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十八章 狠狠打臉(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十八章 狠狠打臉(1)字體大小: A+
     

    87_87200吃過飯,言左左跟言媽媽在房間里聊了一會兒,言媽媽第二天還要回去,早早就睡了。言左左回房間的時候,池墨卿還在工作,看見她進來,就把電腦合上了。

    「媽睡了?」他問。

    言左左點頭,剛準備去拿睡衣,身後就撲過來一個人,抱著她壓在了床上。

    「啊!」她驚呼一聲,下意識抱住池墨卿的脖子,「你、你幹什麼?」

    池墨卿嘿嘿一笑,嘴角掀起一抹邪-惡的笑痕,「我覺得我們很有必要深入交流一下,讓你充分認識我們不尋常的兄妹關係。」

    言左左這才意識到,這個男人有多小心眼,居然到現在還惦記著。她用手抵在兩人之間,乾笑道,「什麼兄妹關係,你是我丈夫我,英俊帥氣,睿智非凡的大總裁。」

    池墨卿搖頭:「現在狗腿已經晚了,我會讓你知道我跟李敏鎬誰更有魅力。」

    「不、不用了,我老公最有魅力,最最最最……有魅力了!」言左左殺伐果斷的表明立場,眼看著池墨卿的笑意越來越詭異,她就感覺小命不保。她把玩著池墨卿的領帶,哀怨的問,「你不相信我?」

    池墨卿邪魅一笑,低頭含住她粉嫩的嬌唇,「是不怎麼相信了。」

    「我……啊!」

    這一晚上,言左左終於深刻體會到小心眼的男人有多可怕了。她發誓,再也不敢挑釁男人的人格魅力,要不然,她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清楚。

    周一,言左左正在趕一款戒指的設計圖,這是設計總監千叮囑萬叮囑要用心設計的,說對方是大老闆,務必要求完美。言左左改了又改,總覺得差了點什麼,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突然,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她嚇了一跳,趕緊去拿手機,「你好。」

    「言左左?」電話那邊傳來一道好聽輕柔的聲音。

    言左左活動一下肩膀,聽見對方準確叫出自己的名字,不由一陣訝異。她看了看來電顯示,確定不認識對方,「你是哪位?」

    「何新蕊,齊家輝的未婚妻。」何新蕊的聲音變得陰森起來,言左左一愣,肯定是醫院的事情讓何新蕊知道了她跟齊家輝的關係。她蹙了蹙眉頭,「何小姐找我什麼事情?」

    「想請言小姐喝杯咖啡而已,你不用請假,我會直接打電話給舅舅。哦,你們執行長就是我舅舅。」何新蕊趾高氣揚的說。

    「抱歉,我沒有和不認識或者不熟悉的人喝咖啡的習慣,何小姐還是找別人吧。」她冷淡拒絕。對於這個傲慢無禮,同父異母的妹妹,言左左沒有半分好感。

    「言小姐是心虛嗎?」何新蕊問。

    「我聽不懂何小姐的意思,如果何小姐找我是因為齊家輝,我能告訴你的只有他是我上司,就算之前有什麼,也已經過去了。」言左左握著手機的緊了緊,深呼一口氣說。

    何新蕊冷笑出聲:「真要過去了,我手裡這段視頻言小姐怎麼解釋?」

    視頻?

    言左左愣了愣,「什麼視頻?」

    「不如我們見面聊,我想言小姐也不會希望我把視頻傳給池總裁對不對?」何新蕊威脅道,可言左左卻斷然拒絕了,「沒有必要,你跟齊家輝的事情我不感興趣,而我也已經結婚了。何小姐語氣找我喝咖啡,倒不如管好自己的男人,畢竟,我不希望自己總是被騷擾。」

    「言左左!」何新蕊終於爆發了,低吼一聲,咬牙道,「好得很,你最好記住你今天說的話。對於齊家輝,我是不可能放手的!」

    說完,何新蕊就生氣的切斷了通話,言左左蹙緊了眉頭,她跟齊家輝已經沒有任何私人關係了,他們要怎麼樣,用不著告訴她。

    蔡可人站在言左左辦公桌旁,攏了攏那頭風別有風情的大波浪卷,語氣尖酸的說,「桃花旺也有桃花旺的不好,這就有情敵找上門了?」

    言左左看她一眼,不喜歡她這種幸災樂禍的口吻。她不說話,繼續處理收的設計圖。

    蔡可人自覺沒趣,若有似無的看一眼她的設計,淡淡開口,「挺別緻的。」

    言左左蹙了蹙眉頭,不悅的說,「如果沒有別的事情,你去忙吧,我還要工作。」

    經過上次設計圖被盜的事情,言左左心裡留下了陰影。而且高層明顯是在隱瞞真相,雖然她不知道真正偷她設計圖的人是誰,但她卻因此多了些戒心。

    「怎麼,還怕我抄襲你作品不成?可笑。」蔡可人嘲諷一笑,轉身離開了。不過,臨走前,視線在言左左的設計圖上又停留了片刻。

    言左左越來越覺得蔡可人咄咄逼人,她心裡有些生氣。就在這時,設計總監走了過來,敲了敲她的桌子說,「左左,晚上有個酒會,你準備一下出席。」

    「我知道了。」進公司三年,這種大大小小的酒會不少,有些是可以推脫的,有些是推脫不了的。就比如設計總監親自過來交代的,她就必須出席。

    下班以後,言左左在洗手間補了個淡妝,正好蔡可人推門進來。她看她一眼,「聽說這次參加酒會的都是上流社會的貴婦千金,要是能給公司拉到一筆不小的訂單,對於這次升遷很有幫助。左左,我也不瞞你,這次設計組長的位置我要定了!」

    言左左淡然的點頭,收拾好東西說,「那我先祝賀你了。」

    她沒有留意蔡可人的表情,直接出去了。自從蔡可人要追齊家輝開始,她對她能避則避。以前她總覺得公司那些不好的傳言對蔡可人不公平,可現在看來,也許還真是無風不起浪。

    她打給池墨卿打了個電話,說自己晚上要參加酒會,可能晚點回去。她記得他說過,他喜歡一回家就有暖暖的燈光,還有個熟睡妻子的妻子在等他,只怕今晚要讓他失望了。

    他從來不覺得池墨卿是個會撒嬌的男人,可是他偶爾表現出的孩子氣又讓她哭笑不得。所以,她總是為他留一盞燈,只要不是很晚回家,她都坐在燈下等他。

    「不要喝太多,我今晚也有應酬在那邊,等我一起回去。」他說。

    言左左有些意外,還是點頭答應了。

    s市最大的酒店裡金碧輝煌,觥籌交錯。穿梭其中的男男女女無不穿著穿金戴銀,端著杯子享受這優雅高貴的一切。

    今晚的宴會可是政商雲集,如果能跟那些大企業大公司達成合作共識,他們繁花設計又往更上一層樓。所以,繁華建設執行長格外重視,交代設計總監一定要應付好。

    言左左並不喜歡這種場合,不管是政商名流還是那些貴婦千金,說話個個高深莫測,不是她能夠應付的。尤其一些刁蠻任性的富家千金,趾高氣揚的嘴臉她也不喜歡。

    跟在設計總監身後,言左左顯得心不在焉,就連設計總監跟她說話,她都沒有聽見。

    「左左,左左……」設計總監叫了她好幾聲,言左左回過神來抱歉的笑笑。正準備說話,就看見何蒼遠站在身邊,她下意識抬腿就要走。

    「左左,這是我們公司的大股東,市立醫院的何院長。」設計總監介紹道。

    「也是齊副董未來的岳父,何小姐的父親。」蔡可人嬌笑一聲,別有深意的說。

    言左左一臉淡漠:「何院長好。」

    何蒼遠神色古怪的看著言左左,笑容有些尷尬。

    設計總監看看兩人,總覺得這裡面有古怪。尤其是何蒼遠的態度,像是很歉疚又有點卑微的樣子。他轉身端酒給言左左,「我們一起敬何院長一杯,待會兒還要靠何院長幫我們疏通疏通關係,多聯繫一些客戶。」

    言左左蹙蹙眉頭,一點都不想給何蒼遠面子。她剛準備說什麼,就聽見一道聲音傳來,「爸,你少喝點。」

    言左左抬眸,正對上齊家輝淺笑的樣子,他身邊挽著笑語盈盈的何新蕊。比起蔡可人的妖艷美,何新蕊有一種高貴的優雅美,一身水藍色長裙將她凹凸有致的身材襯托無疑,不愧是何蒼遠的掌上明珠。

    她走過去,拿走何蒼遠手上的就被,嬌嗔道,「爸,你都上了年紀,可要注意身體。」說著,把就被交給齊家輝。

    何蒼遠下意識看言左左一眼,笑著對何新蕊說,「你們來了,也不用我介紹了,大家都認識。聽說繁華那邊最近很忙,辛苦大家了。」

    何新蕊笑著跟大伙兒點頭,只不過眼底沒有多少笑意。她偎依齊家輝懷裡,嬌嗔的看他一眼,「我說你最近怎麼早出晚歸的,原來是忙公司的事情。都是我不好,還誤會你。」說著,她點起腳尖在齊家輝臉上落下一吻,「對不起咯,晚上犒勞你。」

    她說的羞澀且曖昧,齊家輝不自然的笑笑,眼睛卻看著言左左。

    何新蕊眼底閃過一抹冷意,看對上言左左的視線卻笑道,「這位就是言小姐吧,家輝以前的女朋友?很抱歉,因為我的原因,讓你們的感情無疾而終。」

    她說的落落大方,沒有絲毫歉疚的樣子。也對,她確實不需要歉疚,畢竟作出選擇的人是齊家輝。言左左笑笑,「都過去了,何小姐不提,我都要忘了還有這麼一回事了。」

    齊家輝的臉色一變,何新蕊也覺得一愣,沒想到她會這麼說。看來,她還真是小看言左左這個女人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