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083 三大法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 - 0083 三大法寶字體大小: A+
     

    那麼,「仙岳堂」靠什麼火起來呢?就靠它的「三大法寶」。第一個法寶,就是迷信。他把趕走的道士又請了回來,專門給人算卦調養。要知道,生意人和官場中人特別相信這些,越大的官越信,老闆充分抓住了消費者的心理,把一個老道士一包裝,轉眼就成了「名道士」。幾年經營下來,名道士已經名揚整個西江省,拜會他的絡繹不絕。到後來,見得人太多,於是老闆學習了醫院的經驗,排隊挂號,提前預約。這事雖有些荒唐,但確實存在。

    這位「名道士」與三里鋪山上的「許半仙」不同,前者是從屬騙錢,而後者雖沒有那麼高深的道法,卻多了些對人生的感悟,所以許半仙講出來別人十分相信。

    算卦這種東西,明明知道他是騙人的,卻還是有那麼多人願意去上這個當。其實,算卦也就那麼幾個套路,通過生辰八字,陰陽五行,以及面相,手相,氣色來預測禍福、前程、婚姻等東西。提到算卦,不得不提到《易經》,好多東西都是從這裡而來。

    第二個法寶就是看病。這裡所說的看病定義比較窄,是專門針對男性性功能而言的。用時髦的話說,就是專科醫院。但與醫院不同的事,這裡不是治療,而是調養。比如那位覺得勃起有障礙,沒關係,來仙岳堂經過中藥調養后,立刻重振雄風。這一法寶得到廣大中老年男性的竭力擁護和支持。

    第三個法寶就是女人。在這裡,服務的女人不能叫妓女,而美名其曰「教練」。所謂「教練」,主要是對客人一對一服務,傳授跆拳道、太極拳,甚至瑜伽等。這些「教練」都是經過專業培訓的,身材臉蛋絕對一流,服務態度好,又能鍛煉身體,所以回頭客相當多。

    這三個法寶如果串聯起來,你會覺得很有意思。假如一個客人來了,如果心情不好,先去算上一卦,寬慰下不悅的心情,待好轉后,再進行調養,然後與美女「教練」一起打打「太極」,一條龍服務,十分周到。如此貼心的服務,價格貴的讓人咋舌。來這裡消費的,非富即貴,一般人連門都摸不著。

    郭凱盛和魏國強是這裡的常客,來到「仙岳堂」就迫不及待地找到「名道士」求前程。

    郭凱盛先問:「道士,我今年要競選村長,你看有幾成勝算?」

    道士掐指一算,又看了看面相,道:「你看天庭飽滿,地閣方圓,獅口虎鼻,非富即貴,天生就是一塊當官的料,無奈措施良機,得不償失。不過現在看來,紫微星隱現,必將圓你所想。」

    郭凱盛聽后,好不歡喜,從口袋裡掏出一千元丟給道士,做起了當村長的白日夢。

    而魏國強的心思完全不在這上面,急不可耐地來到後花園,找了位美女「教練」悠哉悠哉地練起了太極拳。享受了「美餐」后,郭凱盛和魏國強來到溫泉處,舒舒服服地泡起了澡。

    魏國強在郭凱盛煤礦上有股份,所以倆人關係走得十分近。郭凱盛湊到魏國強跟前,道:「老魏,這次能不能選上就全看你了啊。」

    魏國強眯著眼睛,享受著這一美好時光,紅彤彤的臉上浮現出笑容,道:「老郭啊,照目前的形式看,你當選的幾率很大,北河村的村民幾乎一邊倒傾向於你,而現任村長李恆生那邊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干著急沒有用。如果不出意外,這屆你當選是不成問題。另外,你也不能掉以輕心,捨得下血本,給老百姓點實惠,自然而然選票就到你手了。我這邊不能明的來,暗裡地聯繫幾個族長點撥一下,基本不成問題。」

    郭凱盛臉上樂開了花,叫道旁邊的服務員:「上兩瓶法國的普通酒,要小酒庄的。」然後對著魏國強道:「老魏啊,有時候我在想,我這輩子也算活出個人樣來了,要錢有錢,要地位有地位,不愁吃不愁穿,有什麼遺憾的,夠本了!可人哪,總得往前看,我家祖上三代,就算再往後推,也就是世代農民,要是我能當個村長噹噹,也算光宗耀祖一回了。」

    魏國強擺手道:「老郭,你的眼界太小了,當村長只不過是個跳板,你還可以往更高層次走。比如說弄個人大代表了,政協委員了,這都是政治資本。還有一點你要清醒地認識到,你現在的北河煤礦是你承包的,而不是你個人的,如果你當成了村長,然後通過操作收歸你名下,這不順理成章嘛。另外,你不是早就對牛福勇看不順眼嗎?當上村長后,首先把他清理出去,要不然這個『傻大膽』始終是你心頭刺啊。」

    魏國強的話點醒了郭凱盛,他思考了一會道:「看來我這個村長是非要當上咯。」

    魏國強接過服務員遞過來的葡萄酒,笑而不語,一口氣喝了下去。

    郭凱盛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道:「老魏,這次要是成了,我給你追加三個點的股份。」

    「哈哈……」爽朗的笑聲在整個房間內迴旋。

    郭凱盛給魏國強點上煙,然後湊到耳邊道:「老魏,你說牛福勇這次會不會從中攪局?」

    魏國強到沒有想到這一層,他堅定地道:「這小子上次沒把他送進監獄,算是便宜他了。就算他進來攪局你也不要怕他,現在他也是落地的鳳凰,如果他膽敢參與進來,你正好與他正面交鋒,捏住他的七寸往死里整,也算了了你的一樁心事了。」

    可郭凱盛還是有些擔心,道:「牛福勇這個人很靈活,據說走的上層路線,而且還有陸一偉和徐青山在後面搗鼓,這事不能不妨啊。」

    魏國強把手中的酒杯往後一拋,杯子打碎,旁邊的服務員也嚇了一跳,他氣洶洶地道:「他敢!他徐青山和陸一偉算什麼東西,還不是乖乖地在我腳下轉圈?這個你大可不必放心,量他們也翻不了天。牛福勇走上層路線我有所耳聞,但選舉權在村民手裡攥著,這個時候誰敢下來插一腳?這不是找死嗎?嗯?」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