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侯衛東官場筆記全集 » 第六章 引起市常委領導注意 三萬元救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侯衛東官場筆記全集 - 第六章 引起市常委領導注意 三萬元救急字體大小: A+
     

    放假以後,侯衛東帶著深深的失落回到了吳海縣。他掩藏了真實情況,在父母面前強顏歡笑。

    初四,侯衛東前往沙州,他花了八十元,在沙州賓館訂了一個標間。有空調的房間溫暖如春,兩人盡情地享受著對方的身體,一解相思之苦。

    晚上9點,小佳回到家,早有警惕的陳慶蓉和張遠征夫妻倆,聲色俱厲,對小佳進行了輪番訓問。小佳忍無可忍,和父母大吵了一架,原本歡樂祥和的春節蒙上了一層陰影。

    小佳如願借調到了沙州建委辦公室,雖然是借調,但是她的身價在陳慶蓉眼裡已是水漲船高。這更加堅定了她棒打鴛鴦的決心和信心,儘管女兒痛不欲生,她仍然堅守著她的信念:「這一次都是為了小佳好,等到以後,她就能明白當父母的一片良苦用心。」

    初六,在母親劉光芬的指點下,侯衛東來到了益楊縣,買了兩條紅塔山和兩瓶五糧液,給鎮長秦飛躍拜了個年。那天會議以後,秦飛躍已把侯衛東視為心腹,留他吃了一頓午飯,然後在家中打起了麻將。

    初八,益楊縣正式上班。

    過了大年,益楊縣的交通建設年就正式啟動。縣政府最終明確了1994年的兩個重點項目,一是沙益公路益楊段,二是益吳公路益楊段。這兩條路預算達到了兩個億,益楊縣沒有這個財力,祝焱書記思路開闊,引進了沙州高速路建設投資公司,由建投公司對這兩條路進部分投資。建設完成以後,建投公司將享受十五年的收費權。

    至於上青林公路,祝焱還是採用了馬有財的意見:「由於資金限制,暫時不硬化道路。交通局負責在毛坯路上鋪設泥結石路面,所需勞力由上青林政府免費提供。」

    這個結果,給秦飛躍增添了臉面。

    對於侯衛東來說,由交通局來鋪路面反而是一件好事。三個村按照協議要免費出勞力幫助輔路,至於片石和碎石等材料,則須由交通局按市價購買。

    對於剛剛開業的芬剛石場,這是一個大利好。

    芬剛石場,芬來自劉光芬,剛來自曾憲剛,合起來就是芬剛石場。這是一個極為響亮的名字,不僅名字好,其位置也很好。芬剛石場以下的位置,石頭一般埋在土裡數米深,光是挖開泥土就要花一筆大數目,再往上走,石頭上面的蓋山雖然薄,可是運距比芬剛石場要遠一些。

    交通局工程科劉維科長是侯衛東的好朋友,侯衛東通過他牽線,花了四千多元錢,買了兩台舊碎石機,不等交通局進場,就加班加點地打起碎石。

    3月6日,劉維陪同著交通局分管副局長朱兵來考察芬剛石場。侯衛東早就得到了消息,和曾憲剛一起,早早地來到了芬剛石場等著,還準備了一些風乾的野雞作為見面禮。

    朱兵是西南交通大學的畢業生,長期在工地里泡著,臉色黑黝黝的,他剪了一個稜角分明的平頭,很是精神。朱兵剛滿三十歲就當上了益楊縣交通局副局長,年少有成,意氣風發。

    「這石場位置不錯,石頭硬度如何?」朱兵到了芬剛石場,沒有廢話,便直奔主題。

    侯衛東通過劉維這條內線,早就準備得極為充分。他背了一個帆布包,裡面裝著各式資料:「這是石頭硬度的檢驗報告,請朱局長過目。」

    朱兵知道上青林的石頭絕對符合公路建設的要求,剛才發問不過是例行公事。他沒有料到侯衛東居然取出了貨真價實的檢驗報告,見到了蓋著鮮紅章的正規檢驗報告,他不禁對眼前這位英俊的小夥子發生了興趣:「難得,我修了這麼多年的路,還從來沒有哪一家石場主動去進行硬度檢驗。」

    侯衛東誠懇地道:「做生意肯定要以誠信為本。朱局長,你們以後用芬剛石場的石頭,就放一百個心。」

    朱兵又問道:「工程隊進場后,需要的量就很大,石場能不能跟上進度?」

    侯衛東為了顯示他的誠信,就把工商的、國土資源的、稅務的所有證照都拿了出來,道:「芬剛石場的宗旨就是誠信為本,應該辦的所有手續我都辦齊了。目前已經提前打了一千多方碎石,等到工程隊進場的時候,我們應該可以備料六千方。」他指著前面的空地,道:「場地我也平出來,專門用來堆料,絕對誤不了事。」

    朱兵不禁對侯衛東刮目相看。

    考察完芬剛石場,一行人又沿著上青林公路往上走,查看著公路毛坯。雖然這一次沒有帶儀器,可是光憑肉眼,朱兵從專業角度來說,也能感覺到公路質量著實不錯。坡度、彎度合乎標準,泥結石路面最重要的水溝、涵洞也很齊全,他再一次驚訝:「這條土路修得很專業,我聽劉維說你是學法律的,怎麼會懂工程?」

    侯衛東笑道:「我不懂工程,這條路修得還行,主要原因是我們嚴格照圖施工。」

    朱兵感慨地道:「照圖施工,說起容易,做起就很難。好多施工單位,為了節約成本,都想盡辦法偷工減料,這就是豆腐渣工程數不勝數的原因之一。」

    走上青林場鎮,已經是接近中午1點鐘,一行人又累又渴,侯衛東趕緊在基金會旁邊的館子里安排了一桌。坐上席后,朱兵捂著酒杯道:「我下午還要趕回去開一個會,只和侯衛東喝一杯。」

    和侯衛東碰了一杯酒,朱兵痛快地表態道:「工程隊進場以後,從芬剛石場進材料。從今天起,石場就要多打碎石,多備料,確保工程進度。」

    得到了交通局朱兵的承諾,侯衛東和曾憲剛自然極為高興,不過,高興中也帶著憂愁。侯衛東和曾憲剛先期各投入了兩萬元,買設備、炸藥、拉電、付青畝費及土地費管理費,已經所剩無幾了。在石場上班的附近村民也小心翼翼地提出預付工資。

    兩人在曾憲剛家裡,算來算去,至少還要兩萬元,才能將局面支撐下去。侯衛東的啟動資金是找父母借的,曾憲剛才修了房子,更是資金短缺,這一萬元還是找朋友東拼西湊弄來的。

    俗話說,一分錢憋死英雄漢,更何況是兩萬元。曾憲剛愁容滿面,道:「還能想什麼辦法,能想的辦法我都想過了。」

    侯衛東又發揮出修公路時的頑強精神,道:「我就不信,活人被尿憋死了,一定要想出辦法。難道就讓區區兩萬元錢破壞了我們的發財大計?」

    「實在不行就貸款。白春城平時說得好聽,到了關鍵時候就靠不住了。黃衛革我不熟悉,聽說也不太好說話,我直接去找粟鎮長,請他出面為我們貸款。」

    曾憲通道:「如果粟鎮長肯幫忙,就完全沒有問題。」

    他老婆聽到貸款就在一旁抱怨道:「家裡所有錢都用完了。貸款利息又這麼高,以後還不起,把房子抵了,我們一家人就睡到山上去。」

    曾憲剛本來就心煩,聽到老婆的抱怨就冒鬼火,道:「男人的事你少插嘴,去弄一盆火鍋魚,味道整好點,我和瘋子兄弟邊吃邊聊。」他又對侯衛東道:「婆娘家,頭髮長,見識短,莫介意。」

    侯衛東笑道:「我的綽號就叫瘋子,瘋子從來不生這些閑氣。」

    喝了酒,侯衛東沿著陡峭的小道下山,沿途風景比另一條小道更為優美。可是他心裡想著貸款,無心看風景,一邊飛奔,一邊在腦子裡琢磨如何才能貸到款。

    第一次貸款是為了公事,這一次貸款純粹是為了私事,如何開口,就需要技巧。

    粟明下村去了,並不在辦公室。侯衛東不願意在鎮政府久待,和楊鳳打了招呼以後,便坐在粟明回家的必經之地,買了一包雲煙,吞雲吐霧地等著他。

    4點鐘的時候,才看見粟明提著包朝家裡走。

    侯衛東連忙站了起來,道:「粟鎮長。」

    粟明上午到了紅河壩村,中午在晏道理家裡喝酒,一人對兩人,把村長、支書灌得大醉。他的頭也微微有些昏眩,看到侯衛東,道:「找我有事嗎?走,到家裡去說。」

    到了家,粟明就靠在沙發上,眯著眼休息了幾十秒,才道:「衛東有什麼要緊的事情?」他分管公路建設,知道侯衛東為了上青林費盡了心力,趙永勝那天的態度實在不應該。更難得的是,侯衛東受到如此待遇,並沒有消沉,仍然堅持在施工現場。經過此事,他對侯衛東再高看了一眼。

    聽了侯衛東的請求,粟明皺著眉頭,道:「又要貸款?」

    侯衛東道:「劉維的工程款還差五千。另外,我還想貸款支付一些預付款。」

    粟明道:「若在以前,這事也好辦,我給黃衛革說一聲,辦了手續就能取錢。不過,鎮里最近成立了一個財經監督小組,由趙書記任組長,凡是開支在五千元以上的款項,要同時有財經監督小組組長和秦鎮長的簽字才能夠報銷,基金會的相關手續也同樣辦理。」他把話挑明了:「趙書記對你有誤會,如果是以你的名義貸款,恐怕通不過。」

    歷來都是鎮長一支筆審批,趙永勝弄一個財經監督小組,實際上是把秦飛躍最重要的財許可權制了。聽聞此語,侯衛東知事不可為,怏怏而回。

    他漫無目的地在下青林場鎮走來走去,把自己認識的人全部過了一遍。他認識的人極其有限,無人能幫他解決這部分資金。突然,他想到了遠在廣州的蔣大力,連忙找了一個公用電話,照著他上次留的電話打了過去,電話接通,卻無人接聽。

    有了救星蔣大力,他看到了希望。侯衛東沒有在下青林場鎮久待,回了上青林,他沒有耽誤,真奔院子角落的郵政代辦點。

    蔣大力的電話仍然無人接聽。

    侯衛東隔幾分鐘打一個,連打五個,仍然無人接聽。此時已接近7點,按正常時間,小佳已經離開了辦公室,找不到蔣大力,侯衛東順手給小佳打了過去,誰知小佳仍在辦公室。

    「侯衛東,你到底在忙什麼?昨天為什麼不給我電話?」每當小佳假裝生氣的時候,總會直呼其名。

    侯衛東心裡裝著太多的事情,昨天真是忘記給小佳打電話了,連忙道:「昨天喝醉了,今天早上才起來。」這個謊話說得極為自然,一點破綻都沒有。說完之後,侯衛東也吃了一驚,心道:「現在怎麼了,說起謊話來滴水不漏。」

    小佳火氣就沒了,心疼地道:「老公你要少喝點酒,注意身體。我們辦公室有一個老同志,年輕時喝得太多,前幾天被查出來得了肝硬化。我們幸福生活才剛剛開始,一定要保護身體。」

    「以後我一定小心。」

    小佳嘮叨了一會兒,才道:「昨天吃飯之時,步主任表揚了我寫的發言材料,準備給我正式辦調動。今天組織處金處長找我談了話,隨後就要發調令。」

    侯衛東當然替小佳感到高興,對自己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更是痛徹心扉,道:「到了建委,你一定要珍惜工作崗位,好好乾,千萬別和領導對著干,別去摻和領導之間的矛盾。」

    小佳不知侯衛東是有感而發,隨口道:「我當然努力,現在都在加班寫材料。」

    和小佳聊了幾句,看著計時器到了2分50秒,侯衛東連忙說了幾句親熱的話,就掛斷了電話。剛好是2分59秒,只算3分鐘的錢,若過了2秒就要算4分鐘了,如今手頭拮据,侯衛東開始從點滴節約。

    剛剛放下話筒,電話就響了起來,楊新春道:「侯衛東,是廣州的號碼。」

    「東瓜,你終於想起我了,主動給我打電話。」

    侯衛東喜出望外地道:「光頭,有事找你,你是我唯一的救星了。」電話另一頭,蔣大力心情不錯,高興地道:「東瓜,有屁快放,不要繞彎子。」

    「我在上青林獨石村辦一個石場,已經和交通局談好了一個供應片石和碎石的合同。現在還差約兩萬塊錢的運轉費用,你有錢沒有,先借給我,估計半年之後能夠還你,利息按銀行同期貸款來算。」

    蔣大力在電話里破口大罵:「狗*的,學了點法律就用在了兄弟身上。你別忘了,老子也是學法律的,你的賬號是多少?我明天就給你打兩萬過來,有錢就還,無錢就算球了。」他在廣州當醫藥代表,目前已打開了局面,這個月賺了近十萬,聽說侯衛東要借兩萬,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放下了電話,侯衛東高興之後又陷入了沉思:「蔣大力看來真是有錢了,我與其在上青林開石場,還不如到廣州去闖蕩一番,也好成就一番事業。」想到「事業」兩個字,他心裡特別黯淡:「讀書時代的遠大理想真是虛無縹緲,事業有成,什麼叫事業,什麼又叫有成?」

    遠在廣州的蔣大力果然是守信人,錢很快就到了侯衛東賬上,而且不是兩萬,是三萬。

    蔣大力說得很直白:「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每天在酒吧等娛樂場所泡著,專門陪醫院的頭頭腦腦們花天酒地。除了毒品不沾,吃、喝、嫖、賭四毒俱全,賺錢快,花得更快,這三萬對我來說算不得什麼,就算是支持好兄弟創業。」

    而對於侯衛東來說,這三萬是真正的雪中送炭。三萬元在手,他大大鬆了一口氣,不過他並沒有一下就把這三萬元拿出來。芬剛石場畢竟是合夥企業,他和曾憲剛的權利和義務是相等的,按照侯衛東的想法,兩人利潤平分,曾憲剛必須要承擔相應的責任,不能因為困難就減少了責任。

    侯衛東找到曾憲剛道:「我回家又借了一萬,家裡也沒有錢了,你還是要多想辦法。基金會的宗旨就是服務當地村民,你直接去找粟鎮長,請他出面幫你貸款。」

    曾憲剛原本指望著侯衛東再找來兩萬元支撐局面,沒有想到他只取到一萬。前期投入了這麼多,他沒有退路了,終於下定了決心,道:「為了開礦,我已經把所有家產全部搭進去了,現在只有拼了。我和黃衛革有些交情,我直接去找他。」

    他是第一次辦企業,一下子投入這麼多,心裡實在沒有底。但是他相信侯衛東一定能想著辦法把石場搞活,也就孤注一擲。

    曾憲剛找黃衛革貸款,儘管是熟人,前前後後還是花了一個星期時間。侯衛東還特意借了五百塊錢給很是困窘的曾憲剛,讓他請客吃飯。最後從基金會貸下來一萬元,實際拿到手的只有九千,另外一千元給黃衛革作了回扣。

    貸一萬元,黃衛革居然敢吃一千的回扣,這大大地讓侯衛東開了眼。他也就明白了為什麼二姐侯小英對於貸款信心十足,同時明白了為什麼同是機關工作人員,大部分工作人員只能穿六七十元一雙的皮鞋,而基金會的人能穿三百元的皮鞋。

    同一個鎮政府,同一座小樓,裡面的人卻過著不同的日子。有句老話叫做革命只有分工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侯衛東讀大學時對此還信了三分,如今活生生的現實讓他清醒地認識到:「正是因為分工不同,才產生了高低貴賤之分。」

    在侯衛東的堅持下,儘管困難重重,石場還是按時發放了二十三名村民的工資。準時得到工資,讓村民喜出望外。雜交水稻推廣以後,農村基本不缺糧食,不過普遍缺現金,每月四百五十元的收入對於一個農村家庭來說,絕對是一筆數目可觀的收入。

    有一家夫妻倆同時在石場上班,一下拿到了九百塊錢,小兩口很高興。他們買了豬頭肉,又在自家的池搪里打了幾條魚,提到石場來,請侯衛東和曾憲剛喝酒。

    石場的壩子,曾憲剛的妹夫搬了兩張大方桌,二十多人圍在一起,吃肉喝酒,氣氛極為熱烈。侯衛東心裡也得到了絲絲滿足,能夠解決村民的困難,給村民帶來歡樂,這是一件令人愉悅的事情。

    等到交通局工程隊進場以後,芬剛石場備料已達到七千多方,工程隊的項目經理梁必發原本不情願來修上青林公路。這種小工程既麻煩又沒有多大搞頭,只是當做政治任務這才帶隊上山,可是到了現場,條件出乎他的預料:一是上青林公路毛坯拉得極好,只比正規施工隊略遜一籌,農村基本上沒有施工儀器,能做到這一步,實在難能可貴;二是備料充分,片石、碎石堆成了小山,這就意味著施工進度可以加快;三是片石、碎石質量上乘,而且基本合乎規格,用起來很順手。

    現場條件不錯,意味著工程能很快完工,梁必發這才露出笑容。

    梁必發父親是山東人,也是劉鄧大軍西南服務團的一員,解放后留在了益楊,當過益楊縣副縣長。梁必發身上也有山東大漢的特點,身材高大,體形魁梧,說話直來直去,很對侯衛東脾氣。

    每天上了工地,侯衛東就專門給他泡一大杯益楊茶,然後,有事無事陪著他在工地上四處走。侯衛東對於公路的每一段都熟悉,梁必發有問,他一般都能脫口而出。

    施工很順利,5月初工程就結束了。

    施工結束的時候,侯衛東和梁必發已搞得像兄弟一樣,連工程隊的人都戲稱侯衛東是「侯副經理」。

    5月15日,據說這是一個黃道吉日,上青林通車典禮正式舉行。侯衛東工作組副組長的職務被免去了,但是上青林修路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這個職務由於趙永勝的疏忽並沒有被免去。在鎮長秦飛躍的堅持之下,辦公室楊鳳還是通知他參加了剪綵儀式。

    11點,在縣長馬有財、副縣長李冰、交通局局長曾昭強的陪同下,沙州市人大主任高志遠來到了下青林公路和上青林公路的交接處。彩旗飄揚,兩個大氣球下懸挂著兩條大標語,一條寫著「感謝縣委縣政府對青林人民的關心」,另一條寫著「感謝社會各界人士對青林人民的關心」。一隊小學生穿著統一校服,手舉著小旗迎接領導。

    車隊一到,立刻鑼鼓喧天,學生們一邊揮動著小旗,一邊在老師的指揮下,整齊地喊道:「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趙永勝、秦飛躍並排站在一起,滿臉是笑容,還不時交談著,身後就是粟明、蔣有財等班子成員以及高鄉長等幾位退居二線的老同志,再後面就是唐樹剛、歐陽林、侯衛東、秦大江、曾憲剛、江上山等人。高志遠下了小車,看到這個場面,眼睛不覺有些濕潤,不管官做得再大,他總忘不了生他養他的地方,總忘不了曾經流汗流淚甚至流血的上青林。

    整個剪綵儀式程式化,不過半個小時就結束了。隨後,車隊就沿著新修的道路上山,視察新修的上青林公路。

    趙永勝的小車在前面帶路,高志遠、馬有財、李冰等的七輛小車緊隨其後。最後是一輛公共汽車,侯衛東等人就坐在公共汽車上。上青林老百姓從來沒有在家門口見到這麼多車,所到之處,老年人倚門而望,年輕人涌到了馬路邊,小孩子和狗跑來跑去。

    整條公路成了歡樂的海洋。

    高志遠感慨萬千,道:「馬縣長,我在上青林鄉當過革委會主任,後來是書記兼鄉長。當年想修公路,由於種種原因沒有修成,深為遺憾。如今在馬縣長領導之下,終於實現了我的夢想,我作為青林的老同志,代表青林七千人民,感謝益楊縣委縣政府。」

    馬有財曾是高志遠的下級,對這位嚴厲而富有人情味的領導很是尊敬,彙報道:「1994年是交通建設年,今年重點任務是修建沙益路和益吳路。兩條路一通,將大大改善益楊的交通狀況。」

    高志遠大大地表揚了馬有財。

    上青林公路是泥結石路面,由於剛剛竣工,公路路面甚為平整。二十公里路,車隊走完只用了不到40分鐘。

    場鎮里滿是煙花爆竹的碎屑,雖然不是趕場天,卻是人山人海。青林場鎮的人幾乎全部湧上了場鎮,不少老人都認識高志遠,「高書記」、「高鄉長」、「高主任」,各種稱呼都有,甚至還有個老人喊「高三娃」。

    高志遠走到喊「高三娃」的老人面前,拉著老人的手,恭敬地道:「二娘,你的身體還是這麼好,耳朵聽得見不?」

    老人是高志遠隔房的二娘,以前也和高家住在一個院子,比高志遠大十多歲。高志遠五十四歲,她已滿七十。高志遠當鄉長的時候,二娘曾經當過村裡面的婦女幹部,是一位「颯爽英姿五尺槍,不愛紅裝愛武裝」的女民兵連長。

    高志遠對其印象極深。

    歲月無情,當年的女民兵連長已變成了一位頭髮花白、牙齒掉了一半的老人。她拉著高志遠的手,絮絮叨叨地說了幾句家長里短。高志遠見縣裡領導都在旁邊站著,不便久談,拍著二娘的手背道:「二娘,你多保重身體,春節,我一定回來看你。」

    二娘見高志遠要走,道:「修路的人是瘋子,你要提拔他當官。」高志遠沒有聽明白,抬頭看了看二娘身後的中年人,道:「你是小黑吧?」小黑靦腆地笑道:「三哥,我是黑娃。」

    高志遠問道:「二娘說的是什麼意思?」

    小黑解釋道:「修這條路,工作組侯大學使了大力氣,二娘的意思要你提拔侯大學。」

    高志遠問道:「為什麼二娘叫他瘋子,真是瘋子?」

    小黑道:「這是侯大學的綽號,他天天泡在公路上,大家都喊他侯瘋子。」

    二娘認真地道:「為了修路,瘋子官都被整脫了,三娃你可要為他平反。」

    侯衛東以前當過工作組副組長,後來被解職,這事傳遍上青林。大家都為他抱不平,二娘就趁著這個機會,希望高志遠主持公道,讓侯衛東官復原職。

    高志遠辦事很慎重,他沒有表態,只是點頭道:「我去問問這事。」

    車隊就沿著上青林公路往下,到青林鎮去用餐。

    當然,坐公共汽車的眾人就沒有跟著了,他們在基金會旁邊的館子包了兩桌,熱熱鬧鬧地大吃大喝。在村幹部的圍攻下,侯衛東理所當然喝醉了,然後被秦大江背回了寢室。

    天黑以後,所有的熱鬧就陷入了黑暗中,明天,生活又將繼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