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十一章 池墨卿,大混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 - 第二十一章 池墨卿,大混蛋字體大小: A+
     

    87_87200第二天,晨光透過窗戶照了進來。微風吹動窗帘,緩緩地搖曳著優美的舞姿。

    言左左悠悠轉醒,羞紅著小臉看睡在自己身邊的男人。昨晚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夢,真實卻又有些虛浮。事實證明,付子欣的言論也不是完全正確的,有經驗的男人確實可以減少女人的疼痛。昨晚雖然也很疼,但不至於浴血奮戰那麼誇張。

    她動了動身子,越看池墨卿越覺得好看。精緻的俊臉,劍眉星眸,鼻樑高挺,嘴巴性感而有型。突然,她的視線定格在他長長的睫毛上,眉宇間多了幾分糾結。

    男人的睫毛怎麼能比女人的還要濃密纖長?

    她嘟嘟嘴,不滿意了,伸手去揪他的睫毛。只見池墨卿眼皮動了動,可沒有醒來。言左左越發覺得好玩了,樂此不疲的揪他的睫毛,與治癒沒有發現某人嘴角彎起的弧度。

    玩的無聊了,言左左看一眼時間,起身打算做早飯,然,她才剛推出池墨卿霸道摟著她的腰,下一秒,腰上一緊,她整個人又被攔回他懷裡了。

    「去哪兒?」池墨卿佔有慾旺盛的摟緊她,像是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

    言左左被他一帶,整個人趴在他身上,肌膚間的觸碰讓她小臉通紅。

    「做、做飯……」她羞窘的不敢看他,說話結結巴巴的。

    池墨卿嘴角微勾,寬厚而溫暖的手掌一下一下撫著她的後背,「還早,再睡會兒。」

    她也得能睡得著啊,言左左欲哭無淚,「不、不了,我去做早餐。」

    池墨卿慵懶的看她,那目光充滿了戲謔。言左左趕緊低頭,壓根就不敢看他,昨晚的事情實在是太羞澀了,她還沒有心理準備面對他。

    「餓了?」池墨卿越發覺得她可愛了,心情愉悅的在她額頭烙下一吻,「正好我也餓了。」

    「那我趕緊做早飯,你、你放手。」她現在恨不得趕緊離開這個房間,離開這個邪魅的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兩人之間的溫度越來越火熱。

    「不用,吃現成的。」池墨卿壞笑。

    言左左不是傻子,很快就明白過來他的意思。而且,某個堅硬的東西正好巧不巧的頂著她身下。她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僵硬,緊張的一顆小心肝砰砰直跳。

    「哪、哪有現成的?」不知道裝傻能不能逃過一劫,嗚嗚嗚。

    「當然有。」池墨卿笑,用力扣緊她的腰,兩人貼的再無縫隙,「你!」

    言左左乾笑,身子用力往後推,急急道,「不行!要上班……池、池墨卿,淡……」定,還沒有說出口,池墨卿已經把她壓在身下開始享受自己的美味早餐。

    言左左再次醒來的時候,池墨卿已經不在了。明媚的陽光有些刺眼,她想要動動身子,才發現身體酸疼的厲害。丫丫的,付子欣,她詛咒她新婚之夜浴血奮戰,慘不忍睹。還有池墨卿,簡直太禽~獸了,嗚嗚嗚。

    抬眸,她無力的看一眼牆上的鐘錶。原本慵懶的神情驀地一陣錯愕,啊啊啊,九點五十了,她還要上班呢。

    她兵荒馬亂的起床,手忙腳亂的穿衣服,急匆匆洗臉刷牙畫個淡妝。然,就在她準備出門的時候,不經意間瞥了一眼門口的鏡子,又是一愣。

    池墨卿,大混蛋!

    脖子上好幾顆鮮艷亮麗的吻痕,一看就是做壞事留下的痕迹。她咬牙,正想該怎麼辦的時候,手機響了。

    「醒了嗎?早餐放在桌上了,公司那邊我也給你請假了,好好休息。」池墨卿低沉好聽的聲音傳來,言左左一愣。

    「我又沒有要請假。」她嘀咕幾聲,可看看脖子上的吻痕,還是放棄了。

    「如果你要帶著我們昨晚的戰利品去上班,我也不反對。」池墨卿輕笑。

    言左左氣的咬牙,臉上更是紅的厲害,「你、你討厭!」

    池墨卿知道她害羞了,不再逗她,「快去吃早餐,我下班接你回老宅,爸媽想你了。」

    「好……不不不,我自己過去就好了,你不用來接我。」經過昨晚的事情,言左左覺得很羞窘,還沒有想好怎麼面對他。

    「你知道在哪兒?」池墨卿好笑的問。

    言左左一愣,這才想起,自己還沒有去過池墨卿家裡。糾結的攪動著手指說,「你可以告訴我地址,我肯定能找著……」

    池墨卿低笑:「聽話,乖乖在家等我,我一下班就去接你。」他說完,那邊好像有人敲門,他說了聲進來,再次開口,「我跟你保證,我下次會注意,不會累找你,乖,快去吃飯。」

    言左左還沒有反應過來,池墨卿就收了線。她瞪著被切斷的通話,又羞又怒,壞蛋!

    辦公室里,特助把文件放在池墨卿面前,「總裁,這份文件要你簽字。」

    池墨卿翻看一下,是有關對市立醫院的新一年的投資計劃。他敲了敲桌面,沒有簽字。

    「這件事情先放著。」他隨手壓在最下面。

    特助一愣,池氏跟市立醫院一向合作良好,不明白總裁這次怎麼會突然壓下這件事情。不過他想,總裁肯定另有考量,不是他能懂的。

    臨出門的時候,特助看池墨卿一眼,「總裁打算什麼時候舉行婚禮,我也好通知大家。」

    前兩天,總裁跟夫人通電話的時候不巧被他聽見了,他嚇了一跳。跟在總裁身邊三年,他還沒有見過總裁跟哪個女人特別親近,這就結婚了,他實在是感到意外。

    池墨卿看他一眼:「我們暫時不打算辦婚禮。」

    特助奇怪的看他,以總裁的背景和身份,怎麼能不辦婚禮?

    「下午跟非遠總裁的會面是幾點?」他問。

    「兩點。」

    池墨卿點頭,看了看時間,剛準備開口,手機就響了。他看一眼來電,是何蒼遠打來的,想必是說資金的事情,他眼底閃過一抹晦暗不明的幽光,直接切斷了。

    言左左一想到第一次去池墨卿家裡,心裡緊張的很。她站在鏡子前左看右看,怎麼都覺得那幾顆吻痕很刺眼。她想了想,直接跑到衣帽間拿了條絲巾出來。好在今天不冷不熱,就算是配上一條絲巾,應該也不會很突兀。

    就在她選裙子搭配的時候,付子欣的電話打來了,通知她同學聚會的事情。她不打電話還好,聽見她的聲音,言左左立刻暴躁了,就連殺了她的心都有。

    「付子欣,你還好意思打電話給我?我言左左給你當牛做馬這麼多年,到底是哪裡對不起你了,讓你這麼陷害我?」

    付子欣一愣,無辜的說,「我愛你還來不及,怎麼就陷害你了?」

    「啊呸!你說,你送我的是什麼新婚禮物?你還有臉說愛我。」言左左說的咬牙切齒,要是付子欣站在她面前,她早就扒她皮,吃她肉,喝她血,啃她的骨頭了。

    付子欣恍然大悟,旋即興奮地不行不行,「你穿了?哈哈哈,你真的穿了?你家池先生怎麼個反應,有沒有一夜七次?」

    「付子欣!」言左左怒吼,「我真恨不得宰了你,你知不知道我昨晚有多尷尬,都是你害的,我跟你不共戴天!」

    言左左一邊吼著一邊把昨晚的悲催情況跟付子欣說了一遍,付子欣聽完笑的更得意了,「哈哈哈,我說妞兒,你應該感激我才對,我可是促進你們夫妻繁榮穩定發展的大功臣,記住,你可是欠我個大人情。」

    「滾!」言左左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懶得理你,下次見面,看我怎麼收拾你!」

    上午沒去上班,呆在家裡也無聊。言左左決定下午去上班,她手頭的設計圖有點問題,她要找總監商量一下。

    言左左趕到公司的時候,正巧碰上穆姚倩。看見她,穆姚倩冷哼一聲,「言左左,你不是請假了嗎?帶病上班,想表現什麼?」

    言左左風輕雲淡的看她一眼,沒有說話。

    「說的就是,誰說生病就不能康復了。穆小姐,你上次發燒該不會一直持續到現在吧?帶病上班,真不知道想表現什麼。」蔡可人搖曳生姿的走了過來,嬌笑一聲,把手搭在言左左肩上,挑釁的看著何新蕊。

    穆姚倩被嗆的臉色難看,正想發飆,就看過設計總監走過來,一臉嚴肅的說,「都不用工作嗎?」

    穆姚倩不服氣的瞪蔡可人一眼,轉頭就走。蔡可人得意的聳聳肩,跟著離開了。

    「左左,你到我辦公室來下。」設計總監看她一眼說。

    言左左跟在她身後進了總監辦公室,設計總監示意她坐下,端杯茶放在她面前,「左左,你是不是因為上次的事情有情緒?」

    言左左趕緊否認:「沒有沒有,我早上確實不舒服,很抱歉。」

    設計總監點點頭:「上次設計圖泄露的事情我們正在調查,在結果出來之前我也不好說什麼,但就我個人而言,絕對相信你是不會做這種事情的。」

    「謝謝總監信任。」言左左能夠體會他在這個位置的難處,她也希望早點能調查出結果。

    「這件事情你就放寬心好了。」設計總監接著又說,「上次那批制服的設計圖你畫的怎麼樣了?有什麼問題說來聽聽。」

    言左左下午過來就是說件事情的,她把自己的想法和疑問告訴了設計總監,兩人討論了約莫一個多小時,總算是把問題解決了。

    「總監還有別的事情嗎?沒有的話,我先出去了。」言左左說,眼看著設計圖截稿的日期就要到了,她得多努力。

    設計總監點頭:「左左,我一直都很看好你。你有想法,有才華,不要因為一點小挫折就被打倒。」

    言左左笑笑,起身往外面走。可走到門口的時候,又被設計總監叫住了。

    「總監,還有什麼事嗎?」

    設計總監突然想起早上那通電話,給言左左請假的號碼,她如果沒有記錯,應該是池氏總裁辦公室的電話,不禁問,「你認識池氏總裁?」

    言左左一愣,她跟池墨卿現在算是隱婚吧,還是不要承認好。她搖頭:「不認識。」

    設計總監微微蹙眉,不由嘀咕道,「難道是我記錯了?」

    「總監,你說什麼?」言左左沒聽清楚。

    「沒什麼,你出去吧。」設計總監想了想,也有可能是搞錯了。那個號碼他之前也只見過一次,可能沒記准。

    言左左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就看見蔡可人坐在她的座位上等他,面帶笑容。她看她一眼:「有事?」。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