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大瞬移時代 » 第一百零九章 一條大河波浪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瞬移時代 - 第一百零九章 一條大河波浪寬字體大小: A+
     

    近乎停滯的空氣、開闊而清晰的視角、大量豐富的細節……

    在慢鏡世界里,宓語的動作終於慢了下來,陳思甚至能看到她嘴角那一絲即將揚起的勝利的笑容。

    慢鏡頭狀態中,陳思感知時間的流逝慢了七倍,這讓他有足夠的時間捕捉對手的動向,但他自身的速度並沒有跟上他的思維,不然的話,他就成了閃電俠了。

    慢鏡頭狀態,和子彈時間是不同的。

    陳思能做的,就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微調自己的身體角度,從而躲過宓語的攻擊。於是——

    咻!

    宓語的拳頭,擦著陳思的衣角,揮舞到了空氣中。

    「什麼?!」

    宓語萬萬沒想到自己會失手,在她的絕招「金色閃光」下,固態級以下的武者,是不可能有反應時間的。

    咻咻!

    宓語又連續對陳思發起了數十次進攻,掌推、拳頭、腿法、腳蹬、衝撞,什麼手段都用過了,但偏偏每一次,陳思都能做出各種怪異的姿勢,讓宓語的攻擊擦著他的衣角滑過去,剛剛好就差那麼一毫米,不管怎樣就是打不中,氣死她了。

    「咳咳,五分鐘了。」

    直到陳思開口提醒,宓語才停了下來,她喘著氣,被香汗浸濕的襯衣貼在肌膚上,映出玲瓏曼妙的曲線。

    「你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她難以置信地望著陳思,彷彿第一次認識他一般。

    「一點身法而已,不值一提的長處。」

    陳思露出一個微笑,落在宓語眼中,有幾分神秘而又高深莫測的味道。

    「唉,我好弱啊。」

    宓語幽幽地嘆了一口氣,無疑是受到了打擊,頹然地坐了下來。她舉起酒瓶,微微仰起頭,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咕咚咕咚」猛灌,喝起了悶酒。

    她的酒量似乎不太好,加上剛經過激烈的運動,只喝了兩口就有點微醺了,原本就染上紅暈的臉蛋上又多了幾分媚色,往常那雙靈動的眼睛此時也迷離飄渺,醉意惺忪,飽滿的嘴唇沾上酒後更加誘人。

    「呃。」

    她突然打了個嗝,讓陳思沒忍住笑出聲來,雖然打嗝是件不雅的事,但她那副醉醺醺打嗝的樣子,居然有幾分萌感。

    「笑什麼笑,陪我喝。」

    宓語將酒瓶扔了過來,陳思連忙接住。

    「沒有杯子嗎?」

    他疑惑。

    「怎麼,嫌我臟啊?愛喝不喝。」

    宓語沒好氣道,可能是真的醉了,她渾然不在意自己的儀態,原本整整齊齊的秀髮零散地飄落下來,胸口燥熱之時,更是伸手扯了扯襯衫的扣子,露出了胸前一片雪白肌膚。

    「咕咚!」

    陳思倒也沒有真的問她要杯子,而是舉起酒瓶,將其中剩餘的烈酒一飲而盡。

    好酒。

    陳思感覺這酒清香醇厚,入口綿甜,讓人回味悠遠。而且,在酒香之中,還隱隱有一絲少女口紅的幽香,讓他心裡有點怪怪的。

    「嘻嘻,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以前每次上台演唱之前,都要偷偷喝一點酒,為自己壯膽。後來,我只要一喝酒,就想唱歌。」

    宓語醉醺醺的,也不知是雅興盎然還是發了酒瘋,在陳思驚訝的目光中,一個人赤著腳,蹦蹦跳跳到船頭,深吸了一口氣,要一展歌喉。

    「別擾民啊。」

    陳思喊道,他知道宓語是一名搖滾歌手,喝了這麼多酒,該不會表演一段鬼哭狼嚎吧?

    然而,讓他意外的是——

    一段清新、空靈、悠揚的旋律,在小船上飄了起來。

    「一條大河~波浪寬,

    風吹稻花~香兩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聽慣了艄公的號子,

    看慣了~船上的白~~帆。

    ……

    這是美麗的祖國,

    是我生長的地方。

    在這片遼闊的土地上

    到處都有明媚的風光。

    ……

    姑娘好像花兒一樣,

    小伙兒心胸多寬廣……」

    宓語仰起頭,閉著雙眸,讓溫暖的陽光灑在自己的臉上,在微醺之中,以一顆赤誠的心靈,動情地、忘我地唱著這一首《我的祖國》。

    這段旋律,沒有樂器的伴奏,沒有觀眾的掌聲,只有少女純凈的天籟之音,伴隨著陣陣微風,從小船飄到了寬闊的河面上,飄進了兩岸的蘆葦叢,飄向了不遠處的森林裡……

    陳思獃獃地看著宓語,陽光下的她,年輕美麗,像個天使。

    附近的森林中,一名名獵人,原本都處於一級戰備的狀態,或是巡邏警戒,或是揮灑汗水苦修,為了即將到來的戰爭做著十二分的準備。但此時,他們都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手上的事,豎起耳朵,聆聽這歌聲。

    「這是英雄的祖國,

    是我生長的地方。

    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

    到處都有青春的力量。

    ……

    好山好水好地方,

    條條大路都寬暢。

    朋友來了有好酒,

    若是那豺狼來了,

    迎接它的有獵槍!」

    從拜蛇教襲擊以來,獵人之森中,一直籠罩著一股緊張、凝重的氛圍。

    但現在,這股沉重的氛圍似乎被少女的歌聲沖淡了一些,也許未來註定充滿艱難和黑暗,但在那黑暗中,仍有希望和光明。

    從宓語的歌聲中,陳思突然明白了,這個國家,這個民族,為什麼能經歷五千多年的內憂外患,即使風雨飄搖也依然屹立不倒。

    不屈的意志、樂觀的態度、奮鬥的精神,這是這個民族最寶貴的東西。

    它們,都在這歌聲里了。

    不知過了多久,宓語終於唱得累了,才停了下來。

    「好聽嗎?」她問道。

    「好聽。」

    陳思微笑,並且豎起了大拇指。

    夕陽西下,臨近分別,兩人都有些沉默。就像宓語說的,她進入天擇部后,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見面了。

    「嘿!」

    宓語突然拍了一下陳思的肩膀,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你要加油啊,好好表現,爭取有一天也能進入天擇部!」

    「……嗯。」

    陳思先是愣了一下,隨即重重點了點頭。但是,宓語接下來的一句話,把氣氛都破壞乾淨了。

    「等你進了天擇部,我就不用墊底了。」

    她笑眯眯道。

    陳思:「……」

    ……

    夜幕降臨之時,陳思回到了自己的小屋中。

    他沒有浪費一秒鐘的時間,便進入了修鍊狀態,準備衝擊液態級!

    「天擇部……」

    陳思喃喃自語,宓語、秦紫幽、斷塵,這些年輕的天才都在那裡。他們將由S級導師親自教導,享受協會中最好的資源,在接下來的幾年中突飛猛進。

    而他,現在只能靠自己。

    但那又怎樣?

    他人生的前十八年,一直都是充滿坎坷的,這一路走來,他經歷了太多,但也漸漸找到了自我。

    他相信自己,不會輸給任何人。

    黑暗的房間中,陳思的眸中閃過一道明亮的光。

    新的奮鬥,開始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