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212章 王子的煩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崛起於卡拉迪亞 - 第212章 王子的煩惱字體大小: A+
     

    對哈勞烏王子來說,這幾天過的實在算不上舒服。

    初到維魯加的時候,一切都很新鮮。要不是離開帕拉汶時候父親的囑咐,他完全可以當做是一次旅行。感受一下這裡的南方風情,在嘗嘗這裡的美人,那會是多麼愜意。

    不過他也明白,維魯加不但富饒,還關係王室的影響力和實力能否恢復。馮*拜倫這麼一個小男爵拿下維魯加的時候,國內除了對他的稱讚,更多的是對國王的質疑。一個男爵帶著2000號雇傭兵完成了國王耗費大量人力物力折騰了十幾年才幹成的事,這讓國王遭到了嚴重的質疑。

    明白人當然知道拜倫也是沾了國王的光,要不是哈勞斯國王把羅多克的國力消耗成現在這樣,他哪有機會深入羅多克攻佔維魯加。不過遺憾的是對於那些反對國王的貴族來說,這完全可以被忽略,只要使勁罵國王就對了。

    這種情況下,哈勞斯國王非常重視拜倫送來的信。他很清楚馮*拜倫想要獨佔這座大城,也知道這小子現在沒有這麼大的胃口能把這麼大片的土地吞下去。所以他派自己的至親帶著一支精銳部隊南下,希望能穩定馮*拜倫,穩定南方的形式,控制住這片他已經盯了十多年的土地。

    父親將自己最得力騎士之一的柯尼斯派給他當做護衛,又挑選了另外3名有男爵頭銜的貴族騎士軍官帶領21名騎士、300名重騎兵,500名稱職的步兵還有500名合格的弩手,以及足夠數量的軍士和狙擊手,隨同他一同南下。

    如此的陣容足以媲美一個城鎮伯爵手下的全部軍力,哈勞烏王子認為那個靠著傭兵和詭計僥倖攻下了維魯加的小小男爵一定會感到恐懼,乖乖讓出城市,在鄉野間管理國王賜給他的土地,享受從城市裡搜刮來的巨大財富。王子本人成為這片土地的主人,他在出發前也想好了如何對待拜倫,如果拜倫聽話的話作為王國的繼承人他還是很樂意將他變成自己的助力,在這王權衰微的時候協助自己,等到登基之後如果拜倫還能活著,他不介意給王國再增加一個伯爵家族。

    所以比起拜倫,他反到更關心如何在南方照料自己部隊帶過去的軍馬和戰馬是否能得到足夠的草料和照顧。

    不過這種想法在他南下的過程中改變了好幾次,因為越是往南,關於拜倫的傳聞就越多、越詳細。

    而且最讓他和騎士們驚訝的是,那些南方農民一見到他們的高大戰馬和重裝騎兵,第一反應就是詢問他們是否是拜倫的部隊。

    這些農民大多都是文盲,不認識斯瓦迪亞的王室標誌也說得過去。不過他們如此自然的把一支從未見過,而且十分強大的部隊和馮*拜倫划等號,這其中的蘊含的信息讓騎士們感到了深深的不安。

    而事實也就他們所擔心的那樣,馮*拜倫在迎接王子的時候並沒有隱藏自己的實力,而帕拉汶的騎士們也見到了那些同樣武裝精良、訓練有素,身上匪氣和殺氣並存的雇傭騎兵,以及數以百計手持長戟和伐木隊傭兵。

    他們聽到的傳聞是真的,馮*拜倫手下的傭兵實力強勁,而且數量眾多,那一刻,柯尼斯立刻他們的部隊不一定能壓制住拜倫,所以在哈勞烏王子依然致以按照原定計劃像君主一樣對拜倫表露出那種高傲的態度時,他立刻阻止了王子,並且給對拜倫好言寬慰,順便給王子找了個台階下。

    當晚宴會的插曲也讓王子十分頭疼,他手下的一名騎士瞧不上拜倫,故意命令手下的士兵隨意將拜倫的牡丹旗幟扔在地上任人踩踏,這對任何一個貴族來說都是極大的不尊重,是對這個家族的挑釁。

    拜倫非常生氣,要求懲治那兩個士兵,還有那名作為長官的騎士。不過王子雖然要求那位騎士道歉,但是出於護短他只是斥責了幾句,並沒有其他的懲罰。拜倫對此很不滿意,借口身體不適離開了宴會廳。

    拜倫缺席,當晚宴會有很多原本可以解決的事全都拖了下來。當第二天一早王子的護衛隊按照規定時間去接手城市防務的時候,他們發現拜倫的部隊全都不見了,無論是城防士兵還是訓練部隊都在昨晚離開了城市。就連那些維持治安的民兵和俘虜,也被拜倫帶走了。

    缺少了他們的幫助,這些帕拉汶的精銳部隊只能從頭開始了解這座城市,制定巡邏部隊,自掏腰包去補充已經被搬空的軍械庫。

    更要命的還是官員們遞給王子的財務報告,那上面的稅收低的讓他難以相信,一座數萬人口的南方大城市,收入竟然還不如帕拉汶郊外的一個村莊!經過仔細詢問之後他才知道,在自己到來之前馮*拜倫大肆減稅,把原本的收入減了十倍,各類稅務都削減到了極點,以此換取當地人的支持。

    當然,柯尼斯給小王子提了個醒,告訴他這很可能是拜倫故意給他留下來的麻煩。

    提高稅收可能會惹惱當地的貴族和民眾,但是如果不增加,那麼這點可憐的收入就會連王子一個人的日常花銷都維持不了,更不用說其他1000人的各項支出了。

    他明白,在他抵達這座城市之前,拜倫一直把維魯加看做自己的囊中之物,自己對他而言既是保護者、盟友,同時也是一個侵略者。這場不流血的戰爭其實在他到來之前就已經開始了,只不過自己的舉動讓拜倫選擇了比較惡劣的手段。

    接手維魯加之後,哈勞烏王子就召見了城裡那些比較重要的貴族,弄清楚他們和拜倫達成的交易,之後在某種程度上彌補他們,儘可能在樹敵最少的情況下將稅收上漲回原有水準。

    而補給那些貴族的部分,自然要從來往的商旅和維魯加境內的農民身上撈回來了。

    拜倫之前制定的大部分關於減輕商業稅和鄉村賦稅的條例被王子一一取消了,因為王子發現拜倫把礦產林場這些撈金大項全都掌握在了自己和自己屬下的手裡,而農業稅和關稅這些要分成給王室的財源全都被減了稅,這很明顯是針對他來的。現在正是頭疼的時候,那些平民的問題不在王子殿下的考慮之內,所以他將他們的優惠政策一下子全都砍掉了。

    他犯了一個大錯,在斯瓦迪亞,農民是最容易被剝削的,所以綠林強盜才怎麼殺都啥不光。而那些同樣出身平民的商人,雖然具有一定地位,但是也要依從於貴族,變成貴族們談笑中的「錢袋子」。斯瓦迪亞大部分地區的領主都將壓迫農民和外國商人當成了習慣,哈勞烏王子也深受其影響。

    他並不知道,在羅多克這片土地上,工商業的發展有多重要。他更不知道,在維魯加這個南方大糧倉,當地的農民和市民又多深的造反傳統。他們的力量,遠比北方的那些同行們要強。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