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請你留在我身邊 » 8.軍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請你留在我身邊 - 8.軍訓字體大小: A+
     

    七月十五日新進員工辦理入職,第二天,迎晨帶著他們前往軍訓場地。

    新員工們緊張又好奇,其中一個戴眼鏡兒的小胖男生活潑話多。

    「晨姐,這跟我們大學時候的軍訓是一樣嗎?」

    迎晨說:「項目大同小異,不過應該會嚴格一些。」

    車內哀聲連連。

    女生:「那晨姐,教官帥不帥?」

    問題一出,男生齊喊:「切!」

    女孩兒們倒是興奮鬨笑。

    迎晨想了想,說:「帥。」

    「哇!晨姐,教官真的是特警嗎?」

    一路嘰嘰喳喳閑聊。

    到了營地,有專門的後勤人員接待。

    安排好住宿后,員工們短暫休息。迎晨和國資委旗下的幾個兄弟單位打了照面,然後就去開會。

    他們一行人先落座,兩分鐘不到,大隊長也進來,身後還跟著六名身著迷彩作訓服的戰士。

    「來了來了。」身邊的女同事小聲,語氣藏不住興奮。

    迎晨正在看手機,笑著低聲:「這麼高興?真有帥哥啊?」

    她按熄手機,抬起頭,只一眼,笑容就凝滯在了嘴角。

    李隊長的旁邊,高大男人身姿挺拔,走路帶風,軍裝上身更添正氣。見到迎晨時,他眸間的措楞一閃而過。

    邊上的林德倒是激動了,兩唇微動,垂在腿側的手也忍不住去摳厲坤的衣服。

    那意思:「快看!厲哥!有熟人!」

    厲坤:「……」

    迎晨的眼神從厲坤身上收回,看向林德時,倏地扯開一個笑容。

    林德礙於場合,沒能盡情回應,只能瘋狂眨眼表示歡迎。

    大隊長一聲令下,全體戰士齊整落座。

    氣勢太正,迎晨他們也下意識地挺直背脊,不敢妄動。

    大隊長叫李碧山,三十好幾一臉嚴肅,聲音中氣十足:

    「大家上午好,首先,我代表部隊對各位企業同仁的到來表示熱烈歡迎!」

    掌聲友好,齊齊響起。

    「下面,我介紹承擔本次軍訓任務的教官隊伍,他們都是從特警隊甄選出來的優秀戰士——徐四海、林德、王繼承、張平。」

    「到!」四人齊刷刷起身,立正。

    掌聲響起,迎晨鼓完掌,還偷偷的對林德豎起大拇指。

    林德嘴上沒笑,但眼睛明顯彎了一個弧度。

    「厲坤!」大隊長喊。

    「到!」男人凌厲站起。

    「他是本次承訓任務的總教官,但凡過程中碰到任何難題,都可以與他溝通協商。」

    介紹完畢。

    厲坤抬手,敬禮,然後語氣凜然:

    「我們一定會遵守部隊規定,言傳身教,嚴密組織、科學訓練,認真履行教官職責,為全體參訓人員樹立良好榜樣!」

    這次,掌聲如雷翻湧。

    迎晨瞥了眼,身旁的女同事激動崇尚之情難以掩蓋。

    「姐,姐!」散會後,林德過來和迎晨打招呼,一口大白牙咧開:「太巧了吧!」

    「喲,臉怎麼又黑了?」迎晨打趣:「越來越像紅薯了啊。」

    林德撓撓腦袋,嘿嘿笑,「紅薯就紅薯唄,好吃不貴有營養。」

    交談間,隨後出來的厲坤目不斜視走過。

    「厲隊,這是晨姐呢!」林德沒心眼,聲音特大。

    沒穿黑色特警服的厲坤,被這身翠綠迷彩襯得如棵蓬勃松柏。外套上棕色皮帶繫緊,寬肩窄腰很是好看。

    厲坤淡淡瞥了眼。

    「嘿?」林德納悶兒,隊長認不出?

    他友好提醒:「厲隊,這是晨姐呀,就她上回喝醉酒,你還送她回家了呢!」

    空氣瞬間安靜。

    周圍的戰士、同事齊齊轉頭,驚訝揣測的眼神在厲坤和迎晨之間遊走。

    厲坤惱得一聲嚴厲:「歸隊集合!」

    林德挺直腰板,腳跟一併,「是!」

    兩人一前一後,擦肩時,林德癟了下嘴角,愁眉苦臉不明所以。

    迎晨噗嗤一笑,聲兒剛好夠厲坤聽見。

    邊上一個相熟的同事玩笑試探:「小迎,真有這事兒啊?」

    「教官認錯人了,我沒喝醉過。」

    厲坤走遠,聲音漸小。

    ———

    軍訓於下午正式開始。

    這個天氣搞訓練,簡直要人命。

    迎晨觀察了一下,特警隊出來的戰士,要求極其嚴格。就連平日看著單純逗趣的林德,也跟換了個人似的,喊口令、教動作、甚至訓起人來也是鐵面無私。

    第二天結束例行訓練科目,下午安排了實彈射擊。

    而聽說教學的教官是厲坤時,員工們都快哭了。

    「晨姐,厲隊長超恐怖的!」

    迎晨笑:「說說看,怎麼個恐怖法?」

    「昨天練習正步走,要把腳低空定位,哇你是不知道,厲隊讓我們把自己的手機放在腳下,堅持抬腳五分鐘,小胖堅持不住,手機屏幕都給踩碎了。」

    嗯,這像是他會幹的事兒。

    「哪有那麼嚇人啊。」女生們鳴不平:「厲隊長很好的,休息的時候,讓我們去涼亭那遮陰,還把傘給了我們呢。」

    嗯,這也是他會幹的事兒。

    一旁的林德忍不住介紹:「厲隊很牛的,他是摸過真刀實槍、上過戰場的人。拿過三次集體一等功,兩個個人二等功,落到省市級別的榮譽就更多了,前年在敘利亞,解除一個地埋炸|彈裝置的時候,背都被震出一道三十厘米的口子。」

    全場沉默,只有微風吹響樹葉的沙沙聲。

    迎晨心裡揪著,沒敢往深處想。

    「啊,厲隊來了,快起來。」

    見著厲坤,大家刷刷起身,迅速整裝立正。

    厲坤今天換了軍綠的純色短袖,下邊迷彩褲,腳蹬軍鞋,黑色墨鏡遮臉,邊走邊喊:

    「全體都有——五秒整隊集合——」

    腳步細挪聲,排頭兵:「報告,集合完畢!」

    厲坤:「立正——稍息——向右看齊。」

    迎晨退到隊伍外,依在梧桐樹下遮陽,她今天也戴了墨鏡,乍一看,挺像情侶款。

    她肆無忌憚地盯著厲坤看。

    這目光存在感太強烈,厲坤在整隊完畢后,忍不住側頭回看一眼。

    迎晨伸手將墨鏡扒下來了些,弔兒郎當地架在鼻樑上,嘴角沖他微微上揚。

    她皮膚白,窈窕身影立在那就是一道風景。

    厲坤費了好大勁才制止住心猿意馬,移開眼,喉頭滾了滾。然後拿起槍,現場操作,開始講解射擊要領。

    他聲音洪亮,招式凌厲,帥是真的帥,迷人也是真迷人。

    就是專業名詞太多,員工們一臉懵逼。

    懵逼完了,又忌憚厲隊長的嚴厲,竟誰都不敢提出疑問。

    「排頭兵出列,跟我去拿裝備!」

    說完,厲坤帶人暫時離開。

    「哇。怎麼辦,我都沒記住!」

    「我也沒記住,那個充實抵肩是什麼意思啊?」

    「慘了慘了,聽說成績不及格,要做俯卧撐的。」

    隊伍里炸開鍋,個個愁眉苦色。

    「你們練的是靜止靶,難度不大。瞄靶的時候,一定注意控制呼吸,千萬別抖,呼吸一亂,槍也跟著亂。」迎晨走過來,熱心給大家答疑解惑。

    「晨姐,那瞄準的時候有沒有技巧啊?」

    「把你的眼睛當照相機就好,對焦瞄準的時候,靶子應該是模糊的,准心必須是清晰的。」

    迎晨看起來很懂,不,是真的很懂。

    幾分鐘功夫,大家都圍著她問。

    訓練器材已經準備完畢,厲坤和林德走出來時,林德稀奇:「嘿呦?我姐還會玩這個?」

    女人眉飛色舞的模樣兒,看起來鮮活奕奕。

    厲坤輕斥一聲:「子彈都沒摸過一下,當起老師來也是不含糊。」

    話里,拆台的意味很不友善嘛。

    聲兒不大不小,正好夠人聽到。員工們這邊不敢得罪,那邊也不敢反駁,面面相覷小心觀察。

    迎晨不惱,臉上的笑依然清冽。

    她退後兩步,然後毫無預兆的,轉身朝這邊走來。

    林德小聲打招呼:「姐,哪兒去?」

    迎晨挨近他們,繼續走,經過厲坤身邊時,猝不及防地對著他腰間伸出手。

    棕色皮帶上別著的那隻槍彈夾被她熟練解開,迎晨食指和中指迅速翻轉捏掐,五秒不到,就把厲坤那隻訓練用的手|槍給拔了下來。

    厲坤來不及出聲。

    迎晨腳步沒停,迅速扳動保險杠,並且拉動套筒,「咔噠」一聲,塑膠彈上膛。

    她走到橫線處停住,抬手舉臂,與肩膀平行。

    眾人驚詫,目瞪口呆。

    迎晨微眯雙眼,眼廓淡淡上揚,然後瞄靶,小幅度調整手臂高度。

    「3、2、1。」她心裡默默倒數——

    「砰!砰!砰!」三聲脆震,子彈射出。

    再看五米遠的靶面上:八環、九環、九環。

    「哇!!」員工們再也剋制不住地驚呼出聲。

    林德下巴都快掉地上了:「我操!」

    而迎晨對這歡呼聲不為所動,她把槍調置復原,然後返回來,原封不動地又塞回了厲坤腰間。

    最後一步,她故意放慢動作,食指一勾,撓痒痒似的把槍夾扣子搭下來,重重一按,釘緊了。

    用力的時候,厲坤明顯感覺到自己人魚線的位置,跟著一抖。

    迎晨仰起頭,笑得明艷:「隊長,三顆子彈我就不還啦!」

    隊伍里也不知是誰帶了頭,掌聲掀翻烈陽夏日的藍天。

    厲坤眼神沉靜,一記目光無聲掃過來,大家偃旗息鼓,害怕地低頭立正,頓時老老實實。

    安靜了。

    迎晨轉過身了。

    盈盈一握的腰肢撞進眼裡了。

    厲坤淡淡移開目光,低頭整理方才被她玩過的訓練用槍。

    微風拂面,誰也沒有察覺到,他嘴角弧度極小的,

    笑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