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大劍神 » 第353章 各人有各人的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大劍神 - 第353章 各人有各人的道字體大小: A+
     

    真不知道這樓閣是在元武殿什麼地方,居然有風吹進來。

    在這裡,現在是夜晚。

    夜風吹襲,隱有涼意。

    但在坐幾人都是修為精深之輩,自不會覺得涼,只是心境大好,此涼是一種清爽。

    心靜自然涼,心定,也自然涼。

    當然,心寒的情況下,心自然也涼。

    但尉遲奇是突破到天人境而離開,並不是遭遇什麼不測,所以方昊天等人自不會有心寒之意。

    印鑒還是擺在桌子上,隱約中透漏著淡淡的光芒,其中更有一股無法言喻的隱晦威嚴。

    這可是權力的象徵,本身就代表著一種權威。

    擁有此印之人便是元武堂堂主,元武門門主。是元武郡和蠻獸封境的主宰之一。

    "這有什麼非議的。"

    軒轅破對方昊天接任門主一職自然是舉雙手贊同,他一邊伸手拿過錦盒一邊說道:"你的實力擺在這裡,再加上又是門主親自將印鑒傳給你,誰敢非議?至於資歷,這個有什麼好擺的,哪個宗門會以資歷來選擇接任者?當然,你有這份顧忌也對,你是怕不能服眾。但這個簡單,以你的實力想服眾並不難,你率人去跟魔族打一場架,只要你殺魔殺得足夠多,誰都服你。"

    "嗯。"袁青宗點頭,"軒轅殿主說的沒錯……堂主,青梧山那邊現在戰事正緊,我們一直被壓制著,戰事落於下風。要不堂主親自去坐鎮?如果堂主去了后能挫敗蟒魔一族,甚至能將金蟒王斬殺,堂里的人馬上就能將堂主當神拜,從此再沒什麼服不服眾的後顧之憂。"

    "金蟒王?"方昊天雙眼亮起,"那傢伙我可是跟他交過手,實力確實不差。再加上他身邊還有三個銀蟒大魔將相助,也有魔族其他種族的魔帥在,實力確實不容小看……說到這裡,方昊天突然想到方威也在那裡,眉頭不由的皺了一下,說道:"方威不是在青梧山嗎?以他的實力再加上賀副堂主,沒理由會輸給蟒魔族。"

    袁青宗當則冷哼了一聲,顯得極度不滿,道:"方威自仗是我堂第一天才,目中無人,剛愎自用,連賀副堂主都不放在眼裡,幾次指揮錯誤耽誤戰機,最終才導致戰事落了下風。"

    岐千山接話道:"此子心胸狹隘,不堪大用。而且我一直懷疑他是魔族安排的棋子。堂主去青梧嶺也好。他不是跟你約了生死戰嗎?必要的時候你就在青梧山跟他決戰。"

    袁青宗一聽便趕緊說道:"他跟魔族有關係這一點我也一直有懷疑,所以對他才一直沒有過於重用。堂主去到那裡后,最好查出他是魔族的棋子然後再殺了他,這樣才不會動搖軍心,也不會影響堂主的聲譽。另外,我知道他跟堂主是堂兄弟關係,如果查出他是魔族的棋子再殺,堂主也就不會會有什麼心理負擔了。"

    方昊天輕輕點頭,內心卻是翻滾:"方威跟魔族有勾結?難道他丹田被廢后正是投靠了魔族然後才得么修復,實力也才在短短的幾年裡到達元陽境九重巔峰的層次?"

    方昊天接任堂主和門主已經是鐵定的事。

    "本來堂主在的話,由他親手將印鑒傳給你,那是元武堂的盛事,應當普天同慶才對。"袁青宗有所歉的對方昊天說道,"但現在事出特殊,給新堂主慶賀可能就得押后了。只是不知道堂主打算什麼時候去青梧山?"

    "既然青梧山戰事吃緊,當然是早去早好。"方昊天說道,"但我的身體有傷,我想多逗留一天。"

    "那你就留在這裡吧!"岐千山說道,"軒轅殿主也需要恢復實力,這裡是最安全不過的地方。"

    大家覺得有理。

    岐千山,袁青宗和葉秋一同離開樓閣。

    軒轅破和方昊天對視一眼,都有種釋然感覺。

    事情的時展,比想象在還要順利的多。

    "雖說這裡安全,但我還是不能完全放心。"方昊天拿起印鑒收好,"我就在這裡療傷,大哥在隔壁房間恢復修為。"

    "好。"

    軒轅破沒有第二句,迫不及待的進入旁邊的房間。

    方昊天輕吸了口氣,將一枚丹藥放進嘴裡,乾坤九玄功運轉開來。

    元武殿的長老會大堂,袁青宗,岐千山和葉秋同時出現。

    袁青宗說道:"葉秋,你暫時在長老會跟我吧。"

    葉秋代堂主這麼多年,是可大用之材,袁青宗是有意讓他接任大長老之位了。

    葉秋明白,但他還得徵求師傅的意見。

    袁青宗這樣的安排自然是葉秋的造化,岐千山當然不會阻攔,笑道:"這樣也好,好好跟著大長老學習,畢竟師傅時日不多,不能陪伴在你的身邊了。"

    袁青宗大吃一驚:"時日不多……但他身為大長老,見識與心思自非一般,下一刻就想到了,雙眼亮起,道:"岐老哥,你已經是天人境了?"

    袁青宗本身就是元陽境九重巔峰大高手,剛才岐千山輕描淡寫就化解了他一招,實力之強可想而知。如此實力,又怎麼可能時日不多?

    唯一的可能就是岐千山已經突破到天人境,在蠻獸封境逗留的時間不多了。

    岐千山也不覺得這有什麼好隱瞞的,點頭說道:"本來我還有點時間的,但現在堂主交代的事我已經完成,我打算完成最後一件事就離開。"

    葉秋臉色微變:"師傅,這麼急?"

    袁青宗目含諮詢的看向岐千山,想知道是什麼事。

    岐千山笑了笑,說道:"鬼老頭你還記得吧?"

    袁青宗聽到這個人臉色微變:"他還沒死,還在天龍堂?"

    岐千山點頭,道:"他也突然破天人境了。既然我要離開,我又怎麼可能允許他留在蠻獸封境?我現在就去找他,如果他不肯走,我就殺了他。還有,我們元武堂可不僅僅我一個天人境,林北雪和司凡塵也已經是天人境了,所以短時間內你不用擔心什麼。有他們兩人暗中輔助,我們的堂主不會有任何危險。但此事你也不需要跟堂主說,不然的話他去到青梧山就少了磨鍊。堂主和郡王爺對我們的新堂主可是抱有大期望的,他日後成就不僅僅天人境,以後註定是我們人族抗魔的主力,所以任何與魔族的對抗經驗對他都有大幫助。"

    袁青宗點頭。但內心中對林北雪和司凡塵居然也突破到了天人境而感到震驚,同時也是暗道慚愧。

    要知道,他六十年前就已經是元陽境九重巔峰,但時至今天,他的修為無法再有半點進步,實力更是遜色於南宮堂皇。

    也正是他的實力不如南宮堂皇,近幾年天龍堂才隱有壓制元武堂之勢。

    岐千山突然說道:"各人有各人的道。你雖然太執著人族的安危,這些年又操心元武堂大小事務而影響修為,但凡事都有道,你別放棄,你會找到你的道的。"

    袁青宗忍不住問道:"我還有希望?"

    "一切皆有可能。"岐千山哈哈一笑,身形掠去,瞬間去遠,聲音在大堂中隱約迴響,"我在瓶頸一呆就是一百八十九年,現在不也找到自已的道了嗎?"

    "一切皆有可能……"

    袁青宗喃喃自語,眼眸有亮光。

    葉秋則是緩緩跪下,跪送師傅。他知道這一別,也許再無相見之一。除非他也突破到天人境。

    於是乎他跪拜時,內心也有一個聲音在迴響著:"一切皆有可能……凡事都有道……"

    ……樹欲靜,風卻吹。

    更何況這棵樹並不想靜?

    所以,風吹的自然會更猛烈一點。

    當然,樹也好,風也好,跟天龍堂其實沒有任何關係。

    如果說有關係,那就只有"禍不單行"這四個字。

    南宮堂皇最近走的是霉運。他代表著天龍堂,所以天龍堂也在走霉運。

    方昊天要殺南宮霸衣,大鬧天龍堂。

    最終方昊天在天龍堂內殺了南宮霸衣。

    南宮堂皇的不敗神話也告破滅,被方昊天打敗。

    此事,南宮堂皇聲譽大受打擊,天龍堂的聲望也是直線下降。

    可是這也沒什麼,因為沒有傷到天龍堂的根骨。

    然而,一個神秘老人的突然出現,天龍堂的人這才是真的要哭了。

    南宮堂皇則是真哭。

    他最大的底牌不是他有多強大,而是他的師傅鬼不活還活著,而且已經突破到了天人境。

    可是就在剛才,那個神秘的老人突然找到了鬼不活,兩者很快就言語不合打了起來。

    結果就是鬼不活和那神秘老人同時消失,南宮堂皇重傷,天龍堂十六名元陽境高手死!

    如果說方昊天大鬧天龍堂是傷了天龍堂的皮,那這個神秘老人就是傷了天龍堂的骨。

    南宮堂皇坐在自已平時靜修的秘室中,雖然臉上無淚,但他的內心卻在血泣。

    鬼不活消失,十六名元陽境高手死,他南宮堂皇重傷,現在天龍堂還拿什麼跟元武堂爭?

    "尉遲奇,欺人太甚了!終我一生,若不滅元武堂,不滅元武門,誓不為人!"

    南宮堂皇靜坐許久后拿出紙筆,運筆如飛。

    每一筆,如凌厲的劍氣,要滅殺的有的人。

    每一字,是血,是泣,是恨,是怨。

    第二天,天龍堂某位有事要找南宮堂皇上報的核心高層在秘室中看到了地面上的那一封信。

    第三天,南宮霧寒接任天龍堂堂主。

    這一天,方昊天在薪火城千里之外!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