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六零小甜媳 » 第四百三十章 我又懷上娃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六零小甜媳 - 第四百三十章 我又懷上娃了字體大小: A+
     

    陳小寧的到來,實在帶給宋恩禮無數便利,不僅汪連如她們不再時刻緊盯她,連出入也變得隨意許多,不用再顧忌良多。

    陳小寧好玩好吃,幾乎每天都在外面到處瞎逛,起先是宋恩禮陪她,但她畢竟大著肚子,後來就讓王勝男專門請了假陪她,只是沒過兩天,她就膩煩了省城到處戒嚴的形勢。

    「到哪兒都是檢查的人,感覺幹啥都被人盯著,真沒勁,紅旗姐要不咱去你老家吧?」

    「好主意!」宋爺爺舉雙手贊同。

    他要回老家,他要回老家,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回老家!

    「就是回去暫時也得老老實實呆老家,除非等戒嚴解除,風聲過去您才可以回去。」宋恩禮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提醒他。

    「那我也樂意,老家能釣魚能挖野菜還能掏鳥蛋摸螺絲,比關在這鳥籠子似的樓里可舒服多了。」自打戒嚴開始,他跟蕭鐵柱就搬回家裡住,家裡就只有兩個房間,小兩口睡一個王秀英睡一個,他們倆只能一人一張行軍床在客廳里湊合著睡,身子骨都快僵了,哪有在老家睡炕自在。

    宋爺爺看似無意的用語言誘惑陳小寧,陳小寧果然心動,「紅旗姐紅旗姐,咱就回老家吧,我覺得那才是人呆的地兒!」

    她一面催促宋恩禮,一面討好宋爺爺,「棒槌爺爺您帶我去釣魚挖野菜掏鳥蛋摸螺絲吧,我喜歡跟您一塊兒玩,我覺得的跟聰明人一塊兒玩肯定也會變聰明。」

    「才怪。」蕭鐵柱在一旁直翻白眼。

    雖然他不否認親家爺爺會玩會吃,但不代表他就是個聰明人,不然他軍大衣的那幾個大洞是咋來的?大冬天晚上的領他去山上套兔子,差點沒給他凍成傻子……

    宋恩禮回頭猶豫的看向沙發上坐著的蕭和平。

    雖然她也挺想回老家,但這種形勢下並不是想回去就能回去的,盡量避免落人口實終歸是好。

    「誰想回去誰自己找師長說去。」蕭和平頭也不抬。

    「找師長就找師長,他要是敢不同意我就把他的槍偷了!」陳小寧噘著嘴,本來就圓的眼睛瞪得更圓,「長羽毛的動物最討厭了!」

    總算找到同黨的王勝男喜滋滋跟她握手,「對!尤其是折了翅膀的鴿子,給我一勺醬油我就能給他紅燒。」

    傻子。

    蕭和平默默翻了個白眼,他的胳膊早好了,每天裝模作樣也就騙騙這些傻子了。

    「你和小孫你倆留縣城。」

    「四表嫂你看他!」

    「你回去小孫留下。」

    「四表哥……」

    這事沒得商量,小孫可以回去但王勝男已經請了好幾天假如果再繼續請下去怕是連工作都得丟,就眼下這假還是她們組長看在她因宿舍樓的事受委屈的份兒上才批准的。

    託了宋恩禮的福,那事她非但沒受任何懲罰,私底下還一直被白撿宿舍的工友到處誇她人好,管理員也官復原職,那一塊豬肉,讓兩人關係更好。

    陳小寧出馬,師長哪有不同意的道理,雖然不見得這種同意是主動的,不過只要他不去陳首長那通風報信那就是好的,要知道陳小寧跟她爺爺說自己一定老老實實呆在省城,如果被他知道她跑鄉下去野去了,非得連夜給逮回去不可。

    上了火車后,宋恩禮和蕭和平卻是不約而同的鬆了口氣,總算能過幾天清凈日子了。

    張老棍聽說他們一家子要回來,特地抽出時間親自趕著馬車去縣城接人,被才下火車的宋爺爺一通誇,「這小夥子會來事兒,一點當領導的架子都沒有,以後一定有大出息。」

    要知道蕭和平當時讓小孫掛電話回來是讓蕭建軍或者蕭建國隨便抽一個有空的去接,可你看張老棍他白色棉襯衫黑褲子配黑皮鞋就來了,並都沒有因為自己當上堂堂一方書記就怠慢蕭家人。

    滿意歸滿意,宋恩禮還是忍不住提醒他,「好歹也是公社書記了,以後這種事隨便叫個人來就好,你啥時候見過賀書記親自趕馬車去接誰?」

    張老棍卻無所謂的咧著嘴笑,「嫂子說這話就是見外了,咋能隨便叫人來,接自家人當然得自己來。」

    要是沒有宋恩禮,他這輩子連吃頓飽飯都懸,更別提給他娘報仇還當上公社書記從此衣食無憂,估計不久的將來還能有一個知青媳婦,雖然眼下李芸家裡還沒同意,但他相信准老丈人的態度不會強硬多久。

    張老棍沒讀過啥書,但也知道做人不能忘本,哪怕他在社員們面前再雷厲風行,在宋恩禮這兒,他永遠都是為她鞠躬盡瘁的親弟弟。

    而事實證明有付出就有回報,回去的路上,宋恩禮受累給他指點了一下迷津。

    想要讓老丈人認可自己,首先得先蓋房。

    這天底下恐怕沒有那個父母不希望自己的閨女嫁個好人家以後衣食無憂,尤其像李芸這種家庭條件良好的獨生子女,張老棍雖然現在當上了公社書記,但家裡的硬體軟體是一樣也沒到位,他自己本人眼下都還住在公社辦公室里。

    所以,得蓋房,得置辦家當,得用實力向李芸父母證明他張老棍絕對能讓他們家寶貝閨女過上好日子,當然了,還得把一直關在他家柴房裡的劉寡婦母女和徐勇民弄走……

    分析張老棍和李芸的事,宋恩禮頭頭是道,一想到自己和蕭和平,她頭都大了。

    年代所限,李芸家就算再為難張老棍也不可能翻出天去,畢竟他們倆已經處過好一段時間,整個紅旗公社都知道,李芸父母再不情願最後也只能點頭。

    可她的父母……

    她爸媽上次的態度已經嚴明一切,現在她還先斬後奏生了娃,也不知道事後得花多少心思去補救,總之蕭和平去她家一定會被為難得很慘就對了。

    轉過一個彎,馬車噠噠噠的進入青山大隊地界。

    陳小寧雖然不是第一次去鄉下,但卻是第一次體驗鄉下生活,還沒下馬車就已經開始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棒槌爺爺,快把馬鞭還給張老棍,咱倆現在就去摸螺絲。」她自來熟,在馬車上聽大伙兒一口一個張老棍,也跟著他們一塊兒叫。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宋恩禮跟張老棍介紹時只說陳小寧是她堂妹,也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張老棍當然不會介意,相反的,他對這個首都來的客人十分熱情,主動接過馬鞭,「我那兒還有半盆螺絲和河蝦養著,等會兒我讓人給送來。」

    「那可真是太好了!」陳小寧拽著宋爺爺撒丫跑的歡,歪在馬車裡懶得動彈的蕭鐵柱想了想,還是跳下馬車跟了上去。

    青山大隊就這麼屁大點地方,村頭放一屁村尾都能聞見味,蕭和平還活著的消息早早就傳遍了整個大隊。

    聽說他回來了,大多數社員都抱著來看熱鬧的心思特地跑來蕭家,畢竟這人死復生,誰都是第一次聽說啊!

    其中最鬱悶的要數陳招娣。

    蕭和平沒死,宋恩禮就不是寡婦,她肚子里的娃也不是遺腹子,她陳招娣又成了大隊里最叫人看輕的娘們兒,為此她鬱鬱寡歡許久,一直躺炕上病著,連飯都吃不下,每天光豎著耳朵聽外頭的動靜,就怕聽到蕭和平和宋恩禮回來。

    可刺耳的馬車軲轆聲音還是從門縫裡鑽了進來,還有社員熱情的招呼聲,就好像之前他們從未說過宋恩禮半句壞話似的。

    陳招娣掙扎著從炕上爬起來,抓過靠在炕頭上的木棍顫悠悠的拄著往出走……

    看到蕭家人一包又一包的從馬車裡往外卸東西,還有那個搶了她男人的女知青正頂替她在跟王秀英說話,她的眼淚一下就下來了。

    「娘。」她拄著棍兒怯怯的喊了聲。

    王秀英本來心情挺好,突然見到這半路殺出的陳咬金,臉上的笑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本著不跟傻子計較的原則,她沒應聲,扭臉又跟幾個兒媳婦有說有笑的說了起來。

    陳招娣只當她沒聽清,特地繞到她面前又喚了聲,「娘,你回來了啊。」

    在陳招娣看來,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她已經完全不放在心上了,蕭家人應該也忘得差不多了吧。

    「腦子不好使,眼神還有問題。」王秀英狠狠啐了口,拉著幾個兒媳婦回屋。

    這陣子她不在,家裡全靠仨兒媳操持,剛開始還擔心她們會因為吃的用的起爭執,想不到回來見到仨一團和氣,沒啥比這更讓她高興,可不願意為了個傻子被破壞。

    「娘,你咋不理我啊!我有事兒想跟你說,你不在家這幾天你都不知道咱家亂成啥樣了,我一直幫你盯著來著。」陳招娣不死心,想跟進去,卻被蕭小樹和蕭小松擋在院門外,急得她站在門口又開始抹眼淚,「娘,我又懷上娃了,這回肯定能生下兒子,娘你一定要相信我!」

    周娟直接從屋裡扔出一把笤帚,直眉瞪眼,「滾!懷了他趙大傻的娃上我們家來報個哪門子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