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明謀天下 » 第五百零二章:正位東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明謀天下 - 第五百零二章:正位東宮字體大小: A+
     

    沐浴更衣之後,朱常洛身著一身厚重的親王公服,來到大殿。

    此刻的王府大殿當中,早已經擺好了迎旨的香案,王錫爵和陳矩坐在大殿當中,絲毫沒有不耐之意。

    待得瞧見朱常洛進門,王錫爵微微點頭,起身迎了上來,道。

    「上諭,壽親王朱常洛接旨!」

    「兒臣朱常洛接旨!」

    朱常洛倒是不慌不忙,在香案前恭敬叩拜,道。

    一旁的陳矩躬了躬身,從身旁的內侍手中接過一份玉軸錦布的旨意,恭敬的遞到了王錫爵手中。

    王錫爵展開捲軸,高聲念道。

    「奉天承運皇帝制曰,朕常聞國之本也,乃在東宮,儲位既定,國本為安,有道之君必重升儲之典,以皇長子貞良元孝,茲朕心之真愛尤篤,又以群臣擁戴,普天所望,今冊皇長子為東宮太子,命禮部擇吉日授以冊寶,行冊封大典,望爾勤學弘善,躬在元良,欽哉!」

    隨著王錫爵洪亮的聲音,大殿中的所有人臉上都忍不住浮起濃濃的驚喜之意。

    過了這麼多年,終於熬出頭了!

    「兒臣謹奉旨!」

    倒是朱常洛並沒有像其他人一般激動,臉上自是欣喜不提,但是卻仍舊鎮定得很,伸手接過玉軸,道。

    「老臣恭賀殿下正位東宮,此真乃社稷之福也!」

    王錫爵微微欠身,拱手為禮。

    這滿朝堂之上,能夠當的起堂堂首輔大人行禮的,著實可謂是寥寥無幾,即便是從前的朱常洛,也不夠資格當的起這一禮。

    更不要提老首輔口稱臣下,更是往常從不曾有過的。

    按制,百官於宗王,具官稱名而不臣,王臣稱臣於其王,所以在朝野之上,很多人在朱常洛面前都是口稱下官,而並非臣下。

    只有親近的官員,或者想要投效朱常洛的官員在私底下才會口稱臣下。

    而百官只稱臣於君,此君者,亦包括儲君!

    如今的朱常洛,也的確當的起王錫爵口稱臣下。

    「元輔客氣了,社稷安定乃父皇英明,本王當不起如此讚譽!」

    朱常洛坦然受之,旋即便是拱手還禮,苦笑一聲道。

    頓了頓,朱常洛笑著開口道。

    「時候還早,元輔和陳公公若是不忙的話,不如入殿稍敘片刻如何?」

    這就是照例的規矩了,一般來說,正式的詔旨都是由行人司宣達的。

    行人司是內宮中的一個部門,正八品,常設三十餘名行人,這個部門沒有其他的職責,唯一負責的事情就是傳旨。

    凡頒行詔赦,冊封宗室,撫諭諸蕃,徵聘賢才,與夫賞賜、慰問、賑濟、軍旅、祭祀之旨意,則行人持節傳旨各司,便是此意。

    所以說,像今天這般,勞動王錫爵和陳矩親自傳旨,可不是常見的事情。

    這二位都是位高權重之輩,若是區區傳旨的小事都要二人親自負責,恐怕他們早就累斷了腿了。

    所以一般來說,他們二位前來,肯定有另外的事情。

    「殿下有命,敢不從命?」

    陳矩笑了笑,倒是罕見的開了個玩笑。

    入了大殿,眾人各自落座,陳矩便先開口道。

    「殿下,實不相瞞,咱家此來,皇上和皇後娘娘有幾句話托咱家帶來!有些事情,需要和殿下分說……」

    「哦?公公請講!」

    朱常洛頓時正襟危坐,微微欠了欠身子,道。

    雖說陳矩已經說了,是傳幾句話,連口諭的級別都夠不上,可禮數還是要不能廢的。

    「是這樣,禮部右侍郎朱國祚大人前兒上了奏疏,言道下個月十五是大吉之日,陛下有意將冊封大典和殿下的大婚同時操辦,時候就定在下個月十五,陛下想讓咱家來問問殿下,時候是不是緊了些?」

    「一切聽從父皇安排!」

    朱常洛再度欠了欠身,道。

    不過說實話,皇帝這種雷厲風行的作風倒是讓朱常洛有些意外,按照慣例來說,還是應該先舉行大婚典禮,爾後再進行冊封大典,如此一來便可以同時冊封皇太子和太子妃,才是合乎禮制的做法。

    將其合二為一,從某些方面來講,是有些委屈朱常洛了。

    而且大婚和冊封同時進行,禮數上的確有些繁瑣。

    但是這些對於朱常洛來說,其實並不大在意,他的親王妃人選,早在他出京之前就已經定下了,縱然是禮數上有些繁瑣,那也是禮部應該操心的事情。

    朱常洛只需要安安心心的照著禮部的典儀去做便是!

    其實這種事情,原本不必問朱常洛的意思的,朱翊鈞此舉是在傳遞一個信號,他已經正式將朱常洛納入了眼界之中,不再把他當做一個可以隨隨便便安排的孩子了。

    「還有就是殿下府中已有的姬妾,皇後娘娘托咱家告訴殿下,若是需要的話,儘快上個奏疏,為她們請封!」

    望著朱常洛恭謹的神色,陳矩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嘴角的笑意愈發濃厚,道。

    這就是為朱常洛著想了,朱常洛府里有兩個妾侍,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事實上,像他這樣的人,身邊若是沒有幾個妾侍才是奇怪的,更何況最近京中流言,殿下還從遼東帶回來一個,據說這幾個妾侍,朱常洛都疼愛的很。

    要是等到王妃進門,為她們請封的權力,可就要經過王妃那一關了,所以陳矩才有此一問。

    不料朱常洛提起此事倒是罕見的有幾分臉紅,道。

    「多謝母親關心了,常洛會找個時候,把奏疏遞上去的!」

    陳矩點了點頭,便拱手為禮,退回了座位上。

    他是內宦,上面的這些瑣事都是他該管的,至於其他的,就不是他可以插手的了……

    陳矩退下之後,王錫爵卻是起身道。

    「不瞞殿下,老臣也有一事,要和殿下商議!」

    朱常洛精神一振,知道這才是正事,能夠勞動首輔大人親自來商議的事情,又豈會是小事?

    「殿下,按制,殿下入主東宮之前,朝廷當重開詹事府,陛下已有旨意,詹事府各官員人選,請殿下先行過目后,再呈報陛下!」

    王錫爵笑了笑,開口說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