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 第518章 堅持住,他會來救你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 第518章 堅持住,他會來救你的字體大小: A+
     

    「本王會速去速回」戰北擎說完,一勒馬韁,馬兒掉頭,就朝著吳國落鳳山脈那奔去。身後雲三等人跟隨,暗中雲衛也分為兩組,一組留下來,一組跟著戰北擎,快速趕往落鳳山脈。

    「這茶可只有主人才能喝的。倒是便宜你了」暗三端著一壺茶水,惋惜道,說完,對著孫小狐的頭頂就是一澆。

    孫小狐全身不由自主的顫抖著,牙齒也上下打著冷戰。雖然是初春,但是天氣就有點冷,一股熱的茶水澆在她頭上,微風一吹,孫小狐只覺得渾身都冷。

    冷,孫小狐輕聲呢喃道。「主人要觀賞的花,要經得起風吹雨淋」暗三大笑著說道。

    孫小狐渾身打顫,看著暗三,目光漸漸凌厲,她的聲音很輕,但是每個字都重重的敲在暗三心上「倘若我大難不死,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暗三先是一愣,隨即大笑出聲「本使就等著你將本使碎屍萬段」,「本使看你是腦袋發燒,說胡話呢吧」暗三嘲諷著「你以為你還是那個威風凜凜,有鳳衛和龍衛護著的孫小狐?你現在狗屁都不是,還敢威脅本使,真真是活膩了」、

    暗三陰冷到,說完,揚起手,就要打上去。卻突然被人用力抓住。暗三轉頭,諷刺道「暗一,這是主人的吩咐。你是想違抗主人的命令嗎?」

    暗一將暗三的手甩出去,冷冷一笑「暗三,主人讓你好好養著她,可沒說讓你動手打她。你說你這一巴掌要是落了下去,主人看見,會怎麼懲罰你呢?」暗一突然湊近暗三耳邊,輕聲說道「主人可最討厭擅作主張的奴才」

    暗三緊緊咬牙,想到主人懲罰人的手段,暗三從心裡發寒。他剛剛是得意過頭了,忘了主人說過,好好養著她。主人可沒有命令他,卻打孫小狐。

    暗三冷哼一聲,起身,就想離開。卻被暗一叫住了身形「不說聲謝謝,就這麼走了?」

    暗三轉身,咬牙切齒說道「謝謝」,然後飛速離開。

    暗一眼神閃了閃,蹲下來,雙手拿著土,將孫小狐脖頸處的土有按結實一點。孫小狐咬牙看著他。脖頸處突然鬆快一點,孫小狐心中詫異,目不轉睛等著暗一。他這是什麼意思?

    「主人讓本使好好養著你,本使為了讓你能早日開花結果,當然要適當給你鬆鬆土,緊緊土」暗一平靜無波的說著。

    「滾」孫小狐咬牙切齒罵道「還本使,也不照鏡子瞧瞧,你全身上下都寫著兩個字,走狗,奴才」

    暗一倒是沒有生氣,還牙一列,亮出明晃晃的牙齒「這已經是四個字了」

    「滾,不過是你主人的一條狗。總有一天,你會死的很慘」孫小狐咒罵道。

    「本使怎麼死的,你不用知道。但是本使知道,你的下場很慘」暗一幽幽說著,眼角餘光瞄到,長廊處,一個黑色人影離開。他弄土的手也停住了。

    他看著孫小狐,聲音幾不可聞,堅持住,他就快來救你了。

    說完,暗一拍拍手,離開了。而孫小狐卻在那思索著他話里的意思?他說堅持住,他就快來救你了。

    這個他是誰?她知道,暗一似乎出去了三天。孫小狐腦海里閃出一個名字,這個他是戰北擎嗎?

    「爺,前面就是落鳳山了」雲三等人一路風塵僕僕。

    「看,前面有個莊子」雲四眼尖,一眼就看見,落鳳山腳下,一個孤零零的的莊子。

    「走,過去看看」戰北擎聲音沙啞道。這幾天,他看著面色平靜,實則心裡急的不行。那個暗使說,小狐大難臨頭。如果再找不到小狐,他都快瘋了。

    「屬下去敲門」雲一飛身下馬,然後上前開門。這個莊子看起來很大,很大,但是卻聽不到裡面有一絲聲音傳出來。詭異的很。

    雲一敲響大門外的鐵環。好半天,門才咯吱一聲,裡面探出一個身子,那人很年輕看了一眼「這裡沒有幾位要找的人」說完,就碰的一聲關上了大門。

    雲一一臉征楞,這,這是怎麼回事?他還沒有說話呢。

    「暗衛開門」戰北擎突然冷笑出聲。那年輕人,表情異常木訥,整個人氣息也弱。只有兩種人會有如此弱的氣息,一是快死的人,二,就是暗衛。他們受過特殊訓練,氣息比正常人要弱很多,這樣,他們隱藏時,才會容易被人發現。

    「還有他腳上的鞋」雲三低聲說道。顯然這暗衛是匆忙間換了衣服,但是沒有來得及換鞋的。暗衛所穿鞋,黑底布鞋,為了在隱藏時,不被人發現,暗衛的鞋也是薄底,踏在地面上連點聲音都沒有。

    正常一個開門的小廝,怎麼會沒有走路沒有動靜。還有他灰色長衫下面,穿著的是黑色長褲。這明顯就不是一身的衣服。破綻頗多。

    「他看見我們時,眼裡流漏出一抹詫異。顯然,他認得我們」雲四低聲說道。戰北擎伸手阻止了雲四的話,幾人也側耳聆聽,發現,裡面有聲音傳來。

    戰北擎指了指數,三人會意,飛身而起,右腳一腳踹在馬背上,馬兒吃痛,頃刻間就跑出老遠,而戰北擎四人,卻是飛身上了最近的茂密的大樹,來隱藏身形。

    「屬下沒有看錯的話,剛剛那人是南王戰北擎」門咯吱一聲,暗三和剛剛開門的暗衛走出來。

    暗三看著幾匹馬蹄印,然後說道「有可能是找錯了地方。即便是南王,也不會輕易找到這個地方」。暗三說完,轉身進門。

    那暗衛又警惕的看看四周,這才返身回去,鎖了門。

    「又是暗使」雲四差異道「難道這裡是那黑袍人的老窩?」

    「爺怎麼辦?裡面守衛應該相當嚴密」雲三低聲詢問道。

    「他說小狐在落鳳山脈腳下。如果我猜的沒錯,小狐就應該在這裡」戰北擎說道。此刻,他真想衝進去,將小狐救出來。然而,他卻不能,他不能衝動,否則,小狐救不不出來,還會連累跟著他的人。

    「爺,晚上屬下去莊子里探一探」雲一低聲說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