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都市全能快遞員 » 第53章 孫小美的秘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都市全能快遞員 - 第53章 孫小美的秘密字體大小: A+
     

    「什麼?啊——」唐浩冷不丁的一句話,讓燕宏斌不由得一愣,結果還沒等燕宏斌反應過來,便覺得一陣鑽心的疼痛傳來。

    「爸,你怎麼了?」一旁的燕天少見狀連忙撲上去,詢問自己父親的狀況。

    只見唐浩手中拿捏著五龍針的最後一根銀針,在燕宏斌和燕天少父子二人的面前晃了晃,「因為董事長的情況較為特殊,再拔掉最後一根銀針的時候可能會很疼,所以我剛才故意開口擾亂董事長的思緒讓董事長分心,這樣才能或多或少減少董事長的痛處。」

    入眼的銀針在燕宏斌和燕天少兩人的面前,只見那銀針的前段赫然顯露著灰色,明顯是因為燕宏斌的體內果真中了毒。

    「唐老弟,這是——」

    唐浩拍了拍燕天少的肩膀說道:「燕少不必擔心,今次索性董事長體內的毒素不是太強,而且經過我剛才的五龍針法,已經完全控制住了董事長體內毒素的擴散。同時我最後之所以往董事長體內灌入真氣,就是為了將董事長體內的毒素給逼出來,現在董事長的體內已經沒有任何毒素,眼下只需要精心調養,再服用我開出的藥方就可以痊癒。」

    「這麼說的話,我父親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就我現在來看,董事長根本就不需要住院,何來出院一說。」

    「可我父親之前右腿局部偏癱無法正常走路——」

    「燕少都說了那是之前,現在針灸已經結束,董事長現在就可以下地,甚至就算是一路走回家也沒有關係。」說著唐浩沖著一臉驚奇的父子二人露出一絲笑意。

    「好了,董事長、燕少,藥方我已經給你寫好了。回去之後清水熬制,一天三次,堅持服用一個星期保證痊癒。眼下至於你家的家事,我就不參與了,我先告辭了。」說著,唐浩不容兩人驚訝,將手中的藥方塞給燕天少后就轉身走出門外。

    此刻外面的走廊上已經站滿了市醫院的專家,當那些專家看到唐浩走出來時,所有人都忍不住好奇之色,想要得知裡面的情況。

    「唐浩,你老實交代,董事長的情況到底怎麼樣了?」

    「王院長,這裡是你的醫院,我連個實習生都算不上。你若是想知道董事長的情況,自己進去看看不就行了。」說著,唐浩理也不理眾人,便大踏步的離開。

    「這個混蛋小子,居然敢如此蠻橫,我早晚——」

    就在王坤指著唐浩的背影大罵之際,忽聞一聲清響,那1號VIP病房的門開了。隨即只見從裡面走出來兩個人,一個是燕天少,另一個赫然就是之前躺在病床上,無法下地正常行走的燕宏斌。

    此刻的燕宏斌,已經穿戴整齊,在燕天少的貼身保護下,踩著穩健的步子走了出來,驚得走廊里所有的專家目瞪口呆。尤其是那個來自M國著名醫院的專家傑克,更是望著健步行走的燕宏斌嘴巴長得足夠塞下一顆鵝蛋。

    「宏斌,你——」看到燕宏斌這麼快就康復,最為激動的還是燕宏斌的妻子辛嵐。到是一旁站立的燕天少的女朋友孫小美,雙手緊握拳頭,顯得尤為緊張。

    「呵呵,讓你擔心了,那個叫唐浩的小子,又一次救了我的命。現在我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我們回家吧。」說著,燕宏斌拉著自己愛妻的手就準備離開。

    不過在離開之際,燕宏斌對著身旁的燕天少說道:「天少,我和你媽先回去,你自己的事先處理好,盡量低調進行,不要讓外面的人知曉。」

    燕天少當即點頭說道:「爸,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直到目送兩人離開后,燕天少才對著一旁不知所措的孫小美說道:「走吧,和我一起去一個地方,我有事要和你談。」

    面對燕天少的話,孫小美木訥的點了點頭,任由對方帶著自己走出住院部,坐上車向著安靜地地方駛去。

    當車子開到一處私人住所時,燕天少把車子停了下來,這裡是燕天少平時和孫小美兩人的私人小屋。面對孫小美一臉的緊張,燕天少淡淡地說道:「我爸這一次為什麼癱瘓住院,我已經全部知道了。」

    哪知孫小美忽然激動地說道:「你既然知道是我做的,那就把我送給警察,或者是殺了我吧。」

    燕天少面無表情的說道:「不,我父親並沒有責怪你的意思,要我自行處理這件事,我知道你也是情非得已。」

    「那你想怎麼樣,告訴你,就算是被你們發現,但我也不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我只恨自己能力不住,沒有將你父親殺死,無法替我父母親報仇。」孫小美一邊說著,一邊忍不住跪倒在地痛苦著。

    「當年你父親和我燕家合作生意,由於他的一時貪心,導致我父親中斷了投資,使得你們家破產。你父母也因此背了一身債務,迫於壓力自殺身亡,那時候我父親看你可憐,便決定收留你,促使我們倆在一起。結果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沒能忘記這段恩怨,既然如此你走吧,這張卡里有五百萬,足夠你生活一輩子的,以後你我再無瓜葛。」說完,燕天少將一張銀行卡塞入孫小美的手中,便與之告別。

    數天後,唐芯雨正在會館忙碌著,忽然接到一個電話,「喂,我是唐芯雨,請問你是哪位?」

    電話里頓時響起一個惡狠狠的聲音,「唐芯雨是嗎?我們是張文博的債主,你男朋友欠了我們二十多萬,如果你不想他有事的話,就趕快帶著錢過來物流園,不然的話,我們就割了他的腎臟充錢。」

    一聽到張文博欠別人二十多萬,唐芯雨險些沒有暈倒,不過礙於人命關天,唐芯雨連忙對著電話那端乞求道:「什麼?二十多萬,我沒有那麼多錢啊,我之前存的錢,都被他給拿走了。」

    「哼,我們可不管,今天如果見不著錢的話,你就等著給你男朋友收屍。就算你報警我們也不怕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如果報警的話,我們不介意把事情鬧大,到時候直接讓他坐牢,讓他這輩子徹底完蛋。」



    上一頁    下一頁