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237章 深陷敵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237章 深陷敵國字體大小: A+
     

    夜色漸深,雨水隨著烏雲一同散去,顯露出一直躲藏在雲層之後的皎潔明月,如同換了新裝的害羞美人在眾人面前展露自己的身姿,銀色的光輝頓時灑滿了整片大地。

    微風吹拂過草地,掀起一片「沙沙」聲,無數粘在葉片之上的雨滴晃落下來,如同又一場小雨,砸落在那些偷偷冒出頭的甲蟲身上,將它們嚇得再次躲進藏身之處。在這郊外的荒野地帶,一切都是如此的自然安寧。

    不過隨著一個不速之客的到來,這一切的祥和都被打破了。

    體型碩大的四足動物迅速踏過草地,將那些剛飽飲雨水煥發出生機的青草踩進泥土裡,蟲豸驚恐的奔走躲避,出來覓食的小獸也四散而逃,平整的草地之上,硬是被這怪物猜出了一條醜陋的道路,滿是破碎的青草和污泥。

    這怪物在草地上狂奔了很久,踏過平地,越過起伏不定的丘陵,一直到了能清楚的聽到河流水聲的地方,才放慢腳步,逐漸停下。這時候,周圍所有有聽覺的生物都能聽見那沉重的呼吸聲。

    一個穿著已經看不清顏色盔甲的人,也從馬上躍下,拖動著疲憊的身軀牽著馬匹來到河流旁邊,讓馬飲些河水。

    「這鬼地方到底是哪?」

    顯然,這匹戰馬的主人,我們以勇武著稱的斯瓦迪亞男爵領主馮*拜倫閣下一點都感覺不到身邊這大自然的魅力。他皺著眉頭,從馬背上的行囊里摸出裝著打火石的口袋,但是還不等他找些干木材生火,遠處傳來的鳥鳴聲就嚇得他打了個寒顫,沾滿血污的釘頭錘也握在了手裡。

    「不行,火光要是引來諾德人那就麻煩了。」

    在不知自己身處何處的時候,拜倫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他可不想因為火光引來一群想要取他性命或是俘虜他換取贖金的諾德戰士,哪怕他現在又冷又疲憊,急需一個火堆取暖。

    他仔細觀察了一下附近的環境之後,小心翼翼的脫下了自己的盔甲,沒有侍從幫忙的情況下,這是一件非常費力的工作。他把盔甲武器全都取下擺好,把盔甲底下的武裝衣也脫下,身上只留一件襯衣。他試著在馬背上的行囊中找些食物,不過這畢竟是他的戰馬,馬身上除了一點喂馬用的燕麥餅之外剩下的全是備用的武器和緊急情況使用的金子。拜倫沒有辦法,他啃不動鐵塊和黃金,只能和雷霆一起共享那些燕麥餅,起碼那也是食物,雖然難吃又硌牙。

    強咽了幾口燕麥餅之後,拜倫試著去會議幾個小時之前所發生的事。在戰鬥之中箭矢和斧頭不止一次命中了他的腦袋,雖然大體無礙,但是讓他的腦子有些糊塗。

    他想起了自己率眾衝出重圍時慘烈的戰鬥,諾德人似乎收到了什麼命令,不要命式的用身體擋在他們戰馬前面,硬生生用人命遏制住了他們的衝鋒。法提斯和他的親隨騎兵拚死護送他衝出包圍圈,代價是大部分的士兵都落在後面被諾德人徹底包圍。他們本想逃回斯瓦迪亞一邊的戰場,但是出乎人意料的是哈勞斯國王居然將部隊後撤,諾德大軍進一步前進,舉目所見之處,皆是諾德人的士兵。

    他們的小股部隊看到了拜倫那閃亮的鍍金板甲,那是只有領主才負擔的起高級裝備,於是一窩蜂的朝他們衝來。他們不得不改變路線,哪裡諾德人少,便朝著哪邊衝鋒,幾十個重騎兵,就這麼一路護送著拜倫衝殺過去,等到他們徹底衝出這個戰場的時候,拜倫身邊的人手有少了一半。要麼是在衝鋒中走散了,要麼是被諾德人拽下馬圍攻致死。

    但是等到他們衝出這片戰場的時候,才發現一支數量過百而且武裝精良的騎兵正在戰場外圍等待著他們。除了眾多騎上了馬匹的諾德戰士之外,那裡面還有不少雇傭騎手,拜倫和法提斯用屁股想都知道如果雙方真的交上手會是什麼結果。

    在這時刻,法提斯真正體現了什麼叫做騎士精神。他毅然決然的帶領他家族的騎兵留下糾纏住那些諾德騎兵,讓強尼護送著拜倫趕快逃走(其實從實力角度考慮這其實是給拜倫添了個累贅)。拜倫曾想帶著法提斯一起離開,但是他拒絕了,表示他不會拋下支持他的附庸不管,而拜倫則必須回到封地重整旗鼓,並且勸說拜倫不要留下趁著這個機會趕快離開。

    最後,拜倫還是帶著淚水的離開了,並且告訴法提斯無論如何也要活著去見他。而他的這位騎士,則英勇的帶領的騎兵朝著十倍於己的敵人發起了最後一次衝鋒...

    拜倫帶著強尼,兩個人一路奔逃,而沿途也不斷有在外圍負責圍追堵截的小股騎兵和諾德巡邏隊攻擊他們,一路奔逃下來,拜倫只好躲進了森林裡,找了個地方讓馬匹休息一會。不過還不等他們休息好,諾德人就再次出現在了他們的身後,在那次逃跑的過程中,強尼騎馬引開了大部分追兵,才讓拜倫有機會逃離那片森林。

    在之後,就是無頭蒼蠅一樣的亂跑亂撞,直到天色昏暗下來,雷霆疲憊下來,他才被迫找地方休息。等他回過神來思考自己處境的時候,他早已經迷失了方向。不過從周圍的環境來看,他跑到諾德一邊的可能性明顯更大。

    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困意逐漸向他襲來。他就這樣躺在草地上睡了,沒有舒適的床鋪和枕頭,唯有聽了他一夜鼾聲的雷霆知道他睡得有多沉。

    當第二天清晨的陽光照在他的臉上的時候,拜倫才猛然從睡夢之中驚醒,他醒來之後第一件事就是環顧自己身邊的環境,確認自己不是在諾德人的地牢或者強盜的窩棚之中。幸好,一切都很正常,他的盔甲依舊擺在原地,不過晾在那裡的衣物和斗篷依舊沒幹。他花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時間才把自己重新武裝起來,沒有旁人協助的情況下穿上這些盔甲簡直就是災難,比戰場作戰還要累人,此時的他穿著鏈甲和那些昂貴的板甲部件,把太過惹眼的鍍金胸甲塞到了行囊之中,把除了最重要的印章以外所有帶有自己徽記的衣物和裝飾全都塞進一個單獨的包裹里,拿起短刀和袖珍弩跑到一片灌木之中,挖坑將它們埋掉。他不敢隨意丟棄或者扔到河流,要是被人發現,報告給附近的諾德巡邏隊那他可就慘了。

    不過他剛收拾完這些東西,準備回去的時候,雷霆憤怒的嘶鳴聲讓他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他馬上抓起自己的弩和短劍,貓下身子一路小跑回剛才的位置。這時他才發現,兩個穿著亞麻衣服,嘴裡嚷嚷著諾德方言的年輕男人正試圖牽走自己的馬匹,其中一個背著弓背對著自己拉著雷霆的韁繩,另一個則忙著解開綁在樹上的繩結,那個節是拜倫昨天晚上繫上的,受了潮,現在非常難解,那個用皂石把頭髮染成了金色的諾德人已經開始用小刀去割它了。看得出來,這兩個傢伙是偷獵者一類的貨色,現在看上了拜倫的馬匹。

    雷霆是拜倫的摯愛,是萬里挑一的寶馬。這兩個小賊的行為激怒了拜倫,他顧不得對方有沒有同夥,直接一箭瞄準那個割繩子的諾德人射了過去,射透了他的心窩。另一個諾德人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下了一跳,當他發現自己的朋友倒在地上,而一個拿著武器穿著盔甲的男人怒氣沖沖的朝他衝過來的時候,他嚇得丟下韁繩就開始逃跑。

    不過遺憾的是,他跑錯了方向,他從雷霆的身後逃跑,結果被憤怒的戰馬一蹄子揣進了河流。等他掙扎的爬上岸的時候,拜倫一手便掐住了他的脖子,把劍摁在了他的心臟部位上。

    「Dr?bmigikke.(求求你,不要殺我)」

    此刻,這個諾德人只是渾身顫抖著跟拜倫求饒,胯下的黃色液體把岸邊的河流污染了一片。

    「Jegsp?rgerdig,hvorerdettested?(我問你,這裡是哪?)」得益於系統的強大,在閱讀了許多諾德詩文之後,拜倫已經能使用諾德語進行一些簡單的交流了。

    「Gelberg,deterGelberg!(傑爾博格,這裡是傑爾博格!)」讓驚恐的回答道。

    「Hvorerdenn?rmestelandsby?(最近的村莊在哪?)」這時候,拜倫的氣消了一半,在這個偷獵者嘴裡,他知道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偷獵者顫抖著用手指了一個方向,拜倫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持劍的手加大了一些力氣:「祝賀你,你要去見你們的諸神了,死在戰士手裡的賊!」

    拜倫說完,短劍迅速的穿透了亞麻布和肌膚,深深的插入對方的心臟之中。

    那人睜大了眼睛,感受著鮮血不斷從心房中滲出,而拜倫也將他推到了河流,淡淡的看著他的鮮血染紅水流,看著他的屍體沉到河底。

    「哎,可惜了,我原本想讓他們看起來更像是被強盜殺死的,真是失算了。」殺完人之後,拜倫突然懊悔了起來。

    「我真應該和克雷斯好好學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