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093 回家探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093 回家探親字體大小: A+
     

    自從北河鎮換屆選舉以來,陸一偉一直沒有時間回家,現在終於閑下來了,他先去了躺縣城,給身體有病的父親買了些葯,又給家裡添置了台彩電,開著自己的新車回到了南陽縣谷陽鄉桃源村。

    桃源村如同它的名字一樣,就像個「世外桃源」,到了谷陽鄉還要走10多里山路,基本上與外界隔絕。近些年來,村裡一些有能力的基本上都搬到了鄉里,剩下的都是一些孤寡老人和留守兒童。

    要說以陸一偉的能力完全可以把父母親接下來住,可戀土情結嚴重的二老死活不肯挪窩,就是死也要死在這片生於斯長於斯的熱土上。無奈之下,陸一偉只能尊重二老的意見。

    回到村子里,房頂上、院子里到處都是白雪皚皚,小路上的雪很新,幾乎沒有走動過的痕迹,由此判斷,最近一段時間既沒有人進來,也沒有出去。

    村裡安靜的出奇,除了幾聲狗叫聲和羊叫聲,似乎沒有任何喘氣的生物。大多房屋已經被拆掉門窗,裸露在外面的土坯十分凄涼,院落里的石碾沒有了昔日忙碌的景象,孤零零地躺在那裡,似乎在傾訴著孤寂的悲戚。整個村落似日本鬼子掃蕩一般,除了雪,還是雪。

    陸一偉看著熟悉而又陌生的家鄉,心裡十分難受。小時候,村裡可熱鬧了,尤其是下了雪,小夥伴們穿著厚厚的棉襖,集結在後山的一個小坡上,人造出一個滑雪場。一群人爬到山頂,席地而坐,後面一人使勁一推,瘋狂而刺激地沖了下來。這種簡單而又枯燥的遊戲卻讓陸一偉他們十分喜愛,往往都是從早玩到晚,樂不思蜀。

    晚上回到家,首先是要接受父親的一頓揍,長長的扁擔結結實實打在磨出大窟窿的屁股上,痛得陸一偉哭天喊地。父親暴打后,母親又心疼地把他抱在暖和的炕上,脫下棉褲,借著昏暗的煤油燈仔細縫補著褲子。再玩得最瘋狂的時候,陸一偉一天要磨破兩三條褲子,甭管父親再怎麼生氣,都阻擋不了愛玩的心。童年是美好的,現在陸一偉想起來,都覺得無比懷念。

    快到家門口時,總算見著個人。只見隔壁鄰居王老三準備出去放羊,見到陸一偉后,高興地打著招呼:「偉子,你回來了啊。」

    陸一偉從懷裡掏出煙,給王老三發了根煙,直接把整盒裝進了他口袋,道:「嗯,回來了,王叔你這是去放羊啊。」

    「嗯,這群玩意兒一天不吃東西那成,你快回家吧,中午回來了咱爺倆好好嘮嘮。」說完,手中的鞭子一揮,趕著羊群走了。

    陸一偉看到自家院子里已經掃了雪,提著一大堆進了家門。陸一偉家還是建國時期建的房子,厚厚的土坯牆有一尺余,顯得十分笨重。但這種房子保暖性能強,陸一偉剛掀起門帘,眼鏡片就蒙上了一層薄霧,看不清任何東西。

    陸一偉母親此刻正在搓玉米,看到兒子回來了,興奮地把手中的活扔下,雙手在圍裙上擦了擦,道:「偉子,你回來了啊。」

    陸一偉憑著感覺把東西放到柜子上,然後把眼鏡取下來用衣服的一角擦拭了一下,戴上后問道:「媽,我爸呢?」

    母親劉翠蘭一邊給兒子倒水,一邊道:「你爸呀,自從身子骨好了以後就閑不住,這不上山砍柴去了。今天早上還念叨你,沒想到你回來了。」兒女在外,母親劉翠蘭是牽腸掛肚,經常心裡牽挂著,嘴裡念叨著。

    陸一偉埋怨道:「他腿腳剛剛好利索,你就讓他上山,剛下了雪,就不怕滑到啊,他在哪,我去找他。」

    劉翠蘭把一杯熱水遞給陸一偉,嘆了口氣道:「你爸就是勞苦命,你也別管著他,好不容易能動彈了,就讓他出去活動活動吧,待在屋子裡也能憋出病來。」

    陸一偉見此,也沒再說什麼,又問道:「玲玲最近來電話了沒?她啥前回來?」

    「來了,她說他們廠子今年放假遲,要到臘月二十七八了,哎!一個姑娘家,跑那麼遠,等她回來了你勸勸她,別讓她出去了。」談到女兒,劉翠蘭又是一通傷感。

    「嗯,過了年我就不讓她去了,給她在市裡謀個事做,這你就不用操心了。」陸一偉道。陸一偉心裡也十分難過,今天的這種局面都是因自己而造成。父親躺在床上,妹妹背井離鄉南下打工,現在兜里有了錢,說什麼都不讓妹妹遭這份罪了。

    「還有你,都老大不小了,該找個人家了,對了,你最近有沒有去看看小雨?」劉翠蘭又關心起自己的孫女來了。

    「看了,挺好!」陸一偉道,「我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最近幾年內保證完成任務。」

    劉翠蘭看著高大沉穩的兒子,心裡有一肚子要說,可又咽回了肚子。她看了看錶,到飯點了,於是又忙活著做起了午飯。

    陸一偉上炕,感受著家裡熟悉的味道,再看看剝落的牆皮,心中猛然有了一個主意,對著母親道:「媽,我給你們在縣城買了套房子,不是單元樓,是庭院式的,過兩天我就回來接你們。」

    「啥?」劉翠蘭停下手中的活驚訝地道:「你這孩子,你咱不和我們商量了?花了多少錢?」

    「錢多錢少你不用管,到時候你二老搬進去住就行。你看看村裡,都快走的沒人了,你們還在這裡死守著。再說我爸身體有病,萬一有個什麼,去醫院都是個大麻煩,就這麼決定了。」陸一偉堅定地道。其實房子還沒影,只要父母同意,他下午就去縣裡踅摸一處房子,兜里有錢,也不怕買不著。

    其實劉翠蘭也想離開這鬼地方,可固執的老陸死活不肯挪窩,於是道:「我到好說,你要能說服你父親,我就下山。」

    見母親妥協了,陸一偉高興地道:「我爸那邊我來做工作,他是個順毛驢,你要順著他,啥事都好辦。」

    說話間,陸一偉的父親陸衛國已經一腳踏進了家門,道:「說誰是順毛驢呢?」陸衛國在地上抖落了身上的雪,把火車頭帽放到柜子上,脫掉大衣坐到了炕沿上。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