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 » 第1011章,分家拿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我不想繼承萬億家產 - 第1011章,分家拿人!字體大小: A+
     

    聞言,那朱慶臉色一變,詫異的問道:「你要對分家出手?」

    陳平深吸了一口氣,起身,望著對面的浩瀚的天心島,道:「沒錯。」

    說罷,他轉頭,看著朱慶道:「慶大哥,到時候,可能會麻煩你們了。」

    朱慶眉頭一擰,沉思了片刻后,道:「陳平,你是陳氏的少爺,按理說,你就是我的少爺,你說的話,我不敢不聽,哪怕就是讓我們去死,我們也不會有任何怨言。但是,作為你慶大哥,我不得不說一句,分家絕對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這件事,我覺得你要三思而後行。」

    陳平笑了笑,道:「我知道,分家在天心島的勢力,和在外界投資的資產以及人脈,都不是現在剛回來的我可以抗衡的。可是,很多時候,你不去試試,又怎麼會知道結果是什麼呢?」

    說罷,他看向朱慶,嘴角帶著微微笑意,而後起身。

    朱慶跟著起身,看著邁步離開的陳平,道了句:「若是需要我們兄弟的地方,我們一定誓死效忠!」

    有了這句話,陳平抬手搖了搖,喊道:「知道了。」

    半晌過後,陳平在這小島上洗了澡,換了身衣服,而後登上遊艇,準備返回天心島。

    離開之前,朱慶帶著兄弟們站在港口。

    「什麼時候動手?」朱慶詢問道。

    陳平想了想,拍了拍朱慶的肩膀道:「還沒到時候,若是有事,我會派人聯繫你的。」

    朱慶點點頭,而後帶著兄弟們,立正敬禮,目送著陳平的離去。

    ……

    視線回到陳氏莊園,此刻,在莊園內的一座古典城堡別墅內。

    陳氏四夫人的行宮。

    沈曼帶著江婉走了進來,見到這別墅內景的一刻,江婉差點沒嚇得摔倒。

    整個城堡別墅的內景,簡直太奢侈了,牆壁上掛著好多名人的珍貴名畫,很多在外界拍賣會被人高價拍走的名畫,此刻也掛在這裡。

    天花頂,更是穹頂的設計,有精美的聖女聖使壁畫,看上去大氣磅礴。

    這會,前廳內站著兩排的傭人,全都面帶微笑,齊聲聲朝著江婉和沈曼躬身道:「恭迎五夫人,少奶奶。」

    江婉嚇得心臟撲通撲通的直跳,要不是沈曼抓著她的小手,帶著她走進來,她說不定已經奪路而逃了。

    這比電視里放的那些豪門豪宅還要奢華。

    這一會兒,裡面一道溫柔且十分開心的聲音傳來:「婉兒,你可算回來了,想死四媽媽了。」

    俞婧慈這會一身華貴的服飾走了出來,溫文爾雅而大方,上來和江婉抱在一起,抓著她的胳膊,好好的看了幾眼,道了句:「生了孩子,反而瘦了,四媽給你補。」

    江婉笑了笑,很禮貌的道了句:「四媽。」

    俞婧慈應了一聲,臉上掩飾不住的笑意,領著江婉落座,道:「坐坐坐,四媽特地為你準備的。」

    說罷,她拍了拍手,一排的傭人,端著金色的托盤從側門走了進來。

    全是山珍海味,擺滿了一桌。

    江婉看豐盛的菜肴,也是愣了一下,跟著道:「四媽,沒必要做這麼多,我一個人吃不掉的。」

    俞婧慈咕噥著嘴,道:「哎,到了家,哪裡能讓你受委屈呢,吃不掉別擔心,喜歡什麼就吃什麼,不夠,四媽吩咐大廚再做。」

    江婉笑了笑,知道四媽這是喜愛自己,但是面對這一桌子豐盛的菜,她還真一時間接受不了。

    就在沈曼和俞婧慈滿臉慈愛的照顧江婉,陪她吃飯,陪她說話,順帶著打聽這些年陳平在外面過得怎麼樣的時候。

    那門口,忽的不請自來的闖入了一行人!

    帶頭的正是分家的少爺,陳克行,也是當初跑去上滬裝逼,反被陳平給教育的那個傢伙。

    這傢伙,雙手插在褲兜里,一身名貴的服飾,踩著鋥亮的皮鞋,帶著十幾個分家的護衛闖了進來。

    「喲呵,都在呢,正好,趕巧,我來呢,就是說個事。」

    陳克行走進大廳,直接大搖大擺的坐在鍍金鑲鑽的座椅上,囂張且跋扈的吃起了桌上的佳肴。

    「嗯,不錯不錯,這鮑魚燉海龜蛋,比我們家廚子做的好吃。」陳克行呲溜的吸了一口湯。

    這會兒,沈曼和俞婧慈全都面色不善的盯著陳克行,以及他身後帶來的十幾個分家的護衛。

    「沒大沒小的,陳克行,這裡是本家四夫人的行宮,你帶這麼多人來幹什麼?」

    沈曼此刻站了出來,一臉寒意,掃視了對方一眼。

    陳克行丟下手中的澳龍,拿起溫熱的純羊絨的毛巾擦了擦嘴和手,看了眼沈曼,起身,微微躬身,呵呵的笑了兩聲:「小侄,見過四伯母和五伯母。」

    沈曼雙手環胸,臉色帶著不悅道:「免了。」

    陳克行直起了身子,雙手插在褲兜里,一副放達不羈且桀驁不馴的做派,道:「兩位伯母,小侄過來呢,也沒其他事,就是聽說平少爺回來了,還帶回來了嫂子和孩子,這不,分家那邊呢,想看看我的這位嫂嫂。」

    聞言,沈曼眉頭一擰,看向身側的俞婧慈。

    二人目光交流,都明白了分家的意思。

    這才剛回家,就想要對陳平和江婉出手啊。

    沈曼寒聲哼笑了聲,道:「怎麼,你們分家就這麼著急想要對我本家的媳婦出手?我告訴你陳克行,回去告訴你們分家的那些個老傢伙,誰要是敢把主意打到江婉身上,就是跟我沈曼過不去!跟我沈曼過不去,老娘今天就把你們分家的祠堂給拆了,你信不信?!」

    沈曼生氣了。

    瞬間,屋內的那些傭人全都門頭不敢說話。

    門外,也是圍了幾個四夫人行宮的護衛,可是被分家的護衛直接給拿下了。

    見到這一幕,沈曼臉色一冷,喝道:「怎麼,當著我的面拿我四姐的人,你們想幹嗎?吃了熊心豹子膽是不是?」

    那些個分家的護衛,此刻對視了幾眼,都是面面相覷。

    沒辦法,這五夫人的名聲在陳氏那可是如雷貫耳。

    靜若處子動若脫兔。

    生起氣來,能把房子給燒了!

    曾經,她因為看不慣分家的某些人,就直接帶人將分家某位長老的家給拆了,還把那長老打成了殘廢!

    那件事,最終被壓了下去。

    此刻,看到沈曼發飆,陳克行只是淡淡的一笑道:「五伯母,您消消氣,我怎麼可能會對嫂嫂不敬呢,主要是分家的那些長輩,想要看看這位本家的少夫人,沒其他惡意,真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