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末世生存大師 » 第169章 瘋狂的谷香嵐(兩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末世生存大師 - 第169章 瘋狂的谷香嵐(兩章)字體大小: A+
     

    屠殺正在開始。

    粉碎機谷香嵐仰天長嘯之後,便瞪大了一雙赤紅的眼睛,殺氣騰騰的盯住了在場的眾人。

    人頭蛙們已經撤退,粉碎機谷香嵐純烈而且沒有理智和沒有控制的殺氣,已經將它們徹底震懾,所以此時它們正爭先恐後,迫不及待的逃跑。而事實上,如果它們不跑,也確實將成為谷香嵐屠殺的目標。

    此時此刻,粉碎機的內心之中,只有瘋狂的殺戮和戰鬥之意。

    殺!

    只為了殺!

    只求盡情的殺!

    至於是屠殺吃人的怪物,還是屠殺被吃的人類,對於粉碎機來說,或許根本不是需要在意的問題。所以人頭蛙們跑了,屠殺的目標就只能是在場的活人了。

    綠色的怪物,赤紅的雙眼,將在場的一眾活人都視為了魚肉,只等暢快享用。

    唯一的例外,也就是不聲不響的秦暮了。特別是秦暮手中的突擊匕首,當粉碎機谷香嵐的眼神掃過秦暮,掃到他手中的匕首之時,眼睛也不禁露出了幾分忌憚。

    黑夜之中,匕首的鋒芒雖然短小,卻又不容忽視。魔人族的心頭熱血淬鍊出來的血殺之氣,縱然就是瘋子一般的粉碎機,也可以感受到深深的威脅。

    這是一把足以傷害自己的武器。

    所以粉碎機谷香嵐主動避開了秦暮,雖然這是一個極好極興奮的對手,卻也不敢貿然動手。她把目光放到了其他人的身上。

    然後,她開始了屠殺。

    第一批遭到屠殺的人,自然就是阿飛最後剩下的手下們。

    谷香嵐對這些人的仇恨怨毒之意。幾乎深入了骨髓,所以她明明可以瞬間殺死這些人,可是她偏偏不要痛快的動手,而是折磨,努力的折磨這些人。

    當然了,沒有多少的理智的粉碎機,就是選擇了虐殺的方式。其動手的過程也是殘暴和粗暴無比。

    譬如抓住目標之後,用力一撕,把他的雙手雙腳全部撕掉。然後扔在地上,任對方一條「人棍」發出凄厲的慘叫哀號。又譬如用腳踩爛目標的腳掌,然後再踩爛目標的腳踝,再往上就是小腿。就這樣一腳一腳的踩。每一腳都用盡全力,把對方的連肉帶骨的踩成肉泥,直至把對方活生生踩死或者疼死。再譬如張開自己巨大的嘴巴,掏空目標的肚子,讓他的鮮血流滿自己的全身,洗了一個血淋浴!

    血腥殘忍到了極點,幾乎讓人難以直視。

    因為秦暮盯死了人頭蛙,不讓它們搶奪天種。縱然還有吃到天種的人頭蛙,也都讓秦暮一刀切了。所以降落的天種,倒是很多落到了人類的手中。而阿飛手下的凶人,明顯強於劉坤手下的好人,所以阿飛手下的傢伙,卻也有不少人吃到了天種,成為了一級能力者。

    只是這些普通的一級能力者,也完全不是粉碎機谷香嵐的對手,甚至連擋住粉碎機谷香嵐三拳兩腳的人都沒有啊。

    所以場面上只能是一邊倒的屠殺。

    阿飛手下的這些人,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逃得一命。因為粉碎機谷香嵐的速度極快,奔跑的時候用綠色的雙腳在地上蹬踏,爆發出了巨大的力量,甚至可以把地面的踩裂踩碎,進而產生恐怖的速度。

    速度和力量都擁有壓倒性的優勢,阿飛的手下們,自然是打不過,逃不了,最後一一受死!

    幸好,粉碎機谷香嵐抱著虐殺和享受的意思,所以沒有乾脆利索的殺死這些人,而是慢吞吞的享受著殺人過程。這樣一來,倒是給了其他人逃跑的時間和機會。

    秦暮當然不想留在這裡和粉碎機谷香嵐死戰,這個傢伙就是一個瘋子,也不知道會不會盯上自己。自己也不需要和她死拼,只需要偷偷跟著谷香嵐,等到二級天種降臨就好了。

    秦暮打定主意要跑,那邊的劉晴卻突然又沖了出來。

    劉坤他們這些人已經被粉碎機谷香嵐的殺人場景嚇得六神無主,縱然在末世時代活了兩個月,但這樣的恐怖屠殺和虐殺,還是讓他們心中害怕到了極點,一時連逃跑都不太敢了,就怕激怒這隻怪物。

    可是劉晴卻知道眼前的怪物,剛剛也不過就是一個可憐的女人罷了。

    她一咬牙,便孤身沖了出來。

    劉晴的目標明確,直衝粉碎機谷香嵐的面前,可是剛剛跑了幾步,突然身邊的風聲急響,一道人影撲到了她的面前。

    劉晴大駭,便想轉身閃開,可是對方的速度卻強了太多太多,根本閃不開啊!

    自己進化以來,劉晴覺得不論是速度還是力量,她都已經達到了非人的境界,對自己的信心也是暴漲不少。可是此時,面對突然出現的人,不論是速度和力量,都遭遇了全面壓制,確實讓她震驚。

    那人撲到面前,也不說話,直接拖著無法反抗的劉晴,直接把她拖到後面,然後甩給了劉坤。

    那人正是秦暮。

    秦暮拖著劉晴回來,把人直接甩給了劉坤。

    他說道:「我騙你們過來,現在你們可以走了,看好你的女兒,趕緊跑吧。」

    劉坤此時也是反應過來,他趕緊點點,說道:「我知道我知道。」

    劉坤剛剛已經嚇傻,此時眼見谷香嵐的強悍和血腥,自然還是要以逃命作為第一選擇了。

    劉晴卻急道:「你們懂什麼啊?她現在剛剛神智瘋狂,我如果現在可以過去勸她,讓她冷靜下來,也許還能把她的神智喚醒,就算不能全部清醒,起碼還能恢復一點點的意識吧。」

    劉坤一愣,他剛剛也看見了。這隻瘋狂的人型怪物,似乎就是一個沒有穿衣服的可憐女人罷了。而且神智瘋狂的人,確實也有恢復神智的可能。劉晴這麼一說,倒也有一些道理。

    劉坤遲疑,劉晴則立刻吼道:「放開我!時間拖得越久,她就越是瘋狂,也越是沒有辦法挽救了,現在讓我出去勸勸她,還能有效果。爸。快放開我啊。」

    劉坤疑惑道:「你真的有把握嗎?」

    劉晴肯定道:「當然了,我認識她,我相信她也認識我。」

    秦暮哼道:「你認識她?她叫什麼名字?」

    劉晴啞然。她當然不知道谷香嵐的名字。她僅僅就是知道谷香嵐是所有女人之中最漂亮的美人,所以被那些人渣抓在了最裡面,被標上了頂級女人和特等戰功、首領專用的標籤。而除此之外,劉晴根本就不認識谷香嵐。可是她還是堅持道:「我起碼還救了她啊!是我幫助她逃出暗房。也是我帶領她一路逃命到了樓下,我相信她一定認識我。」

    「不是你救了她!她也不需要你的救!」秦暮突然這樣說道。

    劉晴冷笑道:「你知道什麼呀?是我潛入到了樓上的暗房,也是我用匕首割斷了她的繩子和項圈,又是我帶領她們一路逃跑,當然是我救了她。」

    秦暮搖頭道:「縱然沒有你,她也一樣可以逃走,一樣要出現在這裡。」

    粉碎機谷香嵐當然不需要別人的拯救,她必然將出現在這裡。同時也一定可以得到一顆一級天種,因為強者恆強!

    在這一世裡面。劉晴確實幫助了谷香嵐,並在某種意義上面救了谷香嵐。可是上一世,谷香嵐照樣成功逃走,並搶得了天種,所以秦暮可以肯定,縱然沒有劉晴,谷香嵐還是可以逃走,也就不存在救不救的問題了。

    不過對於秦暮這樣的說法,劉晴當然不可能相信了。她冷笑道:「沒有我,那個暗房裡面就只有一個精蟲上腦的白痴男人罷了,她怎麼跑呢?那個精蟲上腦的男人救了她嗎?哼!笑話!」

    秦暮的眼神卻是一亮,他說道:「一個精蟲上腦的男人?躲在了暗房裡面?那麼谷香嵐無論如何,無論有沒有你,就一定可以逃跑了。」

    秦暮已經可以確認,一個男人,躲在了暗房裡面,面對赤裸裸的十多個沒有穿衣服的女人,而谷香嵐作為其中最漂亮的一個,平時如果又是那個男人無法染指的女人,那男人動了邪念,並用於實際行動就是必然的事情了。

    這麼一個男人躲在暗房裡面,谷香嵐絕對可以找到機會逃跑。

    如果這個男人真的精蟲上腦,迫不及待就動手了,那麼谷香嵐迅速找到機會逃走並來到了天種降臨的地方搶到天種,就完全是正常的事情了。

    不過秦暮雖然沒有說得清楚,可是劉晴也是立刻聽明白了。

    她皺眉道:「這不可能!」

    秦暮道:「什麼不可能,粉碎機谷香嵐不但擁有強絕的身體天賦,在一級天種的激發之下,展現了非凡的天賦和戰鬥力。而且他還擁有強悍的能天賦,在末世時代開始之後,她的身體進化極快。區區兩個月,她的力量起碼增強了十倍,在這樣的前提之下進行偷襲,她極有可能逃脫,所以根本不用你多管閑事。」

    劉晴又是啞然,又固執道:「這僅僅是你的猜測和推斷,根本沒有依據。」

    秦暮也是啞然了,他總不能說這就是上一世發生的事實,如果沒有劉晴,情況就是這樣發生。

    「信不信隨你!」秦暮最後說道,而又看了看劉坤一眼。「我雖然騙了你們,可是你們也因此得到了不少的天種,我已經支付了酬勞,算是讓你們來到私人俱樂部的薪水。最後提醒你們,現在就跑,也許還能活命,等到粉碎機把阿飛他們的人殺光之後,你們想跑都沒有機會了。」

    劉坤又是沉默起來,而其他人此時也都是一臉的猶豫不決。

    劉晴卻趁機甩開了眾人,直接沖了上去。

    劉晴的動作太突然,劉坤和其他人都來不及抓住她,所以讓她直接沖了過去。而唯一一個可以攔住劉晴的人也就是秦暮了,可是秦暮偏偏沒有動手。放任劉晴衝過。

    秦暮已經解釋了這麼多,而劉晴還是執意要去,秦暮也就沒有再管的意思了。

    劉坤沒有及時攔住劉晴。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並期望劉晴成功了。

    劉晴衝到了谷香嵐的面前站住,一臉認真和真誠的看著她,也不說話,只是微微笑著,並努力展現自己的善意。

    谷香嵐此時正在折磨一個「人棍」,阿飛他們的人已經被她殺得差不多了。一個人也沒有放跑,此時她正用腳不停的「輕輕」踩踏地上的活人。那人四肢俱裂,不用踩都活不了太久了。而且谷香嵐買踩一腳,他便要慘叫一聲。那人嘴裡一直叫著「殺了我」的話,可是谷香嵐充耳不聞,每一腳都是輕輕的踩。既踩痛了他。又沒有踩死他。

    粉碎機谷香嵐的綠色怪臉之上,浮現著歡喜、開心、享受和愉悅的神色,彷彿頑童找到了新的玩具,正玩得高興呢。

    只是腳下的「玩具」,實在卻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啊!

    劉晴的眼皮一跳,努力無視著地上的傢伙,她輕聲道:「你還認識我嗎?」

    谷香嵐頓時一愣。怪臉轉過頭來,獃獃的看著劉晴。

    壓力太大!

    之前站得遠了。劉晴還沒有感覺,此時這麼近距離的面對谷香嵐,劉晴完全感受到了對方的強大,彷彿壓頂的巨山一樣。僅僅就是看著她,自己都覺得喘不過氣來了,更別說要戰鬥了,這是自己永遠無法戰勝的存在啊!

    劉晴深呼吸,壓下了自己的害怕和恐懼,她笑道:「記得我嗎?我在暗房裡面救了你,還帶著你一起逃跑呢,你仔細看一看,你記得我嗎?」

    啊!

    谷香嵐突然張開了嘴巴,發出了一聲無意義的「啊」聲。

    「你認識我對嗎?」劉晴繼續笑著問道。

    谷香嵐彷彿一個啞巴一樣,手舞足蹈起來,口中啊啊啊的叫著。她不是啞巴,卻已經忘記了怎麼說話,所以只能發出啊啊的聲音。

    劉晴只覺得胃裡面翻騰不已,她想要嘔吐。因為谷香嵐的嘴巴裡面,尖牙利齒之中,還粘著白色的腦漿和深紅色的鮮血。想起剛剛,谷香嵐一口吃掉了阿飛的腦袋,又吃了不少活人的身體,劉晴反胃得厲害,真的很想吐啊。

    特別是谷香嵐啊啊亂叫的時候,一股腥臭的味道從她的嘴巴裡面傳了出來,讓她很是難受。

    不過劉晴倒也厲害,她的臉色絲毫不變,聲音也是不變,硬生生壓下了自己的不舒服。

    劉晴輕輕走到了谷香嵐的身邊,伸手輕輕撫摩谷香嵐的肩膀,溫柔的說道:「不要怕,沒有事了,我是來救你的。」

    後面遠遠觀看的眾人,此時都是一臉的緊張,甚至包括了秦暮。

    粉碎機谷香嵐一直是沒有理智的怪物,如果能有一個人可以安撫粉碎機,就等於控制了眼前這隻可怕恐怖的人型怪物,這是一個絕對厲害的殺戮機器。

    殺人很厲害,用來屠殺異族怪物卻也犀利!

    如果谷香嵐可以恢復一點理智,對於人類來說,應該算是好事。而且曾經折磨污辱谷香嵐的人,此時也已經死得精光,不見得不能把她安撫下來。

    果然,粉碎機谷香嵐居然在劉晴的安撫之下,漸漸平息了一點點,她獃獃的看著劉晴。

    大家也漸漸高興起來。

    啪!

    血液和腦漿四濺!

    劉晴的腦袋,被粉碎機谷香嵐一拳打爆了!

    秦暮微微一愣,隨即嘆氣。上一世,無數人想要將粉碎機控制,甚至利用,又或者是簡單培養好感和成為朋友,最後無一例外,他們都失敗了。經過一系列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粉碎機就是瘋子,不可救藥的瘋子。

    劉晴不聽秦暮的勸告,執意要上前嘗試,那麼她就註定了失敗。而一旦失敗,和上一世那些拉攏粉碎機失敗的人一樣,她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劉晴,就這樣死了,哪怕她剛剛進化為一級能力者,也照樣抗不住粉碎機谷香嵐的一拳。

    秦暮不出意料的嘆氣。

    至於其他人,此時就完全的傻了。

    「晴。晴……」劉坤徹底的愣了,他獃獃看著,口中喃喃自語的重複著沒有意義的話。

    「我殺你!我要殺了你!」方振綱瘋狂的慘叫起來。他整個人都瘋了一樣,赤紅著雙眼便要衝向谷香嵐。

    「好吧,繼續發瘋吧,繼續找死吧,一個個都去送死吧。」秦暮輕輕的嘆氣。

    他的聲音雖然輕微,卻如同晨鐘暮鼓一般,震得他們的耳朵和腦袋一清。

    啊啊啊。劉坤也嚎叫起來,他整個人突然前撲,卻不是沖谷香嵐。而是沖著方振綱。劉坤如同一隻發瘋的豹子,一把撲倒了方振綱,並死死把他按倒在地。方振綱也是瘋狂,不停的掙扎。不停的怒吼。

    劉坤在叫。撕心裂肺的叫,但他還是死死拉住了方振綱。

    方振綱也在叫,歇斯底里的叫,並瘋狂而不顧一切的掙扎著。可是方振綱沒有辦法掙脫,還是讓劉坤死死按倒在地。

    遠方,谷香嵐面無表情的看著,看著劉晴的無頭屍體轟然倒地。然後她根本就毫不理會,又轉過了頭。繼續玩著地上的「人棍玩具」。

    秦暮無所謂的說道:「現在她還有玩具和目標,如果你們還不跑。等阿飛他們的人死光,可就都不用跑了。」

    劉坤僵住,他將自己的牙齒咬得嘎嘎作響。他猛的抓起了不停掙扎的方振綱,並死死拖住他往回就跑。

    「我們跑!立刻跑啊!」劉坤瘋狂的大吼大叫起來。

    劉坤抓著掙扎不休的方振綱第一個轉身逃跑,至於其他人,此時都恨不得擁有四條腿,好叫自己跑得更快一些。

    「我會報仇的!我早晚都會報仇的!劉晴!我要為你報仇!」

    聲音尖銳,刺破空氣,凄厲而堅定,彷彿帶著毀滅一起的同歸於盡的慘烈味道。

    方振綱還在叫,他一直在掙扎,還一直死死的盯著秦暮和谷香嵐兩個人。

    「我會回來!我一定會回來!」

    方振綱被劉坤拖走了很遠,但他依舊伸長了脖子,瘋狂的怒吼,用盡全身力氣的嚎叫。

    秦暮意外的回頭,便看見了方振綱的眼神。一對暴滿血絲的眼睛,一對瘋狂而毀滅的眼睛,眼神之中的堅定與仇恨,讓秦暮微微一愣。

    這樣的眼神,不簡單啊!

    秦暮皺起了眉頭,心中已經升起了殺意,可是抬頭一看,卻看見了劉坤飽含痛苦、悔恨、傷心和無助的眼神。這是一個剛剛失去女兒的父親,這是一個剛剛失去了唯一的一個親人的可憐人罷了。

    這樣的眼神,曾幾何時,秦暮就在自己的眼中經常看見。

    他剛剛凝聚的殺意又散了,算了吧,方振綱的眼神縱然鋒利如刀,但想要威脅自己基本不可能,而且他們又不認識自己,就給他們一條活路吧。秦暮心中微微一軟,卻是放過了他們。

    劉坤就拖著方振綱,帶領他的十多個手下,還有幾個當初被劉晴救來的女人,他們一路逃跑,漸漸消失在了黑夜的一片黑暗之中。

    秦暮也沒有久留,他悄悄藏匿在了一邊。接下來的時間,他只要一直偷偷跟著粉碎機器谷香嵐就可以了。

    粉碎機谷香嵐終於玩完了阿飛他們的人,地上到處都是血肉模糊的東西,基本已經看不出是人的屍體了。她回頭一看,卻發現在場已經沒有活著的東西了。一片黑暗之中,只剩下了自己一個人。

    谷香嵐呆了一呆,然後便漫無目的就走了起來,如同一個傻子一樣茫然的走在路上,而秦暮就偷偷的跟在了她的身後。

    兩個人就這樣一前一後,一明一暗的慢慢走著,漸漸離開了私人俱樂部。

    三天時間,秦暮一直跟著粉碎機谷香嵐到處遊盪,秦暮是又辛苦又慶幸啊。

    辛苦的原因,自然是因為粉碎機谷香嵐不好跟蹤。谷香嵐可是一個強悍的傢伙,雖然是瘋子一個,但是一個不小心便隨時可能被發現。秦暮必須時刻警戒,全力以赴才跟住了谷香嵐。而且粉碎機小姐到處睡覺,好像就是累了,然後倒地就誰,也不管白天黑夜在什麼地方。秦暮卻不太敢睡覺,就怕跟丟了,那自然是無比辛苦了。

    至於慶幸,卻也是當然了。

    因為粉碎機谷香嵐就是一個瘋子和傻子,她就是沒有目的,沒有目標的到處亂走。三天時間裡面,谷香嵐已經從城市的一邊逛到另一邊,距離私人俱樂部也已經差了很遠。

    如果不是跟蹤谷香嵐,秦暮永遠都不可能知道二級天種在哪裡降臨。

    如今跟住了谷香嵐,二級天種早晚將出現。(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