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 第221章 右相為國捐軀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 - 第221章 右相為國捐軀了字體大小: A+
     

    「如果主子不來,她就可能成為害死皇上的兇手」雲三一臉的憂色。不管皇上因為中毒昏迷,但是只要主子不出現,那她就是吳國的仇人,見死不救,是群臣抨擊的對象。

    到時候,只怕吳國上至群臣,下至百姓,都會容不下她。

    「如果主子來了,就正好中了他們的奸計」雲四冷哼一聲「到時候,想脫身,就困難了」。

    「你們派人四處暗查小狐的下落。如果」戰北擎頓了頓「如果她要來上京,你們就阻止她,並且告訴她這其中的厲害關係」

    雲一四人齊齊點頭。

    戰北擎說完,突然自嘲的笑了下「小狐如此恨我,我想她不會來的」

    「屬下倒是覺得如果二小姐知道您身陷囹圄必定會趕來」雲二低聲說道,他說這話的時候,底氣明顯不足。

    戰北擎微微搖頭,小狐的脾氣秉性,他很了解。她不會來的。

    對於雲二的安慰,戰北擎聽聽就算了。雲一四人不易在天牢中久留,又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離開前,雲三又撒了一把葯。剛剛還睡的死死的天牢守衛們,一些人翻了個身,冷不丁的就驚醒了。

    幾個清醒過來的守衛,互相看看,心中一慌,狂奔著衝進天牢,見牢房裡,南王戰北擎好端端的盤膝坐在地上,牢房裡也沒有任何異樣,幾人才放下心來。

    幾個守衛,嚇出一身冷汗,連忙將其他睡著的守衛叫醒,各個都被嚇出一出冷汗,於是,所有人都不敢大意,沒有人再敢偷懶睡覺。

    於是天牢後半夜,守衛嚴加看守,一個個就像打了雞血一般,眸子錚亮。而後半夜,有一夥,欲闖進天牢,救人的十幾個黑衣蒙面人,被這些心虛的守衛當場殺死。

    那在天牢里等待著救援的人,聽聞此消息,頓覺沒有活路,當場就撞了牆。

    南地城外,兩軍各五萬兵馬對陣。

    陣前,公孫羽一身白衣,坐在棋盤錢,他的身後站著錢鴻。棋盤令一側,右相劉非凡正手握棋子,眉頭緊皺,考慮著下一步棋如何走。

    劉非凡身後,孫小狐和胡二娘立在那,胡二娘盯著棋盤,瞳孔有些發散,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而孫小狐則是漫不經心的看著一杖遠外,兩軍正在交鋒的將士。

    「你說,這局誰勝?」錢鴻突然開口,他的聲音很低,低到,除了劉非凡,其他幾人都聽見了。

    孫小狐一挑眉,錢鴻正冷冷的看著她,很明顯,他這話是對她說的。

    孫小狐倒是無所謂的笑了「勝負乃兵家常事」

    錢鴻冷哼一聲「我就不相信,你沒有看出來」

    孫小狐倒是誠實的點點頭「太子殿下略勝一籌」

    錢鴻陰冷的笑了笑,眸色幽深的看著孫小狐「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這個?」

    孫小狐眉頭微蹙,看了看一丈遠外,正在交鋒的兩軍將士。她知道,錢鴻的意思。錢鴻明著問,棋局誰勝,實則卻在問他,兩軍交鋒,是秦兵剩,還是吳軍勝。

    「秦兵英勇無敵」孫小狐似笑非笑的看著錢鴻說道。

    錢鴻微微一僵,倒是沒有在說話。

    戰場上,秦兵猶如猛虎過江,勢不可擋,而戰家軍則節節敗退,狼狽不堪。

    「再不認輸,就連認輸的機會都沒有了」錢鴻冷不丁的說道。

    劉非凡聞言,握在兩隻間的棋子突然掉了下來,砸在棋盤上,擾亂了棋盤上的棋子布局。劉非凡見狀,趕緊將那掉落的棋子撿起來,慌忙的解釋著「手滑了一下,太子殿下,不要介意」

    公孫羽右手支著下巴,看著劉非凡,面上帶笑,絲毫沒有惱意「右相手滑的到是時候」

    劉非凡緊緊抿著唇,一言不發。

    「右相可是覺得本宮好欺負」公孫羽慵懶的問道。他這話問的很平和,可是在劉非凡聽來,卻滿滿的是威脅。

    「本相不敢」劉非凡面色難看,卻硬生生的撐著自己不躲避公孫羽的目光。

    後面,錢鴻冷笑一聲,譏諷道「右相也不過如此」

    劉非凡臉色鐵青,手心裡的那枚棋子,被他死死的握緊。他少年是勤奮好學,初次應試就中了秀才,之後,一路青雲之上,五年前,被皇上破格提拔上來,任右相一職,這麼多年來,哪個人見他不是客客氣氣的。就算是當今聖上,也從來沒有對他說過什麼重話。

    可是如今卻被一個侍衛的人說道,他心裡非常的不平衡。

    「太子殿下真是御下有方,主子不說話,這當奴才的就可以隨隨便便的說話。知道的,明白太子殿下這是愛護屬下,不知道的,還以為」劉非凡諷刺著,卻在看見公孫羽臉上似笑非笑的神情時,突然有些尷尬起來。

    公孫羽的神情,就好像洞悉了他的用心一樣。

    「本宮和啊鴻從小一起長大。東宮下人向來拿阿鴻當半個主子看。至於右相所言,本宮還是頭一次聽見」公孫羽淡笑著。

    劉非凡面色一僵,卻強硬的說道「本相勸太子殿下一句,這當奴才的就要有個奴才樣,否則,他日這奴才騎到頭頂,可別怪本相沒有提醒」

    「本宮倒是有一事請教右相」公孫羽神色忽然凝重的說道。

    劉非凡心裡一喜,當下裝作若無其事「太子殿下謬讚,請教不敢當,太子殿下如果有疑慮,本相倒是可以為太子殿下解惑」

    公孫羽冷冷一笑「敢問右相大人,在吳皇面前,右相大人是什麼身份?」

    劉非凡頗為得意的回道「本相是皇上親封的右相,皇上待臣恩重如山,皇上就是下臣的主子」

    「原來右相知道吳皇是你的主子啊」公孫羽恍然大悟,右手摸了摸下巴「本宮還以為在右相心中右相才是主子呢」

    劉非凡聞言,面色大驚,他看著公孫羽的目光也變的不善起來「太子殿下請慎言,我吳國皇帝陛下才是下臣的主子」

    「本宮就不相信右相沒有其他想法」公孫羽似笑非笑。

    劉非凡只覺得心中不安,他側頭看了一眼孫小狐,卻見孫小狐正看著戰場那方的廝殺,似乎絲毫沒有在意他和公孫羽的談話。劉非凡這才鬆了一口氣。

    剛才的話,要是被孫小狐聽到,然後傳到上京城去,依那位的多疑,即便是不死,也得去了半條命。

    「太子殿下有心,還不如關心一下秦國朝堂上的事。本相可是聽說,秦帝已經下了廢太子詔書」劉非凡陰冷的看著公孫羽,言語間多有威脅之意「如今太子已經今非昔比,本相就不明白,太子殿下為何還要在這裡呢?」

    劉非凡看見公孫羽因為他的話,而逐漸沉下來的臉色,劉非凡唇角一勾「太子殿下不應該即刻返回嗎?本相可是著實為太子殿下擔憂。萬一太子殿下晚回一步,秦帝又賜封了新的太子,到時候,不知道太子殿下該如何自處了?」

    公孫羽冷眼看著劉非凡,突然就笑了,他抬頭看著漫不經心的孫小狐「二小姐,你說的對,有些人的確是討人厭」

    孫小狐回過頭,對上公孫羽已經噙滿了殺意的視線,微微點了點頭「太子殿下明白就好」

    劉非凡聽著二人的對話,忽然心中一沉,一股不安湧上心頭,劉非凡有些慌亂的說道「二小姐,你別忘了你答應本相的」

    孫小狐頭一歪,滿臉疑惑「不知道右相大人所說,我答應了你什麼事?我記性不太好,還請右相大人在說一遍」

    劉非凡急了,起身走到孫小狐身邊,低聲說道「你別忘了,本相應了秦國太子切磋棋藝的要求的前提就是,你要保護我」

    「我是在保護你啊」孫小狐唇角一勾,一抹邪邪的笑容在唇邊綻放。

    劉非凡只覺得後背一涼,下一刻,他已經感覺到一股危險從背後傳來。

    劉非凡反應極快的就要躲到孫小狐背後,可是他快,孫小狐卻更快,孫小狐突然面色一變,厲聲喝道「右相小心」。

    下一刻,劉非凡就錯愕的看著他自己的身體離孫小狐越來越遠,他震驚的看著孫小狐眸子里的冷笑,正要大聲呼救,突然胸口一痛,劉非凡低下頭去,就看見,胸前露出來的劍尖。

    「你,你們」劉非凡斷斷續續的說著,唇角有血跡緩慢流出來。

    「你居然敢殺害右相大人」孫小狐怒視著公孫羽,上前一步,撿起地上的劍,就朝公孫羽刺去。

    而公孫羽卻笑著,展開雙臂,足下一點,瞬間就脫離了原地。錢鴻冷哼一聲,飛起一腳。孫小狐手中的劍被踢飛。

    而孫小狐也因為巨大的衝力倒在地上。

    劉非凡的身體緩緩倒地,他歪著頭,看著孫小狐,爬起來,奔到他身邊,焦急的喊著「大人,大人,你要挺住啊」

    「是你」劉非凡喉嚨里擠出兩個字。

    剛才還焦急的孫小狐,突然就笑了,然後他就聽見孫小狐一字一字的說道「右相與秦國太子於兩軍陣前切磋棋藝,不了中了秦國太子的奸計,為國捐軀」

    劉非凡氣的吐出一口鮮血,之後,頭一歪,就沒了呼吸。

    「大人,您醒醒啊」胡二娘也奔過來,哭喊著。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