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十國千嬌 » 第七百四十四章 梔子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十國千嬌 - 第七百四十四章 梔子花字體大小: A+
     

    那髮際淺細的絨發,在陽光下彷彿金絲,李月姬的皮膚很白,耳朵泛著眼光的顏色,給人晶瑩剔透的錯覺。宮婦便對著那隻耳朵悄悄說道:「李娘娘相貌生得美,原該得到官家寵愛的。」

    宮婦頓了頓小聲道:「奴婢有句話,不管怎樣娘娘要先得寵……」

    李月姬道:「如何得寵?」

    宮婦不動聲色道:「先主動引誘官家,得到官家的寵愛,才敢有小性子。」

    李月姬聽罷又氣又笑:「我何時說想爭寵了?」

    宮婦被一句話噎得說不出話來,有些失望地看著她。旁邊的宦官也不說話了。

    李月姬看在眼裡,沒有理會他們,她在夏州就對這等人見得不少。諸如那些文武官員的部下,都慫恿著上峰往高處爬,所謂忠心無非是把主人當作謀利的東西罷了。

    她抬頭看天上的太陽,強烈的陽光讓她的眼睛一花,那刺眼的光芒中,彷彿有一個黑影。他頭戴高冠,站在高高的山崗上,手裡拿著弓箭……

    李月姬心下一愣,又想起了那人對自己的多般縱容寬恕,他伸出手掌替自己遮擋門方的無微不至,生怕自己受到一點傷害……或許他只是考慮到穩固夏州的利弊?但李月姬更願意相信有別的原因。

    ……金祥殿西側存放卷宗的密室內,陽光從位置很高的一扇小小窗口透進來,唯一通風的小口子,那陽光在幽靜封閉的小屋裡十分顯眼,細細的塵埃在裡面輕快地跳舞。

    非常安靜。

    衣衫不整蓋著一床被子躺在榻上的郭紹逼著眼睛,仍在夢中,他的眼皮在動彈,表情也很緊張。

    一張張瞪圓了雙目的臉閃過迷霧之中,耳邊傳來轟鳴的馬蹄聲、喊殺聲,「為皇帝而戰……」血脈賁|張的喊叫如在耳際,刀光劍影,熱血如雨揮灑。

    俄而,一張秀麗而凄美的臉又俯下身,對熟睡的他說:最後保留的東西已經沒了,以後不知道還有什麼能給你的……

    郭紹猛然坐了起來,急忙睜開眼睛看,但眼前熟悉的臉說不見就不見了。

    這是一間安靜而小的屋子,很安靜,只有他一個人。

    郭紹回顧四周,確定了一遍這裡沒有任何人了,這時他才想起自己身在何處、為何在這裡。醒時與他纏綿的女人,夢裡與他親昵細語的女人,全都不見。

    他伸手用力在臉抹了一下,揉了一下眼睛,長長地呼出口氣,起身整理衣衫。

    走出密室時,正巧外面傳來緩慢的鐘鼓聲,從遠處的宣德門城樓那邊傳來……酉時到了。郭紹覺得不再去西殿書房,便在養德殿廳堂走來走去,不知自己該做什麼好。

    好像有很多事,卻不知從何作手。

    死掉那麼多兄弟,不是為了他一個人享受至高無上的權力和榮華富貴!但是,僅靠一腔熱血是絕對不能成事的,忽視現實帶來的只是戰亂和毫無意義的廝殺、墮落。

    郭紹忽然之間感覺心裡一團亂麻。

    他往外走,宦官王忠在一旁躬身道:「官家,鑾駕已備好。」

    郭紹揮了一下手,什麼也沒說。王忠忙彎腰道:「喏。」他或許不知道郭紹什麼意思,反正默默跟在身後就行了。

    從金祥殿後面的一道門走出建築群,便在一座高高的台基上。郭紹一面從石階上往下走,一面數著石階的數目。在這裡幾年了,他著實不知道究竟有多少階才能走到上面。

    中軸大道兩邊光禿禿的,不過更遠處種著一些果樹,這個季節正在開花。遠遠看去,那團花似錦,非常絢爛。郭紹心下有些混亂也很空,但他能確認,他覺得這塊土地上的事物,大多都很美。

    他彎下腰,撿起一片被風吹到路上的細小白花瓣,上面還有細碎的水珠,沾了一些沙塵。郭紹把這小東西放在粗糙的手掌心裡,細看了一番,彷彿在確認這裡的虛實,然後隨手扔在地上。

    步行進了宣佑門,一隊簇擁著黃傘鑾駕的宮人只是在後面跟著。畢竟皇帝愛坐車就坐車,愛走路就走路,沒人會閑得去問他為什麼有車不坐要走路。

    宣佑門內,第一座大的建築群便是萬歲殿。不過郭紹沒有上萬歲殿的台階,他想起陸嵐就住在西邊的一座小院里。那小院里各種植物的芬芳回憶,映入了郭紹的腦海,引起他的興趣。

    「朕順道去看看陸娘子,看春天她會種些什麼。」郭紹對王忠道。

    不料白夫人和陸娘子一起到門口來迎接,這讓郭紹感覺有點不自在……他差點都把白氏住在這裡的事兒給忘了!

    陸娘子臉上帶著喜悅,白氏的目光有些閃爍,似乎有點尷尬。有些事,就算沒發生,一旦留下了跡象,也很難揮去。

    郭紹與她們一起進一間廳堂,故作輕鬆自在地強笑:「今天陸娘子用什麼草葉子招待朕?」

    陸嵐問道:「陛下最近可有不適?」

    郭紹沉吟片刻道:「有些煩亂,心慌、無所適從。」

    陸嵐笑道:「陛下稍等,水還沒開。」

    郭紹不好把白氏晾在一邊,便刻意關心道:「白夫人在這裡可住得習慣?」

    白氏低眉道:「承蒙陛下相救,能與小女團聚,便是最好的事了。」

    陸嵐也正色道:「妾身謝陛下恩。」

    郭紹道:「不用在意了。」他又道,「朕剛一進院子,便聞到一股很熟悉的香味,可一時間忘記是什麼花了……朕這些年著實很少注意這等事。」

    「梔子花。」陸嵐輕聲道,「能一下子就聞到的,肯定是梔子花了。」

    郭紹一拍大腿,恍然道:「對!朕就琢磨,怎麼如此熟悉,很常見的東西。」

    「是哩。」陸嵐笑了一聲,起身泡茶去了。

    不多時,陸嵐便把一隻晶瑩的琉璃杯捧了過來。郭紹低頭一看,那琉璃杯里水清如鏡,飄著白色的花瓣,水還很燙,一縷白煙寥寥地飄起來,水汽里也帶著愜意的芬芳。

    陸嵐道:「梔子花有清熱定神的作用。」

    「哦?原來還有妙用。」郭紹端了起來。

    陸嵐又柔聲道:「陛下慢點,小心燙。」

    郭紹的目光從白氏臉上不經意地掃過,對陸嵐微笑道:「朕知道了。」說罷吹了一口氣,抿了一小口。甜絲絲的,又帶著點苦,聞氣味似乎放的是蜂蜜。

    梔子花他見得很多,原本就不是啥稀罕物,但這樣泡水喝,還真是第一回。

    陸嵐喃喃道:「這種花,從頭年冬天就生出花骨朵,一直含苞至來年夏天,才會盛開。一大半的華陰都在醞釀那一次綻放……」

    郭紹放下水杯,默默地看著她。她生得嬌小,本來也只是一個郎中家的普通小娘,但此時她臉上的肌膚卻彷彿透著花朵一般的芳香。

    陸嵐看了他一眼,小聲道:「時間很長、平淡安靜,但在盛開那一刻卻能帶來驚喜。」

    郭紹若有所思。

    就在這時,白夫人起身執禮道:「妾身去準備些酒菜。」

    郭紹想說不必了,但這句話並不能代表客氣……因為留下吃晚飯才是聖眷。他便點頭同意。

    「陛下的恩,妾身不知用什麼報答……」陸嵐喃喃道,「想來想去,唯有、唯有……」

    她的臉唰一下紅了,雙手放在胸口的領子上,「陛下隨妾身進來,妾身有話與您說。」

    郭紹坐在那裡,一臉尷尬,看著白氏剛剛出去的那道門,總覺得有什麼不對;這一幕,似乎在什麼地方見識過。他忙道:「不必了,朕之意……」

    卻見陸嵐咬著朱唇看著自己:「陛下看不上么?」

    郭紹的臉頓時微微抽搐,看著她手放的豐腴軟軟的地方,苦思片刻,好言道:「陸娘子不必報答,你已經對我夠好了,萬勿再有報恩之心。」

    陸嵐輕聲道:「不一樣,我治病是分內事,陛下也給了遠遠超過診金的報酬。但您專門把我|娘從契丹人手裡救回來……」

    郭紹微微嘆了一氣,溫言道:「真的不必這麼想,陸娘子對朕已經足夠,你不要再有此心。有時候,太好了朕有點消受不起。」

    倆人一人看一眼,氣氛凝滯在空中。陸嵐忽然淺笑道:「是因為佳人太多,消受不過來?」

    郭紹聽到這裡,不知何處好笑,忍不住也笑出聲來。倆人面面相覷,氣氛倒一下子消融了。

    他端起琉璃杯,一番等待,水溫已降低不少,便大喝了一口,依舊是那味兒,甜中帶苦,又很香。不過要是不放蜂蜜,這花泡的水應該是苦的。

    陸嵐的聲音如同在耳際響起,十分溫柔:「陛下真是很叫人難以明白,妾身時常想,您這樣溫和的人,是如何在戰場上廝殺的?」

    郭紹心道,我非生來就是古代武夫,一開始完全是個謀生的職業,我不是這個時代的梟雄典型。不過眼前這個小娘,又真適合做宮廷貴婦?

    他笑道:「因為朕很多年不上陣廝殺了,只在後面看結果。」

    陸嵐偏著頭想了一下:「陛下似乎言之有理。」

    水面還飄著淺淺的白煙,花香味在古色古香的房間里不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