要找個說話的人,你就來了。」

    陸一偉把兩條煙放到茶几上,道:「知道你單位窮,這兩條你先拿著抽,不夠了我給你買。」

    馬志明眼眶微微熱,也不客氣放進了抽屜,道:「也只有你老弟,還能想得起我來,哎!」

    「說什麼呢!你老以前也沒少幫我,今天我來求你件事,幫我踅摸上個庭院式房子,現在就要。」陸一偉道,倆人雖相差差不多10歲,但倆人談話十分隨意。

    馬志明好奇地問:「你買房子作甚?你不是還有套單元樓嗎?」

    「我給我爸媽住,二老年紀大了,況且我們村交通不便,早該搬下來了。」

    「還真巧了,我一同學把他爸媽接到了省城,託付我照看,我給你問問他買不買?他家就在城南,前幾年新蓋的房子。」馬志明說完,掏出手機就撥出去號碼。

    不一會兒,談判結束,得到一個十分滿意的答覆,人家同意賣。馬志明道:「對方同意了,不過價錢有點貴,他說房子前年才裝修的,如果賣的話家裡的東西都不搬走,進去就能住,20萬,你看成不成?」

    陸一偉眼皮也不眨,拍著大腿道:「行!告訴他,我現在就要。」

    馬志明再次打電話,那邊見對方豪爽,同意明天就回來簽協議,一手交錢一手交房。

    辦成了這事,陸一偉心裡也踏實了許多,道:「晚上叫上李胖子他們聚一聚?我請客。」

    「好哇,我正好有此意,我一會去約他們,好久沒在一起聚了,今晚喝他個一醉方休,哈哈。」馬志明壓抑的心情一下子釋放出來,現在的他也只能靠酒精來麻醉自己。

    冬天天黑的早,不到6點外面已經是漆黑一片。陸一偉拉著馬志明到了他們經常聚會的「豆娘餐館」,徑直上了二樓包廂。不一會兒,政府辦副主任李建偉和紀檢委副書記趙東升抱著酒樂呵呵地進來了。

    他們四人經常在一起聚會,原因在於他們身上打上了「楚派」的標籤,都被縣委書記劉克成打壓過,可結局大不相同,陸一偉最慘,次之馬志明,而李建偉和趙東升相對來說還不錯,至少還在要害部門,但都是坐冷板凳的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