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末世生存大師 » 第249章 鬼屋敗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末世生存大師 - 第249章 鬼屋敗走字體大小: A+
     

    雖然秦暮被瘋狂的鬼屋用一條蚯蚓怪頭狠狠的抽中,這是前所未有的重擊,畢竟是鬼屋在劇烈的痛楚與瘋狂的暴怒之中使盡全力的一擊,這一擊之重也是可想而知了。

    秦暮直接飛開,在空中的時候便已經壓抑不住氣血的翻騰,直接吐血。不過狼狽的秦暮卻是微微一笑,他縮起了自己的身體,努力減少著陸的面積和衝擊,然後整個人就轟隆一下砸到牆上,嘩啦啦摧毀大量的牆壁,整個人都埋葬在了裡面。

    不過秦暮根本無所謂,他微笑著推開所有的廢墟,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好整以暇的走了出來。

    此時此刻的鬼屋,已經完全是失去了威風。

    它扭曲著自己的肉瘤,所有剩下的蚯蚓怪頭都紛紛張大嘴巴,身體不停的顫抖和擺動,慘叫與掙扎極為明顯,顯然不但是肉體受到重創的痛苦,還有實力大損之下的怨毒與憤恨。

    小半個肉瘤和十二條蚯蚓怪頭在一擊之中遭到毀滅!

    強弱優勢也在一擊之下徹底逆轉!

    受到這樣的重創,鬼屋等於就是在肉體上和在精神上都受到了極大的傷害,讓它憤怒到了極點,也是怨恨到了極點,不過恐怕同時也產生了一絲絲的慌亂。現在不是它要對付秦暮,而是秦暮不會放過它了。

    秦暮確實算得極准啊。

    三十年的末世時代的掙扎求生,經歷的戰鬥,面對的死亡,秦暮這些如此寶貴的經驗,正是秦暮最後求勝的最大把握。

    在面對一隻全力盡出的三級鬼屋的時候,秦暮首先稍稍做出試探,數次正面交鋒之後,秦暮立刻明白自己的實力確實稍弱一籌。在正面的絕對實力的戰鬥之中,秦暮完全沒有能夠找到機會。可是人類畢竟和異族怪物不同,因為他們懂得如何應用戰術,更何況還是秦暮這樣一個末世生存大師。

    激戰之中,秦暮立刻想到戰機,就是一邊被鬼屋徹底無視了的其他人。

    那些普通人就不用說了,就是給他們無數機會,他們也絕對沒有給鬼屋致命一擊的能力,但是唐安就不一樣了。她雖然只是一級能力者,可是秦暮已經提前將超武器弩弓交給了她。

    這就是秦暮的經驗和戰機!

    當時的秦暮只是面對並沒有全力出手的三級鬼屋,可是出於經驗的判斷,秦暮還是將超武器弩弓留給了唐安。鬼屋可不知道超武器是什麼東西,更不知道秦暮交給唐安的背包裡面,居然還有凍結箭這樣逆天武器。

    超武器弩弓與凍結箭這樣的強大組合,完全可以給予鬼屋致命的一擊。

    所以唐安就是秦暮的戰機,其實這也是秦暮一開始就準備的后招,完全可以說是秦暮豐富的生存經驗在發揮作用,而唐安不過就是一個執行者罷了。

    可是真正的問題,卻是這個執行者需要一個機會啊。

    鬼屋太強大了,正常情況之下,唐安根本沒有機會找到任何機會攻擊鬼屋,就是偷襲也不行啊。要給唐安機會,讓唐安這個一級能力者可以找到絕對的好機會來攻擊鬼屋的肉瘤,並要做到一擊奠定勝利,這樣的機會可真的不好找。

    所以秦暮開始玩命。

    他一次又一次瘋狂的攻擊,一次又一次明明失敗卻拚命的不顧一切的攻擊,就是為了讓鬼屋放鬆警惕,也是為了讓鬼屋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秦暮的身上,進而無視其他人的威脅,還有放鬆對於自己肉瘤要害的注意力。

    低等異族向來沒有多少智慧,三級鬼屋也是一樣。在它的心中,能夠威脅它的人類,其實就是秦暮一人而已。而且秦暮又是一副沒有辦法,只能發瘋攻擊的樣子,這確實讓鬼屋完全落入秦暮的陷阱中。

    秦暮簡單粗暴的苦肉戲就這樣產生了極好的效果。

    鬼屋戲耍秦暮,一次次的擊傷秦暮,其實卻是一點點落入了秦暮的圈套裡面。唐安終於看到絕對的機會,而且這個女人做得極為出色,甚至要比秦暮預料之中做得更好。

    原來,唐安的真身確實也一樣被困在了這一棟大樓裡面,她施展出真靈假身突破鬼屋的迷宮,其實就是為了出去外面找人救援,又是極為極為幸運的遇見了秦暮。強大的秦暮沖了進來,不但開始不停破開鬼屋的迷宮,更是迅速在戰鬥中取得優勢,最後逼得一直喜歡埋伏與偷襲的鬼屋忍無可忍,終於全力出手對付秦暮。

    秦暮逼得鬼屋全力出手對付自己,那麼其他地方的人自然就找到了機會。

    真正的唐安本來一直讓鬼屋困在另一個地方找不出來,等到鬼屋全力對付秦暮,她終於就可以藉機突破迷宮,成功找到其他人。

    這樣一來,自然就變成了兩個唐安。

    唐安的真身擁有自己的重武器,史密斯韋森公司的m500轉輪手槍。唐安的假身則擁有了秦暮交付的超武器弩弓和凍結箭,殺傷力還更勝一籌呢。

    而且唐安這個女人極是聰明,她不但迅速找到了戰機,還立刻領悟了秦暮的意圖。這個聰明人沒有一直攻擊鬼屋而引起鬼屋的注意,她故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一直做出一副完全插不上手的樣子。哪怕她的手裡還有大量的能鋼彈,完全可以利用超武器弩弓給予鬼屋打擊,從遠程上給予秦暮協助。

    但是她沒有這樣做。

    這個女人確實聰明,她不但在最恰當的時機展開了偷襲,而且還事先使用了真身與重型手槍的攻擊,反過來用假身隱藏起來,再由假身使用超武器與凍結箭的恐怖組合,給予鬼屋真正的致命一擊。

    唐安這一擊的出色,完全超出秦暮的預料,做得實在太好,當然也給予了鬼屋想象不到的巨大重創。

    所以秦暮笑了。

    其實秦暮還有一個後備計劃,如果唐安這個女人一旦失手,或者這個女人實在太苯,根本沒有能夠領略秦暮的意圖,那麼秦暮就只有是動用最後的底牌了。

    時空凝固!

    這一項逆天神技才是秦暮的真正王牌,也是最後底牌,如果真的要動用這一招,那麼就是秦暮真的要開始玩命了。畢竟時空凝固雖然無比強大,但是同樣給予秦暮極大的負擔和傷害,一旦使用這一招,就是勝負難料啊。

    幸好,唐安還是極為出色的人,她與秦暮聯手重創鬼屋,一下就扭轉了所有不利局面。

    這個時候,鬼屋無疑也是意識到了這一點,它突然發出一聲憤怒之極的怒嚎,不過並沒有衝上來拚命,而是轉身跑了。

    秦暮和兩個唐安立刻奮起直追。

    秦暮身上的黑色氣息不停爆發,速度極快的他迅速追到鬼屋的身後,然後揚起覆蓋一層黑色氣息的苗刀,斬出道道銀光,不停轟向鬼屋。鬼屋試圖反抗,將秦暮再打退回去,可是四十條肢體失去了十六條的它,小半實力損失,它便再也無法壓制秦暮。顛峰的三級鬼屋當然佔據優勢,可以打得秦暮難以招架,可是如今減少將近一半的戰鬥力,再想壓制秦暮可就是痴心妄想了。

    更何況還有唐安呢。

    這個女人之前是不敢動手,也是沒有本事動手,如今也是痛打落水狗了。

    兩個唐安就追在了秦暮的後面,一個手持重火力的手槍頻繁開火,一個手持超武器弩弓加能鋼彈的超級組合,攻擊頻率低一點,可是殺傷力巨大啊。而且唐安的速度雖然追不上,可是憑藉這樣兩個遠程攻擊,照樣打得鬼屋哇哇慘叫。

    鬼屋完全擋不住秦暮和兩個唐安的組織攻勢,最後只有潰不成軍的瘋狂逃命。而且為了保護肉瘤要害,它只有用自己的蚯蚓怪頭擋在前面承受攻擊,這就完全是肉靶子了。

    秦暮趁機猛攻,最後又斬掉了六條蚯蚓怪頭。

    前後共有二十二條蚯蚓怪頭被斬掉了!

    鬼屋徹底輸了,喪失超過一半的戰鬥力,僅僅剩下十八條蚯蚓怪頭的它,就是單對單的面對一個秦暮,此時也是完全沒有了勝算,它已然輸定了。不過最後它還是成功逃走了,因為它還有迷宮能力,還有遁地而走的能力。

    鬼屋把自己的身體再次縮小,然後直接鑽回牆壁之中,然後一路直衝地底,鑽入地下而開始了瘋狂逃命。迷宮能力固然傷害不了秦暮,可是起碼可以拖一拖時間,阻擋一下秦暮緊追不捨的腳步,這樣一來,鬼屋就完全可以遁地,然後逃命了。

    秦暮最後撞破十二面牆壁,又砸碎了整個地面,可是最後還是不能追到躲在地里逃躥的鬼屋,最後還是讓實力大損的鬼屋成功逃走。

    秦暮遺憾的嘆氣,最後也只有是放棄了。

    畢竟鬼屋身上也沒有什麼值得自己再玩命的東西了,而且自己到這裡來可不是為了要殺掉這一隻三級鬼屋。

    秦暮面無表情的走了回來,眼神冷冷的看著唐安。

    唐安的表情也是惶恐帶著不安,而且兩個唐安的表情都是不安,都是惶恐。

    「我們配合得極為不錯吧。」唐安的真身笑著說道,只是笑容極為勉強,臉色也是極為僵硬。她現在是想打不敢打,想跑也不敢跑。廢話,她根本不可能打得過秦暮,更不可能跑得過秦暮。秦暮的速度在和鬼屋激戰的時候,唐安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知道自己完全不是對手。

    「是啊是啊,我們兩個人的配合很好吧,你負責近戰,我們負責遠程攻擊,簡直就是完美的戰鬥配合啊,我覺得我們可以組成一個戰隊呢。」唐安的假身此時也是趕緊笑著說道,不過臉色只有更加的僵硬了。

    這兩個唐安,笑得就和兩隻殭屍一樣。

    秦暮還是一言不發,只是看著眼前兩個一模一樣的唐安,手中的苗刀也一直沒有回鞘,仍然輕輕放在手中。沒有攻擊的架勢,也沒有發力的樣子,苗刀彷彿毫無威脅的握在了秦暮手中。但是唐安知道,秦暮不需要攻擊的架勢,也不需要發力,只需要輕描淡寫的兩刀,自己的真身和假身便難逃一死了。

    「我雖然騙了你,可是我也是迫不得已啊,因為除了騙你,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讓你進來救人啊。如今一切還好,我們成功打退了怪物,也救了我的人,你能不能原諒我。」唐安低下頭,誠懇的說道。

    這個女人不但聰明,而且夠膽子!

    唐安明明知道自己打不過秦暮,居然乾脆就完全放開了防禦,毫無防備的站在秦暮的面前,一副企求秦暮原諒和任打任殺的樣子。

    這樣一個絕色美人站在面前任你處罰,確實也是我見尤憐。

    不過對於秦暮來說,這完全就是多餘了。

    秦暮突然說道:「唐安,叫秦箏出來吧。」

    唐安微微一愣,說道:「其實我是騙了你,秦箏妹妹沒有和我在一起,我只是為了逼你救人,所以才騙了你。」

    秦暮淡淡道:「恐怕不是這樣,而是因為秦箏害怕我說她,所以明明她在這裡,卻要一直裝做不在這裡,就是為了不讓我知道,她又給我惹禍了。」

    唐安連連擺手,急道:「不是這樣,這和秦箏妹妹沒有關係,她真的不在這裡,這就是我一個人的主意。」

    秦暮道:「唐安,你是一個聰明的女人,我知道你不敢和我說謊,因為你是一個聰明人,哪怕你和秦箏的感情再好,你也一定知道自己不能騙我。因為你一旦騙了我,下場是什麼,你自己一定清楚吧。」

    秦暮說到這裡,手中苗刀已經舉起。

    「我覺得你不敢騙我,所以秦箏就在這裡,可是如果你確實騙了我,那麼如我所說,你和你的所有人,都必須死!現在,你給我一個答案吧,秦箏在不在這裡?」

    唐安整個腦袋都是一片空白!

    她確實沒有想到,秦暮居然真的說到做到。可是秦暮表現出來的殺氣,完全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和作假。他是真的想要殺人啊!他是真的想要殺光這裡的所有人啊!

    唐安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因為她已經感覺到了死亡的味道,而且似乎還可以看見在不久之後的這裡,將是血流如河,屍橫遍地。可是儘管這樣,唐安還是死死咬住了牙齒,一言不發。(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