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大瞬移時代 » 第四十九章 腎上腺狂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瞬移時代 - 第四十九章 腎上腺狂飆字體大小: A+
     

    跑,不知疲倦地跑。

    逃,拼了性命地逃。

    陳思一個勁的往前跑,每當他覺得跑出了神降的範圍,回頭一看,神秘的白霧如影隨形,也不知是真的,還是他的幻覺。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他自己都不記得跑了多久,漸漸力竭。

    嘩嘩!

    突然,前面傳來了水聲,是一條河。

    撲通!

    陳思毫不猶豫跳進了河裡。

    冰冷的河水刺激了他的皮膚,讓他清醒、冷靜了許多,他像一條大魚,靈活下潛,在河底洶湧的暗流推動下,向河的下游漂去。

    陳思現在的肺活量有多強?

    在原能強化過肺部后,他一口氣鼓足了噴出去,可以吹滅二十米外的蠟燭。如果是在一米以內,他一口氣噴到人臉上,幾乎和鐵鎚擊打無異,能讓人鼻青臉腫。

    「噴人」都有如此威力,憋氣更是不在話下,以陳思驚人的肺活量,可以在水底憋氣一個小時而不上浮。

    漂,漂……

    噗!

    當陳思終於忍不住,鑽出水面之時,已經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是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高高的樹木,粗大的藤蔓,樹葉遮蔽了陽光,幽深寂靜,不見天日。

    終於,逃離神降了。

    陳思爬上了岸,大字型躺在地上,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

    幸好,神降是為了蠻牛群而來,如果是針對他們這些人,他不可能有任何掙扎的機會。

    荒野,果然還是太危險了。

    本以為只是一次簡單的護送任務,誰能想到,居然出門就碰上了傳說中的S級凶獸,能撿回一條命已經是萬幸。

    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

    陳思準備打開通訊儀,聯絡方信等人,然而讓他意外的是,通訊儀居然壞了。

    「怎麼回事?」

    陳思吃驚,作為一款高科技電子設備,通訊儀防水、防壓、防震,就算在水裡浸泡十天十夜,或者被坦克碾過,都不可能壞掉的。

    那麼原因只有一個。

    神降中有電磁波動,特殊的磁場破壞了通訊儀的內部元件。

    這下糟糕了。

    在荒野中,待得越久就越危險。

    陳思閉目休息了幾分鐘,漸漸恢復了一些體力,當即便站了起來。

    必須要遠離河岸。

    這是陳思心中的第一想法,在荒野中,大量凶獸在河邊喝水,沿著河岸走,無疑是一種愚蠢的自殺行為。

    舉目四望,也只有往森林中去了。

    陳思打起精神,提高警惕,一步步走進了原始森林。

    不過,陳思的運氣似乎很不好。

    才剛走進森林,撥開一片灌木叢,他便看到了一個巨大的腳印。

    這個腳印,長兩米,寬一米,陷入地面三十厘米,顯然是某種巨型凶獸留下。

    「咔嚓!」

    寂靜的森林中,突然響起了樹根斷裂的聲音,不遠處的一株大樹,被一條大蛇一樣的東西捲住,然後連根拔起。

    仔細一看,哪是什麼大蛇,分明是一條粗大的象鼻。

    「龍象!」

    陳思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心中一沉。

    龍象,D級凶獸,身高6米,體重10噸,從外形上看,一頭龍象抵得上三頭黃金蠻牛。

    它長著白骨一般的鋒利獠牙,細密的黑色長毛,四肢渾圓而粗壯,輕輕在地面上一踏,便是一聲悶響,震得不少樹葉簌簌落下來。

    由於巨大的體重優勢,龍象是D級凶獸中位於食物鏈頂端的存在,幾乎沒有什麼天敵,如果它們死了,八成都是因為牙齒磨損而餓死的。

    龍象的資料在陳思腦海中飛快地閃過,他自知絕非對手,弓著身子,盡量不引起對方注意,慢慢往後退去。

    遺憾的是,這頭龍象,已經盯上他了。

    「哮~嗥!」

    龍象發出了一種奇特的吼聲,似龍吟,又如象吼,它的大眼盯著陳思,就像一個小孩子發現了有趣的玩具一般。

    陳思毛骨悚然。

    咻!

    他掉頭就跑。

    轟隆隆!

    龍象腳踏地面,橫衝直撞,隨著接二連三的「咔嚓」之聲,許多樹木被撞翻,如紙糊的一般被獠牙刺穿、頂起、扔出,呼嘯著朝著陳思砸來。

    「砰!砰!砰!」

    樹木砸在陳思周圍,漫天木屑、枯枝與樹葉齊飛,陳思身形矯健,即使不回頭也能通過天眼感知空氣流動,從而避開身後的襲擊。

    過河!

    陳思再次回到了岸邊,跳進了河裡,準備游到對岸,徹底擺脫對方。

    然而,他很快便悲哀的發現,他的想法多麼幼稚。

    「嘶嘶!」

    龍象衝到河邊,柔韌而強力的鼻子在河中一頓猛吸,以它的鼻子為中心形成了一個漩渦,連河水的流向都改變了。

    它圓筒狀的鼻子,長3米,重1噸,鼻子上的肌肉數量是人類全身肌肉的100多倍,一次性可以吸上來數十公斤的水。

    「撲哧!」

    一道白色的水柱,從龍象鼻子中激射而出,速度到了120km/h,比高壓水槍的威力不知道大了多少倍。

    「嘭!」

    陳思剛爬上岸,背部就遭受了這沉重的一擊,他上身的衣服直接被水汽撕裂,整個人被水柱沖飛了十幾米,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

    轟!

    龍象直接跳進了河裡,截流而過,朝他追來。

    痛,深入骨髓的痛。

    陳思背上火辣辣的,脊椎都差點斷了,背部的肌肉群不停顫抖,失去了控制,等到平復下來,他已經失去了大半個背部的知覺。

    他勉強站了起來。

    「嘭!」

    又是一道水柱迎面噴射,陳思架起雙臂,雙腳下沉如千斤墜,但仍然被水柱推得往後倒退好幾米,然後終於支持不住,再次被沖飛。

    他艱難地爬起,想要找到逃命的一線生機,然而,每當他剛剛爬起,就總有一道水柱準時到達,將他再次打翻在地。

    是的,這頭龍象在耍他。

    它悠閑地站在河邊,充滿人性化的雙眼饒有興緻地看著陳思,這個年輕的人類,在它的戲弄下如螻蟻般掙扎,表演著各種狼狽又可笑的倒地姿勢。

    作為這片森林中食物鏈頂端的生物,它不缺食物,缺的是天真的樂趣。

    陳思,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他的內心,漸漸陷入了無止境的絕望,而在絕望中,又產生了一種悲涼的情緒,當這種悲涼孕育到極點,終於變成了一種歇斯底里的憤怒……

    「砰!砰!砰!」

    陳思咬著牙,紅著眼睛,像一頭憤怒的公牛,一次又一次地站起,可他的力量太小了,結果就是一次次地重複之前的狀況,被水流打翻、站起、再被打翻、再站起。

    短短十幾分鐘的煎熬里,他已經是鼻青臉腫,嘴裡、臉上全是草和泥土,看起來就像一個可憐的小丑,讓人不忍直視。

    為什麼要這麼倔強,為什麼要在臨死前給自己找這麼多苦頭吃,為什麼不老老實實地躺在地上,默默等待死亡的降臨?

    因為憤怒。

    因為憤怒!

    「嗬,嗬……」

    在顫顫巍巍中,陳思第三十七次站起來,他的喉嚨劇烈喘氣,像是破敗的風箱,發出一種無意義的嘶吼,如一頭窮途末路的野獸。

    龍象沒有再噴水,因為它已經玩膩了。

    這個人類真是討厭呢,和以前那些獵物完全不同,不管怎樣用水沖他,他總是能站起來,一次兩次還挺有趣,多了就沒什麼意思了。

    「嗥!」

    它再次揚鼻,發出勝利者的戰吼,衝刺著奔向陳思。

    噼里啪啦!

    它鼻子一甩,震爆空氣。

    龍象的長鼻,可以當胳膊、手、通氣管道和武器來使用,猛然一甩可以砸扁一輛坦克!

    面對這樣恐怖的攻擊,是個人都會心生恐懼。

    然而陳思沒有。

    「嗬嗬嗬嗬嗬嗬……」

    他的呼吸加重。

    「咚咚咚咚咚咚咚!」

    他的心臟像戰鼓般劇烈的跳動,心率越來越快,120、150、180……一直飆升到200以上!

    他的瞳孔放大到極限。

    他的皮膚下,血液嘩嘩地流淌,流量比平時增加了數倍,大量的氧氣進入紅細胞,讓他全身的皮膚呈現一種異常的紅暈。

    在生與死之間,在無盡憤怒的驅使下,他的天眼終於激活了腎上腺,在極短的時間內分泌出大量的腎上腺素!

    而腎上腺素,是人類「應激反應」的催化劑。

    有的精神病人,在躁狂的時候,十幾個看護人員也無法將其制服。

    有的人是瘸子,但當他在荒山野嶺被餓狼追趕的時候,卻能拚命狂奔,跑得比運動員還快,最終逃出生天;

    有的女人,弱不禁風,為了保護自己的孩子,居然能與獅子或熊搏鬥;

    還有的人,手無縛雞之力,為了救出地震中被廢墟掩埋的親人,居然爆發出神力,抬起數百公斤的鋼筋混凝土;

    這些都是發生在普通人身上的真實案例。

    而當陳思,一個陷入絕境的武者,在不顧一切分泌腎上腺素,爆發出身體肌肉中所有潛力的時候,那個景象只能用恐怖來形容。

    唰!

    陳思動了,無法形容的快,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殘影,他所過之處,空氣噼里啪啦亂響。

    「鏘!」

    刀光一閃,陳思拔刀躍起,以無比簡單粗暴的方式,一刀斬在了龍象的長鼻上。

    滋啦!

    刀鋒與鋼鐵般的皮膚碰撞,濺起了一大串火星,在巨大的反作用力之下,龍象居然被震得後退了!

    然而還沒有結束。

    「啊啊啊啊啊!」

    陳思徹底地瘋狂,隨著腎上腺素分泌的增多,在他體內,糖、脂肪和蛋白質三大熱源營養物質的分解,比平時加快了十幾倍,難以想象的熱能在他體內狂暴。

    唰!

    又是一刀。

    噗!

    龍象3米長的象鼻,像脆弱的豆腐一樣被切掉了,在漫天血雨中,它失去了最引以為豪的武器。

    「吼!」

    它發出一聲憤怒的嘶吼,高舉象牙,與陳思決一死戰。

    漫天刀光襲來。

    身無寸縷!

    分筋裂骨!

    斷腸焚血!

    化精奪髓!

    神廚解牛!

    陳思瘋狂地出刀,每一刀都用盡全力。

    一頭凶獸,一頭人形凶獸,在這寂靜流淌的河水邊,慘烈地廝殺。

    然而,勝利的天平,其實早在不知不覺中傾斜。

    噗!噗!

    當龍象的兩根象牙被陳思斬斷,它終於失去了最後的反抗能力,眼睜睜地看著陳思紅著眼睛殺來,將整把戰刀插進了它的心肺。

    「咚!咚!咚!」

    龍象歪歪斜斜地後退了幾步,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塌,震顫地面,揚起灰塵。

    汩汩的鮮血,從它身軀中流出,匯聚成小溪流入了河水中,染紅了半個河面。

    與此同時,失去了目標的陳思,終於從歇斯底里的狂熱狀態中清醒,難以想象的劇痛,從四肢百骸傳來。

    他用盡全身的力氣,從虛空戒中取出玲瓏屋。

    啪!

    他剛走進屋內,終於堅持不住,面朝下倒了下去,撞擊在地板上,鼻子眼睛一臉血。

    「嘿……」

    他咧開嘴,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隨即便昏迷了過去。

    河邊,龍象的屍體靜靜躺在那裡,死不瞑目。

    不過,它在臨死前應該明白了一個道理……

    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

    ps:這章補昨天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